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大隋〕〔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剑走偏锋〕〔终焉之诸天〕〔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薄司寒慕晚晚重生〕〔独裁之剑〕〔娱乐一夏〕〔诸天开局长生药〕〔我得丹田有手机〕〔百倍修炼系统瞬间〕〔极品反派道子〕〔神庭大佬重生记〕〔爱你,来日方长〕〔医锦还厢〕〔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34、误会制造者
    “我们回来啦!”于一阳的声音突然从院子里传来。下一秒, 于一阳和林欢然一人提着两袋玩偶进来。

    看到多了一人,他们俩都有点惊讶。阎愉心热情的站起来打招呼,将之前对江姜他们说的自我介绍重新说了一次。

    林欢然和于一阳也做了自我介绍。林欢然看到他们坐的位置问, “所以你是和池慎约会的吗?”

    阎愉心笑着点头。

    林欢然若有所思的看了沙发上的四人一眼。

    这下可有意思了。

    正巧这时, 温依依和闻言也进来了, 小屋里八个人全部聚集。

    小屋里的音响响起,“八位嘉宾好, 截止到今天,本次恋爱旅程已经过半, 所有嘉宾全部到齐, 剩余14天希望大家可以愉快度过, 在离开那天可以牵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开。”

    小爱的声音停下后空气中寂静了一瞬。于一阳感慨道, “这么快啊,一眨眼只剩14天了啊。”

    林欢然也有几分怅然, 这段经历确实很特别, 她提议,“大家都吃过晚饭了吧?咱们到楼上玩游戏吧, 之前说的玩真心话大冒险一直还没玩过呢。”

    大家都没有异议。

    上了楼大家像之前那样围坐了一圈 , 只是这次江姜和池镇之间隔了郁粲和阎愉心。

    林欢然一眼就感觉到了这两人间的不对劲。

    于一阳提着一听可乐上来,看到池慎和江姜被隔开了, 他嘴角小幅度撇了撇。这两个人好讨厌, 怎么插进来了?池哥也是,不积极点抢位置!

    江姜和池慎脸上都没什么表情, 也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温依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们一眼。

    林欢然摸出一套卡牌,又找出转盘。

    “指针转到谁,就可以让他完成一个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然后被抽到的人接着转转盘。如果想不出来,可以抽这里的卡片。”

    “就先从我开始吧!”林欢然说完用力拨动转盘。转盘转动几圈后,慢慢停下,指针落在了郁璨的位置上。

    “呀,是小璨呀!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郁璨余光瞟了江姜一眼,顾虑到怕她问到什么不好回答的问题,只好说,“大冒险吧。”

    林欢然点着下巴想了想,“那你选在场的一个女生,告诉她,她在你心里是什么印象。”

    林欢然说完悄悄冲郁璨眨了眨眼睛。

    池慎看见她的动作,面色阴阴瞟了她一眼。

    林欢然眼珠子一转,假装自己没看到。

    郁璨感激的冲她笑笑,随后扭头看向江姜,黑眸认真的盯着她道,“我和姐姐相处的最多,所以对姐姐说!”

    “在我心里,姐姐是一个非常非常酷,自由肆意又潇洒的女孩子。姐姐平时虽然不怎么笑,但姐姐其实很好相处,很善良,也很容易心软。”

    “姐姐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

    他表情非常认真,眼神中的真挚让江姜觉得在他心里她真的很美好,这份真挚让她动容。第一次有一个人和她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

    他那双萌萌的狗狗眼认真起来有种奇异的反差萌,江姜勾起笑容,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以后的妻子才是最好的女孩子。”

    郁粲愣了几秒,胡乱点头,眸中闪过一丝难受。

    池慎看在眼里,面上没有表情,手却攥成了拳头。他视线盯着她摸过郁粲的那只手,眼里几乎要飞出刀子。

    林欢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心里满意了,继续出来主持,“那小璨,该你了!”

    郁璨轻轻拨了一下,转盘转了两圈,最终摇摇晃晃停在了阎愉心的位置。

    “愉心姐,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郁粲对她不了解,没什么想问的,他抽了一张卡片。

    “说出你与在场男士之一发生的你认为浪漫的事。”

    阎愉心大方笑笑,深邃的眼睛里盈着笑意,“那只有池慎了吧,其他人还没来及接触。浪漫的事,唔,在邮轮上我穿着宫廷裙跳舞,池慎在那里坐着吧。”

    她说话向来很巧妙,总是避重就轻,惹人遐想,却没办法反驳她,因为她说的也都是事实。

    江姜面无表情垂着眼睫,跳舞。

    池慎看她没有反应,像是没听到似的,和刚刚生动的模样截然不同,他本来想怼阎愉心的话也没说出口。

    她半点都不在意,他还在这解释,岂不是像个傻子似的。

    阎愉心见状勾着唇角拨动转盘,“呀!江姜呀!”

    江姜冷淡抬眸,“真心话。”

    阎愉心状似随意的笑着问,“那就、你觉得你最有可能和小屋里哪个男嘉宾牵手离开小屋吧。”

    江姜毫无犹豫的回答,“没有。”

    池慎早有预料的扯扯唇角,已经麻木的心也只是隐隐刺了一下。

    郁粲也早就猜到她会这么说,他从进小屋起就没打算这短短一个月就能与她确定关系什么的。他早就做好了留在她身边慢慢来的准备。当然这个前提是,她不能喜欢上别人,被别人拐跑。

    他目光扫了一眼池慎,露出一抹警惕。

    江姜心情不好,随意拨了一下,结果力气太大,直接把转盘拨飞出去,一下打在了池慎身上。

    池慎猝不及防被打到手,闷哼一声。

    一桌人都惊了,江姜也慌了一下,赶紧问,“怎么样?有没有事?”

    阎愉心反应很快,她就在池慎旁边,一眼瞧见池慎手上一道血色划痕。

    “划破了!”她惊呼一声,赶紧从手机壳后面拿出一张创可贴。

    撕开了给池慎,“快贴一下!”

    江姜看着他们,心里忽然闷闷的,有一种什么东西不一样了的感觉。

    她看着阎愉心担心的脸,再看池慎垂眸贴伤口的样子,只感觉很刺眼,呼吸都有些不舒服。

    她移开视线起身,冷漠道,“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听到话池慎抬头,愣愣看着她的背影,眼眶突然有些酸涩。

    她就这么走了?

    江姜回到房间,心里愈发烦躁,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就好像被压了一块东西,憋闷憋闷的。

    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她趴在阳台上看着外面婆娑的树影发呆。她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见到阎愉心她会很不舒服?

    就好像、就好像小时候喜欢的玩具不小心被邻居家的小孩玩了一下一样......

    江姜深深蹙起眉,她占有欲已经这么强了吗?她突然发现她很想池慎只有她一个朋友......

    *

    江姜离开后,郁粲也跟着说累了回去了。池慎冷着脸站起来一言不发也走了。

    其他几人被这突然的变故弄的有点懵,于一阳看向温依依,“依依,你累吗?要不要回去休息?”

    温依依摇摇头,瞟了眼对面亚麻卷发,高鼻大眼的美人,心里有点拿捏不定,她现在要不要和江姜聊聊天?

    这个新来的女嘉宾看来会打破之前的僵局,江姜一直认定不婚,但她现在分明是在意了。要不要还是等这个阎愉心再刺激她一下她再去开导?这样效果会不会好点?

    林欢然和于一阳约了一次会已经放弃了,这两天他们逛夜市去游乐园电玩城,走到哪他都记挂着个温依依。她现在也想通了,她这么好,下了节目也能找个好的!又不是非小屋里的人不可了!

    所以她现在心态很放松,完全处于一个凑热闹看戏的状态,这么一跳出来,她突然发现之前江姜和池慎他们居然这么爽!

    不谈恋爱果然一身轻。

    新来的女4,让她来会一会!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愉心,你来的怎么这么晚,这都过去一半时间了,好可惜啊,你只能再享受半个月了。”

    阎愉心大方的笑道,“是好可惜啊,导演之前就邀请我了,但是我那会儿学业还没结束,只好拖了一段时间。”

    林欢然眼睛闪了一下,导演邀请?

    她继续自来熟的问,“学业,哦,对你才22岁,真小啊,羡慕。你学什么专业的呀?”

    “我学的表演。”

    她这话一出,其他几人都有了点不同的想法。

    网上也是弹幕狂飞,说她不会是来出名的吧?

    “我妈妈是演员,我从小便喜欢表演,以后想做一名演员。”阎愉心接着的话巧妙化解了争议。

    网友们开始扒她的背景。

    “愉心你这么漂亮,追求者一定很多吧!”

    阎愉心笑着回答,“是挺多的,也许是有一半中国血统,我更喜欢中国人一些。”

    林欢然眼睛眨了眨,这个女4好像有点不简单啊?她在套信息,她却跟着在往出抖自己的亮点?

    有意思,年纪不大,情商不低。

    *

    凌晨一点,江姜好不容易睡着又做了噩梦惊醒。

    她捂着心口坐起来,心脏还在极速跳动着。

    她已经很久没梦到了,那个纽西兰男人与她在酒馆里坐着,说他过几天去玩悬崖跳伞,和她聊天很愉快,下次再见。

    然后下一幕,就是一具摔的粉碎的尸骨,一层皮连着的头骨上深蓝色的眼睛圆睁着,死死盯着她,似乎在说,我死了。

    江姜急促的呼吸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她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身体发软的开了灯。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抬手拿起水杯,空的。

    她起身穿上拖鞋开门准备下楼倒杯水。

    门一开,她听到楼下有说话声。

    “你喝这么多酒又要难受了,快别喝了。”

    江姜顿住,是阎愉心的声音。

    她心里一滞,在原地顿了几秒,放轻脚步往前走。

    走到中间的位置,她已经可以看到楼下的厨房。

    厨房一盏小灯亮着,身穿黑丝睡袍的青年背对着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手中捏着的酒杯。

    他侧面坐着一个穿着红色吊带睡裙的女生,她蹙眉看着紫发青年,脸上是一片担忧。

    江姜心猛的跳了一下,随后呼吸也有些不畅,本来还有些混沌的脑子嗡嗡作响。

    她愣了两秒,脚步慌乱的回房,然后轻轻关上房门。

    她靠在门上,怔怔出神。

    就在她关上房门的后一秒,池慎微哑的声线凉凉响起,“少多管闲事。”

    “拿了就上去,如果你不想我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

    阎愉心抿了抿唇,看他一脸不近人情的冷漠,拿着牛奶上楼。

    她踩着楼梯上了几阶,双眸微眯看向那道寂寥的背影。她有些不解,这样的人是怎么喜欢上一个女生的?

    江姜有哪里很好吗?

    啧,国内的男人还真跟国外的男人有点不一样呢!

    有意思。

    客厅里重新安静下来,池慎捏着酒杯一杯一杯灌,他皱了下眉,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但他还是像自残似的继续往下灌。

    怎么就喝不醉呢?

    他长长的睫毛垂下,沉默盯着右手上的创可贴,忽的一把撕掉。

    “呵。”

    他凉凉笑了一声,有些嘲讽的扯起唇角,这算什么?自己找虐受?

    他怎么会喜欢上一块石头啊?

    他真的太讨厌现在的自己了,像个疯子,还像个傻子。

    像条可怜虫。

    喜欢上她后,他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把自己丢了。他明明应该骄傲肆意,现在呢?患得患失,因为她一丁点好就像个蠢货一样瞎高兴。看着她和别人走近,不高兴还硬忍着,放以前他打死都不相信有一天他会变成个忍者神龟......

    他在楼下自虐式的灌酒,隔着一扇门,江姜抚着抽疼的太阳穴怔怔出神。

    眼前他和阎愉心深夜坐在一起饮酒的画面一遍遍闪现。

    凌晨一点啊......

    她在睡觉的时候,他们在楼下喝酒啊,那天呢?也是这样吗?

    ......

    ......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小天使们,这两天生病了,更新晚了~抱歉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