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纨绔子弟楚风〕〔上门佳婿江志文〕〔陆峰江晓燕〕〔驱魔王妃〕〔邪师〕〔第一刺客女婿修罗〕〔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赵旭李晴晴〕〔赵旭〕〔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17 知道是谁了
    月影见是自家主子,瞬间偃旗息鼓,连声求饶:“少爷饶命,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何几日不见踪影,还躲在稻田里打伤他人。”赵熙招发起火来浑身上下透着威严,令人不寒而栗,不敢直视。

    楚丹儿强压下不适,被陈恪搀扶着走了过来。

    赵熙招看了一眼楚丹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就在恍惚间,月影已经拉着他的衣摆不停地求饶。

    “你的令牌出现在牛棚,那里刚好又有死者,此事是否与你有关?”楚丹儿低着头问月影。

    “不是我!”月影吓得面色惨白,“只是前几日少爷让我去给陈少爷送字画,我不小心弄脏了字画,有个人说陈少爷最珍惜这幅字画,我回去怕是要被打死,所以让我出去躲躲风头,等过几日再回去。”

    陈恪想起来自己确实向赵熙招讨要了一幅字画,至今都没有送到他手上。

    “只不过是一幅字画,我又怎么会要了你的命?”陈恪无奈地叹了口气,“那究竟是和人告知你此事的?”

    月影迷茫地摇了摇头,只说那人怕受到连累所以蒙着面,不过看身形和衣裳应该也是府上的侍卫,因为他觉得分外眼熟,只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那你如何证明自己没去过牛棚?”赵熙招继续追问。

    人是从他府上走丢的,所以他格外上心。

    月影从腰间掏出了令牌拿给众人看,他说自己的令牌在身上,并没有丢在牛棚里,所以楚丹儿捡到的那块是另有其人。

    正说着,楚丹儿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面露痛苦地捂着心口。

    月影知道是自己干的好事,现下忙补救:“楚姑娘方才受了在下一掌,需要尽快将体内的淤血排出,不然会受内伤的。”

    这荒郊野岭的根本没办法疗伤,赵熙招提出可以先去他那边帮楚丹儿疗伤,顺便一起审问月影。

    一行人只好又回了赵熙招那里,在马车中时陈恪好奇问赵熙招怎么会大晚上出现在稻田,又刚好救了他们。

    “我突然想到明日镇子上有一场诗会,想问陈兄是否要一起赴约,便追了过来,兴许一切都是天意。”

    赵熙招说着,和陈恪二人相视一笑,两人之间的气氛甚是微妙。

    楚丹儿打了个哆嗦,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车里,她才是多余的那个。

    到了赵熙招的府宅,陈恪将面色苍白的楚丹儿扶进了客房,由这里武功最高强的阿七来帮她疗伤。

    阿七还是头一次和一个姑娘离得这么近,有些尴尬地伸出手,一时间不知该不该将手放上去。

    “楚姑娘你忍着点,我得把淤血给你拍出来。”

    扭扭捏捏,古代人就是麻烦。

    楚丹儿不耐烦地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等着他下手。

    阿七手中发力,猛地拍在楚丹儿的后背,一阵刺痛过后,楚丹儿又呕出一口深褐色的血,陈恪忙上前将她扶住。

    不过这次吐血后,楚丹儿的脸色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嘴唇也有了血色。

    阿七松了口气:“淤血已经吐出去,明日便好了。”

    之前楚丹儿在现代出任务的时候也经常会受伤,这点疼痛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颇为淡定地下了床,却见一屋子的人都十分凝重地注视着她,好像在瞻仰遗容。

    月影的大招杀生掌可是能一掌拍死一头牛,虽说当时收了力气,可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楚丹儿一介女流竟然能眉头都不眨一下,实在是异于常人,令人佩服。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赶紧去抓犯人。”楚丹儿雷厉风行地走出了客房,回头看了一眼赵熙招,“还请赵公子将府上所有的侍卫都找来,让月影认一下究竟是谁给他报信,另外还有谁丢失了令牌。”

    以她刚才的判断,月影应该没有骗人。

    赵熙招将府上所有的下人都叫到了他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地站了六排,本来宽敞的院子瞬间变得逼仄拥挤起来,穿梭他们其中楚丹儿显得格外娇小。

    月影瞅了半晌,先是揪出来了一个人,那人吓得赶紧为自己辩解,说他根本就不认识月影。

    “闭嘴。”赵熙招冷声呵斥,“站出来。”

    就在所有人以为已经结束时,月影又从侍卫中找出一个人,身形和刚才的人十分相似。

    侍卫营选人的标准本就很一致,这下月影找出来了十多个觉得可疑的人,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怕少爷认为他在胡闹。

    接下来便是查他们每个人的令牌是否在身上。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才发现丢失令牌的人竟然不止一个。

    有的是喝醉了酒掉到坑里不小心遗失,有的是去赌场赌钱输得全身上下都赔给人家,自然也包括那块令牌,不过更多的都是在追查凶手的时候弄丢的。

    “卑职前几日丢了令牌就已经上报,这事阿七哥能作证。”

    “没错,属下也上报了,我们查案弄丢令牌是常有的事,不能因为这个就定我们的罪啊。”

    侍卫们吵吵闹闹,生怕下一个被怀疑的人是自己。

    现在事情可就难办了,有嫌疑的人这么多,一个个查下去都要浪费很多时间,到时候只怕早就打草惊蛇,让凶手有机会逃脱了。

    今晚上闹得这一出,凶手必然会警觉。

    楚丹儿被他们吵得头疼,摆摆手让赵熙招将他们全部赶走,耳边这才落了个清净。

    看着渐行渐远的侍卫们,楚丹儿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走到月影身边,悄悄的对着月影耳边说了几句话。

    “……对不对?”楚丹儿期待地看着月影,等待他的回答。

    月影迟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悄声退到了一边。

    楚丹儿只是想要确认一下她的猜想是不是真的,现在看来她的直觉果然没错。

    她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淡淡笑意。

    赵熙招摸不清头脑,忍不住问他们刚才都说了什么。

    楚丹儿仰头看着赵熙招,道:“让月影先回府吧,凶手不是他,我已经知道那个传假信的人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