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大隋〕〔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剑走偏锋〕〔终焉之诸天〕〔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薄司寒慕晚晚重生〕〔独裁之剑〕〔娱乐一夏〕〔诸天开局长生药〕〔我得丹田有手机〕〔百倍修炼系统瞬间〕〔极品反派道子〕〔神庭大佬重生记〕〔爱你,来日方长〕〔医锦还厢〕〔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43、误会解清
    没过多久, 船长喊他们饭已经做好了。两人出了船舱走到甲板上,这会儿阳光没有中午那么烈了,但依旧灿烂, 光线洒在深蓝的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

    现在看去, 码头那边已经只有模糊的一道轮廓, 踩在古旧的木船上,江姜看向飘扬着的白帆, 唇角轻轻勾起。

    她目光撇向旁边气质慵懒看着很不靠谱的男生,心底暖意弥漫。

    他那么懒懒散散的人,却愿意因为她随意几句话这么折腾, 又是直升机又是船的......

    然而——

    这并不足以抵消他之前和别的女人三番两次喝酒的事!

    微微晃荡的甲板上摆着一张做工粗糙的木桌,桌上五盘菜香味四散, 为这冰凉的大海添上了几分人的气息。

    两人一坐下,江姜还没问,池慎先憋不住了, “江姜,你还记得前天晚上的事吗?”他问着,目光认真注意着她的神情。

    这一路上她的态度和前几天完全不一样, 他们好像真的像上周那样。他又懵又开心,憋了一路终于憋不住了。

    他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现在这样搞的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江姜心里一咯噔,脸上却是条件反射的露出些许茫然, “什么事情?”

    池慎怎么看也觉得她不像装的, 想到她真忘了, 他有些憋闷,也更迷惑了,她态度为什么突然会变?

    他闷闷道:“你那天醉酒了啊!折腾我半天,你倒忘了个干净!”

    江姜面色不变, 娴熟应对,“哦,这样啊,那天喝太多了。说到喝酒,你之前喝的开心吗?”

    ......

    ......

    她这突然的问话让池慎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她会突然问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他开始回想,喝酒,那就是她不理他那会儿啊......

    他觉得丢脸,不想被她知道他一个人跑那儿喝酒买醉,装傻道:“还行啊,挺好的。”

    江姜夹菜的手一顿,眉梢微挑,冷笑一声,“是吗?”

    池慎摸不着头脑,但看她的反应就觉得不对,他菜也吃不下了,有点紧张起来,“你想问什么?”

    江姜微笑,“不问什么啊,就是问问你开不开心啊,吃菜。”

    挺好?

    呵呵,很好。

    不整他几天她名字倒过来写!

    池慎皱眉,更感觉到问题了。他大脑开始飞速运转,仔细琢磨她的话,喝酒喝的开心吗?他只有那天在邮轮上喝过一次,后来回小屋那天晚上喝过一次......

    那天晚上她应该不知道,邮轮上那天那女人说过,所以......

    她不会以为他和阎愉心一起喝的吧?!

    池慎双眸微眯,那些之前没注意到的小细节一下串联起来。当时他心情不好没多想,这会儿突然发现那时候阎愉心和郁璨的话是处处都在给他挖坑啊!

    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样,他试探着道:“江姜,其实那天不开心。”

    江姜诧异,盯着他没说话。

    池慎一看她的反应,确定了。他心里有点高兴,原来她是在意的,所以她吃醋了?

    “你以为我和阎愉心一起喝酒了?”

    “不是吗?”江姜脸上表情渐消,一想到那天晚上,她简直恨不得给他锤成猪头。

    池慎本来还有点小傲娇,看她表情冷下来,他也不敢造作了,赶紧解释,“我没有啊,我那天晚上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喝的!”

    他眸中露出几分委屈,“你那天和郁璨去做手工,还把手链照片发给我!你知道我那两天是怎么过的吗?我天天呆房间里,门都不出!你倒好,又是冲浪又是做手工的!......”池慎一说起来,就有点刹不住了,这段时间心里憋着的话一股脑往出吐。

    江姜听得目瞪口呆,“你......”

    她有些难以言喻,所以他吃小璨的醋?

    怎么感觉他有点像个怨妇......搞得她好像是个没良心的男人似的......

    江姜心里吐槽,但还没忘了那天晚上的事,“那周一那天晚上呢?”

    池慎愣了几秒,“周一?”

    他气闷,反正也丢人了,无所谓了,他自暴自弃道:“还不是因为你那天不理我!”

    江姜不可思议的盯着他,心里一股火窜起来,“这就是你和阎愉心半夜喝酒的理由?!”

    池慎懵了,“半夜喝酒?”

    “我什么时候和她半夜喝酒了?”

    “你还装?你滚远,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江姜筷子重重放下,寒着一张脸唰的起身往船舱走。

    池慎一脸懵,他赶紧拽住她的胳膊,“等等,你先说清楚啊!”

    江姜冷笑一声,一把挥开他的手,“你自己做的事你不知道吗?”本来想听他坦白,这会儿听到他装傻,江姜心里的火直往上冒。

    她最讨厌别人欺骗她。

    池慎这下慌了,他又懵又不知所措,见她走,他一着急直接从背后抱住了她,他双臂将她的胳膊一起抱住,手臂用力缠在她腰上,着急到:“江姜,你听我解释啊。”

    江姜懵了,没想到他居然敢抱上来。她身体一下僵住了,反应过来她一脸羞愤的用力掰他的胳膊,“混蛋,你放开!”

    她越掰,池慎着急,越用力抱紧她,“江姜,你答应不走我就放开,咱们有什么事说清楚好吗?”他们俩之前的拥抱都是一触即松,还没像今天这样一直抱着过。

    但这会儿着急,池慎根本没心思想别的。

    江姜被他气笑,“说清楚?还用说吗?我亲眼看到的有假的吗?”她说完更是气的一脚朝后面踹,手也巧妙的从他双臂间挣脱出来,反身一拳就朝他脸上挥。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是我最近太仁慈了吗?你tm居然敢抱我!”

    池慎赶紧躲,一边躲一边心里琢磨她刚刚的话,她亲眼看见?他仔细一回想突然想起来了,那天他喝着酒阎愉心下来拿了瓶牛奶......

    艹,他心里暗骂,动作慢了一下,被她一拳重重打到了肚子上。

    池慎闷哼一声,躬身手捂住胃部,眉紧皱着,面色泛白。

    江姜呆了一秒,赶紧过去扶住他,“你怎么样?对不去,我......”

    她心里内疚,有点手足无措。

    池慎唇色有点泛白,他直起身,握住她的手,“江姜,你听我说好不好。”

    江姜没说话,抽出手,但也没再走。

    池慎无奈扯扯唇角,“我没和她喝酒,那天我一个人在喝,她下来拿牛奶,然后莫名其妙跑过来劝我别喝酒,我很烦,让她走,她磨蹭了一会儿走了。”

    他是真没想到,那女人居然几次给他下套,原来问题在这儿,难怪她那几天一直回避。

    江姜眨眨眼睛,盯着他问,“真的吗?”她仔细观察,不放过他一丝细微的表情。

    池慎坦然,“真的。”

    江姜看他不像说谎,心里一直憋着的气也散了,她傲娇哼一声,坐回椅子上。

    见他面色不好,她犹豫几秒又问,“你怎么样?还疼嘛?”

    池慎翻个白眼,“你说呢?暴力的女人,一言不合就动手!”

    江姜哼一声,两人对视着,都露出笑容。

    江姜偏开视线看向海面,这一番折腾,菜已经凉了,太阳也快下山了,微微染上一丝红的阳光打在海面上,橘红色的光芒笼罩的整个世界都温柔了几分。

    池慎犹豫试探着问:“江姜......我们......”

    江姜凝着海面,心跳加速,心脏在胸腔中一下一下快速跳动着。

    “我们算——”

    “嗡嗡嗡——”江姜手机突然震动打断了他的话。

    江姜一看屏幕上,她哥。她有些无语,她哥怎么突然来捣乱?扫兴。

    接起电话她才知道,她哥真是来捣乱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