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池念傅庭谦〕〔傅先生隐婚成爱〕〔太乙〕〔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浴火重生:逆天小〕〔锦衣玉令〕〔天才庶女: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吃货夫人总想炖了我 第一卷 小神龙初下人间 27 夜袭
    折腾一番下来,莳泱换上了新的一套月白服饰,被按坐在梳妆台前。落三把她的长发挽在手中,动作娴熟地给她绾好了一个少女髻,正要选上一支丹钗给莳泱插上时,莳泱瞥了那钗一眼,便是忽然起身躲过了,跑了出去。

    “我要去找凤凰。”她道。

    “哎!姑娘!”落三拿着丹钗跟着跑了出去,“不喜欢咱可以换一支啊!”

    落三无奈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钗,叹了口气,忽的想到什么,望着莳泱的背影,喃喃道:“凤凰?凤凰是谁?”这有了条龙,难不成又来了只凤凰?

    莳泱一路小跑跑出了知府住处,偌大的院内一路询问过去,也没人见到凤琰。想了想,莳泱在门口停了下来,回头抱住追过来的白泽,“凤凰在哪?”

    白泽打了个哈欠,朝城门那头的方向指了指,便回星宿镯去了。

    莳泱望向城门,眨了眨眼,脚尖连连点地,朝那边跃去。一直出了城门,便见凤琰束手而站,面色严峻,俊美挺拔。

    “凤凰。”莳泱朝他小跑了过去。

    忽然听到小姑娘的声音,正在跟范尚研究着战术的凤琰微微一愣,闻声回头望去,便见莳泱朝他跑了过来,长发披散在背后,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摆伏着。

    凤琰眉眼染上了几分温柔,不自觉地张开双臂揽住莳泱,大手拂过她柔软的细发,“睡醒了?”

    忽然想到方才莳泱叫他的称呼,凤琰不免又问道:“不过你为何要叫我凤凰?”

    而且被叫到这个时,他竟觉得熟悉得很,好像在从前,也是有人这样子叫他的。可当他仔细回想时,脑里却是一片空白。

    “你听错了。”莳泱半掩下了眸子,淡道了一句。

    越过凤琰,莳泱望着眼前不过两百来人的兵士,回头看向凤琰,“怎的就这些人?”

    见此,凤琰的脸色也是沉重了起来,“没办法,时间太紧促了。”

    这边山宣进攻的时间点得赶,又怕他们调虎离山转而对康阳下手,落三便也只能带这么些人来了。

    当时他看到这两百多号人,一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是自己跟七哥带出来的兵,磨合和身体素质自然都是比不上的。

    更甚的,经过这一天一夜马不停蹄的赶路,这些人已经累到不行了。

    看着凤琰紧锁的眉头,莳泱踮起脚来替他抚平起来。

    “不必担心,我有办法的。”

    听罢,凤琰也只是当莳泱在安慰他罢了,淡然笑过,看着小姑娘那披着的墨发,忽然想到什么,从宽大的袖子处掏出了一支木簪来。

    “你昨夜睡觉时不小心给摘了下来的簪子,我都忘记给你了。”

    想到昨天晚上小姑娘的举动,凤琰脸上又渐起了红晕,轻咳了一声,把小姑娘的身子给扳转了个方向,拢起她的发来,把木簪别了上去。

    “好了。”

    片刻,凤琰看着莳泱头上自己亲手别起的发髻,满意地点了点头。

    莳泱睫毛轻颤,抬手摸了摸自己被男人弄得歪歪扭扭的发髻,旁边一处似乎还鼓起了一个小包来,撇了撇嘴。

    “真丑。”她嫌弃道。可那手,却是怎么也没再拆下那木簪子来。

    凤琰轻笑了一声,随手把她拉到身旁站着,看着面前这群无精打采,低垂着头的人,他紧蹙着眉。

    山宣十万大军即将攻打泾阳,这一消息早在落三带人来到之时便已在他们之中传开了,所有人都是对着那超于他们几倍人数的大军显露了恐惧。

    而紧接着,便是他告诉他们无路可退,无人支援的消息。

    这般士气低迷,也是不无道理的。

    可他们身后便是泾阳的百姓,哪怕他已让范尚和知府做好保护百姓的工作,若是他们挡不住这十万大军,那泾阳……

    可就真的沦陷了。

    “将士们!”凤琰忽然出声道。

    “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无非便是觉得这场战役不可胜,本王是准备让你们白白送死,成为那山宣蛮人的刀下魂罢了。”

    “但本王想让你们认真想想,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这将士…身为将士的你们,肩上是不是扛着保家卫国这四字的重任!”

    “如今山宣人来犯,在你们身后的是泾阳城,城里住着百姓,百姓中有着许多行动不便的老人家,有着牙牙学语的孩童,或许还有着那刚出生还在襁褓中啼哭的……”

    “若站在这城门前的我们怕死逃脱了,那他们将会面临怎样的遭遇?”

    “从前曾有人问过本王,你们这舍生为死的,究竟是忠于脚下这华陵国土,还是忠于掌权的凤家,现在本王告诉你们,我让你们忠于这华陵,忠于你们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

    “无关乎在你们面前站着的人有多大权势,是何许人,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身为将士,抓起了手中的长枪,该做些什么!”

    凤琰说的这么一番话,让方才还低着头的将士们都齐齐抬头看向了他。凤琰不闪也不躲,只是沉声问着:“现在,你们还觉得,本王是让你们大老远的敢来送死吗?是视你们的命为草芥吗?”

    “若你们觉得是的话,本王也不逼迫你们,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便可以回去了……但日后,也希望你们不用上战场了。”

    “战场上若是怕死,那还谈何卫国!”

    一时间,所有的将士们都沉默了。一片沉默中,忽然有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不怕死,宁死都要守住这城门。”

    紧跟着,不少人都开始小声说话了:“不怕死!”

    “我们不怕死!”

    “决不让山宣人踏入我们华陵半步!”

    “……”

    一声高过一声,将士们的士气终于鼓舞了起来。一群人,谁也没有退缩,谁也没有要离开。

    凤琰突然感觉眼角有些湿润,别过头去,默默地擦了擦眼角的水雾,却正好对上了莳泱的眼眸。

    “你,你干嘛?”凤琰脸上有些窘迫。

    “没……”莳泱垂下眸子,“就是觉得你怪好看的。”

    认真鼓舞着士气的样子,同他们感同身受的样子……

    让她不免想到,若是这般姿势做出的凤凰摆盘,也是挺好看的吧。

    想着,莳泱的肚子“咕噜噜”的又响了起来。

    空气,一下子就静止了一般。

    凤琰瞅向莳泱的肚子,再对上她的眼睛,转而再看了下自己手上虎口和手腕处还留着的牙印,默默地往后退去。

    该不会,又是他想的那样吧……

    见莳泱抬眼望他,嘴唇微张,凤琰身子猛一激灵,转身撒腿就跑。那速度,直接窜进了人堆,把穿着盔甲的几个人撞的哐哐作响,满脸懵然地摔在了地上。

    范尚在后面大喊:“王爷,王爷你去哪啊!”

    转头再看向莳泱那略显委屈的表情,范尚强扯了下嘴角,“那个,国师啊……”

    明明是想着为凤琰说些什么,可对上莳泱的眼睛,愣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尴尬地揣手杵在了原地。

    莳泱望着跑的不见踪影的凤琰,正了正自己歪歪扭扭的发髻,鼻间发出了一声轻哼,转身回城里去了。

    ……

    夜半,寒秋的气温越来越冷。

    不论是在城门安营的那两百多号人,还是城里的百姓,好似都是陷入了沉睡,为明日的大战做着准备。

    然而与此同时,三道黑影掠过这黑夜,疾步而行,悄悄地潜入了山宣大军的营帐。

    他们白日启程,这夜里已是抵达到了离泾阳不过七百里地的距离了。

    几道黑影如闪电一般,窜进了那堪为防守严密的阵营,巡逻的一队士兵经过,他们赶忙躲到了一顶营帐的后边。

    借着帐内的烛火,这黑影也露出了他们的面容,竟是落三和范尚,而这领头的人,自然是凤琰。

    凤琰扫看了下周围,低声询问道:“刚刚可有注意到帐篷的不同?”

    落三点头,低头用手指在沙地勾勒出一个个图案来,“按照军营的一般部署,在诸多帐篷围着的中央该是将领的帐篷;守在两侧方便预防突发情况的该是副将。”

    凤琰勾唇,“既如此,那就找那两位副将下手;落三和我去杀人,范尚去搜刮一下粮草,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了。”

    “对了,注意一下有没有肉类。”小姑娘好像很爱吃肉。

    闻言,范尚有些疑惑,“王爷,为何不直接对将领下手。”擒贼先擒王,不该是这个道理吗?

    还有还要拿人家的粮食,拿不走的才烧掉……

    不该是一把火烧光光才对吗?怎么就这么…呃……抠搜?

    “本王打不过。”

    说完这一句,凤琰就闪身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范尚:???就这武功,你跟我说打不过?

    落三轻笑着一巴掌呼到了范尚的脑门上,小声道:“行了,快去吧。王爷那是想看亓官甸上蹿下跳的样子呢。”

    亓官甸为主将,那他的弟弟亓官源定是副将了,这可是他的亲弟弟哟。

    提醒了范尚一句,落三的身影也瞬时绕过了巡逻兵,寻到了那大帐篷的一侧。刚窜进去,便跟凤琰撞上了,两人愣愣地对视了一眼,落三无声道了声歉,吐了吐舌头,忙钻出了帐篷,走到了另一侧的帐篷。

    “啊!”

    一阵短促又急切的呼声响彻了寂静的夜。

    “怎么回事?”

    “好像是将军那边的营帐传来的声音!”

    还在外头巡逻的士兵大惊,迅速朝最中间的营帐冲了过去。还在寝寐的士兵也是忽的从梦中惊醒,匆忙地套上了自己的盔甲冲出了外面。

    而在这时,就看见了放置粮草的地方冒出了滚滚浓烟。

    “不好啦!不好啦!”

    “有刺客!”

    “粮食都被烧了!”

    “亓官副将死了!”

    “陈副将也死了,那才叫一个惨呐!脖子都被拧断了!”

    一时间,整个营地都乱成了一锅粥,而凤琰他们三人却是迅速地撤出了帐营,如同来时一般,身形矫速地回到了泾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