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重生最强女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10 酬谢神明则必安
    此刻,乌云遮住了那初升的烈阳,使得天色暗了下来。

    一声轻笑响起,莳泱看到一黑一白身影朝她飞了过来,

    莳泱一愣,手中的白雾收了回去,忽然朝那两个身影张开了双臂,奔了过去。

    “无救大哥!必安大哥!”莳泱的语气透着几分欢愉,把来人抱了个满怀。

    那两个黑白身影,正是手执脚镣手铐,协助赏善罚恶、勾摄生魂的使者——

    黑白无常:范无救和谢必安。

    范无救一身黑袍,面容黝黑,脸颊线条如同刀削斧劈,锐利中带着刺骨的寒意,让人望一眼望便心生寒颤,他腰身挺拔,手里拿着一副镣铐。

    狭长的眼眸看向莳泱时,透露着几分柔软,嘴角也是微微上扬了起来。

    再观谢必安,身材高瘦,面色青白,唇是如血般的颜色,一直抿着温和的笑容,眼角长长,眼睫毛长而翘起好看的弧度。

    左手同样是执着一副镣铐,右手拿着两个小铃铛,发出了叮当当的响声。

    谢必安揉了揉莳泱的脑袋,把铃铛别在了她的腰间,“小龙儿,好久不见了。”

    莳泱低头晃动了下铃铛,眸子里满是欣喜,抬头问道:“你们怎么这时候来了?”

    一般来说,即便要公干,也是到了夜晚才出没的。

    谢必安朝昏倒的莳兴的方向努了努嘴,“喏,来这勾这人回去呢。”

    “他…阳寿尽了吗?”莳泱抿唇道。

    “哼!”范无救鼻间发出了一声轻哼,“作孽太多,不过早晚的事情罢了。”

    他们都没有提及的是,在阎罗知晓莳泱这边发生的事情后,气的红木桌砸烂了好几张,十八地狱都亲自走了一遭准备让莳兴都走一遍了。

    之后又火急火燎地找到他们兄弟俩,让他们来一趟,还嫌弃他们动作慢了,直接用踹的,把他们踹出了幽冥。

    那是生怕这小龙儿受欺负了。

    谢必安轻笑了一声,悄然地拍掉自己屁股后面的鞋印灰,又帮范无救揩去,晃动着手里的镣铐。

    “那小龙儿,我们可要工作了哦。”

    莳泱表情却是有些不情愿,“不能多陪陪龙儿吗?幽冥如何?孟娘和馗叔呢?”还有阎王伯伯……

    谢必安手里的动作一顿,眼睛瞥向了范无救,范无救点了点头,朝莳兴走了过去。

    见莳泱往莳兴那边看着,谢必安闪身遮挡住她的视线,温和笑道:“幽冥很好,孟婆和罚恶司,还有阎王殿下,大家都很想你。”

    谢必安边说着,边拉过莳泱的手离得莳兴远了一些。

    “罚恶司还说,若是地府哪天不忙了,他定是要来看看你的……”

    说着幽冥近来的状况,谢必安观察着莳泱,见她一直低头把玩着腰间的铃铛,脸上的表情犹豫着似是要说些什么。

    想了想,谢必安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可是想着要跟我们回去?”

    莳泱错愕地抬头,点头。

    她想的,即便凤南珹和落三待她都好,吃食也比孟娘做的美味可口,可她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而且这个位面……她的力量完全就是处于消耗的状态。

    谢必安叹了口气,“小龙儿,能恢复你灵力的铃铛可是挂你腰间了。”

    这话的意思,便是变相地拒绝了。

    莳泱心里难过极了,她直直地盯着谢必安看,瘪起了嘴,第一次有了想落泪的感觉。

    谢必安不忍地别过了头,“哥哥先工作了。”

    说着,便朝莳嫣然的那头走了过去。

    不是他不想答应莳泱,而是通过转生镜下来的人,哪怕是神祗,也得是死过一遭再回幽冥了。

    更何况是魂魄本来就不全的莳泱。

    走了几步,谢必安脚步停了下来,回头又走了回去,轻抱住莳泱。

    “阎王殿下交代了,等星宿集齐,魂魄齐全,小龙儿便可以回来看我们了。”

    只是那时候,也不是幽冥的人了。

    到时候记忆恢复了,小龙儿就能想通了罢……

    闻言,莳泱原本黯淡下来的眸子果然亮了起来,眸光流转,“那,那龙儿便快些找齐。”

    谢必安捏了捏她的脸颊,“这些可急不得,遇事不懂可要跟白泽商量,知道吗?”

    “知道了……”莳泱嘟起了小嘴,心里却已经开始想着要如何甩开凤南珹他们独自行动了。

    谢必安自知她没有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了莳嫣然那边。

    若真有那么容易,阎王殿下也不用愁的红毛掉了一撮又一撮了。

    莳泱心里打好了主意,转头便见范无救镣铐已经勾出了莳兴的魂来,四目相对,莳兴呆滞的眼瞳忽而迸发出了浓烈的怨恨来。

    嘴巴张的巨大,张牙舞爪地朝莳泱扑过去,范无救冷笑了一声,抓紧链子就把莳兴拖了回来。

    莳泱看到,莳兴脖子,手腕和脚腕处都蒸腾出了白烟来,灼烧的他魂体又变透明了些。

    莳兴脸上痛苦扭曲着,范无救让他缓和了一下,见他硬是要往莳泱那边靠,眉宇间更是不耐,链锁一动,莳兴的魂体又是烧灼了起来。

    来回好几下,总算是老实地待在了范无救的身旁,只是那双眼睛仍是恶狠狠地瞪着莳泱。

    正巧谢必安也勾了一连串的魂魄走了回来,莳泱转头所见,莳嫣然,黎曼敏……这府里的女眷和小厮丫鬟竟是无一幸免!

    似是看出了莳泱的惊讶,谢必安解释道:“手上总归都是染肮脏的,现在一并收拾了,以后也省得咱哥俩再来一回了。”

    强忍着没告诉莳泱的是,某阎罗划着生死簿的名字可起劲了,就差没把这莳府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重新翻出来再搞一回了。

    哼,公报私仇的某人……他喜欢,这次工作量涨了好几倍,他也乐意!

    莳泱点头,只是视线经过莳芷柔的时候,多停了一会,便不再看了。

    看着黑白无常把魂魄都聚在了一起,便是要走,莳泱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他们,“娘亲可是还在幽冥?她可有受苦?”

    黑白无常皆一愣,谢必安率先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姬霜,笑着回道:“她很好,已喝了孟婆汤去转世了。”

    那是个善良的女子,下一世,她会得偿所愿。

    说完,黑白无常转身便从来时的方向离开了,他们的身后,是一众目光呆滞的魂儿,还有着频频回头的莳兴。

    “酬谢神明则必安,犯法无救。”

    随着他们消逝的身影,莳泱耳边听到他们说的这句话。

    接而乌云散开,阳光映射下的莳府,一切都似乎还是那样,又似乎不一样了。

    莳泱握住腰间的铃铛,看着满地已经失去生气的尸体,莳泱眸里有着一闪而过的悲凉。

    “结束了。”莳泱淡道。

    看着倚倒在墙上的落三,莳泱走过去把她背了起来,抬头环视了一周,找到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唔……”

    落三闷哼了一声,悠悠转醒,刚睁开眼时,还有些迷蒙,待发现自己是被人背着时,眼神骤然迸发出了杀意,两手按住了前方人的肩膀。

    “醒了?”莳泱回头瞥了她一眼。

    “姑,姑娘?!”落三瞪大了眸子,有些懵。

    莳泱“嗯”了一声,把她放了下来站好,指了指书房的方向,“你们要的东西在那里。”

    说完,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哦,哦……”落三愣愣地往前走去,忽然想到什么,转身问向莳泱,“姑娘,您去哪?”

    莳泱没回头,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找东西。”

    ……

    另一边,凤南珹刚下朝回到府里,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算下时间,琰儿也该到了兵营了,怎地传来的战报却仍是请求派兵支援?

    正思虑着事情,忽而一个白影朝他扑了过来,凤南珹反应迅速地反手抓住,便见是白泽挣扎在自己手中,凶猛地对他又是扑又是咬,“臭男人,你把小胖龙带去哪了!”

    凤南珹讶然,“还没回来吗?”

    白泽一口咬住他的手腕处,疼的凤南珹皱起了眉头,但还是用另一只手安抚地摸着他的后背,顺着毛。

    回头看向身后推着轮椅的落一,厉声道:“备马车,去莳府。”

    ……

    莳府。

    落三抱着一大沓纸走回了正院,板着一张脸,抬手抚过了脸颊处的一道刀痕,不断地有着鲜血冒出。

    想到刚刚在密室的厮杀和自己找到的证据,心里又是忍不住骂了莳兴一顿。

    这么些年来,华陵与山宣大大小小的战事所需的粮草输送,曾有过几次半路被人劫走的粮草,竟都是莳兴告的密!

    这就算了,还利用自家的产业铺子让山宣的奸细混进了京都,好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

    刚刚要不是自己留了个心眼,光是那密室的杀手,和防不胜防的毒物暗器,怕是要把她留在那了。

    落三气闷地哼了一声,又擦拭了下脸颊,走到院中央,四处找寻着莳泱的身影,视线停在了东南方向,伸手挥了挥,喊道:“姑娘!”

    莳泱脚步一顿,朝她走了过去,等走近了,落三才见着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牌位,左手还拿着一个火把。

    牌位……是姑娘的母亲的。

    环顾了四周,落三不起波澜地看着莳兴他们凉透了的身体,转头问道:“姑娘,我们接下来要干嘛?”

    她没有多问在她昏过去的时候,莳泱做了什么,在她看来,就莳兴他们做的事情,真的是不值得同情的。

    只是到时候,得说人是她杀的才行,毕竟在孝道为先的华陵,不管什么原因,背负着弑父的罪名总是对姑娘影响不好。

    莳泱眼皮抬了一下,把火把递给了落三,抱紧了怀中的牌位。

    “都烧掉吧……”

    于是当凤南珹赶到时,便是火光冲天,滚滚浓烟的莳府。

    在噼里啪啦的焚烧声此起彼伏中,凤南珹看到站在了院中抱着一个牌位的莳泱,还有扔掉火把站到她身后的落三。

    女孩面上明明不显表情,凤南珹却觉得她此刻很是悲怆,那双眸子里,蕴藏着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还在凤南珹怀里的白泽一见着莳泱,便急切地朝她跑过去,浓烈的烟火味呛得他不断咳嗽着,却还是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一步一步朝莳泱靠近着。

    “咳,咳咳……小胖龙……”

    白泽艰难地朝她走近,仿佛只要他停下来,眼前的莳泱便会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