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池念傅庭谦〕〔傅先生隐婚成爱〕〔太乙〕〔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浴火重生:逆天小〕〔锦衣玉令〕〔天才庶女: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11 我要吃烤鸭
    “哇!咳咳……”

    终于碰触到莳泱,白泽忍不住哭了出来,莳泱所见,他的四个肉爪子及旁围的毛都被烫的有些焦了,他却浑然不觉。

    莳泱顿了顿,空出一只手,抱起他来,安慰性地抚摸着他的背,手掌心握住他的爪子,在滚滚浓烟中,有缕白雾悄然治愈着他的伤口。

    走出门口,火势蔓延到的屋顶,房梁因为火的侵蚀,陆续往下掉着火星,木板断裂掉落在身后,莳泱和落三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落三单膝跪在了凤南珹的面前,双手奉上了那些纸张,嘿然笑道:“主子,超额完成任务。”

    瞄到那些纸张,凤南珹淡漠的眸子里掠过了惊诧,再看向莳泱,小姑娘一脸嫌弃地把哭的稀里哗啦的白泽抓在手中,怎么也不让他碰到自己的衣服。

    似是察觉,莳泱朝他看了过来,凤南珹能感觉到那股莫名的情绪愈发压抑了。

    须臾,莳泱声音有些哽咽道:“我不能回家了……”

    从前听着他们所说的想家,也只是听过罢了,而如今……

    莳泱说的是幽冥,凤南珹却以为她说的是莳府,微微一愣,后注意到她手里的牌位,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璃王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但是我想,你会更喜欢有一个自己的家。”

    莳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直到凤南珹把她带到了皇宫里头,她才懂得那句话的意思。

    看着大殿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刻着一条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内柱,而上首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穿着明黄龙袍的凤阳帝。

    再见身后的落三跪了下来行礼,莳泱蹙起了眉。

    她没有跪别人的习惯……

    好在凤阳帝也没有在乎这些,挥了挥手让落三起身后,上下打量了莳泱几眼,便直接开门见山了。

    “珹儿说你有过人之处,朕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小丫头有本事呢?”

    莳泱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说我有过人之处你问他就行了,干嘛要问我?”

    这话一出,除了凤南珹,在场的宫女太监们都紧张起来,均为莳泱捏了把汗。

    这小丫头,胆子也忒大了吧!敢这么跟皇上说话……

    落三也忍不住扯了扯莳泱的衣服,提醒道:“姑娘,不能这样子……”

    莳泱疑惑,“怎样子?”

    “就,就不要……”就不要什么半天也没有说出来个所以然。

    上首坐着的凤阳帝倒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小丫头,倒还真是如珹儿说的那般啊……”

    话戛然而止,凤阳帝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摈退了其他闲杂人等。

    殿内只剩他,莳泱和凤南珹三人时,凤阳帝开口问道:“你可知华陵当朝的形势?”

    莳泱想了想,“内忧外患。”

    “哦?”

    “内朝丞相权势过大,野心勃勃,外患……除了北边遥远的暮荒国,平川和山宣可都不安分。”

    “你对此又有如见解?”凤阳帝又问道。

    “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莳泱不卑不亢。

    闻言,凤阳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再度大笑了起来,就连凤南珹都是一愣,他没有想到莳泱还会对政事有这般见解。

    今日带她来,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哪怕父皇问的问题她回答不上来,也会按照他所安排的来进行。

    如今看来,倒是他小看她了。

    殿内,凤阳帝跟着莳泱越聊越起劲,干脆架子也不摆了,大步从龙椅上下来,拉着莳泱坐在了阶梯上,不免感叹道:“哎!怎么朕就没有这么好的女儿呢!”

    起初珹儿同他说莳泱的事情的时候,他还以为这儿子怕是被下药了竟然替莳兴那老东西说话。

    后来自己派人调查的时候,便又全是这小姑娘受欺负的资料,懦弱至极,痴傻木讷,即便是与莳兴的事无关,他都不觉得她是能担起大任的人。

    要不是知道珹儿的性格不会开玩笑,他还真就错过了这么好的人才了。

    想着答应了凤南珹的事情,凤阳帝正色道:“你叫莳泱?”

    莳泱点头,“我叫莳泱,泱泱大典的泱。”

    “我许你国师之位,赐国师府一座,良田千亩,黄金万两……你可能允我华陵盛世繁昌?”

    凤阳帝本以为莳泱会答应,却没想对方却摇头拒绝了。

    凤阳帝挑眉,“不满意?”

    莳泱还是摇头,想着自己所要的条件,掰着手指头数道:“我要我的职位大于丞相的。”

    这样她才可以……呃,落三说那词是叫仗势欺人?

    “可以。”国师本来就是可以跟丞相平起平坐的。

    “自由出入华陵。”她寻魂魄可能要去很多地方。

    “这……”凤阳帝犹豫了,见凤南珹朝他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大手一挥,“好吧,我答应你!还有什么要求也一并说了吧。”

    “没了。”

    “没了?!”凤阳帝有些难以置信。

    他见过很多向他讨赏而不满足的人,但像莳泱这样的……就这样就行了?

    莳泱歪头又思考了良久,才说道:“那便再加个不必见人就跪吧。”

    她说的随意,好似同凤阳帝说话就跟谈论今天吃什么一样轻松,更甚的,她才是那个睥睨天下的王者一般。

    凤阳帝显然也是有这种感觉,心念道:莳家这丫头,非池中之物啊!

    把剩下的事情都谈妥,凤阳帝生怕莳泱会跑了一样,赶紧拟好旨,掏出了自己的宝贝玉玺一盖,这事就算定下了。

    出了殿后,莳泱同凤南珹说道:“你的爹爹,同落三说的不一样。”

    凤南珹不觉有些好笑,“如何不一样?”

    “明明一点都不可怕,还有点傻。”

    “……”除了你之外,其他敢这么说他的人,坟头草估计两丈高了。

    凤南珹无奈地摇了摇头,扶额道:“罢了,回王府吧……”

    两人从大殿离开,想到殿里内柱的雕刻,莳泱停住了脚步,凤南珹挑眉道:“怎么了?”

    “螭吻其实……并不喜欢你们把它刻在上面。”

    “嗯?”凤南珹不解,“螭吻?”是谁?

    “就是大殿里刻的龙。”莳泱解释完,就哒哒哒地走到了前头。

    留着凤南珹在原地陷入了沉思,这龙不换……

    应该,大概,或许没什么大问题的吧。

    ……

    夜阑,璃王府。

    莳泱坐在自己的房屋屋顶上,抱着油皮纸包着的烤鸭,吃得津津有味。

    一旁啃着鸭翅的白泽纠结了许久,问道:“小胖龙,我们真的要留下来吗?”

    那些条件,她根本就不用答应他们的,人类的那些弯弯绕绕,不就只是会给自己添麻烦吗?

    莳泱看着悬在空中的明月,又看了看手中的烤鸭,点头道:“嗯,这里挺好的。”

    然而……

    次日,凤南珹把她送进了满是读书声回荡的书院,看到一群齐齐好奇地看着她的小豆丁,再看到满脸堆着笑容的夫子。

    莳泱板着一张小脸,思忖道:这里也不怎么好了。

    脚步忍不住向后退去,凤南珹却难得的是笑容满面地拉过她的手就是往里面走去。

    “国师,烤鸭。”

    莳泱,蔫了。

    “国师大人,请落座。”

    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莳泱落座在了最后面的桌椅上,便开始讲解诗篇来。

    看着一群小豆丁摇头晃脑跟着念诗,莳泱也学着晃着自己的脑袋,跟着瞎念了起来。

    思绪却是随风飞到天边,想着香喷喷的烤鸭了。

    “月落乌啼霜满天……”

    念着念着,莳泱趴在桌子上,把书挡在了自己面前,呼哧呼哧地睡了起来。

    梦里一堆烤鸭围着她转,莳泱开心极了,抓着一个正准备下嘴,烤鸭便消失不见了。

    忽而一抬头,对上的便是夫子那满脸笑容的老脸,看着他手里的戒尺,莳泱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暗暗地坐直了些。

    “国师大人,对老夫的课可是有何不满?”夫子把戒尺拍在手心拍的啪啪作响,笑眯眯道。

    莳泱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摇头,“没有,满的溢出来了。”

    “哦?”夫子脸上笑容更大了,又问道:“那老夫刚刚讲到哪了?国师大人可否重述一番?”

    “好知道国师大人学了多少,老夫也好同王爷有个交代。”

    莳泱撇了撇嘴,心想为何要跟他交代。

    眼神瞥向了前面坐着绑着包子头的小胖墩,想着让他提示自己一下,便悄咪咪地用踢了踢他的凳子。

    不想力度似乎过大了些,角度也偏了一点,这一脚,直接让椅子飞了出去,小胖墩也翻了个跟头,摔在了地上。

    “砰!”

    “哎哟!我的屁股!”

    闻声,莳泱唰的一下收回了自己的脚,捂起了自己的眼睛,又把手放了下来,无辜地抬头看着夫子。

    “不是我干的。”

    夫子嘴边的笑容险些维持不住了,抽搐了下嘴角,心想着王爷把这个新上任的国师塞进来,是来搞笑的还是来考验他的了。

    见莳泱还不承认,小胖墩从地上爬了起来,气鼓鼓地就走到了莳泱面前,控诉道:“就是你!你看我屁股上还有你的鞋印呢!”

    说着,还转身撅起了屁股来。

    看着黑乎乎的鞋印,莳泱面无表情地起身,对着夫子道:“夫子,你看。”

    下一秒,莳泱又抬起了脚踹向了小胖墩的屁股,这一次,直接让小胖墩滚到了门口,门牙磕到了门槛上,疼的小胖墩直接就大哭了起来。

    “你看,这才是我的力度。”莳泱一本正经道。

    闻言,小胖墩愣了一下,哭的更大声了,不少小豆丁被他所感染,也跟着哭了起来,哭声一波接着一波,到最后是直接比了起来谁哭的更大声了。

    “……”王爷,老夫的头好痛!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夫子还是忍不住一把把书盖到了莳泱的头上,颇有些咬牙切齿。

    “请……国师大人,罚,罚抄书本三百……不,三十遍。”

    “我不会写字。”莳泱摊手道,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无辜了。

    “……那便让旁人教大人就好,老夫不急。”

    “我急,我要吃烤鸭。”

    夫子,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