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55收服林家憨少
    岑岭说:“这次我帮你们付了七千二百万的债务,减去那块石头的价值,还剩下四千万。”

    “不行。”林南欣摇摇头,“既然是送的礼物,那就只能当礼物,怎么能从债务里面扣呢?”

    岑岭看着她倔强的模样,知道自己再坚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好妥协道:“那好吧,不过,我也知道你们现在现金流紧张,这笔钱不用急着还给我。”

    林南欣坚持道:“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岑岭无奈地笑了笑,“随你吧。”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林南欣本来想留岑岭在这里吃午饭,但是岑岭婉言谢绝了,离开的时候,岑岭上了车,林南欣在门口送他,透过车里的后视镜,岑岭突然发现,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眼里似乎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与坚定。

    “这么大的重任交到这样一个女孩儿肩上,的确是太沉重了,希望她能走好运吧。”岑岭心中默默地为她祝福着,发动了汽车。

    目送岑岭开车离去,林南欣转身回了客厅。

    林浩然已经从院子里出来了,大概是一个人玩得闷了,又开始把家里的保镖、管家、佣人这些人拉出来陪他玩那些角色扮演的游戏。

    林南欣独自疲惫地坐在屋里,她看着门外嬉闹着的弟弟和那些陪着他胡闹的众人,原本平静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无名之火,冲着那些人大声道:“要闹都给我离远点儿闹去!”

    众人赶紧都低下头,引着林浩然跑到院子里去了。

    林南欣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也知道那些保镖、佣人、管家这些人都早就厌倦了陪林浩然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但他们却又没有别的选择,他们也是可怜人,他们自己也很无奈。

    如果不陪林浩然在家里玩,这个二少爷就会跑到外面去,以他现在这副样子,一旦没人管,不知道会捅出多大的篓子。

    平时林南欣每次看到这些场景,都会当做没看到一般自动忽略掉,但今天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些人每天做着这些无聊至极的游戏,而自己却忙里忙外地为这个摇摇欲坠的大家族而奔波,她突然觉得心情变得格外烦躁。

    就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背后响起一声“呲啦”的玻璃碎裂的声音,这把她吓了一大跳,林浩然不知怎么的突然又从门口冲了进来,手里握着一块茶杯大小的石头,对着另一块没破的窗户砸了过去,嘴里还大叫着:“妖孽,哪里走!”

    只听“呲啦”一声,又是一扇窗户玻璃粉身碎骨。

    林南欣终于爆发了,她猛地站起身来,瞪着林浩然大声吼道:“你闹够了没有!”

    林浩然歪着脑袋,一晃一晃地走到林南欣身前,斜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你们林家嫌弃我是个赘婿,看不起我,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叫你们个个都对我顶礼膜拜的,哈哈哈哈!”此时的他似乎都认不出林南欣是他姐姐了。

    林南欣看着弟弟这副混不吝的样子一时间怒火中烧,一把抓着弟弟的肩膀,扬起手就想打,可是她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好久,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这时门外几个管家和佣人也进来了,他们愣愣地看着这对姐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林浩然突然梗着脖子瞪着林南欣骂了一句:“他妈的,你还想打我怎么的?臭三八!”

    林南欣惊呆了,她呆立了几秒钟,突然双手抓着林浩然把他推到沙发上,拿起沙发上的垫子就往他身上砸去,一边砸一边流着眼泪说:“周一到周五天天让公司里那些老头子气的要死了,好不容易熬到周末,还要看着你这个样子受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旁边的那些管家佣人赶紧上来劝:“大小姐,大小姐,你别这样……”

    “公司里那一个个老家伙,一看爸爸出差好几天没有音讯了,欺负我一个没资历的女孩子,整天一点正事都不做,一个个钩心斗角的都想上位,斗来斗去的内耗,你知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出差这么久不回来啊,都是为了你啊,都是因为你。”

    林南欣抓着沙发垫不停地往林浩然身上打,一边打一边哭,越哭越凶,似乎是想把积压许久的怨气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家里又有你这么个现世宝,天天嚷嚷着自己是什么神仙大侠,就知道做白日梦,还要拉着家里其他人陪你一起疯,我真是被你们这些人给气死了!”

    林浩然一声不吭地躺在沙发上,任由姐姐拿着沙发垫砸他,动也不动,只是用一种冷冰冰的目光注视着林南欣。

    “你还瞪我,你凭什么瞪我!”林南欣逐渐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起来,她的眼泪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地往外流着,她还在拿着沙发垫往林浩然脸上砸,“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你还活着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死?还赖在这世上丢人现眼呢!”

    管家佣人们赶紧上前来拉住了她,林南欣正要挣开,突然,一直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林浩然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他抡起拳头,狠狠一拳打在姐姐肚子上。

    林南欣娇弱的身躯一下子像一片落叶一般被抛飞出去,落在了地上那一摊碎玻璃渣上。

    岑岭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净往医院跑了。

    当他就听说林南欣被打伤住院的消息的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灾星附体,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倒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闹出人命,不然他就觉得自己不仅仅是灾星附体,而是柯南附体了。

    林南欣所在的医院跟朱彪不是同一家,岑岭赶过去的时候只有李管家在场,就问他:“怎么回事?”

    李管家摇头叹息着说:“少爷在家里犯病,拿石子把窗户砸了,小姐估计是看得生气,就打骂了少爷几下,没想到少爷居然连小姐都不认,打了小姐一拳……”

    林浩然对林南欣动了手?

    岑岭听了这话不禁咋舌,这小子要是打起人来下手有多重他是见过的,林南欣虽然性格强势,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而已,如何禁得住那个傻小子的一拳呢?

    岑岭皱着眉问道:“伤势怎么样?”

    李管家沉声道:“断了一根肋骨,还有轻度脑震荡,身上还有玻璃划伤。”

    岑岭惊讶道:“怎么还有玻璃划伤?”

    李管家说:“小姐被打了一拳之后,摔在了之前窗户被打破的碎玻璃上。”

    岑岭抓了抓头发,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

    骂完之后岑岭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因为他不知道刚刚他骂的那一句究竟是在骂谁。

    这件事能怪谁呢?怪林浩然吗?他现在是个傻子,傻子犯浑是理所当然的,怪他也没用。

    更不可能怪林南欣了,她不过是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又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还要照顾家里,看到弟弟这副德行,有些情绪也是正常的,现在受了伤,已经够惨的了。

    想来想去,岑岭似乎只能怪老天爷对林家太残酷,什么倒霉事情都让他们家赶上了。

    “我能去看看她吗?”岑岭问李管家。

    李管家犹豫了一会儿,满脸忧虑地说:“医生说小姐她现在需要休息,之前可能也是因为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出现情绪失控的状况,现在又受了伤,尤其是还有脑震荡,就更需要休息了。”

    岑岭点点头,“我明白了,那你在这儿照顾她,我下次再来看她吧。”

    离开医院以后,岑岭又开车朝城东林家方向驶去。

    到了林家门口的时候,他看见林浩然还在和那些保镖佣人这些人在里面嬉闹,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忍不住摇了摇头。

    岑岭按响了门铃,一个佣人跑来开了门,她上午的时候见过岑岭,叫了一声“陈少爷”,然后恭恭敬敬地把他迎进门。

    岑岭慢慢走到林浩然旁边,此时那些保镖和佣人们都兴味索然地坐在林浩然面前,听着他们的少爷在那吹嘘自己的“光荣事迹”。

    林浩然满面春风地说:“当时那个贱人一把把我甩在沙发上,拿着软绵绵的沙发垫就开始砸我,真是可笑至极,本少爷可是堂堂至尊帝皇高武上仙转世,怎么可能被这种东西给伤到呢?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自量力,看我不还手,居然还打上瘾了,哈哈哈……”

    “你们猜我怎么着?我一拳,仅仅只用了一拳哦,就把她给打飞了,她就像个布娃娃一样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了,她打了我那么多下,我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可是我一拳下去,她就不动了,哈哈哈……”

    林浩然自顾自大笑了一番,可是他见下面坐着的那些人一个都不笑,又把脸沉了下来,“怎么你们都不笑,难道不好笑吗?”

    于是那些保镖和佣人们都只好陪着他笑起来,只是他们一个个笑得都很勉强,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妈的!老子受不了了,天天跟这个傻蛋在这里胡闹,我自己都快变成疯子了!老子不干了!”终于,一个保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指着林浩然破口大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畜生,你姐那是怕打坏了你才拿沙发垫砸你,你倒好,把她打进医院了,居然还有脸在这笑!”

    “还有你们!”那个保镖指着其他那些默不作声的人怒斥道:“你们就继续陪着这个疯子在这里闹吧,闹吧,看你们闹到什么时候!爷爷我不奉陪了!”

    说完,这个保镖就要拂袖而去,他走过岑岭身边时,岑岭却一下子拦住了他,岑岭对他说:“等一下。”

    那个保镖上午的时候也看到过岑岭和林南欣在院子里漫步,但是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停下来瞥了岑岭一眼,“你找我有什么事?”

    岑岭笑着说:“你还不错,算有点儿良心,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雇你。”

    保镖愣了一下,“你要雇我?”

    岑岭点了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保镖盯着岑岭看了两秒,把头一昂,大声道:“我叫王大勇。”

    岑岭点点头,“好,大勇,我叫陈峰,是俊新集团的董事,陈家的独子,我现在雇你做我的保镖,按你在林家待遇上浮30%付给你工资,你愿不愿意?”

    王大勇瞪大了眼睛,惊奇地问:“你就是陈峰?”

    岑岭笑了笑,“我就是。”

    王大勇兴奋地说道:“我答应,我答应!别说上涨30%雇我了,就是降薪我也愿意跟你!”

    “哦?”这倒是令岑岭颇为意外,“为什么?”

    王大勇爽朗一笑,说道:“你还不知道呀,这几天外面都在传俊新集团的太子爷教训了明堪城黑帮恶霸的事,这可给咱们国人长志气啊,我也是从国内过来的,听说了这件事,一直都想找机会见识一下,看看一个能教训黑帮的富家少爷到底长什么模样,没想到,今天居然碰见了不说,还有机会当你的跟班儿,这还说什么呢,我当然愿意干了!”

    岑岭笑着说:“今天你见到了本人,会不会有些失望?”

    王大勇摇摇头说:“没失望,没失望,虽然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彪悍,但是你比我想象中要更有气场一些。”

    岑岭摸了摸鼻子,说:“你这话要是个女孩子对我说的就好了。”

    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岑岭拍了拍王大勇的肩膀说道:“你在这儿等一等,我现在要替林小姐管教一下她弟弟。”

    王大勇赶紧拉住岑岭说:“陈少爷,你可不要去,这傻小子力气大得离谱,简直不像人类。”

    岑岭拍拍他的手笑道:“别担心,我又不是没见过他出手,你别忘了,我也是对付过明堪城的黑帮恶霸的人。”

    “嗯……也对。”王大勇见岑岭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轻轻点了点头,慢慢松开了手。

    岑岭走到林浩然面前看着他说道:“浩然,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林浩然轻蔑地看着岑岭说道:“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敢跟我这么说话?”

    可是还没等岑岭开口,林浩然忽然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我认得你!你就是那天在外面碰到的那个,那个我的追随者,对不对?你还扬言说有一天要超越我呢!”

    岑岭听得一头雾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林浩然就像没听到岑岭说什么似的,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了,看来你是觉得自己已经修炼得差不多了,所以特意来挑战我,对不对?”

    说到这里,他又放肆地大声笑了起来,“你以为你现在就已经超越我了吗?你真是可笑,我可是主角,我是至尊帝皇高武上仙转世,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岑岭被这些中二的话雷得满脸黑线,摆摆手说:“你要打就打吧,别再跟我说这些傻了吧唧的话了行不行?”

    林浩然冷哼了一声,挥舞着拳头就扑了上来,嘴里还大叫着:“找死!”

    虽然岑岭没有用肌体强化药剂,但这一拳还是被他轻松躲了过去,并且顺势握住林浩然的小臂,一把把他甩了出去。

    林浩然被自己挥拳的惯性带着栽倒在地,林家的那几个佣人见状立刻高叫起来:“少爷!”一边叫一边就要上去扶,岑岭赶紧喝止:“别上去!你们放心,我不会真的伤了他的。”

    林浩然摸了摸脑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嘴里嘟囔着:“不应该啊,我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他呢?”

    于是他又一次朝岑岭冲了过来,这次的攻势明显比上一次更加凶猛。

    岑岭眯了眯眼睛,果然不出他所料,林浩然虽然力大无穷,但是他的攻击显然没有什么章法,身上到处都是破绽,就是一股子蛮力而已。

    但他却不同,虽然没有了肌体强化药剂力量速度等方面的加持,但是有了之前学过搏击的功底,再加上日积月累的锻炼,更重要的是,自从上次见识了若云轻轻松松就制服了黑豹的那一战过后,岑岭几乎一有空就拉着她教自己功夫,学了这么多天,也多多少少掌握了一些实战技巧了。

    见林浩然来势汹汹,岑岭开始运用之前若云教给他的拳击步法,非常轻松地就躲掉了林浩然的十几次攻击,而且每次防守反击都能让林浩然吃点小亏。

    就这样过了十几招之后,林浩然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可是岑岭依然还是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不过林浩然显然没打算就这样认输,倔强地喊了一声:“再来!”便又气势汹汹地再次冲了上来。

    虽然他拳风依旧凌厉,但是明显步伐已经有些乱了,岑岭抓住机会,一个虚晃避开林浩然的拳头,接着用脚绊住他的左腿,林浩然立刻就失去了重心,被岑岭抱住胳膊直接抡了起来,一记过肩摔直接砸在地面上。

    旁边那几个保镖佣人们见了都纷纷皱眉,毕竟在自家屋子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少爷被别人完虐,还不好上去帮忙,实在让他们这些人有些无所适从。

    不过林浩然的抗揍能力显然比他们预想的要强得多,虽然被狠狠摔倒在地,但只是揉了揉脑袋,便翻身坐起身来。他狐疑地看着岑岭,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明明我都已经达到九品境界了,怎么会打不过他呢?”

    他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似乎自己又找到了解释,若有所思地盯着岑岭说道:“哦,我明白了,看来你已经进入了神级境界,比我还要高一级……”

    可是他又皱起眉摇摇头道:“这也不应该啊,我是主角呀,主角应该是战无不胜的,就算比我高三级四级,哪怕比我高十级呢,都应该打不过我才对啊……”

    岑岭看他这副魔怔的样子,心想实在是没办法用正常的思路教育这个痴儿了,于是走过去蹲下身子说道:“不一定的,就算你是主角,你也得先拜师学艺,得努力奋斗,不是天天嘴里嚷嚷就能变这么厉害的。”

    林浩然想了想,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

    岑岭心中一喜——看样子这傻子也不是完全不开窍。

    林浩然又说:“可是我觉得练功太累了,我想像那些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靠走好运就能捡各种秘籍法宝,还有一大堆美女投怀送抱。”说道美女投怀送抱,林浩然的眼睛直冒绿光。

    岑岭一看他这个样子,似乎找到一个突破口,试探着问道:“你喜欢美女呀。”

    “当然喜欢了!”林浩然不假思索道,“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

    “如果你喜欢的美女,被坏人打伤了怎么办?”岑岭又问。

    林浩然挥舞着拳头,义愤填膺地说:“那当然要给她报仇了!”

    岑岭说:“现在就有一个美女被坏人打伤了,她被坏人打断了一根肋骨,头都摔成了脑震荡,身上还被碎玻璃划破了,你说惨不惨?”

    林浩然拧着眉说:“太惨了,是谁干的?我要给这个美女报仇,我给她报仇了,她就会爱上我了。”

    岑岭赶紧说:“你想报仇,就要努力修炼,还得听话,不能天天惹事。”

    林浩然立刻点头,“你说的又很有道理,我听你的,好好修炼,不出去惹事,等我练好了,一定要把那个坏人的头给拧下来,我还要把这个美女娶回家当老婆。”

    岑岭皱了皱眉,脑海中浮现了一句经典台词:“我杀我自己。”

    于是他对林浩然说:“把头拧下来太残忍了,你打那个家伙两耳光就行了。”

    林浩然又点点头,“你说的又很有道理,杀人是犯法的,我打他两耳光就行了,不过我一定要特别用力打,把他打得嵌到墙里面去,抠都抠不下来。”

    岑岭说:“对,是要用力打,虽然要打成你说的那个样子有点困难。”

    林浩然嘿嘿笑着说:“不要紧,我力气很大。”

    岑岭只好附和着说:“是啊,你真了不起。”

    林浩然又说:“等我把那个坏人两巴掌拍进墙里去,美女就会高兴了,她一高兴,就会爱上我了。”

    岑岭摸了摸他的头说:“乖,她不能爱上你,她是你姐姐。”

    林浩然立刻哭丧着脸说:“啊?那练功夫还有什么劲,不练了。”

    岑岭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亡羊补牢道:“不要紧,还有其他漂亮姑娘看见你为了姐姐这么争气,也会爱上你的。”

    林浩然眼中又燃起希望的火焰,“真的吗?”

    岑岭说:“当然是真的,你只要争气,自然会有姑娘喜欢的。”

    林浩然一拍大腿,大声说:“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决定以后就跟你练功了。”

    岑岭突然有种自己惹祸上身的感觉,但又不好直接拒绝他,只能敷衍地点了点头。

    林浩然像个小孩子一般抱着岑岭的胳膊说道:“哥,能不能现在带我去看看我姐姐?”

    “这……”岑岭犹豫了片刻,他有点怕这家伙到了医院又发疯,但这会儿看着林浩然看上去一副乖巧的模样,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