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生符行图〕〔风卷长天〕〔大医凌然〕〔重生之我是阿斗〕〔精灵宝可梦之第二〕〔这就是无敌〕〔大楚怀王〕〔武侠之神级捕快〕〔万古第一帝〕〔超级小神医〕〔尘坠〕〔噬天录〕〔异世痞王〕〔江湖多风雨〕〔仙娱系统〕〔交战〕〔女权世界的青春物〕〔带着女儿闯末世〕〔从大海贼开始的无〕〔九零空间福运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第一百零八章 劝酒
    勇太郎连忙爬起来,撒腿就要跑,无论木魅还是树妖、山神,那都不是他这个小老头能招架的了的。

    但民宿的老宅中有几扇窗户突然推开,都是趁着淡季来旅行住宿的游客。

    他们伸出头,有的疑惑、有的皱眉、有的恼怒的看向传来喧哗声的远处。

    “搞什么鬼,从早上就这么大声。”

    “高柳,你看下外面吵什么的。”

    “那边怎么那么多的人。”

    “跑,都快跑啊!”勇太郎还算有职业精神,没有只顾着自己逃跑,好心的提醒着民宿内的客人。

    要是等到这群人看到树妖,再穿衣服逃跑,估计死上十个来回都够了。

    民宿内跑出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是勇太郎的二孙女,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小学的二孙女才在民宿中。

    二孙女在民宿中听到爷爷惨叫声时,快速的跑出来,担心的看着爷爷勇太郎。

    “爷爷,怎么了啊?”

    “麻由美,把弟弟抱出来跑,朝着警署跑……。”

    勇太郎脑海中原本只剩下跑这一个念头,但在看到小孙女的时候,他的老脑袋突然清醒了。

    他老胳膊老腿跑不远了,小孙女和小孙子更不用说,小胳膊小腿的他们能跑多远?

    被后面那木魅怪物追上来的话,不单祖产要完蛋,要是两个小辈有什么闪失,勇太郎绝不会原谅自己!

    哪怕苟且偷生,后半生也会在内疚中死去。

    他看着孙女的眼神僵硬起来,浑浊的眼珠如乌云,乌云中埋伏着闪电。

    “混蛋,勇太郎,都一把年纪,早该去死了,你还害怕什么!”

    勇太郎忽然甩了自己一巴掌。

    他快步跑进民宿中,一把将孙子孙女抻开:“你们两个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去警署去役所都行,然后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要是两人年龄再大一点,勇太郎巴不得他们坐上铁路直接离开山梨县,去东京都都不行,要去就去米方基地周边待着。

    “爷爷,你呢?”小孙女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爷爷刚才扇自己的巴掌看起来真疼,不会是患了电视上说的老年痴呆了吧。

    他驼背的身影挡住了两个孩子的视线,拉开了民宿的后门,把孩子们塞了出去:“爷爷留下来还有事。”

    “快点跑,别回来,别回头”

    说完,勇太郎转身跑进了屋里,两只胳膊夹着一瓶瓶的酒窜到了民宿外。

    他喜欢喝酒,而且喝的不是清酒,是高度的白酒或者伏特加,是烈酒,碰到火就能熊熊燃烧的烈酒!

    木妖作祟是吗?再恐怖的妖怪还能有人恐怖?

    人被杀就会死,树被烧也会死!

    “喂!勇太郎,傻站着干什么,跑啊!”

    山田已经跑到了民宿前,他拽起抱着烈酒的勇太郎的衣领就要跑。

    这老头吓傻了吧,干站在那里干什么。

    “放手。”勇太郎直接甩开了山田的手,大跨步的向前走着。

    满满当当的烈酒瓶子被他晃得咣当作响。

    “你疯了?你要做什么?!”

    “我要保护……”勇太郎酝酿着气势。

    “保护个屁!我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保护鸣泽村这种事跟你没关系!”山田直接打断了勇太郎脑残的发言。

    山田今年六十多岁,勇太郎七十岁,在年龄一过了五十岁后,这种十岁的年龄代差就不是很明显了,山田和勇太郎勉强可称作同龄人了。

    像他们这样六十多岁年纪的人,少年的时候正是岛国经济最辉煌的年代,也正是在那个年代,各种英雄主义的电影、电视剧、动漫层出不穷,谁心里还没有了拯救世界,保卫周邻的英雄梦了。

    别看勇太郎现在这么一副混吃等死的模样,山田记得这家伙年轻时候据说也是个激进的左翼人士,反对过岛米安保条约和学费涨价、公害事件等问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才回到村里继承民宿。

    毕竟谁当年都有过这些热血的时候啊。

    “谁给你说我要保护鸣泽村了。”

    勇太郎把一瓶瓶烈酒扔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玻璃破碎,高浓度的烈酒洒满了地面,刺鼻的酒味迅速扩散。

    砸碎的酒瓶在地上清晰的呈现出一条直线,从东到西,直面树人跑来的路线。

    “我要捍卫自己的生活!”

    一个个从森林中跑出的警察和搜救员从他的身边跑过,看到那拿着酒瓶子,身上还穿着经营民宿所用的男性和服的老头,这些逃跑的人大多因为恐慌而无视,少数看到的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管这个被吓傻的老头了,还是逃命要紧!

    “不,不管你了。”山田压了压警帽,双腿一扭奋力狂奔。

    民宿中的客人也尖叫的逃跑,有一些人还没有穿衣服,赤身果体的就迈足逃命。

    看到逃难的人也差不多都越过了地上的酒精线,勇太郎弹开了最后一瓶酒的盖子。

    “咚咚!!”

    六尊树人的脚步是太鼓的槌,踩在地面爆出惊雷。

    勇太郎仰着头,早晨的太阳在他鼻尖升起,绽放着璀璨的光芒,他右手抓着酒瓶狠狠的嵌入嘴中,酒瓶中流动的酒盖住了太阳的光芒,浓烈的酒精灌进他的喉腔。

    一团火焰从口腔灌满全身,舌尖而下直到脚掌,勇太郎的全身被烈酒淬炼成了一把长剑。

    “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勇太郎掷飞了酒瓶,从怀中掏出了打火机。

    他喜欢汉诗,欢喜于那字词里间的豪迈、多情,这句是白居易的诗,是他从年轻时就喜欢的诗句。

    是一首劝酒诗。

    山田已经远远跑开了,但在一二百米后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

    富士山矗立在天与地,高大的树人迈着稳定的步子前进,恐慌的警员们狼狈的逃跑,站在那里岿然不动的是勇太郎小老头。

    因为背着身子看不真切,山田不知道勇太郎此刻的面容情绪,但他总感觉这小老头似乎瞬间年轻了。

    一股年轻人的朝气从他的身上喷涌蓬勃。

    “我是勇太郎,向死而生的勇!”

    勇太郎的打火机飞向洒了一地的酒精,

    冬春交际的草是干草,一点就烧,以打火机落点为中心,一道火墙向着两侧飞速眼神,干草熊熊燃烧,黑色的浓烟打着鼓点排向云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