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82“回归”
    不过岑岭又有些犹豫,自言自语道:“唉,自从上次圣诞节那天晚上不告而别之后,都已经过去四个月了,恐怕小蝶都把我忘了……”

    影安慰他说:“不会的,她要是知道冢谷家在追杀你,肯定会理解你的。”

    岑岭摇了摇头,叹息着说:“冢谷家下的格杀令是给黑道上下的,明面上都封锁了消息,小蝶怎么会知道?估计她肯定当我是个渣男,故意甩下她跑了。”

    影没心没肺地说:“没事,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当渣男了。”

    岑岭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什么时候当渣男了,封华那小子一天天在我旁边胡说八道也就算了,你也学他败坏我名声,我以前是行为放荡了些,可我从来没对不起过什么人。”

    影说:“行了行了,反正我也败坏不了你名声,这世上就你一个人听得到我说话,我怎么败坏你名声?”

    岑岭想了想,觉得影这话说得倒是挺有道理,可是他还是忍受不了这个家伙天天在自己耳边挤兑他,不满地说道:“那拜托你下次说点儿好听的行不行,我现在已经够烦的了,你还整天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恶心我。”

    影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你看,你在这烦恼也没意义,我看还是别想太多,直接回去看看不就好啦,要是那姑娘真的已经移情别恋了,你也正好死了这条心,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是?”

    岑岭叹了口气,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点了点头,“那行吧,你说的也有道理,我现在就回去。”

    于是,岑岭翻箱倒柜的找了一个深色低檐帽带上,又蒙上了一个黑布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之后,他才走到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能过关不?”

    司机是个模样老成的中年大叔,他瞄了一眼岑岭,缓缓点头说:“去哪儿?”

    “去明堪城。”

    “小兄弟,那儿最近可乱着呢。”司机挑了挑眉,“你确定要上那儿去?”

    岑岭懒得跟他废话,“要加钱就直说,你到底走不走?”

    司机咧嘴一笑,“八百块,能行就上车。”

    几个小时之后,岑岭坐着出租车过了海关,进入明堪城境内,岑岭想了想,干脆又加了一百块钱,直接让司机开着车奔着小蝶家的方向去了。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岑岭终于远远的看到小蝶家了,不过令他有些不安的是,小蝶家的房门好像是开着的,他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我记得她平常不会把门打开的……”

    一分钟后,出租车来到了小蝶家门口,岑岭一眼就看到了门口两辆黑色的轿车,心里一紧。

    他赶紧下了车,马不停蹄地朝着小蝶家门口狂奔而去。

    然而,就快到门口的时候,里面传来的声音却一下子让他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个很粗野的男声,岑岭听见他在高喊:“说!你跟那个俊新集团的陈峰到底什么关系?”

    岑岭眉头微微一皱,立刻改变方向朝墙边跑去,然后紧贴着墙躲在阴影里,他听见窗口飘出来小蝶弱弱的声音:“我……我是他女朋友。”

    岑岭听了这话,差点一头撞在墙上,“我靠,这傻丫头,老实过头了吧,人家问什么她就说什么啊!”

    岑岭沿着墙根探出头往窗户方向望了望,看见了屋子里的四个人,除了小蝶之外,另外三个都是男的,其中两个身材中等,穿着黑色外套戴着墨镜,还有一个膀大腰圆,穿着深褐色皮夹克,戴着一条大金链子,瓮声瓮气地说道:“既然你是他女朋友,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小蝶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大金链子眼中露出一丝恼怒的神色,“你刚刚不是说是他女朋友吗?你会不知道?”

    小蝶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

    “你多久没见过他了?”

    小蝶低下头想了想,说:“差不多有四个月了。”

    大金链子瞪着她,恶狠狠地逼问道:“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小蝶垂下眼睑小声回答道:“去年圣诞节的时候。”

    “哦,圣诞节……”大金链子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那还真是巧得很呢,刚一出事,就把女朋友丢下跑了。”

    小蝶眼神中闪过一丝犹疑,弱弱地问道:“大哥,他……他出了什么事儿了?”

    “什么事儿?”大金链子俯下身子盯着小蝶的眼睛,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出的事儿可不小,他杀了人!”

    “什么!”小蝶吓得一哆嗦,差点就从她坐着的小板凳上栽了下去,“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他怎么会杀人?你胡说!”

    “我胡说?哈哈哈……”大金链子仰头大笑,“我告诉你,他不仅杀了人,而且杀的还是我们冢谷家的大少爷,你男朋友摊上大事儿了!”

    小蝶直摇头,“我不信,你骗人!他如果真杀了人,为什么警察不抓他,反倒是你们这些人在找他?”

    “警察?”大金链子冷笑道:“在明堪城,我们冢谷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的上警察来管?冢谷家的恩怨向来都是我们自己了断!”

    小蝶抬起头,眼里闪烁着怀疑的目光,“我不信,一定是现场证据不足以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警察局不能立案,所以你们才想私下行凶的。”

    岑岭在外面听到小蝶的话,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心想:“几个月不见,这丫头有点儿长进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不过岑岭知道,除了现场证据不足之外,这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冢谷措作为变异人类,而且是实力如此强悍的变异人类被别人杀死,这件事情如果被公开出去,可能会对冢谷家造成极坏的影响。

    岑岭又往窗口挪动了一点点,他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窥视着,他在找一个机会冲进去,以他现在的身手,只要这几个人当中没有特别强的变异人类,他可以很轻松地制服对方。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样做的话,是会错杀好人的,他不可能杀你们家的少爷,我求求你们,放过他吧,凶手肯定另有其人。”小蝶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央求着。

    “老子管他是不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大汉目露凶光,“快说,他在哪里?”

    小蝶咬了咬嘴唇,她的眼中分明充满了胆怯的神情,但依然倔强地说道:“我不说!我也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他妈的你个小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大金链子怒目圆睁,竟然突然狠狠甩了小蝶一耳光,小蝶“啊”地叫了一声,被这一巴掌打倒在地,披头散发地捂着脸。

    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岑岭一下子怒火中烧,也不管时机成不成熟了,直接猛地冲到正门口闯了进去,几乎在小蝶倒地的瞬间,他就已经来到了这几人中间,在那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连续两个手刀砍在两个黑衣人后脖子上,接着便一拳打向那个大金链子的面门。

    那两个黑衣人挨了岑岭一招便立刻昏了过去,而那个大金链子虽然看上去身材很壮硕,但动作倒是轻灵得很,向后一翻竟然躲过了岑岭这一拳,随即伸手朝自己怀里摸去,岑岭知道他在掏枪,赶紧欺身向前,一把扣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扭,这只看起来比岑岭大腿还粗的手上便传出骨折的“咔嚓”声。

    岑岭紧跟着又是一个膝撞顶在对方的肚子上,那家伙便立刻像虾米一般躬下腰,岑岭立刻一个肘击砸在对方的后脑勺上,这个壮硕如牛的大汉便一下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岑岭看这家伙虽然不能动了,但还有意识,于是又抬起脚狠命踢了下去,每一脚下去他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一边踢一边喝骂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敢打她?”

    就这样踢了十几脚,岑岭见那人似乎都没怎么喘气了,才慢慢停了手,“废物东西,这么不禁打!”

    岑岭这一系列动作打完,其实也才过了不到一分钟,回头看的时候,小蝶还坐在地上没起来,他赶紧跑过去一把抱住小蝶,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说:“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小蝶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她眼神恍惚地看着前方,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抱住岑岭,嘴里喃喃道:“岭哥,岭哥,你回来了……”

    “对,对,我回来了。”岑岭紧紧抱着小蝶,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松开,他看见小蝶嘴角似乎还有一点血迹,心疼地伸出手帮她擦了擦,“疼吗?”

    小蝶盯着岑岭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嘴巴一扁,一头扑进岑岭怀里,“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拿拳头用力锤着岑岭的后背。

    “对不起,小蝶,对不起……”岑岭轻轻拍着她的背,然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只听“呲啦”一声,窗户上的玻璃碎了一地。

    小蝶吓得娇躯一震,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她惊恐地看着窗外,擦了擦眼泪,又扭头看着岑岭说:“是冲着你来的?”

    岑岭眼神冰冷,点了点头,“恐怕是的。”

    小蝶皱着眉头问道:“你真的杀了冢谷家的少爷?”

    岑岭摇摇头,“没有,但是这件事说不清楚了,我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小蝶握着他的手,眼神坚定地说:“我跟你一起走。”

    岑岭不想连累她,可是他也知道,现在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和小蝶的关系,如果他一个人逃走了,对方也不可能放过小蝶,他也紧紧握住小蝶的手说:“好,我们一起走,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抛下你了。”

    窗外隐约传来了脚步声,岑岭知道,这回外面恐怕来了差不多有二十人。

    “陈少爷,我们又见面了!”岑岭听见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想起来了,是圣诞节那天和自己交过手的波津泰。

    他拉着小蝶缩在窗沿底下,外面波津泰的声音越来越近:“陈少爷,我知道你在里面,这么久不见了,怎么都不敢露脸了?”

    岑岭把食指竖在嘴唇上,对小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自己把脸贴在墙上,慢慢直起身子,用眼角的余光往外扫视,他勉强能看见波津泰正站在距离他不足一百米的位置,旁边至少还有十好几个冢谷家的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指着窗口。他们都在慢慢朝着这边走近。

    岑岭低下头对小蝶说:“正门出不去了,你家有后门吗?”

    小蝶摇摇头,苦着脸说:“我家这么小,怎么会有后门呢?”

    岑岭想了想,又问:“有窗吗?”

    小蝶小声说:“厕所有窗户。”

    岑岭点点头说:“好,你等下从厕所窗户那里翻出去。”

    小蝶又摇了摇头,“不行啊,厕所窗户安装了防盗网,我出不去。”

    岑岭问:“厕所在哪里?”

    小蝶伸手指了指,岑岭正准备动,突然听见外面的动静明显比刚才更大了些,他又凑近窗户往外瞥了一眼,吓了一大跳,原来波津泰这些人见他们在里面半天没动静,便加快速度朝这边跑了过来,已经距离门口不到五十米了。

    岑岭目光往脚下一扫,看到了这一地的碎玻璃,急中生智,立即拾起好几片锋利的碎玻璃,根据他刚刚看的那一眼大致判断了一下对方的位置,然后举起手朝窗外扔了出去。

    经过影的“魔鬼训练”和上千场模拟实战之后,他现在战斗素质甚至超过了特种兵,哪怕是几块碎玻璃,在他手里依然能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杀伤力。

    当然外面冢谷家的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在岑岭一甩手的瞬间,外面就立刻响起了十几声枪响,子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沿上,溅起一连串的火星。

    但这些子弹没有一发打中岑岭甩出去的玻璃,这几块玻璃在岑岭恐怖的力量下飞行的速度几乎比子弹还要快,在他出手的瞬间,三片玻璃已经划过了三个人的喉咙,这三人连一声呻吟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直到他们躺在地上的时候,他们咽喉上的伤口才开始慢慢渗出血来。

    波津泰神色一凛,立即挥手制止了众人继续向前推进,他自己也停住脚步,试探性的大声叫道:“陈公子,几个月不见,身手见长啊。”

    岑岭没理他,赶紧抓住这个机会拉着小蝶弓着腰低着头往厕所方向跑去,他们跑到厕所窗户边上,小蝶指着窗外的防盗网说:“现在怎么办,我们又出不去。”

    “谁说我们出不去?”岑岭自信地笑了笑,伸出手拽住防盗网,看上去似乎都没怎么用力地一拉,竟然轻轻松松就把防盗网给拉变形了。

    岑岭两手抓着窗户玻璃,稍稍一用力,整块窗玻璃就这样被他直接拽了下来。

    小蝶在旁边都看呆了,“你你你,你力气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大?”

    岑岭走到她身后一把抱起她的腰说:“回头再跟你慢慢解释,现在先逃出去要紧。”

    小蝶先把腿探出窗外,攀着窗沿,尽可能快地探出身子,然后跳了下去,紧跟着岑岭自己也爬了出来,岑岭一把抓住小蝶的手,然后朝不远处的一片树林里跑去。

    正面外面的波津泰叫了几嗓子都没有动静,渐渐又壮着胆子带着人往门口逼近了,距离门口不到十米的时候,他就听见房间里似乎传来一阵响动,接着就听见好像是人跳起来落到地上的声音,波津泰脸上一变,立刻叫道:“快,他们跑了!快冲进去看看!”

    有七八个人立刻从门口冲了进去,不一会儿里面就有人高声叫道:“快追!他们从后窗户逃走了!”接着便传来了几声枪响。

    波津泰气得攥紧了拳头,高声大呼:“都跟我追!”随即带人立刻绕到屋后,远远地正巧看见岑岭拉着小蝶一头钻进了树林里,他马上掏出枪放了两枪,接着便带着手下的人紧紧追了上去。

    你是天才,:红甘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