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无双萧天策免〕〔帝少的私宠甜妻〕〔主角叫萧天策的小〕〔逝水年华〕〔蜜枕甜妻:老公,〕〔快穿团宠:她又美〕〔当爱情遇上科学家〕〔重生僵尸道长〕〔我钻到钱眼里面去〕〔哼哧哼哧把田种〕〔黑夜与巨龙途径〕〔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见江山〕〔绝世小神医〕〔最强渔夫〕〔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绝世小神医〕〔抓不住的温柔〕〔帝国总裁坏透了〕〔穿书八零:空间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醉酒
    看到江姜一双泛着雾气的黑眸,和微微泛红的脸颊,池慎慢吞吞站起来问,“你喝醉了?”

    江姜点了下头,慢半拍的说,“抱歉,走错了。”说完她就要转身。

    包厢里一头奶奶灰的蓝背心青年挽留,“哎,别走啊!来都来了,大家都是熟人,坐会儿坐会儿。”

    “不了,我们班在举办同学聚会,我离开有一会儿了,得回去看看。”

    奶奶灰青年闻言蹦起来,“同学聚会,那尤作,咳,尤柔也来了?我代替你去,你就在这儿和池哥好好玩哈!”

    蒋贤说完将江姜推进去关上门就往出跑。

    江姜“”他知道哪个包厢?

    包厢里一时只剩下池慎和江姜两个人,江姜揉揉额头坐到沙发上,池慎也在她边上坐下。

    “江姜,你在江市读的书?”

    江姜半阖着眼睛应了一声,“嗯,在泗一读了一年。对了,听说你在玉华读的?”

    她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红t的青年进来了。

    “呀!江姜?”安译一惊呼一声。

    “江姜,你怎么会在这?你这是喝酒了?池哥约你来的?”

    江姜看到他,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于一阳的身影,又一个话唠出现了。

    “啊,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安译一,安全的安,翻译的译,一二三的一。我是池哥发小!”

    江姜“”名字里还都有个一。

    “池哥,我就上个厕所,你就把江姜给叫来啦,速度挺快,还说你没意思!”安译一说着朝池慎挤眉弄眼。

    江姜揉揉额头解释,“你误会了,我们同学聚会,我喝了点酒,走错包厢了。”

    “啊,这样啊。”安译一点点头,随后他又惊叫,“你是泗一的!”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泗一中学很多班同学聚会来着。

    江姜点点头。

    安译一继续自来熟的叭叭,“那你和池哥也太有缘了吧,江姜,你既然在江市读的书,那你那会儿知道池哥不?”

    江姜摇头。

    安译一不可置信,“池哥可是玉华的一哥啊!”

    江姜嘴角一动,“一哥?”

    一直被挂在嘴边的池慎飘来危险的眼神,安译一抖了一下,火速改口,“啊,呸,是是”校霸好像不太好听?会不会让妹子鄙视啊?

    安译一急中生智,“是好学生!”

    “没错,池哥可是玉林的最出名的超级好同学!”

    江姜向池慎飘去一个怀疑的眼神。

    池慎“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不像好学生吗?!”

    江姜眼睛眨眨,认真的打量他几秒,摇了摇头。

    池慎“我哪不像了?我成绩很好的。你这样的看着也不像好学生。”

    江姜目光闪烁了一下,强自理直气壮,“我可是年纪第一!”

    “年纪第一?哇,江姜,你这么厉害啊!”安译一惊呼。

    江姜酒劲上来,头愈发沉了,她捏了捏眉心,心里后悔不应该和他们喝那么多。她已经一年多没怎么喝过酒了,突然猛灌这么多,还真有些吃不消。

    安译一瞧见,将桌上池慎还没喝的牛奶递过去,“听说喝奶可以解酒,你喝点。”

    江姜酒意上涌,脑子有些迟钝,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接了过来。

    池慎一把将牛奶从她手中抽走,调侃道,“喝傻了?你不是牛奶过敏?”

    安译一听到震惊,他之前也看了节目里江姜说过不喝牛奶,只是一下没想起来。但是!池哥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他一向对女生都很冷淡,他就说他对江姜有点不一样吧!看,这就是证据!

    安译一决定要做个好兄弟,给哥们儿创造机会,他捂着肚子站起来,夸张道,“哎哎,肚子好疼,我得去医院瞧瞧了,池哥,我先走了啊,你好好照顾江姜啊!”

    说完,他一溜烟跑了,完全不像腹痛的人,倒像是个尿急的人。

    池慎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他那点小九九他还能不知道?

    他扯扯唇角,目光落在亮着的笔记本屏幕上,他盯了一会,嘲讽的扯了下唇角,合上笔记本。

    扭头一看,江姜已经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盯着她的脸瞧了几秒,沉声唤了一声,“江姜。”

    江姜纤长的睫毛微动了下,眼睛却没有睁开。

    池慎眉皱起,不耐烦的叹了口气,伸手去扯她胳膊,想把她摇醒。

    他手刚触到她的皮肤,江姜眼睛唰一下睁开,一个手刀瞬间劈了过去。

    池慎第一次触碰到异性的皮肤,一时怔神不查,躲了一下还是被打到了胳膊。

    “嘶,”他吸了口凉气,艹,力气还真特么大。

    江姜清醒了几分,蹙起了眉,声音还带着几分酒后的低哑,“你干嘛?”

    池慎嘲弄的笑了一声,“把你叫醒啊!难不成你想在这儿睡一晚?”

    “你力气还真挺大,我胳膊都红了。”池慎说完右臂伸到她面前。

    池慎皮肤很白,细皮嫩肉看着就像娇贵的大少爷,此刻那只有着薄薄线条的手臂上红肿了大片,趁着皮肤的白,看着确实有些触目惊心。

    江姜挑了挑眉,“你没躲开?”她可没忘记他也练过。故意装可怜?这有什么意义?

    难道其实是个菜菜,上次躲开只是侥幸?

    池慎想起她皮肤细腻的触感,目光有些变化,他掩饰的拿起桌上的牛奶吸了一口,“谁知道你睡着还不安分。”

    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两人的呼吸声。

    池慎又吸了两口牛奶,扔掉奶盒站起来,转身居高临下看向半阖着眼的江姜。

    “怎么样,还能走吗?需要叫你那个闺蜜吗?”

    江姜揉揉太阳穴慢慢站起来,“我没事,你开车带我回去吧。”

    两人出了餐厅,夜风一吹,江姜酒醒了些,江姜给尤柔发了短信便上了池慎的车。

    扣上安全带,江姜问池慎,“你刚刚想说什么?”

    池慎扯扯唇角,“想说我副驾不载人。”他刚刚正想说,她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已经坐进去了

    算了,这辆刚好开腻了,改天换一辆。

    “哦,那我去后面坐。”江姜说着就要解安全带。

    “等等。”池慎喝住她,“坐都坐了,换有什么用,你这个酒鬼,好好呆着吧。”

    江姜不动了,盯着前方的车流发呆。

    夏天白天很长,七点钟天还没有完全黑,只是微微暗了一丝,夕阳的余晖撒在车里,给狭小的空间蒙上了一层。

    车里静悄悄的,浓浓的酒气弥漫鼻尖。池慎无意间转头,见她已经又睡着了。

    他低声咒了一句,“一个女生,喝那么多酒。”

    低不可闻的声音很快消失在了空气中。

    到了别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池慎懒散倚在座椅上,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方向盘,目光落在双眸闭着睡的香甜的江姜脸上。

    池慎直播间。

    啊,池哥多会儿会叫醒糯糯呀?继续打赌呀

    不赌了,刚刚赌5分钟输了,10分钟也输了,鬼知道他是不是要等到江姜自然醒啊?

    嘿嘿嘿嘿,我站的c又有苗头了

    不要啊,我拽爷独美啊!听说有了女朋友就不酷了

    啊,等的我好无聊

    边写作业边看节目,你值得拥有

    边加班边看节目,你值得拥有

    这画面还真美啊~

    这摄像头夜视画质还真好啊~

    那当然,这可是曾少巨额购入的

    微博上一条33火花冒冒冒悄悄爬升。

    江姜迷蒙的睁开双眼时,恰巧对上了一双桃花眼,她怔忪片刻,揉揉眼睛,嗓音有些哑的问,“到了?”

    池慎移开目光,嗯了一声率先下车。

    江姜推开车门下去,脚下的高跟鞋猝不及防一滑,离她一步远的池慎来不及细想已经揽住了她的腰。

    隔着一层薄薄丝绸,她皮肤的温度瞬间传入他的手臂,池慎僵了一下,赶紧放开她。

    “站好,以后别喝酒了,这么麻烦。”

    江姜打了个哈欠,“麻烦你了,谢谢啊。”

    第二天,江姜睡到中午爬起来,下午又和韩号林他们玩到晚上,等她踏着夜色回来的时候小屋里已经静悄悄一片了。

    时间一晃五天过去了,周五早上,江姜吃完早餐又碰上了发丝凌乱,穿着一套黑丝绸睡衣的池慎。

    “你今天不出去?”江姜咽下燕窝后问他。

    池慎打个哈欠坐下,神情还有些萎靡,“昨天太累了,今天不想动。”

    江姜第一次见他这个样,有些好奇的问,“你昨天干嘛去了?”

    “攀岩。”

    “攀岩?”江姜诧异,“你去攀岩了?”

    池慎撇撇嘴不满,“怎么,你能玩刺激的活动,我玩就很神奇?”

    江姜摸着下巴打量他一番,“看来我对你的认知还是有一定误差的,我还以为你都是游轮聚会这些呢。”

    “呵,那你小瞧我了。我改主意了,一会去飙车去吗?那天那个奶奶灰,记得不?”

    “他叫蒋贤,他今天办了场比赛,去比一场,敢吗?输的人必须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永久有效。”

    江姜撩撩长发,唇角自信扬起,眉眼都带着肆意,“有什么不敢的,走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