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僵尸道长〕〔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见江山〕〔绝世小神医〕〔最强渔夫〕〔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绝世小神医〕〔抓不住的温柔〕〔帝国总裁坏透了〕〔穿书八零:空间娇〕〔李承乾小翠〕〔最强职业人〕〔花豹突击队〕〔诸天星图〕〔大道纪〕〔六指诡医〕〔至尊弃婿〕〔总裁老婆爱上我〕〔宠妃天下〕〔中医许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心跳
    明天似乎是个阴天,夜晚的星星寥寥可数。

    江姜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目光穿过玻璃屋顶遥望漆黑的天幕。

    天空真大,在这个宇宙中,人类还真是渺小又伟大的存在。可惜她的宇航员梦也破灭了,无法去看看宇宙星河。高中那会儿她想报考空军,可惜家里人一致反对。

    她爸爸妈妈其实从来不会用强硬手段逼她,但他们会哭会绝食

    她那会儿也确实不成熟,心软就妥协了,照现在怎么也要争取下啊!

    江姜轻叹了口气,她知道父母从小娇养着她,舍不得她受一丁点苦,自然也希望她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只去享受就好。

    她也想去享受,但她偏偏不爱包包不爱化妆品,不爱逛街,脑子里尽是些对他们来说离经叛道的想法。

    她胡思乱想着,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池慎那双以‘眼中含情’著称的桃花眼。明明是情意盈盈的眼形,在他的眼睛中,却丝毫看不出勾人的情。

    她只看到一个挣扎束缚着的灵魂,渐渐麻木冷漠的灵魂。

    “呵。”江姜嘲讽的轻笑一声,一双眼睛哪能看出这么多,她什么时候也这么爱脑补了?

    “江姜。”隔着一层粉色厚布窗帘的玻璃门外响起池慎的声音。

    “我房间有台望远镜,你要不要看?”池慎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懒懒散散。

    听到望远镜,江姜爬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想,说好的看星星,她等着看满天繁星,结果连月亮都是只能勉强看到!

    选房间时他们随便各进了一间,没想到房间居然还不一样!

    江姜穿着节目组让人从小屋里带过来的睡衣,一条真丝吊带墨绿睡裙,开门出去。

    她皮肤细腻白皙,像极了上等的白瓷,微暗的灯光下似乎散着莹莹白光,墨绿色的睡裙穿在身上更显几分诱惑。

    长长的墨绿卷发搭在一侧肩头,小巧精致的脸上未施粉黛,多了几分清新。

    樱粉的唇、不经意间便带出几丝魅意的眼睛让她身上的气质更奇异起来,似冷、似纯、又近妖。

    也许是夜的原因,也许是方圆百里只有他们两人所带来奇妙感,池慎凝着她的目光深了几分,喉结无意识的滚动了一下。

    看着面前的人,他第一次感觉到心脏以一种难以表述的方式震动着。

    江姜似有似无感觉到了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氛。

    池慎只穿着件白丝浴袍,深紫色的头发湿漉漉的,偶尔悄悄的滴下几滴水珠,顺着他略有些散乱的浴袍划入胸膛。从敞开的衣领处露出的皮肤,便可以轻易联想到浴袍之下的紧致肌理。

    江姜心跳忽的漏了一拍。

    但只是一瞬间,很快她摒弃掉脑中的想法,心下感慨,男色惑人啊,池慎这张脸还真是她见过最得天独厚的,再加上这身材

    要不是她坚定不婚,肯定就选他了。

    “你试过了没?回房间那么久你居然才看到?”

    她声音一贯是微凉的质感,话出口,刚刚不经意的旖旎氛围悄然打破。

    池慎轻咳一声,目光闪烁了一下,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没试,我回房间便洗澡了,洗的久了点,洗完去阳台时看到的。然后就来叫你了。你不是说你喜欢天文?”

    也许是潜意识的掩饰,池慎话无意识的多了些,只是两人都没注意到。

    晚餐看落日时江姜确实提过一句喜欢天文宇宙,以前想当个宇航员。没想到他竟然记着。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池慎房间。

    直播间的网友们嗷嗷叫,隔壁几个直播间的邻居们听到风声都一股脑涌进来。

    一条瓜瓜c绝配悄悄顶上热搜。

    池慎房间的帘子是粉蓝色的,和江姜那边别的都一样,只是阳台上多了一架天文望远镜。

    江姜简单调试后,开始看向天空,刚巧,她看到一颗正在坠落的流星。

    江姜眼中露出惊喜,“池慎,你看,流星。”

    池慎顿了一下,走过去看。

    江姜在一旁问他,“看到了没?”

    池慎扭头看向她,勉强扯了扯唇角,“看到了。”他对星空根本没多大兴趣,见她这么有兴致,也没扫兴。

    江姜继续过去看,池慎目光落在她身上,心里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感觉,他第一次感觉心脏这么有存在感。

    “池慎,我看到天蝎座了,你要看吗?”江姜兴致颇高,认真观星。

    池慎心情有些复杂,脑子也有些乱,随意道,“你看吧。”

    江姜看着星星声音柔和了几分,“太阳系外有颗行星,光线反射太低,很黑,还泛着暗红色的光,可惜看不到。”

    “还有一颗行星,是粉红色的,也看不到。”

    江姜回身看向池慎,眸中藏着些许迷惑,“池慎,好奇心太强是不是不太好?”

    池慎怔了两秒,压下有些纷乱的心神,“有什么不好,你又不是对任何事都好奇心强,只是对某些特定的事物,所以不关好奇心的事,只是爱好罢了。”

    江姜眨了眨眼睛,露出笑容,“你说的对。”

    江姜一转头,余光瞥见冰箱里放置的酒,她提议,“现在才十点,我还睡不着,你呢?要不要喝一杯?”

    池慎犹豫了一秒,点头。

    两人一人举着一杯红酒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侧目便可看到海洋。今晚的月光太暗,没有月光洒在整个海面上散着莹莹的光,只有一望无际的幽蓝。

    远处虽然黑,但这里屋里的灯光照着,四周的海水倒是折射着细碎的光,有几分梦幻。

    池慎这么坐着,心跳似乎又慢慢平缓下来了。他开始怀疑,他刚刚不寻常的心跳难道是因为见色起意?

    这个词一出,他心里一阵不可思议,他自诩长相绝佳,一直觉得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就是他自己怎么还会被别人的色吸引,虽然江姜长的也还行

    一定是被刚刚的氛围影响了!果然孤男寡女大半夜不能呆在一块!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心态调整好后,池慎便自然多了,恢复了往常随意的姿态,“江姜,你和韩号林看着很熟?”

    江姜正在品酒,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她僵了一下应付道,“还行吧。”

    池慎没再提韩号林,问起了别的,“你在江城读了几年?”

    江姜也放松下来,以为他只是随意问问,“一年。我高一下学期爸妈出国,我哥在江城读大学,他们放心不下,把我转过来让我哥照看。”

    “高二下半年爸妈回来了,想念我,又给我转回去了。”她避重就轻,其实爸妈想念她只是最不重要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当时她给韩号林他们镇场时刚巧被她哥撞上了,然后就被提溜回去了。

    她爸妈哥哥当时都惊呆了,她之前一直伪装的很好,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乖乖好学生,只是性格冷点,学武术也只是为了防身

    池慎放下酒杯,坏坏勾起唇角,“我那会儿听说泗一那帮刺头被一个人收了,变的听话的很,甚至还开始学习了。”

    “听说那个人在泗一也是呆了一年就走了。我还听说,那是个女孩,每次他们打架遇上厉害的都是那女孩镇场。”

    江姜瞪大了眼睛,这家伙,耍她呢?

    “池慎,很好玩吗?你套我话!”江姜磨牙,杯中的酒一口灌下,下一秒杯子就朝他飞去。

    池慎稳稳接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江姜拍桌,“不准笑,有什么好笑的!”

    池慎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忍笑道,“我听说有次干架,那个女生正要来个凌空飞腿,刚巧被她哥看到,一激动——”

    话还未出口,江姜一个闪身已经过去捂住了他的嘴,“不准说了!”

    “你再说我要你好看!”江姜恶狠狠的威胁。

    池慎被她的动作搞的愣了一下,他原本也没打算在这么多人面前继续说。

    她手温度偏低,和她的人一样带着微微的凉意,此刻覆在他唇上,池慎心猛地又跳起来。

    江姜第一次和异性亲密接触,她反应过来,感觉到手心微凉的温度,慌张放开,“那个,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随着门被带上的声音,房间里安静下来。池慎颓然靠在椅子里,心里阵阵迷惑,他感觉自己有点问题。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为什么会心跳加速?不应该啊。

    难道这就是情侣房的魅力?他余光瞥见房间里放着的熏香,莫非这是个催情的香?

    作者有话要说池哥绝不会承认自己动心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