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01 幽冥
    沙沙,沙沙——

    血光蔽日的幽冥神域,鬼差们勾着亡魂来回穿梭着黄泉路,泥泞崎岖的路两旁,是火红的彼岸花海,随着阵阵阴风拂过,夹杂着亡魂的痛苦哀嚎,沙沙作响着,在风中散发着嗜血的淡芳。

    忽而,不远处的彼岸花株却接二连三地被拔根倒下了,花瓣随风飘落着,转而化为了灰烬。

    闻动静,有不少鬼差停住了自己的步伐,转头朝之望去,待看清了那始作俑者,无奈地摇摇头,又忙碌起来,不再理会了。

    被锁链勾住的亡魂愣怔着也望了过去,这一眼,便忍不住着要朝那走过去,只是那锁魂链勾的紧,即便你再不情愿,也是要被迫一直往前行的。

    “快走!这条路可还长着呢!这可由不得你们!”

    一位鬼差见同行都走上了那不归路,忍不住就催促着自己勾着的魂灵,眉头都蹙紧在了一起。

    这是对孪生兄弟,兄弟俩都是同时间咽气不说,这泪堂发黑,眼白发黄,唇色无华的症状也是同样的在这兄弟俩脸上显着,一看就是管不住下半身的。

    想如此,鬼差又拉紧了些自己手上的锁魂链,欲要把他们拖走,兄弟俩对视了一眼,一个拦着那鬼差,一个朝那彼岸花溜去。

    只见那彼岸花海间,突然钻出了个小人儿来,个子很小,长相很精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

    她穿着一身从上到下都是白色的短袄襦裙,在这不见日月星辰的幽冥,竟给人一种冰雪精魅的感觉。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长着一双眸色近乎透白的罕见双瞳,乍一看过去,显得眼瞳大而空洞。

    女孩儿的手中还拿着把小铁锹在与那彼岸花做着争斗,三千青丝仅用着一支雕工简陋的木簪子绾起,随着她手上的动作摆动,有着些许的黑发散落下来,落于她的颈肩。

    魂灵不自觉地吞咽了下口水,正要伸手去碰触那人儿,脖颈忽然感觉一痛,猛一激灵地回头,便对上了鬼差那青面的脸,此刻正冷森森地对他笑着。

    再观他手中原圈住他那兄弟的锁链,如今已是下身不知所踪,只余那头和胸腔在那链子里勾着,那大张的嘴巴,里面竟是没有了舌头!

    他不禁骇然问道:“鬼,鬼差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不会也变成这样吧?那姊妹如云的极乐,我可是要去的。”

    鬼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恭敬地朝他后面鞠了一躬,点了点头,手里的锁链一拉紧,把他又拖回到了路上。

    他这才注意到,他那垂涎的女孩儿不知何时回过了头来,娇嫩的脸上沾染着泥土,那淡色的双眸注视着他,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傲岸无情,仿佛是天生的掌控者,将众生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下面那薄薄的唇瓣微微启齿,那声音也是如他想象般清脆如歌,又酥软人心,只是那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他惊恐万分。

    “钱氏兄弟,阳界三十年间欺善凌弱,谋占他人财产,强迫妇人幼女,打入九层油锅地狱。”女孩儿说道。

    语毕,他开始又挣脱起那束缚着他的锁链,欲要问些什么,女孩踮脚飞过去将一花瓣点到了他的额上,他的眼神瞬时就黯淡了下去,如提线木偶般被鬼差提走了。

    女孩看着鬼差领着他一路走着,待背影渐渐消失时,这才转身,重新拿起地上铁锹,又挖起了彼岸花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看着那仍是成片成片的彼岸花,就连自己挖过的地方也是长出了新的花株,女孩深深叹了口气,有些颓丧地扔掉了自己的铁锹,用手揪起了那血红的花瓣来。

    “怎么长的这般快呢?”

    沙沙,沙沙——

    阴风吹起,那彼岸花又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似乎是在回答着女孩的问题。

    “再来,我一定要把你们全挖了。”女孩抿起了小嘴,重新抓起了铁锹。

    只听哐当一声,铁锹掉在了地上,女孩错愕地看着从自己手中脱落的铁锹,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疑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那白嫩嫩的手掌心好似变得透明了,女孩拧起了眉,伸手朝那花瓣捻去,手指却从中穿了过去。

    女孩眼中掠过了诧异,垂眸看向自己的手,觉得它好似又比刚刚透明了些,眨了眨眼,动身朝那黄泉路尽头飞了过去,越过了那些艰难行路的亡魂。

    “看来阎王伯伯,又要为我操心一番了。”

    ……

    “阎王令出,幽冥听吾号令!”

    阎王殿外,整片大地像烧红的铁块一般,透发出通红的光彩,所有巨大地石柱、岩壁都闪烁着骇人的血芒。

    煞气充斥着整个阎王殿,一声声若有若无的沉闷魔啸,在深层地下不断传出。

    阎王殿里,一拢玄色纱织锦蟒袍的男人席地而坐,暗红色的头发随意披散着,眉下是双蔚蓝色的凤眼。

    他低垂着眼睑,握着令牌念了个法决,地面立即呈现出了一面幻景,那是一道时隐时现的金印,周围萦绕着黑雾,竟有着要遮掩住那金印的趋势。

    阎罗看着那幻景,脸沉了下来,“万年了,那沉痛的代价,还是没有让你们长记性啊……”

    “阎王伯伯!”

    忽然听到女孩清脆的叫声,阎罗忙收起了自己的思绪,迅速把令牌收回到自己宽大的袖里,缓和了脸色,起身笑骂道:“死丫头!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伯……”

    然而待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那半是透明的人儿时,阎罗笑容僵在了脸上,嘴里欲要斥责的话语,是怎么也说不出了。

    封印遮伏,神魂虚无,魂魄归一。

    这一切的迹象都是来得这么巧,连让他思考的时间都不给了。

    对上女孩懵懂的眸子,阎罗心里又是忍不住发酸,平和着自己的情绪,把一道光点进了她的眉心,待女孩的身体重新变回实体时,这才收手。

    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阎罗背着手看向了窗外,呢喃道:“唉!等不得了啊……”

    女孩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转动了几圈,见阎罗神色凝重,眸子掠过了一丝不解,随即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一只眼眸竟是变成了琥珀色的异瞳,涌动着流光。

    “封印?要龙儿下人间寻回自己魂魄?”

    突然听到自己心里所想被念出来,阎罗一惊,回头对上了女孩的异瞳,便知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佯怒道:“死丫头,不知道别人的心声不可随便读的吗?”

    女孩抿了抿唇,垂下了眸子,没有回话。

    半晌,才抬头问道:“我若不去,可是会就此消失了?”

    闻言,阎罗重重地叹了一声气,点了点头。

    若事情是他能解决的,他就不会让她知道了,封印是需要这小龙的力量,魂魄——

    当初那人把她神魂送来幽冥时,只说是他能够寻回来的,让他们等着就好,可这一等却等到了现在。

    如今,他们可不能就这样等下去了……

    女孩“哦”了一声,不甚在意地绕到了不远处的红木桌上坐着,晃着两条小腿。

    “那就就此消失于忘川河中吧,反正这万年,龙儿亦是苟活够了。”

    阎罗一顿,定定地看着女孩,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只是眸底除了一片死寂,却再无其它了。

    “……随我来罢。”

    少顷,阎罗长叹了一声,上前握住了女孩的手,意念一动,场景便从阎王殿转到了别处。

    女孩摇晃了下,站稳后抬眸看着眼前的景象,那透色的眸子闪过了一抹惊奇。

    碧镜般的琉池幽深的不见底,雾起雾凝叠着重重幻影,瑶草琼花遍地生,全然不该是幽冥该有的景物。

    “这是……”女孩指着池里,抬头看向了阎罗,“伯伯为何带龙儿来这?”

    阎罗不语,把阎王令往水面上一抛,身形闪到了半空中,双手快速地打着结印,令牌瞬时悬浮在空中转动起来,不断地涌出金光把雾气散走。

    待雾消失后,整个池内竟然都结成了冰,清楚地倒映着空中的阎王令,女孩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池中央,突然听见咔啦一声,从池中央出现了许多的裂痕,向四周延伸着——

    冰层竟然碎了!

    可怕的碎裂声和轰隆隆的声音传进女孩的耳朵里,她不堪其扰地双手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抬头想要询问阎罗,却见那半空中的男人打着结印的双手更快速了,令牌也转的只能看见残影。

    随着阎罗的动作,冰面在中央碎成了个大洞,池水不见而踪,替代的竟是一个闪电不断的漩涡!

    女孩脸色微变,异瞳再显,凝视着那漩涡一会,震惊道:“这是转生镜?!”

    “没错。”阎罗收回了令牌,呼了口气,飞回到了岸上,落地之时,却踉跄了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噗——”

    忽的从喉间涌上了一股子腥甜,一抹殷红从嘴里喷洒出到地上,残余的血迹顺着嘴角留了下来,配上那蔚蓝色的眸子,竟给他增添了几分妖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