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58“一个大沙雕”
    “哦?”岑岭心里一动,连忙问道:“是什么人?”

    小蝶沉吟了几秒钟,有些犹豫地说道:“我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当时他坐在车里,还带着墨镜,我在店里面往外面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他,我看他有点像当初那个在我家门口欺负我的那个人,就是……就是那个手会变成铁的那个人!”

    岑岭脸色微微一变,“丁寒?”

    “啊!对,对!就是他!”小蝶赶紧点头,“你一说我就记起他的名字了,就是这个人!”

    岑岭摸了摸鼻子,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这家伙当初是秋敏的走狗,现在秋敏死了,他又来找我的麻烦,难道他认为是我派人打死秋敏的?”

    小蝶拿手指戳了戳岑岭,小声说道:“那天你叫我不要对外说的事情,我现在知道是什么事情啦,最近关于变异人类的消息外面都传开了,你跟那个丁寒,应该都是变异人类吧?”

    岑岭摇了摇头道:“他是,我不是。”

    这倒是令小蝶非常吃惊,“你不是?”

    岑岭很诚恳地注视着小蝶的眼睛说:“我真的不是。”

    小蝶歪了歪嘴角,瞪着岑岭说:“你骗人!我明明看见你能隔空把那个人举起来,还能隔空操控那根大铁棍呢,就跟孙猴子指挥金箍棒一样,要它往哪儿打就往哪儿打。”

    岑岭苦笑着说:“我真没骗你,我只是弄了一个控制磁场的工具而已,你可以理解为我有一个磁力超强的磁铁,明白了吧?”

    小蝶虽然点了点头,可是岑岭见她仍然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好像还是没有完全听懂,干脆也懒得再详细解释了,拉着她上了车,“走,带你买个新手机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当中,岑岭在明堪城开的大大小小的赌场、酒吧、餐厅等等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黑社会的骚扰,初略统计损失数额差不多有近千万。

    不过这一个月岑岭这边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经过了这么多次的袭击,岑岭总算是查出来了这伙人背后的幕后黑手。

    小蝶之前并没有看错,那个躲在车里的人正是丁寒,自从上一次被岑岭弄断了一条腿之后,他一直对岑岭怀恨在心,虽然秋敏倒台了,但他却很快找到了另一根更粗更壮的大腿,而这条大腿,正是不久前在日本的那次震惊世界的黑帮暴动当中新崛起的黑道势力——“龙武社”。

    龙武社当中排行第四的话事人韩乐生是丁寒的亲舅舅,在得知侄儿被人打断了一条腿之后,特意向龙武社龙头老大武田龙一请示,带着十多名组织中的高手漂洋过海来到明堪城,在这里成立了一个新的分社。

    在丁寒的极尽怂恿和韩乐生的授意下,龙武社的成员接二连三地袭击岑岭名下的产业,搅得到处都是鸡犬不宁,而且通过之前丁寒此前在警察局积累的人脉,每次作案过后都能在警察赶到之前安全撤离,随后又去了下一个作案地点,这种游击战一般的手段搅得岑岭很是头疼。

    终于,岑岭找张伟要来了他之前设计的智能分析系统,将每一次龙武社前来闹事的行动时间、地点等信息记录并输入到系统当中,经过复杂而精密的分析计算之后,系统预测出下一次龙武社行动的时间可能是两天后的傍晚六点左右,而这一次作案的地点则又一次回到了博萨罗西餐厅。

    岑岭将这个预测的信息给到了明堪城警察局,然而,对于这种尚未发生的事情,警察的态度可想而知,他们按照惯例对岑岭的遭遇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关怀,并且委婉地拒绝了提前在博萨罗餐厅布置警力的要求。

    当黄昏即将来临的时候,岑岭看着经过一个月的修缮好不容易焕然一新的博萨罗西餐厅,还有里面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忙前忙后并且乐在其中的小蝶,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他也说不准这次对方会来一些什么样的人。

    岑岭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半,距离张伟的智能分析系统预测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走进餐厅,拉着小蝶的胳膊说:“你提前下班吧,我送你回酒店。”

    小蝶问:“为什么?”

    岑岭说:“待会儿这里会出事,你在这里我不放心。”

    小蝶一下子明白了,“龙武社的人等一下又会过来,对不对?”

    岑岭点了点头。

    小蝶又问:“那你呢?你会留下来,对不对?”

    岑岭又点了点头。

    小蝶有些不满地说:“你自己都要留下来,为什么要我走?”

    见岑岭不说话了,她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也担心你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希望和你在一起。”

    岑岭本来想说:“你在这里帮不了什么忙,还会拖我的后腿。”可是看着小蝶倔强的样子又把话咽了回去。

    六点零五分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十几辆黑色的摩托车轰鸣着停在了明堪城的店门口,紧随其后的,是一辆白色的货车,车厢里放满了十几只大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岑岭拉着小蝶的手,冷冷地看着这群来意不善的人。

    摩托车上的黑衣人下车之后并没有立刻往店里冲,而是转身往大货车的方向走去,岑岭看见他们有些嘴上还叼着烟的人都把烟吐在了地上,并且很小心地将其踩灭。

    这些人掏出随身携带的短刀划开了货车上的箱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个个的搬了出来,当岑岭看见箱子里的东西时,终于明白这帮人为什么会提前掐烟了。

    整整一货车的汽油。

    这些黑衣人拧开了车上的汽油瓶盖,人手两桶汽油,一言不发地朝着博萨罗餐厅走过来。

    他们走到餐厅大门的时候,就开始往地上倒汽油,一边倒一边走到餐厅里面,然后他们就开始往柜台倒汽油,往餐桌上倒汽油,往来往服务生的身上倒汽油,还往正在吃饭的客人头上倒汽油。

    餐厅里立刻乱成一团,那些身材较好的美女服务生们都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跑开,而那些客人不管是正在用餐的还是正在等着上菜的,不管是已经被浇了汽油的还是尚未承受这份“恩赐”的,全都惊慌失措地朝店外奔逃而去。

    小蝶紧紧抓着岑岭的手臂,她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显然她也很害怕,可是她还是壮着胆子大喊了一声:“住手!”

    她拼尽全力喊出这一嗓子并没有改变屋子里的现状,其他服务生们还在尖叫,客人们还在往外逃窜,而这些歹徒们依然若无其事地倒着汽油,唯一不同的是有一个带着墨镜烫着金毛卷的黑衣人注意到了她,他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两个漏网之鱼还没有接受他们的汽油的祝福,于是便提着手里的两桶汽油朝着她和岑岭这边走过来了。

    他走到小蝶和岑岭面前的时候,依然像他的其他同伴一样一言不发,这似乎成了龙武社在做坏事时的传统,他们认为当自己闷声不吭地作恶时,人们就会感到更加恐惧。

    金毛卷举起了双手,他两只手上各有一桶汽油,现在这两桶汽油已经举到了岑岭和小蝶两个人的头顶,然而下一秒钟,他的两只手忽然不受控制地向自己头上移动过来,接着两只汽油桶里面的液体全部都流到了自己那一头金灿灿的卷发上。

    岑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手扣住了金毛卷的两只手腕,并且还在用力地往下压,金毛卷已经疼得咧开了嘴,于是头顶的汽油便顺着他的脸流进嘴里,显然汽油的味道并不好喝,所以他又很快把嘴巴闭上了。

    他终于发出了声音,人在感到剧烈痛苦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发出声音的。

    他的同伴们一下子全部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们此前仿佛像聋子一样,他们听不到那些美女服务生和客人的尖叫和惊呼,他们也听不到小蝶喊的那一声“住手”,但是这个金毛卷的惨叫声,他们却都听到了。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扔掉了手中的汽油桶,他们有的拔出腰间的匕首,有的拿出藏在怀里的不锈钢短棍,双手握住两头一拉,居然还是一根可以伸缩的棍子。

    十几个拿着武器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岑岭松开了金毛卷的手腕,然后抬起一脚狠狠踢中他的下腹,直接将其一脚踢出门外。

    接着他回头看着小蝶,像变魔术一般凭空摸出来一只手套戴在右手上,然后对她说:“我之前告诉过你,我有一个能够控制磁场的法宝,可以随意操控铁器,你还记得吧?”

    小蝶刚准备说什么,可是看了看周围那些黑衣人又闭上了嘴巴,接着像是秘密怕被敌人听到一般凑到岑岭耳边小声道:“难道就是这个手套?”

    岑岭笑着点了点头,“瞧好了!”

    话音未落,岑岭突然右手一抓,那些黑衣人手中的匕首、铁棍,立刻脱离了他们本人的掌控,猛地从这些人手中挣脱出来,全都汇集到了岑岭右手附近,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

    这些人瞬间都惊呆了,这是什么诡异的法术吗?

    岑岭轻喝一声:“去!”随即右手挥出,那些匕首短棍立刻朝着那十几个黑衣人飞去,只听见一系列的惨叫声传来,运气好的几个险险躲过了这一击,而大多数运气不好的,有的是被铁棍砸晕了脑袋,有的匕首刺穿了手臂,刚刚还在店里耀武扬威的龙武社众人,瞬间一个个都变得狼狈不堪。

    岑岭最擅长痛打落水狗,没有给他们机会,再次控制这些铁器飞到半空中,朝着那些人狠狠落了下去。

    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

    反复了两三次之后,岑岭注意到这些暴徒之中似乎有几个伤势比较严重了,他也不敢在这里闹出人命来,于是将这些铁器收到一边,冷冷地说:“以后不准再来我的店里闹事,听见了没有?”

    刚刚泼汽油的时候还装模作样一声不吭的那些暴徒们,此刻纷纷伏在地上哀声求饶,岑岭懒得再理他们,怒喝一声:“还不快滚!”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这就滚……”这些人如蒙大赦,赶紧互相搀扶着逃离了现场。

    岑岭看着这些人惨兮兮的模样,又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现场,心中不免有些烦躁,小蝶在一边似乎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对岑岭说道:“干嘛就这样放他们走,等警察来抓他们,要他们赔偿我们的损失!”

    岑岭摇摇头说:“抓他们是没用的,他们也赔不起我们的损失,不把他们背后的人挖出来,这种小喽啰抓再多也没用。”

    小蝶不解地问道:“他们背后的人不就是那个丁寒吗?”

    岑岭说:“我们都知道是他,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就动不了他。”

    小蝶问:“不能靠这些人问口供吗?”

    岑岭淡淡地说:“警察不会为难这些人的,警局里上上下下早就被这帮人买通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们每次总能刚好在警察来之前逃走?”

    小蝶跺了跺脚,“好不容易抓住这群混蛋一次,还是拿他们没办法!”

    岑岭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没办法靠明堪城的警察了。”

    小蝶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岑岭想了想,看着小蝶说道:“你还记得当初秋敏要害我们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吗?”

    小蝶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我们去找他?”

    岑岭点了点头,“对,我们去找他,我们要主动出击,把丁寒给挖出来,这次放他们走,就是要顺藤摸瓜。”

    这件事情过后,龙武社果然清净了两天,没有再上门来捣乱了,同时岑岭这边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朱彪已经完全康复,就要出院了。

    出院当天的清晨,岑岭带着小蝶和秋慧一起去接他,朱彪虽然住院住了将近两个月,但是似乎身体状况一点都没有下降,依旧生龙活虎。

    这些日子岑岭都在关注龙武社的事情,小蝶大多数时间又在上班,都是秋慧在医院里陪着朱彪,两人的关系也都熟络起来,并没有因为中间隔着秋敏的那一层关系而受到影响。

    “我听说,最近一段时间,你店里又出状况了?”朱彪一上车就开始问岑岭,显然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月,他已经有些手痒痒了。

    岑岭一边开车一边笑道:“看来你对这些事情总是特别关心。”

    朱彪说:“那当然了,我书读的不多,但是架却打得不少,人总是要多做一些自己擅长的事嘛,不然生活都没有奔头了。”

    岑岭笑了笑,“这话说的在理。”

    朱彪又问:“对了,我听说你最近还多收了两个小弟?”

    岑岭纠正道:“不是小弟,一个是我家故交的孩子,家里出了状况,脑子又出了点儿毛病,所以我替他家人照顾一下,另外一个是我请的一个保镖,其实也是为了看着那个傻小子,免得他犯浑出去惹事的。我又不是黑社会老大,收什么小弟呢?”

    朱彪嘿嘿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对,你瞧我说的……”

    岑岭说:“不过最近我这边的确出了些事情,龙武社在明堪城建了一个分社组织,前段时间几乎天天来砸我的店,我在明堪城的赌场、酒吧、歌厅、舞厅,还有各式各样的餐馆,全都让他们砸了个遍。”

    朱彪神情凝重地说:“我知道,上次听秋慧跟我说了,说实话,龙武社很不好惹,连我也不知道他们水有多深,这件事情会闹多大还真不好说。”

    岑岭说:“至少现在还没到闹出人命的时候,我上次教训他们的时候也特地留了手,这说明明堪城的治安到底还是没乱到那种控制不了的程度。”

    朱彪说:“我也听说国外黑帮暴动的事情了,还有那个什么变异人种的消息我也知道,唉,只怕日子会越来越不太平咯。”

    岑岭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怎么听你说这话似乎还有点兴奋呢?”

    朱彪兴奋地搓了搓手,嘿嘿笑着说:“没办法,天性使然。”

    过了一会儿,朱彪突然问岑岭:“这次龙武社跑到明堪城来,你有没有打听到他们都来了些什么人?”

    岑岭说:“上次顺藤摸瓜了解到了一些,之前被我打断了腿,跟我有过节的那个,叫做丁寒,之前是秋敏的亲信,他是龙武社四当家韩乐生的外甥,我听说韩乐生亲自来了,还从日本带来了什么……叫做什么‘龙武六忍’的几个人……”

    朱彪突然变了脸色,“你说什么?‘龙武六忍’?他们都来了?”

    岑岭皱了皱眉,问道:“你听说过?”

    朱彪说:“我了解的也不多,但是这‘龙武六忍’我还是知道的。”

    岑岭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朱彪反问道:“你应该听说过日本的忍术吧?”

    岑岭点点头说:“知道一点,不就是他们武士道里面用来暗杀的一些招数嘛,有点类似咱们古代的刺客。”

    “没这么简单。”朱彪摇摇头说,“这几个人,据说是会真正的忍术秘法,正常人做不到的那种。”

    岑岭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直接说他们这帮人都是变异人类不就行了,何必拐弯抹角的呢?”

    朱彪说:“我也没见过变异人类啊。”

    岑岭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坐在朱彪身边的秋慧,只见秋慧一脸平静,看样子她并没有把她会异能的事情告诉朱彪。

    岑岭又问道:“那这几个人都会些什么样的忍术,你知道吗?”

    朱彪点点头说:“我倒是听说过,这几个人分别被称为砂忍、霞忍、风忍、炎忍、毒忍、雷忍。这其中雷忍,就是会使用忍术秘法制造雷电,这毒忍嘛,顾名思义就是会放毒,炎忍就是会放火。”

    说道这个“炎忍”的时候,岑岭特意又透过后视镜看了秋慧一眼,这次他发现秋慧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了。

    岑岭接着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差不多明白了,这个风忍,应该就是使用忍术秘法来控制气流的变化,从而产生风,霞忍应该就是利用光线在空气中水蒸气折射效果造出一些障眼法或者是光幕了,至于这个砂忍,应该就是控制砂石了,对吧?”

    朱彪点点头说:“没错,据说这个砂忍是六忍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是一个米国富商和日本当地一个崇拜金雕的家族混血儿,他不仅具备控制砂石的忍术,而且身材魁梧,目力过人,听说还会功夫,很难对付。”

    岑岭皱了皱眉,“是吗?这家伙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上网查一查。”

    朱彪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坐在身边的秋慧,又看了看前排副驾驶座上的小蝶,欲言又止。

    “怎么了?叫你说个名字还扭扭捏捏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叫什么?”

    朱彪点点头说:“我知道。”

    岑岭催促道:“知道就快说。”

    朱彪叹了口气,终于说道:“这人是米日混血嘛,原名本来叫伊戈达·雕,后来加入龙武社,被命名为六忍之一的砂忍之后,龙武社的老大武田龙一就给他改名叫伊戈达·砂雕。”

    岑岭听完第一个名字直接笑喷,顿时就明白为什么朱彪一开始当着两个女孩子的面吞吞吐吐地不敢说了,等他听完第二个名字更是笑得差点背过气去,连方向盘都抓不稳了,车子一顿乱摇乱晃,吓得两个女孩子连连惊呼。

    朱彪也憋着笑说:“你看,我一开始不想说,你非要逼着我说,你小心着点儿,可别翻车了。”

    岑岭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吐槽道:“人家这么壮阳的一个名字,愣是给改成这样,这个武田龙一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哈哈哈……”

    朱彪提醒道:“人家名字虽然起的挺傻的,可是人家可厉害着呢,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岑岭还在哈哈大笑,他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好,好,我知道了,‘一个大沙雕’,哎哟,这个名字简直了,笑得我肚子疼,哈哈哈哈……”

    岑岭一个劲儿地在那里笑,把车子开得摇摇晃晃,不过幸亏明堪城这些日子太乱,连交警都看不到了,要不然很有可能会被当成是醉驾拦下来。

    十几分钟之后,四个人终于回到了酒店,小蝶和秋慧被岑岭最后那一段路颠得有些晕乎乎的,还得靠朱彪这个刚出院的扶上楼去。

    岑岭自己倒是没着急上楼,而是去健身房找王大勇和林浩然这两人,打开门走进健身房里,岑岭看见这两个家伙正在对练打得正欢,而旁边却坐着一个身材敦实,面相和善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岑岭进来了,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对岑岭说道:“你就是俊新集团的陈公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