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悍妻名动天下 029 露出端倪
    就这样,楚家兄妹三人住进了赵熙招在镇子上买的小宅院里。兄妹三人包揽了小院里洒扫的活计,赵熙招也依言找了一个先生来教他们学问。

    也不是没有留楚丹儿留下,却被她拒绝了。

    “我一个姑娘家搬过来像什么话。如果那些人不来找我,我怎么抓住他们。”

    楚山子不放心:“姐姐,我留下来帮你。我已经长大了,肯定有我可以做的事。”

    一番话听得楚丹儿非常欣慰:“姐姐知道你长大了,但是荷花和仲阳还小。你得保护他们,教导他们。住在赵公子家不比家里,得有一个人看着他们两个不要闯祸吧。这件事没得商量。”

    能在楚丹儿面前说得上话的大概只有陈恪了,楚山子印象中两个人的关系一向要好。直奔陈恪家,楚山子开门见山说明来意:“你去劝劝姐姐吧,要么让她也来赵公子家,要么就让我留下来帮她。你们关系好,肯定能说服她的。”

    想起楚丹儿在乱葬岗彪悍的表现,以及赵熙招告诉他楚丹儿做的那些事,只觉得自己现在头开始痛了,楚丹儿现在可不是劝劝就能改变主意的人。

    “我知道你担心奶奶,但是你留下只会让奶奶瞻前顾后。她做得事情很危险,不能分心。不然她也不会早早的安顿你们。不过你放心,赵公子和我都会帮她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山子只能放弃。

    几个孩子是安顿好了,现在家里还有刘氏和楚大两个大人。

    兄妹三人搬去赵熙招家楚丹儿根本没有和他们商量,突然得知自己的孩子都要搬去那个外地来的赵公子家,楚大脾气上来了,菜刀往案板上一剁,指着楚丹儿就骂:“翅膀硬了是吧,老实了几天还以为你改过来了。你自己的弟弟妹妹放到人家家里你还要不要脸,我和你娘还没死呢,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刘氏担心父女二人又吵起来,拍着楚大的胸膛给他顺气,一边劝:“孩子他爹你别急,缓缓好好说。赵公子不像坏人,丹儿肯定有她的原因,好歹听听她怎么说的。”

    这样的反应在楚丹儿的预料之内,她也想过怎么安顿爹娘,赵公子那边肯定是不能再麻烦了。那些人多得是阴招,保不齐什么时候用在楚大他们身上。虽然脾气暴躁了些,但是楚大对几个孩子怎么样楚丹儿再清楚不过,说到底舍不得他们出事。

    楚丹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爹娘,刘氏听完不敢相信,楚大则是好几次差点压不住脾气。

    “事情就是这样。那些人觉得我挡了他们的路,难保不对你们动手。赵公子的家世背景足以保护他们,更何况他是陈恪的朋友,我觉得他可以信任。我想过了,爹娘就悄悄的出城,在外面躲上一段时间,事情尘埃落定我会让陈恪去找你们。”

    啪——桌子被拍得晃了晃,楚大的脾气到底是没压住:“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想自己偷偷解决,那是你自己就能解决的事情吗?别管他们有什么阴招子,尽管使过来,看我不剁碎了他。”

    刘氏震惊过后也附和:“我们躲出去你怎么办。你也说了那么危险,当爹娘的怎么能就让你一个人留下来。”

    不管楚丹儿怎么劝,楚大咬死了不松口。刘氏虽然怕到发抖,可还是坚定的表示不可能留楚丹儿自己。

    眼看规劝无果,楚丹儿只好放弃,叮嘱二人不要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现在还没有拿到证据,村民不但不相信,还可能会引来灾祸。

    一家人现在都有自己的目标,楚大依旧正常的出摊卖肉,问到家里的孩子只说找了先生教学问,只是都能感觉到他剁骨头的时候力度好像更大了。

    案子一天不解决,楚丹儿一天不能踏实。赵熙招豪爽的调动了五六个人给她用,自己则是想方设法的从县太爷那里套话。

    之前的小院不是没有去过,经过那次夜袭之后,门口不但多了看门的,连带着院墙周围也多了巡逻。不管他们没有搬走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地方都不能再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楚丹儿打听到了情况。

    酒坊的人近来都说奇怪,买酒的人里有个人出手突然阔绰起来。

    “王远,怎么最近天天见你过来买酒?手里还拎着那么多下酒菜,你发什么财了?”有伙计憋不住问出了声,这引起了混在这里的楚丹儿的注意。

    那个叫王远的人似乎很怕被人注意到,压低声音回话:“财不外露你不知道吗?”

    伙计嗤笑,斜眼看他手上的大包小包:“你这叫不外露?烧鸡的油都快滴到地上了。鬼鬼祟祟的,你不会是去偷了吧。”

    王远气急,梗着脖子反驳:“你胡说什么,我这是做生意赚的。你自己挣不到钱在这里酸我。”

    听闻是做生意挣到的,伙计来了兴致:“什么生意这么赚钱?你也跟兄弟透透口风呗,下次你来大酒我偷着多给你点儿。”

    咽了口口水,王远看向身边站了许久的楚丹儿,愣是不回答伙计的话:“你买不买酒,别站在这儿挡人生意。”

    心知这‘生意‘是没法听到了,楚丹儿不理会王远的话,对伙计道:“打半斤。”

    伙计应声去打酒,王远则提着酒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这人真的是怎么看怎么可疑,“伙计,那个人你认识?”

    知道楚丹儿说的是王远,伙计的语气中满是不屑:“他啊,认识。这一片有名的生意人了。前些年偷东西被人家抓了包,送他去见了官。家里人想办法把人给弄出来,又给他钱让他做生意,一直赔钱,出来喝酒都是赊账。只不过最近花钱大方起来,看那心虚劲儿,没准儿是又手痒偷了东西。”

    向伙计道过谢,楚丹儿决定去会会这个王远。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个做生意赔钱的人突然出手阔绰,多半是在做什么亏心事。现在这个当口,一点儿苗头都不能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