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25 不对劲
    “先去与她回合,其他事情,等下再说也不迟。”

    赵熙招让侍卫带路,他在后面跟着。

    侍卫带着赵熙招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的,绕得他晕头转向,有点怀疑这个侍卫是不是故意的。

    在看到侍卫不知道第几次蹲下身找什么东西,赵熙招忍不住了,问:“你到底在找什么?这样绕来绕去的,你没记住路吗?”

    侍卫起身,恭敬的回道:“属下在找楚小姐留下的记号,快要到了请公子噤声。这也是赵小姐吩咐的。”

    赵熙招闭上嘴巴不再说话,越发搞不懂楚丹儿到底在搞什么鬼。

    等侍卫停下脚步示意赵熙招到了,左找右找看不到楚丹儿的人影,正在疑惑时听到头顶有人小声的叫他:“赵公子,小声点,快爬上来别被发现了。”

    从出生到现在赵熙招哪里有这样憋屈过,在侍卫的帮助下又拽又托的终于爬上了这棵还算茂盛的树,猫在树叉上还不敢随便乱动,生怕自己一个不稳掉下去。

    透过树叶间隙能隐约看到小院里的情况。院子不算小,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住,里面居然还有带着刀巡逻的。

    “这个院子是什么情况?你在这里躲着做什么?”从没见过这阵仗的赵熙招有些懵,不是说找她妹妹吗?在树上她妹妹也不能自己回家吧。

    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楚丹儿回头,示意赵熙招声音再小点儿,之后解释自己这个看上去很奇怪的行为:“这棵树正好长在了院子东边,树叶茂盛能挡住人影但是不挡视线,院子里的人都在干嘛了如指掌。因这棵树没有挨着院墙还不好攀爬,那些人没有防范这里,不然这样的空子很少能钻。”

    赵熙招算是长了见识,原来只是监视人就要这么多的门道,看身边侍卫的表情未变,似乎在场的人只有他不知道,刚想清清喉咙缓解一下尴尬,猛的又想起现在不能大声,于是转移话题问别的:“你不是在找你妹妹吗?她在小院里?来的路上我都没看到什么标记,你是怎么找到的。”

    倒是不算傻,楚丹儿点头,递给赵熙招一个衣角,衣角上缝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布包。赵熙招捏了捏,很明显的颗粒感,但是这个和标记有什么关系?

    看到赵熙招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不明白,示意侍卫盯着院子,楚丹儿安慰自己就当是上科普节目了:“这个小布包里装的是砂糖。自从周家村有孩子出事之后我就给他们准备了这个,叮嘱他们如果遇到什么奇怪的人拽开一个角使劲往家跑,在外面不要吃任何人给的东西,就算是认识的也不能吃。”

    赵熙招还是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是砂糖?砂糖落在地上就看不到了,更何况那些人已经把痕迹抹得差不多了,难道除了吃砂糖还有什么其他的用处?”

    “砂糖吃起来不是很甜吗?就算是抹除痕迹也没有人会把整条路都给翻一遍吧,只是简单的抹掉足迹或者车轮的痕迹,但是砂糖就算是去了别的地方还是会引来蚂蚁,只要去看小堆聚在一起的蚂蚁就能找到大致的方向。”

    看赵熙招还是想要问问题的样子,抢先开口堵住他接下来的话:“不要问为什么会引来蚂蚁也不要说砂糖搬完了就不会有蚂蚁这样的话,去过厨房就明白了。”

    赵熙招了然,看来是专属厨房的学识,他不明白很正常。于是赵熙招自动把这件事归到了楚丹儿是因为某些失误歪打正着的想到了这个办法,心里开始对这个姑娘钦佩起来,原本不起眼的小事也能被她发现,还用在了这样重要的地方,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让这个姑娘戒备心这样强。

    见没有人再追问这件事,楚丹儿松了口气。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这些人蚂蚁之间传递消息也是需要时间的,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对蚂蚁来说沾过砂糖的土也是有甜味的。

    解决完这些疑惑,楚丹儿的心思又马上回到小院里,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楚荷花被关在哪儿,弄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人越快救出来越好。

    另一边的赵熙招看着专注小院的女主,越发觉得她一定是经历过什么他不能想象的事情才会变成今天这样,回想起自己之前竟然说她是村妇,还暗自唾弃过她无知,这件事对比下来,显然无知的那个人是他。

    不止是这件事,之前去乱葬岗的情形陈恪也跟他说过,那样的胆色恐怕一般的男人都不会有。

    好奇心的驱使下,赵熙招问出了困扰他已久的问题:“你去乱葬岗查看那些尸体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不会害怕吗?”

    楚丹儿随口回道:“有什么可害怕的,那些孩子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自然坦坦荡荡。倒是丢掉尸体的县太爷有可能是害怕。”

    话说到这里,楚丹儿突然反应过来她漏掉了最关键的事:“那个县太爷,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照理说出了这样的命案,虽然告知村民们是老虎吃的人,但是县太爷不将尸体交出去也很可疑。

    这些天她都以为县太爷是害怕被村民知道是杀人案会恐慌,所以才会隐瞒下来不让人去看尸体,独独忘记了还有另一个可能。

    县太爷怕是也跟这样的事情有关系,扔掉尸体也只是为了不让人去深究真相。

    一直以来县太爷这样的官职在楚丹儿心目中都是正面形象,对上面的人来讲他人微言轻,却还是会想办法为村民主持公道。

    如果这个怀疑是真的,不止是楚荷花,这个镇子上的孩子们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推测让楚丹儿的思绪开始有些乱,她赶紧劝自己只是瞎想的,若是县太爷是这样的人,那这个镇子就全完了。

    楚丹儿的表情过于严肃,连带着赵熙招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有什么不对劲?他们这样的芝麻官不是都这样吗?点头哈腰的,胆子小还贪财好色。”

    摇头否定赵熙招的话,楚丹儿不敢把心里的猜测挑明:“可能只是我想多了吧。”

    谁知道之后出现在这个小院的人,不但坐实了她这个推测,让赵熙招也察觉出不对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