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重生最强女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16 他还没死
    楚丹儿也很想问,赵熙招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这是我刚才在那个村民家的牛棚找到的,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来的,或是死者身上掉落的。”楚丹儿十分严肃地看着陈恪。

    陈恪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连忙替赵熙招解释:“这件事不可能是赵兄干的,他又不认识那个村民,不信咱们现在就去问问他。”

    正好今日楚大不在,楚丹儿一口答应下来,冒着月色和陈恪一起去了镇子上赵熙招落脚的住处。

    赵熙招正在书房看书,下人进来通报时他立即叫人将陈恪请了进来,没曾想还跟着一个楚丹儿。

    “陈兄深夜赴会,本想和你抵足夜谈,畅聊诗词歌赋,现在看来怕是聊不成了。”赵熙招阴阳怪气地说着,言下之意是楚丹儿是个草包,听不懂他们那些诗词。

    楚丹儿懒得跟他计较,从怀中掏出令牌,咣当一声丢在赵熙招的书案上,震得毛笔滚落掉地,墨迹溅到赵熙招的衣袖上。

    “这是不是你家的腰牌,你的随行侍卫是不是少了一个人?”楚丹儿开门见山地问。

    赵熙招茫然地拿起了腰牌,点点头道:“这确实是我家侍卫的腰牌,但在下并不知道是否有人不见,毕竟在下的侍卫众多,实在记不住每个人。”

    站在一旁的贴身侍卫阿七却忍不住插话:“有的!我已经有两日没见过月影了,少爷,他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还真的让她给找到了。

    楚丹儿心道,一个身怀武功的青壮年,在一个封闭落后的小村庄,谁遇到危险还不一定呢。

    只是她并直接言明,只是解释:“如今还未弄清楚柳塘县死者的身份,任何失踪的人都有可能,赵公子若有线索还请不要隐瞒。”

    “在下是真的不知情。”赵熙招万般无奈,挥挥手让阿七同楚丹儿说个清楚。

    据阿七描述,这位叫月影的侍卫是负责看守外面院子的,前几日突然不知怎么就消失不见了,他们想着月影或许去镇子上玩乐,便没有再找下去。

    阿七和这些侍卫们都是一道过来的,哭丧着脸说:“月影的贴身腰牌都丢了,那个死者该不会真的就是他吧?”

    除此之外,怕是没有别的人选了。

    整个村子中再没有失踪的人,而刚好月影是外来者,一切都恰好对得上。

    只是楚丹儿很不解,如果死者真的是月影,而村民是凶手,一个寻常百姓怎么可能打得过练家子的人,这分明不合理。

    更何况赵熙招的侍卫之前一直生活在京城,根本不认识这些村民,村民究竟有什么理由去杀一个陌生人?

    陈恪深受感触,拍了拍阿七的肩膀轻声安慰,显然也已经认定了死者就是月影。

    赵熙招手底下死了人,他心情也不是很好,没聊几句便命阿七将陈恪他们请了出去。

    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这个时辰小村落中的人都已经入睡,他们为了不惊扰到旁人,特意绕道从稻田中间的小路回家。

    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借着月色照亮前面坑坑洼洼的小路,水塘中时不时传来两声蛙叫。

    此情此景倒是颇有几分山村鬼片的既视感,楚丹儿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根本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即使在她身上发生过穿越这种荒唐的事情,她还是坚定地相信科学。

    不过陈恪显然就不这么想,他从走进这里开始便一直很紧张,时不时地张望四周,总觉得在两边漆黑的稻田中会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抓住。

    突然陈恪一头撞上了前面楚丹儿,鬼叫着:“月,月影!他诈尸了!”

    顺着陈恪手指的方向,楚丹儿也看到在稻田之中,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方才在赵熙招那里见过月影的画像,楚丹儿对月影脸上那颗大痣印象深刻,当下也能断定不远处的“人”就是月影。

    难道真的闹鬼了?

    他们这边的喊叫声惊到了稻田中人,月影认出陈恪,掉头就向更深处跑去。

    “他不是鬼,鬼不可能怕人,他一定还活着,快追!”楚丹儿喊了一嗓子,已经拔脚追进了稻田。

    看来他们之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月影根本没有死,牛棚里的死者另有其人,只是那个人是谁还不好说。

    一想到只要抓住月影案子就会有新的进展,楚丹儿脚下的步子就跑的飞快。

    都怪这具身子缺乏锻炼,太拖累她施展实力,不然早就追上月影了。

    天色太黑,月影跑了几步不小心跌了一跤,楚丹儿趁此机会终于追上他,一个擒拿手抓住月影的肩膀。

    不过二人力量悬殊,月影一个甩身将楚丹儿甩开,自己也退后了好几步,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

    陈恪不会武功,只能站在旁边干瞪眼,不忘冲楚丹儿大喊:“你千万小心!”

    “我倒是很久没有好好施展一下手脚了。”楚丹儿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咔嚓作响,她紧盯着月影,像是猎豹在观察着它的猎物,随时准备扑过去咬上一口。

    说时迟那时快,月影已经冲了过来,和楚丹儿厮打起来,两人一时间不分上下。

    月影没想到一个村野丫头竟然有此等身手,怕再耽误下去会引来更多麻烦,于是使出大招,用尽全力冲着楚丹儿左肩拍去。

    只听见肩胛骨近乎碎裂的声音,楚丹儿被震得连连后退,捂着心口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丹儿!”陈恪顾不得害怕,冲过去扶住楚丹儿的肩膀,紧张地看着她。

    楚丹儿抹了一把嘴唇上的血,斜了他一眼,“臭小子没大没小,我可是你祖奶奶。”

    月影并不想要楚丹儿的命,见没有人能拦着他,便拔腿准备开溜。

    可半空中突然飞过来一颗石子,正好打中他的膝盖,疼得他半跪在地上,而不远处赵熙招带着侍卫已经跑了过来。

    赵熙招按住月影的肩膀,声音冷若寒霜:“别乱动,不然我让阿七卸了你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