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18 抓到凶手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若是再赶回村子怕是天亮才能到,陈恪提议现在赵熙招的府宅住一晚上再回去。

    楚丹儿想着自己若是没回去,山子和荷花肯定会帮她向林氏打掩护,左右楚大不在家,她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于是答应下来。

    赵熙招难得没有和楚丹儿继续顶嘴,而是命人给她收拾出一间客房来。

    而月影并未被赵熙招处罚,他心有余悸地回了自己的小屋子,在外面躲躲藏藏了好几日,终于能回来踏实地睡觉,他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黑暗的房间中,床上传来月影平稳的呼吸。

    门外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闪而过,门上糊的纸浆被戳出一个小洞,中空的竹签探了进来,一缕浓烟缓缓飘散在整间屋子中。

    外面的人算着迷香发作的时间,等到屋内终于没了动静后,用短刀撬开了门闩。

    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蒙面黑衣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用刀尖挑开床帘,探头看了一眼床上之人。

    短刀高高举起,对准了月影的心口,狠狠地刺了下去。

    谁知却在半空中被月影一把抓住,月影猛地睁开眼睛,趁着黑衣人惊讶的空档,一把将对方推开,从床上翻了下来。

    虽说月影刚才有意捂住口鼻,却还是吸进去了一点迷香,现在武功只能施展出一部分。

    黑衣人并未放弃,和月影打斗起来。

    黑衣人的武功很高,再加上月影身中迷香,好几次险些被刺伤,都被他躲了过去。

    就在黑衣人马上要将月影制服的时候,几名侍卫破窗而入,将黑衣人控制住,黑衣人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终于抓到你了。”屋外传来楚丹儿轻快的声音。

    黑衣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屋子的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当中,今晚上的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抓他的。

    楚丹儿来到黑衣人面前蹲下,一把扯下来黑衣人的面罩,吹亮了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凑近黑衣人的脸。

    这一看倒是将她吓了一跳,怎么会是他?

    此时狼狈不堪趴在地上的刺客,竟然是赵熙招的贴身侍卫阿七,方才他们还在院子里见过。

    “怪不得你最先想到月影不见了,原来这都是你事先设计好的,想要误导我们以为死者就是月影。”楚丹儿一把扯住阿七的领子,怒道,“快说,凶手是不是你!”

    阿七执拗地将脸转到一边去,依旧嘴硬:“楚姑娘说这些可有证据,平白无故可不要愿望好人,我是赵家的人,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审问。”

    “死鸭子嘴硬。”楚丹儿的暴脾气上来,毫不客气地抽了阿七一巴掌,让暗卫们将他给捆了,提到赵熙招面前去,“当着你主子的面,看你还不说实话。”

    一听到要去见赵熙招,阿七瞬间就慌了,气急败坏地喊着:“我自小陪着少爷长大,他是不会相信的鬼话的,还不快将我放了!”

    一说到赵熙招他就这么大反应,楚丹儿觉得此人还是有些良知的,最起码他很在意自家主子。

    楚丹儿给暗卫们使了个眼色,他们没有继续将阿七往外面拖去。

    重新获得自由的阿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像一只霜打的茄子,还有些困惑不解。

    “方才我在前厅趁着所有人都在的时候说了月影不是凶手,而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我猜凶手听到后肯定会按耐不住,趁着今晚杀了月影,再伪造成月影畏罪自杀的假象以摆脱自己的嫌疑。”楚丹儿有条不紊地说着自己的分析。

    阿七当时确实在现场,也以为楚丹儿怀疑到了自己身上。

    他不知道楚丹儿是怎么做到的,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杀了月影比较保险。

    “我事先让暗卫都埋伏好,如果你出现,就将你拿下,如果没有人出现,那就说明凶手也许并不在赵府。”楚丹儿含笑拍了拍阿七的肩膀,轻蔑一笑,“你还是太嫩了点,这么快就坐不住来自投罗网了。”

    听到此,阿七知道自己的每一步都被楚丹儿算得清楚明白,再挣扎也无济于事,悲愤交加,气急败坏地怒道:“你知道了又如何,连我家少爷都时常说你就是个无知村妇,你的话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楚丹儿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说她是村妇,她堂堂现代刑侦队长在古代竟然如此不受待见,真是气煞她。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楚丹儿干脆将她的推断讲出来,让对方死心,“你杀人的手法干脆利索,善后的本事也不差,着小村庄能有如此本事的可不多,我猜你应该不是当地人。”

    “而最近外来的人寥寥无几,找到你只是时日长短的关系,要不是你今晚就下手,我还不能这么快抓到你。”

    楚丹儿兵行险棋,终归是让她给碰运气抓到了。

    “要你多管闲事,你连死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何必掺和进来?”阿七愤愤不平地嘀咕着。

    即便是在京城,也没有女人去查案的道理,更何况是一个小村庄的农妇,怕是大字不识一个,撞了大运才抓到的他。

    楚丹儿早就看他的态度不顺眼,一记重锤敲在阿七的头上,出手毫不客气,当即给阿七脑袋上砸出一个大包。

    “匡扶正义人人有责,不管死的人是谁,他有罪自然有律法来惩戒他,你私自杀人就是不对,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楚丹儿突然凑近阿七,逼着对方与她对视,眼中尽是威严,“不管我是谁,我都照样抓你。”

    兴许是被楚丹儿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唬住,阿七半晌没说出话来,咬牙切齿地将头扭向一边去,“那你想如何?”

    “送你去见官,让衙门定夺该如何惩戒你。”

    楚丹儿还不知道阿七究竟为何杀人,以及死者究竟是谁,等下少不了还要一场漫长的车轮战在等着她。

    不过她有耐心,多难缠的犯人她都遇到过,就没有她破不了的案子。

    他们在房间内的对话被屋外之人尽数听了去,屋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檐下之人眸中凝起一层寒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