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78银蝶怪盗的真容
    “他是不是怕我们,跑了?”岑岭看出来小银是在找冢谷措,半开玩笑地说道。

    小银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好奇怪,他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我现在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

    岑岭说:“既然他已经走了,我看咱们也不必找他了,赶紧离开这里吧。”

    小银思索了片刻,点点头,“好,我现在就走。”

    岑岭问道:“你去哪里?”

    小银莞尔一笑,“怎么,你还想跟我一起走吗?”

    岑岭笑了笑说:“我只是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小银点了点头说:“好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咱们得换一个地方。”说完,小银立刻腾空而起,她的身上再次伸展出黑色的双翼,朝着天边飞去。

    岑岭也启动了身上的飞行器,紧跟着小银飞了过去。

    十分钟之后,两人一同停在了一座高层写字楼的楼顶上,岑岭看着脚下星星点点的灯火,笑着说:“你好像很喜欢在高处呆着。”

    小银笑着说:“因为越高的地方,不相干的人就越少,我不喜欢身边太聒噪。”

    岑岭低头喃喃自语地说:“长得这么像,性格相差怎么这么大呢……”

    小银看着他说:“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岑岭摆摆手,问道:“我其实是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偷这些宝石?你看上去不像是贪财的人呀。”

    小银眨了眨眼,看着岑岭说:“你就想问我这个?”

    岑岭说:“还有,为什么冢谷家的人要来抓你,上次他们想把我也抓走,为什么你又要来救我?”

    小银淡淡地笑着说:“这是个误会。”

    “误会?”

    小银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他们真正的目标从来都是我,不是你。”

    “他们要抓你干什么?”

    小银轻描淡写地说:“因为我背叛了他们。”

    岑岭沉默了,他不再追问,小银却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真的这么好奇吗?你要明白,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对你不好。”

    岑岭点了点头,笑着说:“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好奇,我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小银微微一笑,“你可不要后悔哦。”

    见岑岭一点儿也没有要后悔的意思,小银终于开始解释事情的始末:“我从小就没有父母,和一群孤儿一起被冢谷家收养,作为他们的‘秘密武器’被训练成特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几个冢谷家派来抓你的人有几个就是我以前的同伴。”

    岑岭点了点头,见识过小银的真正实力之后,他确信上一次小银对那几个冢谷家的人的确是留手了,不然的话,凭那几个战力只有bcd级的人,根本在她手里撑不过一分钟。

    “我是冢谷家实力最强的特工,执行的都是最重要也是最为绝密的任务,而最近这两年来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偷盗这几颗宝石,你今天能到这里来守着,说明你也发现这几颗宝石的相似之处了,对吧?”

    岑岭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之前偷过的宝石都有一个特殊的别称,‘扭曲之锁’、‘地狱之火’、‘光明之心’、‘妖猫之瞳’,再加上今天的‘蝴蝶之吻’,这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

    小银点点头说:“不错,事实上,一共有九颗宝石,我已经得手了五次,还有没出现的那四颗,就是我接下来的目标。”

    岑岭又问:“你要这些宝石干什么?”

    小银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要,是他们要。”

    “他们是谁,冢谷家吗?”

    “不只是冢谷家。”小银缓缓说道,“一共有九大家族,这些宝石中的每一颗都属于其中的一家,传说这些宝石之中都蕴藏着每个家族的先祖留下的绝世珍宝,我之前拿到的那颗‘扭曲之锁’就是原本属于冢谷家的。”

    岑岭点了点头,“难怪,我就说冢谷家的家徽就是一个带锁的翅膀,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是在很久之前,每个家族所属的那颗宝石都遗失了,他们找了几百年都没有找到,甚至有些家族子弟都开始怀疑这些宝石是否真的存在,直到最近这些年,那些奇特的宝石一颗接一颗地重现于世,他们逐渐又开始相信了那些先祖遗宝的传说。”

    “冢谷家派我去偷这些宝石目的很简单,他们想把九大家族的宝石全都据为己有。”

    岑岭问道:“就是因为这个,你觉得他们太不地道了,所以就选择背叛了冢谷家?”

    小银摇摇头,“我没这么高尚,如果不是因为有一次偷听到了家主冢谷野跟刚才的冢谷措说的一句话,我是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选择背叛的。”

    “他说了什么?”

    “他说出了这些宝石真正藏着的东西是什么。”小银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是权力。”

    “权力?”

    “不错。”小银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或者说,是力量,因为不管是谁,如果他拥有了凌驾于世间一切之上的力量,也就意味着他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

    “近百年来,九大家族的直系血亲逐渐觉醒了他们作为变异人类的特殊能力,但这些能力还不足以使他们成为这世界的主宰,所以他们一直隐忍不发,等待着那颗属于他们家族的宝石出现,只要得到了他们自己的那颗宝石,就可以将他们体内还未开发的力量引导出来,彻底激发他们的身体潜能,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够像神一样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

    岑岭问道:“可是,听你这么说,应该是自己家族的宝石只能对自己家族的人有效吧,冢谷家为什么要把九颗宝石都收集起来呢?”

    小银沉声道:“因为,他们不想跟别人分享世界主宰的权力。”

    “这些宝石异常坚固,即使是世上最强的力量也无法摧毁它们,所以冢谷家只能选择把它们都偷过来,吸收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力量之后,别的家族却无法吸收,他们就成了世上唯一的‘神’了。”

    岑岭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小银说:“我根本不在乎这个世界上会有谁真的成为神,但是我知道,一旦冢谷家的阴谋得逞,以冢谷野的性格,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过河拆桥,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凭我的本事,现在他们还拿我没办法,但是一旦他们真的造出一个‘神’出来,我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岑岭问道:“那你就打算带着这些宝石一个人一直逃下去吗?”

    小银扭头看着岑岭,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岑岭愣住了,仔细想了想,似乎他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且不说没有人会相信小银这样一个世纪大盗的说辞,即使有,在九大家族的威逼利诱面前,又有谁比小银更能保护这些宝石不被他们巧取豪夺呢?

    岑岭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你的能力不是能把碰到的东西分解掉吗,能不能对这些宝石起作用?”

    小银叹息着说:“如果可以我早就这么做了,这些石头真的很厉害,被我分解不到几秒钟就会自动复原,我也拿它们没办法。”

    岑岭点了点头,“所以,上次冢谷家的人来找我,其实是因为你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偷走‘妖猫之瞳’的缘故,对吧?”

    小银抱歉地对岑岭笑了笑,“真对不起,把你也牵扯进来了。”

    岑岭满不在意地说:“没事儿,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然这件事情让我给撞上了,就说明我与它有缘。”岑岭眼神不经意地扫过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卡通手环,他似乎终于明白,上天为什么要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了。

    上天的恩赐从来不是给人拿来挥霍的,得到多少,就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小银看了岑岭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道:“我知道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能控制物体,还能在天上飞,是因为你身上的这些装备吧。”

    岑岭没有对她隐瞒,点点头说:“不错,不过,还有半个月,这些东西就要失效了。”

    但是他立刻又说:“但即使如此,我也会帮你的。”

    小银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只是轻声说道:“谢谢你。”

    她突然对岑岭展颜一笑,“你不是一直想看我长什么样子吗?”

    “啊?”岑岭惊讶地转过脸直愣愣地看着她。

    “给你一个机会。”小银看着岑岭略带娇羞地说。

    岑岭笑着说:“你是不是又要给我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挑战,然后好好戏耍我一下?”

    小银露出一丝顽皮的笑容,“对呀,你敢接吗?”

    岑岭哈哈大笑着说:“对于美女提出来的挑战,不管多困难我都会接的。”

    小银莞尔一笑,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你亲我一下,我就把面具摘下来。”

    岑岭愣住了,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

    小银朝着他抛去一个妩媚的眼神,“怎么,不敢?”

    岑岭被这一个媚眼电得浑身酥麻,喃喃说道:“我不是不敢,我是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事啊……”

    说完,他轻轻搂着小银的香肩,缓缓靠近,可是就在他的嘴唇即将碰到小银脸颊的一瞬间,他忽然停住了。

    他脑海中浮现出小蝶的样子。

    “她还在东都大厦啊……”岑岭突然心头一紧,“这么久了我都没回去,她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

    岑岭慢慢放开小银,小声说道:“对不起,等我一下。”

    小银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她静静看着岑岭掏出手机,翻来翻去的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没有发消息,也没有打电话……她难道出事了?”岑岭赶紧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dial……”

    岑岭按下了电话,站起身来对小银说道:“对不起,我得走了。”说完立刻转身就要离开。

    “怎么?赶着去见你的女朋友?”小银忽然看着他笑了起来。

    岑岭惊讶地回过头,瞪大眼睛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在拍卖会上我看见她了呀,说实话,刚看见她的时候,我也吓了一大跳呢。”小银巧笑嫣然地缓缓走近,一边轻轻摘下脸上的蝴蝶面具,一边说道:“你看,她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面具终于摘下,岑岭惊呆了。

    虽然他早已设想过,这张神秘的面具后面会是一张和小蝶相似到难以辨认的脸,但亲眼见到的那一瞬间,岑岭还是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何止是相似,简直完全一模一样!

    岑岭从小到大见过很多双胞胎,他的小学同学就有双胞胎,他的高中学生会里也有双胞胎,他上大学社团里也有双胞胎,这些双胞胎相处久了,只要仔细辨认还是能够看出细微的差别的,然而眼前这个刚刚摘下面具的姑娘,她和小蝶的面孔比起来完全找不出任何差别。

    岑岭记得小蝶左边眼角下有一颗芝麻粒大小的泪痣,于是他缓缓走近了一些,朦胧的月光下,他看见小银的左眼眼角下也有一颗痣,不论是大小、形状,还是位置,都跟小蝶完全一样。

    在他脑海中,一下子同时出现了小银和小蝶的身影,然后慢慢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人。

    “你……你就是……”

    “嘘——”小银突然伸出手指竖在他的嘴唇上,神秘地笑着说道:“不要瞎猜哦,猜错了可是要受惩罚的。”

    她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楼顶边缘,又重新把面具戴了起来,看着岑岭笑着说道:“我要去冢谷家看看冢谷措回去了没有,下次有缘再见啦。”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之前说我发誓要嫁给第一个看过我脸的男人,这句话是真的哦。”说完,她张开双臂,面朝着岑岭向后一仰,从楼顶坠下的瞬间,她的身躯也融进了茫茫夜色之中。

    岑岭呆呆地望着小银消失在夜空中,自言自语地说:“她们两个,真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二十分钟之后,岑岭飞到了东都大厦56层楼的外面,他发现自己弄坏的那扇窗户已经被修好了,里面漆黑一片,似乎是人已经走光了。

    他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慢慢降落到地面,然后又找到东都大厦的正门,可是发现这里的大门都已经锁上,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

    岑岭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拨了小蝶的电话,然而电话还是没有接通,依然是关机。

    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小蝶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有些担心了。

    这时,他突然有种被人在暗处窥视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十分不舒服,但是他环顾了一圈,凌晨一点钟的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来往的汽车匆匆而过。

    “有人跟踪我?还是因为我太紧张了,又产生了幻觉?”岑岭心里默默思索着。

    他掏出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在等待出租车的时候,之前那种危险的感觉也随之越来越强烈。

    终于,等了五六分钟之后,出租车到了,岑岭坐上车,关好车门,拉上安全带,这时候刚刚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才渐渐消失。

    岑岭选择的目的地不是自己家,而是小蝶在郊外的那栋平房,他现在心急如焚,如果今晚见不到小蝶,他一定睡不着觉。

    在车上他又间隔着打了三次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终于,快到两点的时候,车子终于到了小蝶家门口了,他飞快地下了车,疾步朝着那栋平房门口走去,然而,就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一把拉住了他。

    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小银。

    小银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往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出大事了,你必须赶紧立刻明堪城。”

    岑岭皱着眉问道:“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银说:“冢谷措死了。”

    “什么?”岑岭大吃一惊,“冢谷措死了?就是冢谷家的长子,刚刚还跟你交手的那个?”

    小银沉着脸点了点头,“不错。”

    岑岭咽了一口唾沫,尽可能平复着自己惊骇不已的心情,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冢谷措和小银绝对是他这辈子目前见过实力最强的人,他可是亲眼见过冢谷措一挥手便卷起万吨巨石飞沙,强大的能量波动能波及到三百米之外的,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毁天灭地的存在,就这么死了?

    “他……他是怎么死的?”岑岭有些艰难地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小银瞪着岑岭说,“当时在场的除了冢谷家的那几个已经昏睡过去的手下之外,就只有你我还有冢谷措三个人,我确定我是没有伤到他的,排除他自杀的可能性,那只有你了。”

    你是天才,:红甘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