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重生最强女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12 你是在骂我吗
    午时,莳泱带着被打的红彤彤的手掌心,收获了小豆丁们害怕的目光,回到了她的国师府。

    看着自己的手掌心,莳泱不免想着:要不今儿就把烤鸭改成吃红烧猪蹄吧。

    刚推开大门,便见凤南珹正坐在院中看书,周围一众婢女小厮在打扫着里里外外的卫生。

    莳泱颦眉道:“我不需要这么多人。”

    闻言,凤南珹一顿,从手中的书移开了目光,“可这国师府上上下下,都是需要人打理的,还有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身后的落一也是开口道:“姑…国师还请放心,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

    然而莳泱只是直直地看着凤南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她的话语。

    少顷,凤南珹捏了捏眉心,无奈道:“那让他们打扫完卫生再回去可好?”

    莳泱这才点头应许,凤南珹思索了下,合上手中的书递给了落一,“可你这里没有个伺候的人也是不行,你要不要挑几个顺眼的?”

    莳泱看向那一众忙碌的身影,抱着被褥枕套走出又走进的,洒水扫着地的,拔着杂草的……没有一个不是手脚麻利的,可她就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想了想,莳泱摇头拒绝了,道:“我可以要落三吗?”

    凤南珹挑眉,这是看上他的人了?可是落三作为暗卫……

    正考虑着,落一出声提醒道:“主子,落三也常常念叨着姑娘。”

    抬眸瞥了落一一眼,没有忽略过他眼里的那抹无奈,凤南珹唤道:“落三。”

    只听“唰”的一声,落三便从暗处现身到了三人面前,不同于往日的一身黑衣劲装,今日的落三换上了水蓝色素锦衣裙,头发也梳成了双平髻。

    双目似星,长长的睫毛眨巴着,即使没有过多的描眉,落三略带英气的眉都能使人眼前一亮。

    这一打扮,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愣怔了,落一反应更甚,手指指着落三,“落,落三,你这是什么打扮?”

    落三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裙,转动了一圈,“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还挺好看。落一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落三俏皮地对他笑了笑,随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凤南珹的面前,“主子。”

    凤南珹冷肃着一张脸,“既是早已打定了主意,现在又何必跪我。”

    落三一惊,“落三不敢,落三誓死遵从主子。”说着,便重重地磕了个头。

    凤南珹紧抿着唇,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落三,又抬眸看了看一脸疑惑的莳泱,突然间竟是轻笑出声。

    “起来吧,以后可就莫要叫我主子了。”

    倒是没成想到,这才短短几天时间,莳泱就把他的人给拐走了,这若是别人他不免就会往阴谋论那处想去了,可偏然这是莳泱。

    本人可能都还不自知是什么状况呢。

    闻言,落三错愕地抬起了头,望着上方睥视着她的男人,久久不能反应,还是落一上前虚扶起她来,推到了莳泱的面前。

    “姑娘,这丫头以后可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莳泱看着落一认真的表情,又看向忍不住想要落泪的落三,眨了眨眼,点头把落三拉到了身旁。

    “管饭。”莳泱认真道。

    “……”落一嘴角抽了抽,看着莳泱的表情,嘴唇嚅动了下,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走回了凤南珹身后。

    凤南珹眼皮抬起,凝视着莳泱和落三两人,手指点敲在轮椅柄上一下又一下,许久,他又沉声唤道:“落七。”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落七便出现了在他的面前,恭敬地行礼,膝盖却是没有跪下来。

    “往后,你便同落三一起待在国师身边。”

    “落七拒绝。”

    哪想落七瞥了莳泱一眼,便直接冷声拒绝了。

    莳泱望过去,只见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肤色比常人都要白一些,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手执双刃,应该是多年习武的原因,少年的身子看虽然起来单薄但是却不羸弱,一身黑衣更衬托出他的身材挺拔。

    薄唇轻抿,淡雅如雾的星眸里,透满了对莳泱的不屑和轻视。

    他把玩着手中的刃刀,移步朝莳泱走近着,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不过是一个瘦弱丫头罢了,如何能让我落七服从?”

    凤南珹皱眉,低声呵斥了一声,“落七!”

    “本来就是。”落七撇了撇嘴,对着莳泱冷笑道:“踩着家人上位,最令人不齿了。”

    “你!”

    莳泱还没说话,落三就忍不住上前挽起袖子就要跟落七干架了。

    落七轻蔑,“你什么,你打得过我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唇尖舔舐过自己的刀刃,落七甩了甩手,转头对着凤南珹说道:“主子,若是无事,落七便先告退了。”

    凤南珹抿唇不应,看向了莳泱,“你如何想?”

    他本来是打算想着一个主明一个主暗,落三同为女人可以陪在身旁,大事小事都能教着莳泱一点,落七擅长隐匿和暗杀,最适合不过了。

    就是这性子……

    莳泱慢慢朝落七走近了几步,捏了捏手腕,睨看着他,“你刚刚是在骂我?”

    落七嗤笑,“是又……”如何。

    话都还没说完,只听咚的一声,莳泱已经挥起了拳头朝落七头上砸去,落七虽然反应迅速地拿双刃挡住了,但表情着实是有些勉强。

    落一惊呼了一声,“主,主子……”这打起来了不太好吧。

    当然,他担心的是落七,自打上回差点被割…割那啥之后,他心里就对莳泱有阴影了。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绝不是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再说了,能被主子看上更是推上了国师之位,哪是什么简单人物?

    凤南珹摇了摇头,就当默许了两人的行为了,落一只好推着他的轮椅离得远了一些,免得待会被波及到。

    落三也是不担心自家新主子会出事,站在原地就给莳泱加油助威了起来,搞的凤南珹都怀疑这个人还是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落三了。

    再看向莳泱和落七那边,莳泱一拳接着一拳就往落七的刃刀上砸,落七面露痛苦,除了抵挡之外,也没能做出其余的反击动作。

    “咔啦!”

    落七噔地后退了半步,低头瞅着自己的双刃,刃刀竟然被莳泱锤碎了一截!

    甩了甩震的发麻的手臂,落七嘴角淬起了笑容,冷呵道:“倒是小瞧你了,但是,就这吗?”

    忽的听到一道破风声袭来,落七条件反射地朝后躲去,见莳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落七眼神一凛,猛地抡起了拳头迎了上去。

    双拳相抵,竟发出了骨裂的声音,落七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了起来,再观莳泱,一点表情都没有。

    “你是在骂我吗?”

    “骂我吗?”

    “骂我?”

    每说一句,莳泱就朝落七打上一拳,还是垂直向下的那种,落七除了用手肘护住头部之外,只能被迫挨打。

    脚踩在地上的地板砖竟也出现了裂痕,莳泱每挥下一拳,裂痕就不断放大,到了最后,落七的双脚竟是直接陷进了里面。

    落七的两只手臂也变得红肿不堪,抵挡之时落七抬眸看向了莳泱,那张小脸依然平静的可以,再观凤南珹,好似早已经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只是淡然自若地看着他们。

    落七咬牙,突然放下了自己格挡的手,硬生生挨了莳泱一拳,跄跄地差点跪了下去,但也是差点而已,左脚着力,强撑着杵在地里头,右腿猛地朝莳泱横扫了过去。

    莳泱拧眉,也不躲闪,在落七以为他要踢中之时,莳泱却抓住了他的脚腕,如旱地拔葱一般把他扯了起来,脚本是卡在地缝里头被强行刮起,疼的落七直咧嘴。

    把落七摔向了另外一头,莳泱拍了拍手,牵起落三的手就往里边走去,看也没看凤南珹他们一眼。

    “我饿了,我要吃饭。”

    “哎哎哎!”落三被拉的一步三回头,指着摸着屁股爬了起来的落七,大喊道:“我说小七,你服还是不服!”

    落七“啧”了一声,动了动被摔的生疼的身子骨,忽而踮脚跃起,施展着轻功,稳稳地落到了莳泱的面前。

    “落七,参见主子。”

    如同没有向凤南珹行跪礼一样,落七也没有朝莳泱下跪,但却是双手拘在胸前,恭敬地向莳泱躬下了腰。

    凤南珹见着,低声笑了一下,落一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小子……”除了主子,这又是被姑娘给打服了。

    “走吧。”凤南珹收回了目光,“我们不用干涉太多。”

    落一应声,催促着干活的人快一些后,便推着凤南珹的轮椅悄然离开了国师府。

    落七没听到莳泱说叫起,便一直拘着礼,莳泱看了他许久,忽然问道:“你会做饭吗?”

    “啊?”向来反应快的落七此刻难得的有些懵。

    “看来不会……”莳泱嘟起了小嘴,看向落七的眼神多了几分嫌弃。

    她忘记把璃王府的厨娘给要过来了。

    ……

    夜半,莳泱梳洗过后,让落三和落七自己随意找个屋子住下后,便抱着白泽来到了书房,想着今天夫子所教的方式把崭新的毛笔放好,有模有样地拿着砚台研起墨来。

    磨了一会便觉得有些累了,抓着白泽的爪子开始教他磨了起来,自己则铺好宣纸,翻开书本,开始写着那罚抄的三十遍古诗词。

    过了一会,落三端着两碗莲子羹走了进来,见到那只不断地在打盹,脸都要怼到砚台里头的小老虎,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姑娘又在为难虎了。

    把莲子羹放到桌上,落三把白泽抱了起来放到一旁,自己接过了他的活研了起来,当看到莳泱一笔一划认真写的鬼画符……啊不,诗词时,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

    “姑娘,歇会吧,尝尝三儿做的莲子羹。”

    莳泱握笔的手一顿,朝那两碗小巧的莲子羹看了过去,晶莹欲滴,让人垂涎。

    然而低头看着自己才起了个头的诗词,莳泱颓丧地放下了毛笔。

    “可是……写不完,夫子会打手板。”想到那把戒尺和夫子笑容满面的老脸,莳泱咧了下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