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池念傅庭谦〕〔傅先生隐婚成爱〕〔太乙〕〔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浴火重生:逆天小〕〔锦衣玉令〕〔天才庶女: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14 哲学家
    陈恪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楚丹儿快速疏理着案件,对他点了点头。

    “你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据目前线索来看,能证明这个村民无辜的线索明显偏多,并且对一个犯人来说,他没有必要将矛头指向自己。”

    楚丹儿的思维方式令陈恪不由得赞叹起来:“大奶奶,没想到你对案件这方面这么案件,晚辈自愧不如。”

    陈恪突然的客气起来,令楚丹儿很是无奈,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竟如此婆婆妈妈。

    要知道在现代,楚丹儿的行事风格可是雷厉风行,说做就做,最烦的就是拖拖拉拉,婆婆妈妈了。

    看到楚丹儿没有回应,陈恪以为自己的话她没有听到,于是张口又来一遍,可是话刚出口,就被楚丹儿制止了。

    “陈大学士,我可不是来听您恭维的,现在我们讨论的可是一条人命。”楚丹儿虽然穿越了,但是作为一名警察的职业素养她依然保持着。

    “呃——”被公然制止,或许这个女人是第一次吧。

    陈恪将未说出口的话收回,讪讪一笑。

    “我们还是谈谈这宗案件吧,我刚才说这个村民很有可能是被陷害的,我举个例子,比如这个尸体已经是面目全非,这不是靠一朝一夕练成的,毁掉尸体的手法如此专业,让别人无法辨认出这个是谁,既然杀人毁尸如此熟练,他为什么不清理现场?干吗非要留下痕迹,让苗头指向自己呢?”

    楚丹儿话刚说完,陈恪就张口接道:“对,你说的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经你一说,我觉得这个凶手手法老练,故意将现场留下珠丝马迹,将所有的苗头指向老王头,就凭这点就很可疑的。”陈恪看向楚丹儿,眸色明澈。

    楚丹儿点了点头,“对,按照常理,有如此熟练的手法,定能逃脱制裁,他不可能不清理现场,更不可能留下那么多直指凶手就是自己的证据,所以我敢说,这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栽赃!”

    陈恪望向楚丹儿,不由得点头,“大奶奶,你心思如此缜密,我远不能及,不过万一他就是反其道而行,让别人故意认为而以此摆脱嫌疑呢?”

    面对陈恪的发问,楚丹儿神秘一笑,拿出一个味道奇怪的包裹。

    陈恪好奇地看向包裹,楚丹儿将其打开,“菜刀?”

    “确切地说,是一把沾血的菜刀!”楚丹儿笑着说道。

    “这味道?”这把菜刀味道清奇,陈恪差点呕吐,他只好一边嫌弃地捂着鼻子一边听楚丹儿分析。

    “这把菜刀的血迹处理过后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血迹走向,很明显,这个走向不是砍人致死的。”

    “血迹处理?不是砍人致死?”一连串的问题让陈恪面露疑惑,这么多新词他根本消化不了,这到底是啥意思?

    楚丹儿看了一眼陈恪,微微一笑。

    “所谓的血迹处理嘛,其时就是时间长了,这血迹风干了,还有根据血迹走向,这明显不是砍人致死嘛。”

    “那是什么?”陈恪忘记了那股恶心的味道,好奇地问道。

    “很明显就是事后被人拿着蹭尸体上的血迹,所以这个血迹是蹭尸体时,沾上去的。”楚丹儿两手一摊,看向陈恪。

    “完了?”陈恪意犹未尽。

    他觉得听楚丹儿断案,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完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楚丹儿看向陈恪,耸耸肩膀,拿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

    说了这么多,她竟然觉得有些渴了。

    听楚丹儿这么一说,陈恪也断定这老王头并非杀人凶手。

    可是杀人凶手到底是谁呢?

    陈恪看向楚丹儿,眸色复杂,“你说杀人凶手会是什么人呢?”

    楚丹儿了一眼陈恪,深思良久,方才说道:“现在证据不全,很难判断,不过我猜,这人应该就在我们身边,或许就是老王头熟悉之人,不然他怎么能潜入他家,并且翻找他的包袱不被发现呢?”

    陈恪点了点头。

    经过一番推断理论,陈恪发现面前的楚丹儿形象愈加高大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楚丹儿,竟感觉比往日愈加的漂亮妩媚了。

    楚丹儿没有发现陈恪异样的眼神,而是催促他赶紧想办法,不然她担心凶手杀人灭口或者衙役随便给老王头定个罪,到时候想伸冤都不可能了。

    “哦,对了,我来时给老爹扯了个谎,所以得向你借样东西。”楚丹儿想起来时山子随口说的一本书,便向陈恪说道。

    不将书拿回,她回去没法向老爹交待。

    依楚大的脾气,若是知道自己又因为一些“闲事”跑出来,不打断她的腿才怪。

    今天看他就是忍无可忍的样子,楚丹儿不是怕他,是因为楚大照顾一家人也不容易,自己这么气他于心也过意不去。

    “扯谎?怎么还牵扯到书?”陈恪看向楚丹儿,一脸的诧异。

    楚丹儿知道陈恪是里长的小儿子,从小虽然不是锦衣玉食,想来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主,所以哪知民间疾苦。

    不由得叹自己穿越这命太苦哦。

    如果穿越到一个大家闺秀身上,那应该也是过着这种生活罢。

    不过人生没有选择,就像自己,上一世是一个警察,那时候的自己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如此的一个小村庄吧。

    说来也是冥冥中注定吧。

    既然命运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那么就好好珍惜吧。

    这就相当于人生重来一次了,想来自己也算是中了大奖了。

    陈恪看楚丹儿不回答,不由得眸光一闪,再次问了一遍。

    楚丹儿收回思绪,看向陈恪,笑着说道:“想来这贫民的苦楚,可不是一天两天能与你说完的。”

    楚丹儿接着将自己来时与山子合谋,骗楚大自己来借书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罢,陈恪恍然大悟。

    “没想到事情还能如此多的学问,今日听来,我陈恪长见识了。”

    “陈恪,你这话到底是夸我还是贬我,我可有些分不清了。”楚丹儿看向陈恪,狡黠一笑。

    “真心夸奖的,其时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远比真实的话来得更实在。”陈恪看向楚丹儿,唇角一弯,露出一抹笑容。

    “这话很有哲理性,你若是晚生几千年,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哲学家。”楚丹儿拍了拍陈恪的肩膀,爽朗一笑。

    “哲学家?”陈恪眉心一锁,这是个什么官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