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79咫尺天涯
    “可是我什么都没干啊……再说了,我哪里有这个本事?”岑岭苦笑着说,“我要是有那个本事,也不用等到你们打这么久才出手了。”

    小银叹息着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冢谷家已经颁下格杀令,认定了凶手就是你,现在整个明堪城的黑道杀手都在注意你,冢谷家做事一向阴狠毒辣,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点响动都没有,但是暗地里随时可能对你下死手。”

    岑岭冷汗都下来了,他一下子明白刚刚在东都大厦门口那些像毒蛇一般窥视着他的目光是从何而来的了,以他之前对冢谷家的了解,小银说的并不夸张,但他还是很不解,“为什么他们会认定是我呢?”

    小银说:“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我们两个,只不过因为我偷了宝石,他们不能对我下杀手,所以才把矛头对准了你一个人,至于他们怎么得到的消息,我推测很可能是波津泰那几个人醒过来之后说的。”

    “靠!”岑岭忍不住骂了一句,“我这也太冤了吧。”

    “如果你继续留在明堪城,即使是我也保不住你。”小银盯着岑岭说道,“没有别的选择了,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岑岭扭头看了一眼小蝶屋子上那一扇黑漆漆的窗户,有些不甘心地说:“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说完,正想往门口走去,突然,不远处传出两声“噗”“噗”的枪响,两人脚下立即溅起一片火星,岑岭被下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又是消声手枪,他妈的,是实弹,真要杀人啊?”

    小银一把抓住岑岭躲到墙角下,沉声道:“这几个人显然是职业杀手,我可以帮你干掉,可是干掉这一批,还会来更多人,如果你不想连累别人,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去找任何人,立刻离开明堪城,除非冢谷家倒台,或者找到真凶,否则你都不要再回来!”

    岑岭目光灼灼地盯着小蝶的房门,他是多么想冲过去推开那扇门啊,可是他心里清楚,一旦他这么做了,冢谷家以后就会不停地派杀手冲进这间屋子,他现在距离这一扇房门不过几步的距离,可是对他来说却比天涯海角还要遥远。

    岑岭咬了咬牙,终于叹了口气,“好,我听你的。”

    小银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了。”岑岭眼神冰冷站起身,为了撇清自己现在和小蝶的关系,他故意往小蝶家门口相反的方向走去,而他的身旁又再一次响起了经过消声器处理过的微弱枪声。

    但这一次他已经提前有所准备了,所以在枪响的一瞬间,他已经出手,子弹骤然反向,岑岭听见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传来一声闷响,接着便有一股粘稠的液体从草丛间渗了出来。

    岑岭目光决然地向前走去,他始终没有回头,伴随着他的右手轻轻摆动,在他身后,那一颗子弹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收割着那些黑帮杀手的生命,伴随着一声声尸体倒地的闷响,岑岭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启动了飞行器,朝着天边飞去。

    小银久久伫立在原地,她看着岑岭逐渐消失的背影,脸上流露出一丝眷恋的神色,却又很快恢复平静。

    她扭头看了一眼身边那座低矮的平房,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个月后,彭城。

    初春的午后,阳光显得格外温暖,岑岭和封华双手插兜,如同像两个无业游民一般无所事事地晃荡在大街上,封华嘴里吹着口哨,拖着长音说道:“好——无——聊——啊——”

    岑岭笑着说:“怎么?跟若云在一块儿的时候就兴高采烈的,跟我就无聊了是吧?”

    封华笑眯眯地说:“那当然了,你怎么能跟若云比,我既不瞎又不弯,当然跟美女呆在一起更有意思啦。”

    岑岭“呵呵”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反正他也对这小子这副重色轻友的德行习以为常了。

    “哎,话说你跟小蝶到底是为啥分手了,这都回国一个月了,你还是一个字都不肯说,搞得我是越来越好奇了。”封华盯着岑岭说道。

    岑岭扭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家伙脸上写满了八卦和八卦。

    “不为什么,分了就是分了呗,这有什么好好奇的,在她之前我又不是没谈过女朋友,又不是没分手过,有什么稀奇的。”

    “嗯……不对不对。”封华故作神秘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这次表现得十分反常,想知道哪里反常吗?”

    “不想知道。”岑岭决定终止这个话题,毫不犹豫地选择把天聊死。

    “哎哎哎,我话都到嘴边了,你配合一下会死啊。”封华不满地说。

    “好吧好吧,”岑岭只好勉强摆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哪里反常?”

    “这就对了嘛。”封华摇头晃脑地说道,“首先第一点,你以前一分手,不出两个星期就会跑到酒吧、舞厅这些场所去寻找新目标了,可这次呢,你都回来一个月了,连酒吧都一次没去过,是不是很反常?”

    “其次呢,以你一贯的渣男作风,你肯定要找你那些老相好尝试一下旧情复燃的可能,就拿那个苏清落来说吧,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到现在连告都没告诉她?”

    岑岭白了他一眼说:“你可真能编,我跟人家就是普通朋友见个面聊聊天,哪里像你说的什么尝试旧情复燃了,胡扯。”

    封华却笑嘻嘻地说道:“那不提以前的事了,就说这次,你是不是从回国到现在,都还没理过苏清落?我记得那个前台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的,正对你的胃口啊,你怎么不找她?”

    岑岭只好点点头说:“我是没找过她,我不想耽误人家嘛。”

    “呸,你这种渣男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封华无情嘲讽道,“以你的作风,你应该马上就去找苏清落,然后把她带到明堪城去在小蝶面前秀一秀恩爱,等把小蝶的嫉妒心激发出来之后呢,又立马再跟小蝶破镜重圆,把苏清落丢到一边,这才符合你的渣男作风嘛。”

    岑岭摇摇头说:“你说的这不叫渣,这叫婊。”

    封华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对哦,这好像是女生经常用的套路,那你应该是这样,你先……哎哟!”

    岑岭往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说:“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但是没有权利扯淡你知道吗?”

    封华拍了拍屁股上的鞋印说道:“本来嘛,你这次就是有点儿不对劲,之前还坚持不肯回国的,这次一分手就立刻跑回来了。”

    说着封华又凑了上来,一把揽着岑岭的肩膀说:“喂,哥们儿,你这次不会是动了真心,受情伤了吧?不应该呀,就小蝶那副傻头傻脑的憨憨样儿,能伤得了你?”

    “滚滚滚!”岑岭一把推开他,有些烦躁地快步走到了前面。

    封华一看他这个样子,反而更来劲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笑嘻嘻地说:“哈哈,看样子还真被我猜对啦,真没想到啊,小蝶那种段位的妹子,居然把你这个情场老手给ko啦,哈哈哈……”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扯这些东西了。”岑岭严肃地说道:“你回来的时间也很长了,血清的事情弄清楚了吗?”

    一说到这件事,封华立刻收起了刚刚嬉皮笑脸的神色,正色道:“我自己倒是没事儿,你也看得出来,我还是挺正常的,但是林家那边,可能真的有点悬了。”

    岑岭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封华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前段时间,林南欣带着林浩然也回国了,但是这姐弟俩回来跟不回来也没什么差别了,林氏集团表面上虽然还姓林,实际上差不多已经姓梁啦。”

    “是那个梁管家?”岑岭惊讶不已。

    “这个叫梁明洪的老家伙可不仅仅是个管家而已呀,他在林氏集团里之前也有27%的股份的,他儿子也在林氏集团担任要职,自从林海镜意外去世之后,他动用各种手段,不停地收购那些小股东的股份,现在他在公司里面的占股已经接近45%,他儿子梁辉彦现在也已经在公司里升到高级副总了。”

    岑岭说:“难怪之前他敢擅自做主把血清卖给你们家,这个人野心不小,我看林海镜的死没准儿也跟他有关系。”

    封华也唏嘘着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岑岭说:“希望林南欣能尽快振作起来,把公司重新夺回来吧。”

    封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还真觉得那个小姑娘能斗得过梁氏父子那对人精啊?”

    岑岭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她能赢吧,我觉得这姑娘挺有能力的,虽然现在看上去基本没有胜算,但也许会出现奇迹呢?”

    封华又立刻变了一副嘴脸,看着岑岭笑眯眯地说道:“你不会是又对她有意思了吧?”

    岑岭瞪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一天到晚都想着泡妞啊,我只是很欣赏她而已,你想,现在女性都越来越独立上进了,男人们却开始巴望着吃软饭了,难怪阴盛阳衰呢,你说是吧?”

    封华说:“唉,你也不能怪咱们的那些男同胞那么颓废啊,要是努力能看得到希望的话,谁愿意活得像条咸鱼啊。你们家是科技公司,天天喊着创新、进取,冲劲十足,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陈少爷这么有钱的,你知道大众平民们面对比他们工资涨得还快的房价有多无奈吗?”

    岑岭笑着说:“你们家是搞房地产的,这锅得你背。”

    封华摊了摊手说:“这也不是我跟我老爹两张嘴能说了算的,你不是学经济的吗,这东西涉及到宏观经济了吧,你该比我清楚。”

    岑岭说:“算啦算啦,我也就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这种关乎国计民生的事情,也不是咱们这种俗人操得上心的。”

    封华说:“幸好咱们命好啊,不用愁这些。”

    两人一路闲聊闲逛着,封华突然感慨道:“你说为啥女人总是要房要车要彩礼呢,咱们男人就不会要这么多。”

    岑岭说:“因为女人对安全感的要求更高啊,比起她们,男人的安全感就廉价多了。”这时两人刚好路过转角路口的一个情趣用品自助售卖机,岑岭指了指里面的安全套对封华说道:“你看,只要十五块钱,男人就会觉得自己有安全感了。”

    封华呵呵一笑,“你说的好有道理哦,我竟无言以对耶。”

    岑岭低头沉默,在国内,人们的生活虽然压力很大,但好歹还算安定,可是明堪城呢?岑岭忍不住又在想小蝶了,她还好吗?还有老朱、秋慧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还有小银……岑岭到现在为止还在困惑,她和小蝶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们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还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呢?

    要说是一个人吧,她们性格相差实在太大了,另外有一点说不通,那就是她为什么要扮成两个人的身份出现在自己身边呢?

    可是要说她们不是一个人吧,她们又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而且岑岭觉得凭小银这种百变魔女的演技,装成小蝶那种性格也不难,最关键的是,她们两个人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每次小银出现的时候,小蝶就不见了。

    “对了,之前你那个魔法手套呢,怎么好长时间都没见你拿出来了?”封华突然心血来潮地问道。

    岑岭摇摇头说:“没啦。”

    “没了?怎么没了?坏了?还是丢了?”封华吃了一惊。

    岑岭想了想说:“被我老爸收走啦,本来就是公司的样品我偷出来玩儿的,当然要还回去咯。”

    事实上不仅仅是磁场控制手套,还有之前兑换的飞行器、隐身衣,所有之前兑换的装备都被收走了,连次空间都不能用了,岑岭终于又变回了普通人的样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仍然是一个生活优裕的富家公子,只要老老实实地呆在国内,明堪城的杀手不管有多嚣张也拿他没办法。

    岑岭到现在为止都没想明白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为什么要跟他做这个交易呢?

    岑岭现在觉得这个交易实在是太亏了,如果当初不做这个交易,输给韩乐生也就罢了,大不了把明堪城的产业都送给龙武社,自己回到国内来,现在好歹还可以有一身超级装备,以后赚了积分还能兑换更多功能。

    可现在呢,虽然当时赢了,得了一时风光,到头来还是被人赶回了国内,连离开的时候都没办法跟自己的亲友好好告别。

    他心里涌起一阵不甘。

    他看着自己手腕上还戴着的那只卡通手环,自从装备都被收走以后,他还是每天戴着它,心里想着也许哪一天影的声音会再次响起,然而他的愿望并没有成真,这只手环如今似乎真的成了一只普普通通的儿童玩具。

    岑岭抬起右手把手环举到自己眼前,手环上那个灰太狼头像依然是一副贱贱的表情,好像在嘲笑着他的无奈。

    岑岭不由得怒上心头,狠狠拽下那只手环,甩手就扔在了路边。

    “你咋了,平时见你把这小玩具当宝贝似的,今天怎么就给扔了?还扔得这么气急败坏的。”封华瞅了他一眼,恍然大悟着说道:“哦,我明白了,这是小蝶送给你的吧,难怪你看着来气呢。”

    岑岭一声不吭,也没看他。

    封华却慢慢走过去捡起那只手环,摇摇头说:“小蝶这姑娘也真是的,居然会送这么幼稚的东西给你,难怪你不喜欢。”说着他就把手环揣进了自己裤兜里,还瞥了岑岭一眼道:“既然某人不想要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起来当做纪念咯。”

    岑岭走到封华面前,伸出手说:“给我。”

    封华嘿嘿一笑,“你不是不要了吗?”

    岑岭说:“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了。”

    封华说:“那你为什么刚刚要把它扔了?”

    岑岭又开始耍无赖地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扔了?我是不小心掉的。”

    封华鄙视地看着岑岭说:“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啊,我明明看见你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把它扔出去的,还不小心掉的。”

    封华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把手环交给了岑岭,“兄弟,你要是真的想她的话,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岑岭接过手环,他知道封华是误会了,可是他也不想解释,而且他刚刚突然又想把手环要回来的时候,确实是因为听见封华说的那一句“这是小蝶送给你的吧”,他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是小蝶送的,可是听封华说了那句话之后,那一瞬间他潜意识里就真的把这只手环当做小蝶送给他的了。

    岑岭轻轻点了点头,神色恍惚地喃喃自语着:“是啊,我应该回去找她。”

    封华看着岑岭说:“看来你这次是动真心啦,你现在就应该去找她。”

    岑岭又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现在就应该去找她。”说着他突然就开始往回走,“我现在就去明堪城!”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现在去明堪城,你不要命啦?”

    你是天才,:红甘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