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15 屈打成招
    二人又说回了案情,陈恪按照楚丹儿所说,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菜刀,颇为惊讶道:“还真是,这凶手如此狡猾,若不是你说,寻常人看见菜刀定会马上认为这是凶器。”

    “是呀,如今被抓进去的那个村民不就证明凶手已经得逞了一半,只要里面的人被彻底定罪,他就可以彻底甩锅。”楚丹儿冷冷道。

    这种栽赃陷害,她在现代时见得不少,而且现代作案的手法更加高级,往刀上抹血都只是小儿科。

    陈恪握紧拳头怒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衙门揭露凶手?”

    楚丹儿摇了摇头,他们没有十足的证据,况且她总觉得衙门那群人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今日带走村民的时候就像是事先准备好故意为之。

    若是衙门与凶手串通一气,那案子可就更难办了。

    “人已经被抓进去了,就算我们知道是被陷害的,可真凶找不到,还是不能完全替他洗清嫌疑。”楚丹儿制止了陈恪天真的想法。

    现如今楚丹儿在陈恪眼中的形象格外睿智高大,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陈恪全都无条件相信。

    “好,都听大奶奶的。”

    楚丹儿瞥了一眼一脸认真的陈恪,莫名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好笑。

    她的这个便宜孙儿还真是不错,听话又懂事,让楚丹儿想起了她们警局新来的实习生,她还没来得及交给新人一些有用的东西就穿越到这个地方,想想真是遗憾。

    陈恪起身说他要先回家,他娘还在家等着他吃晚饭,回去晚了他娘又要担心了。

    楚丹儿算着时辰,楚大也马上要从集市回来了,要是回家没看见她只怕又会是一通折腾。

    思及此,楚丹儿也匆忙起身准备离开。

    才走了两步,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忙拉住陈恪。

    “对了,你是贡生,在衙门能说得上话,能不能想办法让被抓进去的老王头受点皮肉之苦?”楚丹儿忙道。

    这些村民都是些大字不识的小老百姓,没什么骨气,而衙门又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难保几个板子打下去他不会屈打成招。

    若真的在供词上签字画押,那再想翻案可就难于上青天了。

    陈恪认真地点点头,承诺道:“你且放心,我能找人帮忙。”

    就算不给他这个贡生面子,也一定会给赵熙招面子的

    听到他这样说楚丹儿才彻底放下心来,两人道别分开后各自回了家。

    柳塘县衙门大牢内,常年密闭潮湿的牢房夹杂着各种奇怪难闻的味道。

    阴暗的角落中,一个瑟瑟发抖的人影坐在墙边,老王头从进来到现在他一直很害怕,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出来!”突然门口一个衙役打开了牢门。

    老王头还以为要将他放走,谁知才刚出门就被两个衙役抓住胳膊,连拖带拽地带到了一间暗室。

    在瞧清里面各式各样的刑具时,老王头大惊失色,连声求饶。

    “大老爷饶命啊,小人真的没有杀人不要打我!”

    不过他的求饶于事无补,衙役毫不客气地将村民给绑上了木头桩子,又拿起沾了辣椒水的皮鞭狠狠抽了老王头一鞭子。

    刹那间,凄厉的喊叫声刺穿整个走廊。

    “还不说实话,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衙役大声质问。

    老王头疼得嚎啕大哭,含糊不清地说:“真的不是我。”

    “骗子!”

    又是一鞭抽了下来。

    就在衙役打算继续抽下去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一个穿着官服的年轻男子。

    “住手!”

    衙役知道对方比自己的品级高,气焰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只是疑惑地问:“衙门在办案,大人有何事?”

    此人在衙役耳边低语道:“上头关照,这个犯人打不得。若不想得罪上头,还不快把人送回去。”

    上头?

    衙役暗自思量了片刻,他们县衙大人让他好好审问这个犯人,可如今又说上头有交代,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上头要是怪罪下来,怕是你们县衙的大人都吃不了兜着走,你一个小衙役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那人又威胁道。

    衙役一听,觉得甚是有理,便叫人将老王头从木桩子上放了下来。

    那人又拿了伤药和吃食过来,说是上头交代一并要带给这个村民的,他得看着村民被包扎好伤口并且吃完这些东西才能走。

    衙役知道自己得罪不起上面的大人物,只好又听话地帮老王头将身上的伤口都仔仔细细地给包扎完。

    早知道他刚才就不下手那么狠了,现在还要亲自来包扎。

    陈恪穿着这身借来的官服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还要强装着镇定以免被对方看出破绽来。

    是赵熙招给他出的主意,这身官服和令牌也是通过赵熙招的关系拿到的。

    楚丹儿回到家中时楚大还没有回来,而林氏早已经将饭菜都端上了桌,三个小家伙也都坐在饭桌前等着她了。

    “姐快过来吃晚饭了!”大山十分热络地招呼着楚丹儿。

    楚丹儿疑惑地环顾四周,随口问:“不等爹吗?”

    “隔壁村要开长桌宴,有十几头猪要杀,你爹被他们请去杀猪了,今晚上就不回来了。”林氏笑得合不拢嘴,毕竟杀那么多头猪的收入十分丰厚,可以狠狠的赚上一笔。

    楚丹儿也高兴,不过不是为了钱,而是楚大不在就没有人能干预她查案了。

    用过晚饭后,楚丹儿借口自己吃多了想要去外面转一圈消食,借着夜色溜去了被抓起来的村民家中,想要再找找线索。

    白日里来的匆忙,她总觉得一定会有遗漏。

    黄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她在牛棚的干草里找到了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这个令牌做工精致,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小村子中会有的东西。

    于是在回家的路上楚丹儿又绕路去了陈恪家里,将令牌拿给陈恪,想着他见多识广,问问他有没有见过此物。

    谁知陈恪一眼就认出来了令牌的主人,想也不想便道:“这不是赵兄随行护卫的腰牌吗,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戴着的,怎么会在你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