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玄医暖婚:腹黑靳〕〔清穿小萌后:霸道〕〔重生八零甜如蜜〕〔农家日常生活(穿越〕〔我的1982〕〔合租房长公主〕〔代号桃园〕〔霸气穿越之空间女〕〔天外来客之苏满〕〔福满农门〕〔五零之穿成极品他〕〔超级医婿〕〔来自地狱的男人〕〔星网帝国〕〔冲出穹顶〕〔医武兵王〕〔天后的绯闻老爸〕〔隐形学霸超A的〕〔回到大唐当皇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第一百四十四章 鲁邦!
    &a;nbsp&a;nbsp&a;nbsp&a;nbsp屋内的杀戮很快,快到守部武雄都没有用上幻术掩饰,他只是向前走动了几步,溅出的鲜血就飞舞在整个房间中,普通人无论多强壮,在他面前都不比一只鸡强出度多少。

    &a;nbsp&a;nbsp&a;nbsp&a;nbsp守部武雄发现自己出奇的没有了恶心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只是剪除了树枝上的害虫。

    &a;nbsp&a;nbsp&a;nbsp&a;nbsp守部武雄很明白,当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他唯愿自己的行为能让那素未谋面的女孩安息,既然他能碰到传说中的狐狸妖怪,那地府应当也是存在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炙烤着的牛肉终于到了能吃的熟读。

    &a;nbsp&a;nbsp&a;nbsp&a;nbsp“啪吱。”

    &a;nbsp&a;nbsp&a;nbsp&a;nbsp烧烤网上的牛肉发出美妙的啪吱声,肥油爆香,不需要任何的佐料,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a;nbsp&a;nbsp&a;nbsp&a;nbsp守部武雄舔了舔嘴唇,他能感知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几日来愈发的澎湃,饭量也变得越来越大,灵力似乎是由食物转化的?

    &a;nbsp&a;nbsp&a;nbsp&a;nbsp顶级的和牛,他只在电视上看别人吃过,现实中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奢侈的东西,拉过今西的尸体,守部武雄坐在今西背上吃起了牛肉。

    &a;nbsp&a;nbsp&a;nbsp&a;nbsp“真香。”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咀嚼的不是牛肉,是金钱,是活生生的人肉。

    &a;nbsp&a;nbsp&a;nbsp&a;nbsp吃饱喝足后,守部武雄从二楼找出了一个保险箱,今西隆非常新潮的用着虹膜保险箱,从保险程度上说这可比指纹、数字密码什么难套取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岛国人没有在银行存钱的习惯,对于今西这样的人更是如此,他们这些人指不定哪天就进去了,还是现金拿着更有安全感。

    &a;nbsp&a;nbsp&a;nbsp&a;nbsp扒拉着今西的眼皮,守部武雄戴着手套打开了保险箱。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对假面骑士来说,抢别人家的保险柜有些奇怪,但对今西隆这样的人间渣滓守部武雄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渣滓从本身或者社会关系方面,已经不能算作人类。

    &a;nbsp&a;nbsp&a;nbsp&a;nbsp保险柜中满满当当的塞着纸钞,还有几件看起来就名贵的古董垒在上面。

    &a;nbsp&a;nbsp&a;nbsp&a;nbsp现金就有这么多,估计那些如地产之类已经化作投资的会更多,都是吃人肉喝人血攒下的罪恶!但钱多钱少,对守部武雄来说都无所谓,他不是拿来自己享用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守部武雄提着重重的包裹,等到天抹黑后几个转身间,消失在西成区二丁目的街道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丁目飞田新地的火上午才扑灭,二丁目又燃起了熊熊大火。

    &a;nbsp&a;nbsp&a;nbsp&a;nbsp“救火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里怎么也着火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建城伊始,大阪就是一座商业活跃的城市,从战国时代堺里的南蛮商人,到而今疯狂增殖的资本疯狂,这座城市有着数量庞大的富人,但同样存在着数量更多的穷人,西成区是大阪最脏乱差的城区,而处在西成区的爱邻街区则是整个大阪抹不掉的平民窟印记。

    &a;nbsp&a;nbsp&a;nbsp&a;nbsp爱邻街区生活着大量的被称为野宿者的流浪汉,钻进巷子后,两侧搭起的窝棚会让人以为来到了拉美的平民窟,自动贩售机里全都是本地不知什么小工厂出产的小牌子饮料、啤酒。

    &a;nbsp&a;nbsp&a;nbsp&a;nbsp论起爱邻贫民窟的形成,恰恰和岛国的经济发展期脱不了干系,在大阪城区快速扩张的时候,诸多来自偏远农村的人来大阪当建筑工、农民工。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和其他国家偏好在城区建设高楼大厦不同,岛国的建筑工地除了个别的大型高楼公寓外,更多的是私人建造独立住宅,工程量小,工期短,自然也就没有条件提供集体工棚住宿,这些来务工的人只得自己寻找地方住宿,久而久之爱邻贫民窟就这样形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爱邻贫民窟的旁边,正是风光的飞田新地,而讽刺的是飞田新地在现在之所以会成为平民花区,则又和曾经主要接待的是爱邻街区的体力劳动者脱不了干系。

    &a;nbsp&a;nbsp&a;nbsp&a;nbsp爱邻区的一处窝棚,两个还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搀扶着一名腿部受伤的工人走了进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小的窝棚里五脏俱全,床、炊具、老旧的索尼电视,应该有的一概都有,只是和普通人家相比,窝棚里的东西全都是用了不知多少年,或者不知道是那些社会团体捐赠的二手物品。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怎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窝棚中钻出了一个光头,同样是底层的流浪汉,他和受伤者住在一个小窝棚中。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工地上不小心把腿摔断了。”摔断腿的工人浑不在意的拍了拍另一只完好的腿,好似在说着别人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你可就不能干活了,不会指望我赚钱养你吧。”窝棚里的光头搀扶着受伤男子坐了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受伤流浪汉嘿然一笑:“工伤,工伤,工地上会发补偿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听有补偿,光头高兴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这不挺好的,说来你怎么不在工地上被砸死,像你这样无亲无故的人,死后说不定抚恤金我还能分一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和大部分国家的福利政策一样,岛国的福利政策其实并不能真正涉及到野宿者这样的真正底层、边缘的社会人群。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无家可归,我很穷,所以我申请最低生活保障的社会救济——但因为野宿者无家可归且没有身份证明,所以官府不会受理,你们野宿者不能申领社会救济。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自相矛盾的救济法案让爱邻这座大阪的伤疤长久的横亘,也更不会有政客愿意为这些边缘人发声,也许只有等到爱邻区里的边缘人群全都老死后这种窘态才能解决。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瘸腿的流浪汉反锤了一拳,“有肉香啊,你炖肉了?今天赢钱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野宿者都已经五六十岁了,再怎么拼命也不会有所谓出人头地的一天,所以他们干脆放弃治疗似的打一天短工,去柏青哥里玩三天。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天在柏青哥里赚了这么多。”光头流浪汉用手指比划出了九的符号。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窝棚里的流浪汉苦中作乐的时候,外面的街道上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喧哗声。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回事,这么吵。”

    &a;nbsp&a;nbsp&a;nbsp&a;nbsp受伤工人正啃着白菜,疑惑的看向了窝棚外。

    &a;nbsp&a;nbsp&a;nbsp&a;nbsp窝棚很逼仄,稍微伸展一下身就能穿过帘子看到外面,不过腿脚受伤的他连这点动作都无法完成。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瞧一瞧。”光头男盘腿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但他刚把半个身子探了出去,就如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堵在门口。

    &a;nbsp&a;nbsp&a;nbsp&a;nbsp“傻站在那里干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沉默。

    &a;nbsp&a;nbsp&a;nbsp&a;nbsp死一样的沉默。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几秒的沉默后,光头忽然高声叫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鲁……鲁……”光头男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他撒开腿跑了出去,“是鲁邦(罗宾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一道绿色的围巾在黑夜的天空中飘荡,那矫健的身影在爱邻的路灯间来回跳跃,地上所有的流浪汉抬头仰望着那来回不断跳跃的身影,以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壮观的雨!

    &a;nbsp&a;nbsp&a;nbsp&a;nbsp从天空飘下的一张张万元钞票,是福泽谕吉组成的绿色樱花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笑傲之问道巅峰〕〔嫡女炼丹师〕〔仙王的日常生活〕〔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空间药香:猎户家〕〔全球诸天在线〕〔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