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一朵寄生花 第四章 开花结果与第二轮袭击
    两条路都堵死了,谢言暂时也没想出什么新的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并将转型失败的第三植株发育成第三眼株,视野长度增加到二十多米。

    而随着第三眼株的地下根系布置完毕,谢言的收入总算大过支出。暂时没什么大动作的他调动所有灵气和能量,专心培育花骨朵儿。

    时间一天天过去,花骨朵儿越来越大,上面的颜色也由原本的淡红色转变为粉红色,而且颜色还在不断加深。

    此时,应该改口称其为花苞。

    而当花苞的颜色变成深红色时,谢言知道,开花的时候到了!

    夜里,蛰伏在洞穴中的各种生物出来觅食,大自然晚上的热闹程度,一点儿也不比人类城市差。

    突然间,众多生物停下手中的活儿,它们纷纷往一个方向望去,这一刻,不管是嗅觉灵敏的还是嗅觉很差的,都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诸如蜜蜂等寻花采蜜的小动物根本抵挡不住这等诱惑,拍打着翅膀,迅速朝香气的源头赶去。

    此时的谢言睡意全无,他的注意力全在头顶的花苞上!

    随着花苞一阵颤抖,谢言感觉到花苞正在大量抽取储能囊内的能量,幸亏他将储能囊扩张到了两个,否则这次开花,可能以失败告终!

    没多久,一个储能囊空了,花苞一副吃饱的样子,轻微晃动一下,像是打了个舒服的饱嗝。而在下一秒,上面的花瓣一片接着一片,一层接着一层,开始绽放!

    每盛开一层,花朵就绽放一次红光,前前后后一共绽放了七次,亮度一次比一次强烈,最后一次更是让周遭的一切包裹上红色,从远处看,宛如一盏巨大的红色灯笼。

    花香四溢,野外的动物们陶醉于这股气味,内心躁动,想将源头据为己有。然而这香味浓郁到了极致,绝大部分动物都没有能力分辨出香气来源,大家只能是瞎猫逮耗子,四处乱窜。

    “开了!终于开了!”谢言激动无比,他就像一位见到刚出生孩子的新人爸爸一样,内心情绪无比复杂。

    红花一共七层,每层四片花瓣,花瓣色彩鲜红,仿佛侵染了鲜血的似得,诡异而妖艳。花蕊嫩黄,柱头洁白,等待着授粉。

    香气引来了数十只蜜蜂,品种各异,成群结队落在花蕊上采花采蜜。后来还引来了食花蜜的蝴蝶,和几只苍蝇。

    “走开!”谢言对苍蝇十分讨厌,但他没有手,没办法驱赶这些家伙,只能任由人家偷食花蜜。

    不过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来帮忙授粉的,想到这儿,谢言心里虽然还有点别扭,可也默许了苍蝇的存在。

    好看的花儿霎那芳华,次日一早,花朵开始凋零,花瓣一片片枯萎掉落,最后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花蕊。

    谢言怅然若失,和他一个心情的,还有找了一晚上源头的各种动物们,当香气消散的那一刻,它们仿佛失去了什么无比贵重的东西一般,有些陷入郁闷,有些则无比失落,然后将失落感化作攻击欲望。

    这些谢言自然不知道,他现在有了新的任务,孕育果实!

    后勤体系已经被他初步建立了起来,因此果实的生长速度比起之前的花骨朵,快了数倍,照这速度,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结果。

    数天过去,花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果子,表皮光滑具有光泽。

    而果实诞生之初就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家伙飞过来,想要在果子里产卵寄生。

    “奶奶个熊,谁给你们的胆子!”谢言怒了,好不容易才结出一个果子,被这群家伙糟蹋了可还行?

    于是他立马消耗能量,让主茎秆最上端与果子接触的地方长出一层皮,将果实包裹起来,同时皮上留有大量小孔,确保果实能与外界环境接触。

    “包住果实的皮,以后就叫你……防虫罩好了!”谢言给这层皮取了个十分正经的名字。

    防虫罩施工完毕,虽然还有不死心的昆虫飞过来,想要靠自以为强大的器官突破这层膜,但全被防虫罩上分泌的毒液毒死。

    处理好一切的谢言又闲了下来,而后他和往常一样,开始思考植生:“所以我结个果子,到底有什么用?”

    其实这问题,就跟为什么要生孩子是一样的,每个人都不同的见解。为了传承、为了陪伴、为了应付上一代人的嘴皮……

    而在思考间,之前那种心悸的感觉,又来了!

    谢言收拢心神,如临大敌。他可没忘,之前那次袭击把他整的有多惨!

    “这次我做好了准备,来吧!”谢言迎风傲立。

    经过一番整备,他现在拥有一身长短不一的毛刺,任何小动物想爬上主茎秆,一定会被毛刺刮的遍体鳞伤!毛刺还携带有毒汁,而且还是经过灵气改良后的新型毒汁,毒性比之前强上一个档次!

    当然,之前用来分泌毒汁的毛孔也没被放弃,必要时他还是可以用毒汁来洗刷身体。

    另外他还有四个满状态储水囊,两个满状态储能囊和吸纳了不少灵气的储灵囊,就算遇到紧急情况,也能立马做出调整!

    很快,第三眼株发现了敌人!

    那是一群绿色毛毛虫,数量极多,估摸着有上百只!

    不出意外,第三眼株成了它们首要的攻击目标,一只只毛毛虫爬上了第三眼株,一阵密集的疼痛感袭来,毛毛虫们开始啃咬第三眼株。

    谢言并没有给三株眼株配备毛刺毛孔等一些列攻防硬件,只有最基本的毒汁,所以第三眼株没几下便被不怕死的毛毛虫们啃咬干净。

    第三眼株周围的视野消失,但谢言并不心疼,因为第三眼株下面的根系还在,等战斗结束他在原地再长一株眼株就行。

    接下来遭殃的是第二眼株,和光秃秃的第三眼株不同,这一株上有两片用来光合作用的叶子,价值比较高。

    不过谢言经历过一次袭击,知道这些小虫子都是不怕死的强硬货色,这两片叶子就算长在主茎秆上,也不一定能在袭击中幸存下来,既然如此,就果断当做弃子,顺便帮他多杀几个敌人!

    数分钟过去,第二眼株负责的视野消失,接下来就是第一眼株。这一株可是谢言的前哨站,自然不会和前面一样用的简陋配置,而是和主茎秆一样的毛刺以及能分泌毒汁的毛孔。

    毛毛虫一如既往的杀了上去,但这一次,它们啃到了硬骨头。

    第一眼株上满是毛刺,前几只爬上去的毛毛虫,直接被毛刺扎死!好不容易靠同伴的尸体把毛刺薅光,一滴滴浓度极高的毒液砸了下来。

    绿色毛毛虫具有一定抗毒能力,可能抗毒,并不代表能免疫毒素,在大量毒液的冲刷下,它们只能艰难推进,然后还要用嘴去咬这些充满剧毒的东西……

    耗费了大量生力军,毛毛虫才艰难地啃掉了第一眼株。

    “已经没了百分之九十。”谢言看着少了一大片的毛毛虫,满满的自豪与得意,剩余的百分之十有主茎秆对付,自然不在话下。

    前前后后一个小时,毛毛虫大军覆灭!

    “哼~”谢言轻哼一声,不屑的抖了抖灵气叶子,但很快他发现,那种心悸感还没有过去!

    “难道有第二波袭击?”谢言不敢轻视之心。

    果不其然,第二轮攻击接踵而至,这一次不是毛毛虫,而是一群蚂蚁,数量和第一次袭击相当。

    “嘁,还以为是什么……”谢言摇晃着叶子,摆出一副轻松的模样,而后不紧不慢地调动储水囊里的水分,开始分泌毒汁,将所有蚂蚁毒死在主茎秆脚下。

    还有那些钻进土壤里啃食谢言根茎的蚂蚁,对于这些家伙,某植物压根就不想理会,纯当修脚。

    “这下总该没了吧。”谢言暗道,只是,危机感并没有随着最后一只蚂蚁的死去而消失。

    还没完!

    谢言的叶子,突然欢乐不起来了……

    “果然没那么容易!”谢言严峻以待,“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三袋多的水囊,能量和灵气也没动过,就算有突发状况,我也能及时应对!”

    谢言这么想着,心头舒坦了不少,然后他就感受到远处传来的震动。

    个头,好像和很大的样子?

    震动声越来越近,谢言的叶子开始本能的发颤,心头危机感也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最终转变为恐惧。

    随后他看到,一对牛角探进了视野范围内,跟在牛角后面的,是牛头、牛脖子、牛身……

    这才是这一轮的主角!

    “我艹……”谢言震惊了,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说好的小动物小昆虫呢?怎么给整了头牛过来?

    这么大的一头牦牛,他拿头去对付?

    牦牛慢慢地接近谢言,当它看到谢言脑袋上被植皮包裹着的果实时,浑浊的眼眸中大放异彩,口水吧嗒吧嗒疯狂往下流淌。

    “不要过来啊!”谢言再一次在心头呐喊,当然,牦牛自然听不到他的心声,只是自顾自的,把嘴巴伸过来,将果实含在嘴里,而后咔嚓一声……

    “啊!!畜生我跟你拼了!”谢言再一次抓狂。

    那可是,耗费了无数日日夜夜才培养起来的果子啊!

    谢言的心头在滴血,可就算再如何愤怒,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敌得过一头牛!而且果实只是一个开始,等把果实吞下去后,牦牛会继续啃食主茎秆,将他吃的一干二净!

    现在的谢言只希望自己的发达的根系能给他带来翻盘的机会,不至于一命呜呼。

    很快,牦牛囫囵吞枣将没咀嚼几口的果子吞了下去,准备等闲下来再进行反刍,而在这时,内心开始自闭的谢言听到了牛胃里的呼唤声。

    那是……

    谢言愣住了,那是来自的果实的呼唤,双方同根同源,即使切断了肉体上的联系,但精神上的联系却依旧健在!

    果实在等待的他的命令!

    谢言脑中闪过诸多选项,这些都是果子传递给他的信息,而在每个选项的后面都附带着成功率,因为果子才刚刚长成,大部分选项的成功率连千万分之一都没有。

    不过也有一项成功率高达百分百的选择!

    “变成这世间最恐怖的毒素,毒死它!”谢言怒道!

    如您所愿……

    随着果子传回最后一条信息,正准备对谢言下口的牦牛哞的一声发出惨叫,轰然倒地。牦牛在地上微微抽搐一下,而后口吐白沫七窍流血,瞬间暴毙!

    第二轮袭击,在牺牲了果子的情况下,谢言获得了胜利。

    谢言看着遍地尸体,还有光秃秃的脑门,感到一丝悲凉的同时,愤怒的情绪达到了机制。

    “我不管你是谁,但今天的事,我绝不会忘!等着吧,我一定会把你找出来,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谢言浑身都在颤抖。这丧子之痛,杀子之仇,他一定要让对方加倍偿还!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