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一朵寄生花 第三十一章 汇报
    只是两周后,谢言的身体改造并没有完成,此时他的主茎秆一半绿一半银,看样子想彻底完成改造,还需要两周左右的时间。

    好消息是,预想中的袭击也没有到来,谢言没有感受任何危机降临的苗头。

    “这种感觉,真差……”谢言有些难受,他现在就像故事里那个住在楼下的老爷爷一样,彻夜等着另一只鞋砸下来……

    “沉住气,他晚来一天,我就能多准备一天!”谢言吸两口二氧化碳,打起精神。

    山下。

    绵山村小学,六年级的教室中,林周儿拿到了期末卷子,一科九十五,另一科九十八,这是非常好的成绩,算上期中成绩,两次考试四张卷子的平均成绩为九十七,位列全班……也是年级第二。

    老师把前五名的成绩公开写在黑板上,并告诉全班学生,这就是今年的五个保送生,他们将接受联邦政府的资助,就读盆野市第一中学!

    包括林周儿在内的五人欣喜万分,但也有一位女生悄然落泪,她是第六名。

    讲台上的老师再交代一些安全事宜后,宣布下课,这些学生也正式从小学毕业。

    兴高采烈的林周儿正准备回家报喜,可当她收拾完书包即将离开的时候,一旁几个女生的窃窃私语传入她的耳中。

    “林周儿他爸一定给学校送礼了,不然就她那个成绩,怎么可能拿到名额?”

    “早知道我也让我爸爸送礼,这样初中三年能省下很多钱!”

    “小丽没事的,像她那样靠关系的,以后走不远!”

    ……

    林周儿心里一阵刺痛,她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这些人怀疑的没错,一个平时学习只在中游的人,怎么可能突然考的这么好?

    可不解释的话,她就得被动挂上‘走关系’的坏名声,为他人所不齿。

    林周儿陷入茫然。

    谢言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远在山上的他叹了口气,只能希望林周儿快点明白一个道理……这些人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

    “话说回来,那些个老师怎么样了?”谢言又将注意力放在东都异变人学校的那一株眼株上,只见李银生正面对着他,练习舞蹈。

    口中还念念有词……

    “上下求索,然后是……荷官发牌,狒狒挠头,横扫四方……”

    谢言赶紧把注意力从他身上挪开,辣眼睛。

    ……

    京城,某研究所。

    王进带着一堆资料来到一个隔音房间,坐下。

    片刻后,一个身穿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如果周青和李银生在这,一定会对此人十分熟悉,正是他们的老长官柯阳。

    “你好。”柯阳伸出手和王进握了握,“我叫柯阳,听说你有情况向我们汇报。”

    “嗯。”王进点点头,深吸口气,“在我提供情报之前,我想请您回答我一个问题。”

    “讲。”

    “灵气复苏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王进问道。

    柯阳微微一愣,摇了摇头,“这我还真没考究过,有什么问题吗?”

    “有!”王进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上个月我提出申请,并让人调查‘复苏’一词的源头,最终发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结果,全网……不,全世界所有人对灵气涌现的这个现象,都用了‘灵气复苏’这个词!”

    柯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说,大家都认为是‘灵气复苏’,而不是‘灵气诞生’?”

    “正是!所有人都在默认一件事——这颗星球上曾经出现过灵气!但这段历史,并没有记载在任何一本书上!”

    “所以呢?”

    “我假设了一种说法,叫先祖记忆!即祖先经历的事情,会影响我们的意识,他们曾经经历过一场‘灵气诞生’,这个记忆被保存后世子孙的潜意识中,所以当前些年灵气出现时,我们下意识认为是‘灵气复苏’。”

    王进递上一份报告,“这也是我申请调查的一个调查,可以作为佐证,您看一看。”

    柯阳拿起报告翻开,里面夹着一张张异变生物的照片。

    “目前东都异变人学校对异变生物的定级是初醒级、觉醒级、青级和铜级,并且经过他们的调查,异变动植物也遵从这个等级,而且比起我们人类,它们对各个等级表现更加露骨,比如一头异变猪,如果它是青级,那它的表皮大部分都是青色,如果它是铜级,那它的表皮就是古铜色!”

    “但是!”

    “照片中的这些异变生物,并没有遵循这套体系,第一张的豹子,它的身上一半与普通豹子无异,但另一半却朝着银色转换!第二张,那只乌龟的龟壳,四分之一变成了金色!”

    “而银色、金色,应该是青级、铜级之后的等级,这意味着照片里的两种动物能直接朝着更高等级异变!”

    “准确说,不是变异,而是回归!”

    柯阳猛地抬起头,表情甚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

    王进继续说道,“这种异变生物,可能在‘灵气诞生’时代就已经异变到这种程度,只是因为后来星球上没了灵气,所以才渐渐退化成了普通生物。现在灵气复苏了,它们一吸灵气,身体自然而然回归往日巅峰!再结合之前说的先祖记忆和灵气复苏的概念,我可以充分肯定,比较古老的时代存在一次‘灵气诞生’!”

    “有点意思。”柯阳点点头,虽然王进目前都只是猜测,但极具研究价值!而且王进身边还有几分报告,显然是有更多的猛料和证明材料!

    “接下来这三份材料并不是调查报告,而是我翻书找到的上古神话。”王进翻开几份材料。

    “你怀疑神话时代,其实就是‘灵气诞生’的年代?”柯阳明白了他的思路。

    “对,所以我查归类全联邦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后所流传的神话故事。”

    “比如灭世大洪水,又比如西联北方和西联南方两种神话体系中分别提到的两棵树,世界树和苹果树,另外还有东联神话中的水神撞山、母神补天等等!”

    “假如这些都是真的,会怎么样?”

    “说说。”柯阳来了兴致。

    “那么,世界树、苹果树都是存在的,它们实际都是异变植物,且能力通天!世界树支撑着世界,苹果树结的果实可以启发灵智。”

    “还有水神撞山,和黑龙啃食世界树,导致神话时代覆灭,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于是我把这些东西全部结合起来,结论就是,上古时期可能存在一些很厉害的植物,它们的果实启发灵智,它们的身上可以诞生神明,它们的身躯可以支撑整个世界!”

    “但同样,这些个植物会被某类群体针对,比如黑龙,比如水神。”

    “而当这植株倒下之后,世界末日随之降临,灵气也随之消散。”

    “你觉得怎样?”王进问道,而他目光,游离在天花板上。

    他是在问我?

    柯阳不禁感到一丝疑惑,总感觉这一大段话,并不是说给他听,不过房间里只有两人,他摇了摇头说道,“故事还行。”

    “我只是喜欢幻想。”王进笑了笑,而在他脑海中,种子发出一声冷哼。

    实际上,这段神话故事并不全是说给柯阳听的,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说给种子听的。至于为什么挑这样一个场合,因为王进经过数次测试后了解到一个规律……只要自己和身居高位的人进行接触时,这颗种子就会冒出来窃听!

    他利用这一点,以及种子的自尊心,公然说一些大胆的假设来刺激种子,以此试探种子的反应。而种子,果不其然中招了,那一声冷哼,颇有些被戳中软肋,恼羞成怒的味道。

    这说明,他的猜测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小间谍,但也是个小宝宝。”王进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