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术直播间〕〔重生之都市魔尊〕〔沧元图〕〔神话纪元(曙光纪〕〔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凤御九州〕〔寒门帝尊〕〔帝临〕〔家有王妃初长成〕〔都市最强魔尊〕〔娇妻还小,总裁要〕〔邪王宠妻:废材嫡〕〔店里都是穿越者〕〔天师神医〕〔萌宝1V1:爹地你出〕〔医武透视至尊〕〔农门辣妻喜耕田〕〔医武兵王俏总裁〕〔异数定理〕〔侵蚀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第240章 降世
    本站:m..死。

    前几天还在嘲笑着高桥可怜自杀书的学生们第一次直观的接触到了死亡,福地七濑大大小小的也算是个从东京来的有名人,一个活生生的五颜六色的人在一晚过后变成了尸体,这给了所有学生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在这么一个不大的偏僻地方出现杀人案件造成的影响是轰动的,小城中一时间人心惶惶。

    家长们听到传闻后,个个心惊胆战,有的下午到了学校门口接送,再不济的也要求自家孩子放学后立马回家,不要在外面闲逛,最好是找几个同学一起结伴回家。

    不安分的种子汲取着恐慌的营养茁壮成长着。

    哪怕没有了福地七濑这个主心骨,雀斑女这几人的小团伙也依然没有散去的迹象,毕竟在很多的时候“没有了我团队就会散”的想法只是当事人的一厢情愿,少了一个人,地球依然会继续转动。

    几个女生站在学校前的小饮品店外,手里拿着热乎乎的奶茶,喝完这杯奶茶后她们就会各回各家。

    角田市内虽然没有知名的奶茶连锁店,但奶茶又不是什么高技术含量的东西,本土小店里做出来的最多只是味道不如罢了,嘬着吸管,小团伙交流起来。

    “福地大姐的葬礼,我们要不要去?”雀斑女很快就喝完了一杯奶茶。

    这东西比茶饮料好喝太多了。

    “肯定要去吧。”胖乎乎坐在店外的椅子上,“福地大姐平时对我们不错的。”

    比如买饮料、买午餐什么的,性子虽然高傲,可也不是会无理呵哧她们的人。

    “但是好麻烦啊。”另外一个女生看着左右问道,“而且去葬礼不是挺晦气的,再万一被福地的家里人缠上怎么办。”

    “对啊。”雀斑女赞同的点了点头,引出这个话题,其实她就是想统一一下所有人的意见,既然大家都不想去,那我不去的话也不是什么错事,“那天的话就当做不知道吧。”

    “可是……”胖乎乎还想劝说大家最好那天的时候去殡仪馆看一下,但雀斑女却眼神一亮的看向了坂道上。

    “那不是高桥吗,这几天都把她给忘了,走,咱们去照顾一下她。”

    高桥背着书包,低头慢慢走着,几天来舆论关注都到了福地七濑上,众人都把这舆论中的奇女子忘记了。

    说着,以雀斑女为首的女生走向了高桥,这几天憋得气都要好好的发泄出去。

    “欸哟,你这不是还没有自杀吗?”

    雀斑女绕到了高桥身前,嘴巴里不停说着讥讽的垃圾话:“这是从阴间还阳回来了?”

    “还是说你以前就是个死人,留下自杀书自杀后,现在负负得正了?”

    “哈哈哈。”

    被雀斑女的话语一逗,旁边的几个女生肆意的笑了出来。

    “……”

    没人注意到,高桥可怜的影子越拉越长,犹如丛生的树杈向着周围勾去。

    就在几人的影子快要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胖乎乎兀得从后面抱住了雀斑女几人的腰,用尽力气的将几人朝后拽。

    “我说,走吧,我们还是走吧赶快。”

    “不是晚上还有事情要做吗。”

    胖乎乎平常在小团队中的性格很温和,没想到拽起人来却有这么大的力气,两三个女生硬是被她一人拽着向后走。

    “走吧,走吧。”

    “哎,你这是做什么真是的。”

    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胖乎乎看着高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深深的、谄媚的笑容。

    “嘿嘿,我们走了。”

    看着雀斑女几人越走越远,高桥的眼神愈发冰冷。

    早晚,杀了你们。

    实力的变化自然而然带来了心态上的改变,对于随手就能收拾的垃圾们说的垃圾话,高桥连一丝心理上的波澜都没有。

    看到疯狗在路边狂吠,人不能也趴在地上如狮身人面像怼着叫回去。

    但有机会了一脚踹开或者棍棒打死也不是为难的事情。

    “可怜,去把饮料摆上去吧。”

    店长笑看着高桥可怜,她感觉到高桥身上莫名的发生了什么改变。

    性格,似乎开朗了?

    不,是自信,是从没有见过的自信从可怜的身上升了起来,虽然仍是缄默不语,但眼神中却透露出让人对视后会脑袋发疼的自信。

    “嗯嗯。”

    看了下货架上缺少的绿茶种类,高桥熟练的从库房中搬出饮料箱,但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高桥可怜小姐吗?”

    高桥疑惑的接起了手机。

    现在她已经不再接角田市内的陌生手机号,但来电显示上的固定电话却让她有些在意。

    “是的。”

    从箱子中拿出绿茶摆在架子上,高桥可怜用肩膀夹着手机。

    电话中传来平稳的声音:“这里是角田市殡仪馆,请来这里领一下令尊高桥先生的骨灰。”

    “咚。”

    怎么,回事?

    “可怜?可怜,你要去哪里,不要跑的那么快,小心路上的车。”

    殡仪馆业务在这座北方小城中野非常火爆,毕竟老龄化是全岛国都存在的问题,角田市内和一周边乡村的人都需要到这唯一一家殡仪馆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

    黑色的烟雾从殡仪馆上空排出,殡仪馆不远处就是寺庙,再不远处就是医院,不大的地却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真正的一站式服务,可以说是非常有工匠精神了。

    高桥撒足狂奔,一口气穿过了小半个城镇杀到了殡仪馆中,两三公里的路狂奔下来,饶是以她的超自然力量也忍不住大口喘气。

    “爸!”

    “这是令尊的骨灰与照片……”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高桥身前。

    “爸!!”

    看着那安静的一方骨灰盒与照片,高桥再也压抑不住情绪的嚎啕大哭起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

    死了,就这样死了。

    这是晴空一道霹雳,走在路上忽然就是一道雷劈了下来。

    高桥可怜捧着骨灰盒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前几天分明还在家中好好的,怎么转眼间人就死了,而且还被殡仪馆烧成了骨灰。

    没有家属的同意,殡仪馆怎么能焚烧!

    “谁……是谁杀了爸爸……”高桥可怜死死的抓住了殡仪馆人员的臂膊。

    “杀,杀人这个……”殡仪馆员工经历过很多这般家属的问话,但让他禁不住呲牙咧嘴的是高桥可怜的攥着他胳膊的手。

    疼!他的胳膊竟然被一个小女生攥的变形一般的疼痛,哪怕是成年男子也没有这么重的力气。

    “杀不杀人什么的,你这样说我们会很为难的。”员工缩了缩肩膀,只是徒劳而已,可怜的手如钳子似的死死钳住。

    “而且没有家属的同意,你们怎么可以火化!”高桥可怜黝黑的眸子有变得粉红的迹象。

    “是我让火化的。”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大堂外的空地上响起,高桥可怜仇恨的转过了身子。

    一个穿着运输公司制服的人走了进来,他看着高桥可怜的眼中闪过惊艳的波动。

    都说高桥那家伙的女儿长得不错,这传言完全是在往低里说的啊,这哪里是长得不错,简直是我见犹怜的天人之姿。

    “你为什么,为什么……”

    高桥可怜松开了手,殡仪馆的员工立马撸起袖子,看见已经被攥出一道深深红痕的胳膊,他见鬼似的看向了高桥可怜。

    职业素养生出的敏感让员工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活见鬼了,一个小女生哪来的这么重的力气。

    “还能为什么,就是普通的因公死亡,我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运输公司男子伸出手想要拍打一下高桥的肩膀来安慰,最好在直接把她揽入怀中,让少女靠在自己这个大叔胸膛中哭泣一场。

    计划通。

    “啪!”

    但高桥直接拍飞了他的手,一米六一的身高拔出了巨人的气势。

    那双直勾勾怨毒的眼神盯得他心里发慌,一切的龌龊血腥似乎都被这双眼睛深深的看透。

    “不用这么看我,出了车祸后连一块完整的肉都没有了,就算让家属赶来也只是徒增伤心,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运输职工向后退了一步,他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真当自己是小孩子,高桥可怜的身体都在打颤,有阴谋,有阴谋。

    她不想去一点点找出其中阴谋诡计,自己有力量,能够将所有东西从地底下拔出,一刀斩断的力量!

    超凡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一切都将没有意义!

    “哄嘛咪……”

    殡仪馆旁边的寺庙里有僧人的念经声音传出,这几天的角田市不太平,有正常死亡的老年人,也有被人意外谋杀的女孩,庙里的僧人也感觉到了压抑,念诵经文能让他们的心灵沉静下来。

    “嘛咪哄……”一名翻来覆去只会哄嘛咪嘛咪哄的僧人昂着头,奇怪的看着黑下来的天空。

    伟力,降世!

    庞大的阴影倾覆而下,瞬间笼罩了运输公司男子。

    “哗啦!!”

    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在高桥背后哗的出现,殡仪馆冒出的灰色烟雾似乎也被这巨大的翅膀遮蔽了半边天空。

    两只彻底彤红的眼球中有一轮黑色勾起!

    无声的哭泣在角田的大地上卷席。

    .co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