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22 这小手摸的
    凤琰拿着衣服想着找个隐蔽处换上,却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看到了莳泱。小姑娘蹲在地上正用树枝划着沙地,抱着的那小白虎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想了想,凤琰走了过去,出声唤道:“莳泱。”

    莳泱停下了划着圈圈的手,抬头朝他望过去,见他还穿着那件染血的里衣,忽的鼓起了腮帮子,丢掉树枝,起身抓住他的衣领,踮起脚尖,很是委屈。

    “那银子不是换衣服了吗?你为什么还不换衣服?”

    凤琰瞅着小姑娘的表情,只觉得鼓起来的那一团可爱极了,手痒地戳了戳,把衣服拿起来在她面前晃了晃,“在这呢……”

    正要跟她说银子没有给出去的事,却见莳泱看向他的眼里多了几分嫌弃,凤琰眉眼间闪过了疑惑,“怎么了?”

    下一秒——

    莳泱抬起了手,在他胸前的衣纽一划而下,那身穿的单薄便露出了里面结实的肌肉来。秋风习过,让凤琰止不住瑟缩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那红晕便瞬时爬上了耳朵,愈演愈烈,大概能晕到整个脖颈。

    凤琰低头盯住自己裸露的胸膛,又抬头看向一脸淡定的莳泱,深深吸了口气,切齿道:“你做什么?”

    “帮你换衣服。”莳泱说得理所当然。

    “……”别整的是我错了一样!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秉持着一回生两回熟,莳泱早先已经看过了他的想法,又以小姑娘年纪还小为理由,凤琰一把扯开那血衣,背过身去三两下把新的里衣和外袍穿好,系好腰带,转身斜视着莳泱。

    见莳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凤琰脸上又是一阵红晕,两人对视了许久都没说话,半晌,凤琰挠了挠头,拉过莳泱的手,把那枚银子放到了她的手掌心。

    莳泱讶然,愣愣地仰首看他,又低头看着那银锭,扯起了他的衣角晃动着,眸里满是欣喜,又有些难以置信,“这是?”是她原本的那个吗?

    凤琰嘴角扬起,握住她的手收紧了银子,“可要拿好了,我给的东西,可没人敢送给别人的呢。”

    感受着手背上的温热,莳泱抿唇一笑,点了点头。

    她不会再交出去了,说起来……

    莳泱抬眸打量起凤琰来,也没在意自己的手还被凤琰握着。

    她要不要现在拿银子砸回他呢?

    想着,莳泱握了握银子,正要挣开他的手,拉开两人的距离——

    “呀!景小王爷,你在干嘛?!还不松开我家姑娘的手!”

    便被朝她跑过来的落三喊叫声给打断了,只见落三如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一把把两人牵着的手给分了开来,愠怒地瞪着凤琰,“小王爷,你要干嘛?”

    这姑娘不懂得这男女之别,她倒是可以理解;可小王爷……

    这不是在占姑娘的便宜吗?!看这小手摸的!

    感觉手心握着那亦有亦无的触感似乎还在,再瞅着落三瞪他的眼神,凤琰轻咳了一声,“我就把东西还给她而已。”

    话说着,眼却是不敢跟落三对视着。落三狐疑地看着他,转身又见自家姑娘有些茫然的眼神,落三叹了声气,苦口婆心道:“姑娘,姑娘家的手是不能随便给男子摸的。”

    “尤其是……”落三回头瞥了凤琰一眼,颇为嫌弃,“尤其是那种吊儿郎当的,已是弱冠之年了还比小孩子还要小孩子的,更是不能选了。靠不住!”

    完全不在意凤琰还在场,落三拉过莳泱的手就开始长篇大论,待莳泱似懂非懂地点头应着时,才满意地牵着她的手走回到大路上准备继续赶路,徒留凤琰在原地满脸的一言难尽。

    吊儿郎当?小孩子?

    当着他的面说他坏话真的好吗?!而且,他什么时候靠不住了!

    看着被落三牵着走的莳泱,又捏了捏自己的手,凤琰眼眸里掠过了一丝道不明的情绪。

    自己最近是不是不大对劲…为什么觉得松开小姑娘的手时,自己心里会有淡淡的失落呢?而且瞧那干干瘦瘦的身形,他竟起了想要将她养得白白胖胖的念头,有了“若是自己养着,定是不会让她这么瘦的跟个小鸡仔一样了”的想法。

    “自己倒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呀……”

    凤琰无奈地抚了下额,迈步朝两人赶过去。

    一日后,中夜。

    他们抵达到了泾阳城外。

    半月升于筑起的城墙之上,月光映照着那坚硬的青石板,上面有着斑驳的暗红;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还伴随着停在树梢上的那仓鸮“咕咕”的叫声。再走近些,那城墙上,竟是无人放哨,再观城门两旁,竟躺了一地插着箭矢的尸体,观身上的穿着打扮,只是普通老百姓而已。最小的,也不过8岁的孩童。

    凤琰半蹲着拾起一支箭矢,看着上面那箭羽的标志,忽然用力一折,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亦是闪起了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山宣!”

    怒气冲冲地要一拳打在了那城门上,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凤琰眼里射出了寒光,脚尖忽然踮地而起,往那城墙头上攀去。刚是借力起步,便被莳泱扯着后领子拉了下来,“你等等。”

    凤琰眼神一凛,正要发作。转头对上莳泱的那双眸子,又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乖巧地站在了她的身旁,但那捏紧成拳的双手,无疑是在忍耐。

    见状,莳泱偷瞄了一眼落三,发现她正帮着把那些百姓拉到树下倚着时,莳泱伸手拉过了凤琰,学他之前那样,小手包拢着他的大手,抿着唇不说话。

    见凤琰怔然,莳泱鼓了鼓腮,“你说好要我站你身后的。”怎么能自己先走掉。

    小姑娘软糯糯的声音传入耳,凤琰只觉得心里头那股怒火一下子就被抚平了,再瞅着那双小手裹住自己的手,凤琰嘴角勾起,抬起另一只手揉向了莳泱的头顶,柔声回道:“好,站我身后。”

    抽出自己的手,让莳泱改攥住自己的袖子,凤琰领着她朝那些百姓走过去,借由这微弱的月光,还能见着他们死前满是恐惧的表情,死不瞑目……

    缓缓抚下那一双双眼睛,凤琰走到了那最小的孩童跟前,那是个小包子脸的男孩,那冰冷的箭矢就这么穿过了他的心口、脖颈,大概是逃跑之时被人所推搡在地,脚下穿着的鞋子只剩一只,还有只脚丫子裸露在这寒秋中,已是冻得僵硬。

    但是,却再也捂不热了。

    凤琰紧咬着下唇,深深闭上了眼,沉声问莳泱:“你说我们若是早点赶到,他们是不是就不用……”

    哽咽了一声,凤琰用手轻拭了下眼角,看着那高耸的城墙,蹙起了眉心。

    夜里禁军无人把守,这不对劲。

    按他从京都接到泾阳城被山宣所攻的消息到现在已是过了整然六日时间,出发准备是两日,路上暗杀到被救又是耽搁了三日,再到现在……

    无论是城门已破还是挡住了山宣,都不会是这般城门大关,无人守着的状态。泾阳也就城南和城北两个城门,他们所处的这个城南门绕过了南岭,便是最接近山宣地盘的了,且因两国商队仍是有着来往,人群混杂,若论行军打战,定然是寻这处下手。

    但现在,是不是安宁的有些过头了?

    再看这些死去的人,其中竟然无一个兵士!

    越是分析,凤琰心情就愈是沉重。望着那城门,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什么,转头唤落三:“落三,泾阳城的城守备是谁?”

    落三搬着尸体的动作一顿,想了想,“回王爷,守备……泾阳城没有守备,只有一个正三品的城守尉。”

    闻言,凤琰眉头皱的更深了,“不是京官,哪来的守尉?”

    “是,是邵丞相为他的长子邵玉笙所谋的……当时,您和主子都不在,便直接交由越王同意了……”

    话说到后面,落三的声音就越是小声了。朝中大臣谁人不知丞相一家同皇家不合,这次暗杀的人竟也是越王派出的,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嘭!”

    只听一声闷响,凤琰一拳打在了那树干上,胸膛起伏着,明显是气的不轻。

    少顷,他掏出了自己的龙形玉佩甩到落三的手上,“康阳、东郡、凤灵……离泾阳近的这几个城都把当地守备军给我派来,若有半丝犹豫者,格杀勿论!”

    凤延那家伙竟然敢拿泾阳百姓的命来跟外敌联合起来就为了给他下套,真的是枉为凤家人!

    想着,凤琰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到达其他地方后,立马修书给七哥还有老头,免得朝中流言满天飞,也正好给他们报了个平安,给凤延也好好的提个醒;那些守备军出发时候也不得影响百姓的生活,若有违抗者,军法处置。”

    “好好”二字,凤琰咬的格外的重。

    落三看着手上的龙形玉佩怔愣,反应过来后立马奉回给了凤琰,“还请王爷收好,即便没有玉佩,落三也能完成王爷所交代的任务!”

    说完,便立即动身,身形矫健地越过那一棵棵的树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莳泱显然是没反应过来是如何一回事,盯着凤琰那枚龙形玉佩看,消化着凤琰他们刚刚的谈话,只觉得一脑袋的疑惑,便通过意识跟回到手镯里的白泽交流了起来。

    “他们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什么守备,什么又是守尉?为什么听到那劳什子的越王就生气了?

    白泽沉吟了片刻,才回道:“大概是他们的官阶不同,又牵扯到了什么斗争吧。”

    莳泱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看着方才凤琰砸树的手指节的红痕,顿了顿,指尖悄然晕出一缕白雾在指尖,碰住他的手,轻抚开来。

    手上传来的刺痛带着些许酥酥麻麻的痒意,让凤琰不觉得低头看见,便只见莳泱的后脑勺上的木簪子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有着几缕碎发散下,垂到她的耳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