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伏藏师〕〔太初符神〕〔法学生猛〕〔岳风柳萱大结局〕〔位面劫匪〕〔魔帝,丹尊她又作〕〔梦幻王〕〔顶级强者〕〔覆殷商〕〔我的体内有只鬼〕〔封少的掌上娇妻〕〔战神萧天策完整版〕〔我家师父超凶哒〕〔绝世无双萧天策免〕〔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心尖苏美人〕〔脾虚的女人老得快〕〔帝少的私宠甜妻〕〔主角叫萧天策的小〕〔逝水年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第52章 砸场似的一帮人
    服务员端着餐盘过来一盘盘将菜摆下, 妮娜率先笨拙的拿起筷子,“好久没吃中国菜了,闻着好香。”

    江姜不客气的嘲笑她一句, “别装了,拿你的叉子吃吧。”

    妮娜轻哼一声,问服务员要叉子,她不是想在她男友面前表现好一点嘛, 拆她的台!

    五人开始用餐,池慎像是宣誓主权似的时不时给江姜夹菜, 还亲手给她剥虾,看的江姜一阵稀奇。

    艾比扯扯嘴角,这是把他当情敌了?

    他眼睛一转,嘿,那我还就再给你添点火!

    他故意伸过碗, “江, 给我夹个菜, 我够不到。”

    可惜江姜对他们这意图完全没看出来, 只觉得这家伙怎么突然矫情起来了?

    她瞥他一眼,“这桌就这么大,你胳膊伸长够不到?”

    艾比:“”

    见他吃瘪, 池慎唇角悄悄勾起。

    妮娜瞟了艾比一眼,眼里的意味很明显, 别捣乱啊。

    从秋和江姜同款的没谈过恋爱加直女化身,江姜没说的话她说了,“艾比, 你咋这么矫情了?”

    艾比胸口一窒, 不想说话。

    池慎慢条斯理的剥着虾, 边问,“待会儿要去哪玩?”

    江姜咬着筷子摇头,“你想去哪玩?”

    “你们昨天没商量?”池慎将虾仁放她碗里,捏起湿巾细致的擦了擦手。

    江姜无奈叹气,“艾比想去附近的古城,妮娜想去购物,从秋想去冲浪,怎么商量?”昨天下午大家就开始商量,结果到了晚上意见都统一不了,开群聊说了半天,最后江姜气的解散了群。

    他们俩这话用中文说的,只有从秋听懂了,她边吃边听他们俩商量。

    池慎有些诧异,“那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玩的?”

    江姜一脸理所当然,“不玩啊,大家都是有共同目标点才约,玩完了各自飞,找合适的小伙伴再约啊。”

    江姜脑子里开始琢磨,无意间抬头撇见前面那桌有位女士的包包上挂着一个福袋。

    “阿池。”

    “嗯?”

    江姜有点不好意思,“你还记得之前一阳说的那个道观吗?他不是说很灵,咱们要不去那里吧?”

    看出她尴尬,池慎故意低哼了句,“不知道是谁当时不去的。”

    江姜凶巴巴:“是我怎么了?我现在想去了!你说你去不去吧?”

    池慎没料到她这个反应,懵了一下赶紧顺毛,“去去去!”

    看到江姜目光看来,从秋点头。很多年没去过了,倒有点新奇,冲浪回去也可以玩。

    江姜问剩下两位吃的正欢的,“咱们去道观怎么样?带你们见见中国的道观,听说求姻缘很灵。”

    艾比一听道观立刻赞同,他就喜欢有历史的东西。妮娜撇撇嘴,“那有什么好玩的?我又不需要求姻缘。”

    池慎一本正经的瞎扯:“听说那儿可以做提升美貌的法事。”

    妮娜眼睛亮了,“真的?”

    池慎点头。

    江姜眼睛眨眨,没有说话。

    她余光瞟一眼完全看不出说谎痕迹的池慎,心里默默警惕,这家伙说谎原来完全面不改色?妮娜那么敏感的人居然都看不出来?

    妮娜和艾比都只有国际驾证,从秋之前考过中国的驾照。他们以不想看情侣秀恩爱为名霸占了江姜的爱车。

    五人按着于一阳发来的路线导航向寺庙出发。寺庙离市中心位置不算近。

    坐在车里,两人开始独处,池慎一直安静开车,也不说话。

    江姜起初在导航还没注意,弄好后才发现他又怪怪的。

    “阿池,怎么了?”

    池慎目视前方,“什么怎么了?”

    “你不高兴?”

    池慎依然目视前方,语气轻飘飘道:“没有啊。”

    江姜问了两句不耐烦了,开始凶他,“你说不说?一个大男人别磨叽,快点说,什么不高兴?”

    池慎被她震住了,他一愣神,随后抱怨,“你怎么越来越凶了?”

    江姜冷哼一声,“你才知道?我本来就很凶。”

    “哼,你这么凶,也就我不会生气了。”池慎开始傲娇起来。

    江姜翻个白眼,“你快点说,什么不高兴?”

    池慎犹豫了两秒问:“你为什么不收那个艾比的礼物?”

    江姜懂了,好吧,原来是又吃醋了。她没好气的吐槽,“你喝醋长大的吧?“

    池慎一本正经的:“嗯。”

    江姜:“”

    “之前有次去玩,我和艾比还有另一个女孩谈到了不婚的话题,就约定以后谁也不婚不恋,这不我们俩都食言了嘛。”

    “一起约定?”虽然放心了,但他还是酸。

    “我以后叫你醋精好不好?”江姜无奈靠过去,在他耳边低语:“艾比是同性恋,这下你放心了吧?”

    池慎被她呼出的热气弄的耳朵开始变红。他低咳一声,心里有点震惊。

    江姜叹了口气,继续在他耳边耳语,“他家不一般,家族不能容忍这种事,对他家族来说这是丑闻,他发现自己性向后就决定不婚不恋了。”

    她离远后,池慎摸摸有点发烫的耳朵,心里默默决定,他要离艾比远一点。

    他们俩在车里打情骂俏,跟在他们后面车里的三人在讨论他们俩。

    艾比坐在后座,他两手搭在前面两座的靠背上抱怨:“那男人占有欲也太强了吧!一来就开始提防我!他和江才认识多久啊!”

    妮娜和从秋懒得理他,妮娜感叹:“江真的变了,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从秋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一支女式香烟,她吐出一个烟圈道:“是啊,现在变甜了,倒是感觉更有韵味了。”

    妮娜笑笑,“她这样也挺好。”

    艾比不满的插嘴,“我觉得不好!江酷酷的不好吗?我就喜欢她莫得感情的样子!”

    妮娜一个胳膊肘话小孩子别插嘴!”

    从秋将烟头按掉,吐出最后一个烟圈,“她倒也会找,那颜值是真挺高,就是看着拽了点。”

    妮娜轻笑一声,“拽吗?这种性格只有有钱人家能养出来,可见家境挺好,颜值也高,现在我观察下来,应该也挺聪明,对宝贝儿看着也是真心的。”

    她歪歪头,双眸微眯,“就是感觉是个心思细的”

    从秋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这有什么毛病,艾比早些年谈过几段,他懂:“确实,江心思太粗了”

    从秋这下懂了,“也是,江和我一样,都不会想太多。”

    妮娜无奈撇她一眼,“是啊,你俩都一个德行。江是挺聪明的,但情感上太钝了,反射弧太长。”她说完手指轻抚从秋一头银白色的长发,“这种东西其实后天可以修炼的,只是你们俩心思都不放在这上面。”

    从秋赞同点头,“我知道,也许还是自我吧,懒得费心思在别人身上,自然也注意不到他们的变化。我反正就这样了,江的话,你多和她聊聊,希望她的恋情能顺利。”

    妮娜点头,“自然。”

    开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了山下,看着前面不像有可以吃饭的地方了,五人直接进了山脚下一家破旧到门口只挂着个写着歪歪扭扭‘饭店’两个字木牌的小店。打算吃个饭再上去。他们一进来,逼仄的小店瞬间拥挤起来。

    店老板看着人均身高一米八,头发集齐五种颜色,肤色集齐所有人种,气场一个比一个强的五人,被吓到了。他惊惶的盯着这一群奇奇怪怪的人,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阵仗。

    池慎打算上去和老板说点菜,他一米九三的个子,加上那拽的像要砸场似的气质,迎面走来,不到一米七小身板的老板心惊胆战往后直退。

    江姜一把扯住他的衣领,自己上前去,尽力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大叔,我们点菜。”

    老板磕磕巴巴说着质朴的方言:“姑、姑娘,要点、点什么菜?”

    江姜努力笑的更温柔一点。

    老板更怕了,“姑、姑娘,你别这、这么笑。”

    江姜:“”

    那边围着个小木桌坐了一圈,能听懂话的池慎和从秋哈哈大笑。

    江姜沉下脸,扭回头冷冷警告:“都给我闭嘴!”

    那两人抿嘴憋笑不出声了。

    江姜一扭头挂上笑继续温和道:“大叔,有菜单吗?”

    老板见她刚刚凶巴巴的样子,更怕了,抖着手把菜单递给她,然后赶紧往后挪了挪。

    江姜:“”

    她今天打扮的不温柔吗?

    这小麻花辫不可爱吗?

    听着后面一圈人在那儿笑,她气闷,气压唰唰降,她报了几个菜名,发现老板看都不敢看她

    江姜迷惑了,她怎么说也长得如花似玉吧?一般不都看她看的挪不开眼吗?

    她无奈走回去,直想踹这帮看热闹的人一人一脚,她冷笑,“你们还笑?有本事你们自己去!”

    妮娜和艾比齐刷刷摊手,“我不会中文。”

    从秋微笑,捋了捋自己银色的长发,“我觉得还是你比我更有亲和力点。”她有自知之明,若说江姜是冷中带着艳,那她就是冷中带着凶

    江姜冷哼,“那你们还有脸笑我?”

    她说完伸手在池慎腰上拧了一下。

    池慎捂着腰委屈瞪她,“他们都笑了!为什么只有我有这待遇?”

    江姜微笑:“怎么?那我换个人给这待遇?”

    池慎拉着她的手往腰上放,“来,给你拧。”

    其他三人:“”

    够了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