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04 必须给个交代
    “挨千刀的,我爷们省吃俭用买了两斤猪肉祭祀,你倒给我偷了去,见过偷鸡摸狗的,没见过偷供品的,脸不要命还不要了!”

    楚丹儿一走近,便听到赵婶儿独有的刻薄嗓音。

    她和一位羸弱书生面对面,四周围了十来个人,其中也包括本村的村长。

    “发生什么事?”

    楚丹儿挤进人群里。

    赵婶儿一见楚丹儿,脸色骤然大变,眼神闪烁,面上挂不住的臭。

    “关你什么事,割你的草去!”

    楚丹儿不理会她,直面与她对峙的书生。

    书生手上抓着一块肉,瞧着形状和部位,像是祭肉。

    楚丹儿问:“赵婶儿说你偷他的肉,是这样吗?”

    书生连忙摇头摆手:“小生绝没有偷赵婶儿家的肉,方才只是恰好路过,小生也不知为何赵婶儿忽然追上来说我偷了她的肉。”

    围观的人没一个帮着说话的。

    一来这书生是外来人,二来赵婶儿的脾气十里八乡都知道,不想为了这种事闹不合,吃亏的还是自己。

    楚丹儿看那书生神情确实有些奇怪,但他的肉一定不是从赵婶儿家里偷的。且不管他的肉来历如何,绝不能让赵婶儿冤枉人捡了便宜。

    “你一个穷书生,老娘都要饿死了,哪有钱买肉,这么巧我家正好丢了一块肉,不是你偷的又是谁?”

    周围的乡亲也纷纷点头。

    就连村长都忍不住怀疑。

    “陈相如家徒四壁,连米都买不起,的确不可能买得起肉,再说,这镇上只有一家屠户,这肉要真是他买的,楚大肯定有印象。”

    赵婶儿几乎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刻把肉抢过来。

    “村长说的的确不错,可这也不能证明这肉是赵婶儿的。”

    楚丹儿拉过书生,让他立于身后,自己则对上赵婶儿。

    “赵婶儿,你说这肉是你的,证据呢?”

    赵婶儿昨日吃了亏,今儿倒收敛了性子,不跟楚丹儿硬碰硬,她心忖,一块煮熟的肉,还能有什么记号不成?她就不信这楚丹儿能有什么证据。

    “你说不是我的,那又有什么证据?”

    她反问。一脸的得意,着急想看楚丹儿吃瘪。

    “是呀是呀,你说不是赵婶儿的,也该拿出证据来。”

    “赵婶儿再怎么穷,也比这个穷酸书生要有钱吧,我信赵婶儿。”

    众人也七嘴八舌,要楚丹儿给个说法。

    楚丹儿不急不慢,顺了顺脑海里关于赵婶儿一家子的记忆,冷静的应对众人。

    “我要是没记错,赵婶儿家里每十日买一次肉,昨儿正好距离上次买肉十日,所以她才来到我爹的摊子要买肉,只不过与我发生了口角,我想你们应该也听了笑话。”

    “我爹的性子我清楚,她昨儿想必是没买着肉,就算她十天前买的猪肉还没吃完,也没这么新鲜。”她拎起书生的手,将肉展现在众人眼前:“这肉分明是刚杀的新鲜猪肉。”

    众人仔细端详一眼,发现肉的确是新鲜的,看向赵婶儿的眼神不由变了。

    “再说了,除了乡绅老爷,谁肯花二十个铜钱买两斤猪肉?赵婶儿以往来爹的摊子向来都只买一斤,我爹一定有印象。”

    楚丹儿一脸坚定。

    村民们面面相觑,也开始怀疑起来。

    “赵婶儿昨日没买肉,这肉应该不是她家的。”

    事到如今,终于也有几个村民出来替陈相如说话。

    村长想帮亲也帮不了,只好看向赵婶儿:“你是不是说谎冤枉陈相如?”

    赵婶儿吓坏了,赶忙解释:“我没说谎!我可是老实人!”

    “你才不老实呢!”

    荷花气鼓鼓插上一嘴:“昨天二狗偷了蒋大婶地里的番薯,诬赖我哥,我替我哥讨公道,二狗还打了我。你明明看见了这些事,却不跟蒋大婶说实话!”

    围观的村民里,正好有蒋大婶,听了这话,她的暴脾气蹭地就上来了。

    叉着腰指着赵婶儿的脑门子骂:“好你个赵三胖,我说这俩孩子平时胆小的跟耗子似的怎么可能偷我的番薯,原来二狗干的!上梁不正下梁歪,黑心肠的东西,教个儿子也是狗!”

    赵婶儿本理亏,可听了这话,当下脾气也上来了,上去和蒋大婶扭打在一起,众人连忙上去劝架,好不容易才分开两人。

    “别转移话题,这肉的事还没搞清楚,你们俩的恩怨待会儿再掰扯。”

    面对楚丹儿,赵婶儿没有一点底气。

    众目睽睽之下,她的谎言实在太拙劣,几乎不攻自破。

    没法子,她只好道:“我确实买了块肉祭祀,今早也确实发现肉不见了,是我家那小兔崽子说肉被穷酸书生偷了,正好他又在我家门外,手里也拿着肉……”

    这当娘的也算让楚丹儿开了眼界。

    自己做错了事居然往孩子身上推,难怪教出来的孩子也不成器。

    “都怪我鬼迷心窍,信了那小兔崽子的话,咱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比不得搞歪门邪道那些东西的鬼心思。”

    她话里有话,表面是指陈相如,实际上却是在说楚丹儿。

    楚丹儿可忍不了这口气,当下冷笑着道:“赵婶儿,你要骂人就当面骂,没得指桑骂槐。肉的事先告一段,二狗冤枉山子,欺负荷花的事可坐实了,你不给我个交代,这件事我不会罢休。”

    蒋大婶原先事站在赵婶儿这边的,如今火烧到自己身上,见风使舵。

    “还有我那几个番薯,你得赔,不然这事儿我也跟你没完。”

    她说完,还拉扯了一把村长:“这事儿村长你可要主持公道。”

    村长没法子,只能让赵婶儿把二狗抓来道歉了事。

    二狗一来,便吓得腿肚子打颤,摔进了刚浇的粪土里,弄了一身屎臭味,惹得众人一窝蜂笑个不停。

    赵婶儿丢了面儿,一把将他揪起来狠狠揍了几下。

    “奶奶的!你个没用的东西!跟你那死鬼老爹一样,这么点破事就吓得你屁滚尿流,你能成什么事儿!”

    二狗以往挨了打总要大声叫唤,这次却半声也没喊,反而抬起手,颤颤巍巍指向楚丹儿:“鬼、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