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一朵寄生花 第六十二章 试探
    谢言心头一震,这种熟悉的感觉……

    他急忙沿着念头传来的方向寻找过去,最终找到了在帐篷里整装待发的王进。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就是当初从牦牛肚子里挖出果子,并把种子带走的人!

    只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为什么会传给他这种奇怪的念头?

    “哇,真的是您!”种子继续说道。

    “你?你是那颗果子!你把他的身体给侵占了?”谢言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可能……

    “不是啦,只是一种寄生或者说伴生关系。”种子回应道,随后便把大致的情况述说给谢言听。

    “原来如此。”谢言听后,不由得有些惭愧,要是当时他留个心眼,说不定能带着种子一起走。只是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那就只能顺其自然。

    “对了,以后别叫我母株!”谢言特地叮嘱道,倒不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这谐音太难听……

    “那要叫什么?别告诉我要用人类那一套叫爸叫妈,咱们是植物!不兴这套!”种子传来一道十分认真的念头。

    谢言默默地把准备传出去的念头掐灭在了脑海中,重新思考一番,传音道:“那就叫我主株。”

    “祖株吗?嗯,蛮不错的!”种子回应道。

    谢言微微一愣,本想纠正一下,不过想想,祖株也不错,索性将错就错。

    “那个,祖株,给我取个名字!”种子随后提出了一个简单而又合理的要求

    “名字啊……”谢言想了想,“我叫谢言,那你就叫谢绛吧!”

    “噢噢,原来祖株叫邪叶,我叫邪绛!”种子传来一个十分开心的念头。

    谢言这边又愣住了,说实在的,他这可是念头对念头交流啊,这都能搞错……果然是早产搞坏了脑子么?

    他想纠正一下,但种子……邪绛接连传回高兴的念头,这让他有些不忍心,索性再一次将错就错,反正也无伤大雅。

    兴奋一阵子,邪绛才传来新的念头,“祖株也来参战了?”

    “对,我担心那个家伙借此机会抹黑栽赃我,所以来这里参合一脚,宣誓一下立场,防止被人类当做泄愤目标。”谢言传出一声叹息,“毕竟我现在还没有能和人类全面对垒的能力!”

    “那个家伙……所以祖株您还没有苏醒先古记忆?”邪绛传来一个疑惑的念头,没等谢言对此作出回应,对方继续传出念头,道:“既然如此,我猜祖株您应该会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很多疑惑!不过我不会给您解答。”

    “什么意思?为什么?”谢言有些搞不明白。

    “准确说,我不能回答!您要知道一件事,像我们这样的植物,一出生就带有先古记忆,除非上一世代的那位出于某种目的将这份记忆进行封印!”

    “所以您没有先古记忆,只能是上一世代的那位出于某种目的将记忆封印,而如果我擅自把这些内容告诉您,很有可能会触犯禁忌!这对您对我,都不是什么好事!”

    “对了,您一定要相信,上一世代那位不会对您不利,既然祂封印了记忆,那一定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请您理解一下!”邪绛传了一大堆的念头过来。

    收到这些念头的谢言陷入了沉默。

    上一世代、先古记忆……他本以为自己只是一株拥有自我改造能力的植物罢了,现在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

    和邪绛继续聊了一会儿,谢言发现对方传回来的意念越来越弱,直到意念接收器根本捕捉不到为止!

    “看来对方的处境并没有那么乐观!”谢言可是清楚的知道,邪绛出生时的情况有多么恶劣,刚诞生不久就被牦牛吃了下去,又在死牦牛肚子里待了那么久……

    想到这儿,谢言心中又掀起一股愧疚之情。

    “这个人叫王进,一会开战尽可能照顾一下。”谢言暗道,毕竟邪绛现在得依靠王进才能存活,如果王进死了,邪绛失去载体,自然也会跟着死亡!

    这种事情,谢言不会让其再次发生!

    “话说回来,既然第一颗果子有意识,那后面的几颗……”谢言随即把注意力放在那一圈圈围脖和项圈上。

    视野屏蔽器、意念接收器、意念传输器瑟瑟发抖……

    入夜。

    士兵和战士们抓紧时间进行最后的修整,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休息,会是什么时候。

    谢言也让意识短暂的沉下去休息一会儿,等到凌晨时分才苏醒过来,并喊醒正在睡觉的蜂后。至于马皇后……让她指挥,不如指望华熊能乖巧一点。

    此时的铜色大门几乎已经完全打开,联邦政府这边早已按耐不住,把一些无线探测设备丢进铜色大门内。只可惜,这些设备和之前数次测试的结果一样,刚进入铜色大门便失去效果,无法借此机会看清里面的情况。

    “还不来吗?”谢言等的有些枯燥。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选择在凌晨发动进攻!因为据我所知,人类的夜视能力并不是很好,所以我想应该快了!”蜂后回应道。

    然而这一次,蜂后失算了!直到太阳升起,铜色大门完全打开时,也不见那边的人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虚惊一场?”

    这种情况让许多士兵战士感到疑惑,在他们看来,凌晨那么好的进攻时机,对方就这么放弃了?

    不科学!

    “也许只是吓唬人的?所以我们自己把自己给唬住了?”

    “说不定还真是……”

    “闭嘴!十四号还没过去,警戒也还没解除,别掉以轻心!”

    “是!”

    蹲守在楼上的士兵们开始轻声议论,虽然立马就被长官给呵斥了,但这样的念头会随着时间推移愈演愈烈。

    正午时分,士兵们开始打哈欠,有的偷偷眯眼小恬。

    而就在这时,铜色大门那边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一只只巨大的青色透明、类似水母的生物从铜色大门中挤了出来,并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而后轰然爆开!

    轰轰轰~~~

    每一只青色巨型水母爆开,城区便吹起一道狂风!狂风在高楼大厦间呼啸而过,吹的人眼皮子疼。

    “带上防毒面具!”

    一道军令传了下来。然而,这一道道狂风除了味道比较古怪之外,并没有别的效果,不禁令人感到有些疑惑。

    又过了片刻,大家翘首以盼的来自门那头的敌人,终于出现!不过只有一位,并且只探了个头出来,没几秒就又缩了回去。

    “这是在干嘛?”

    这些举动,让众人心中的疑惑更加浓郁。

    谢言倒是看出了一些门道,对方这是在测试自己肉体是否能适应这个世界的空气环境!毕竟对于部分生物来讲,氧气也是一种剧毒!

    …………

    感谢20170710111359611的600起点币打赏!

    貌似又要凑够五千了,我去算一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