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大隋〕〔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剑走偏锋〕〔终焉之诸天〕〔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薄司寒慕晚晚重生〕〔独裁之剑〕〔娱乐一夏〕〔诸天开局长生药〕〔我得丹田有手机〕〔百倍修炼系统瞬间〕〔极品反派道子〕〔神庭大佬重生记〕〔爱你,来日方长〕〔医锦还厢〕〔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第53章 求签
    这家店看着又小又破, 老板手艺倒真不错,妮娜直说等下山的时候还在这里吃。

    用餐后几人徒步上山,山倒没有太高, 只是路不太好走,石头台阶看着饱经风霜,裂裂巴巴,偶尔有几阶还生着成片碧绿的苔藓。

    几人都走的小心, 就怕一个脚滑摔下去。

    台阶太窄,只能容一人通过。池慎走在江姜后面, 看到路不好走便出声提醒她,手臂护着担心她脚滑。

    走在他们后面的妮娜看的牙疼,“瞧这担心的,没有路的山江都爬过,这点难度不用这样吧?”

    前面俩人仿若失聪, 继续一个护着, 一个被护着往前走。

    妮娜撇撇嘴, 搞的她也想找个男人了。

    走了一个小时, 前面出现个破旧到用大石头代替长凳的茅草小亭。

    五人上去暂时休息,池慎和江姜在一块长石上坐下,江姜半垂着眼头倚在他肩上。

    头一次见她这么主动, 池慎敏感发现了不对劲,低声问她, “是不是又疼了?”

    江姜没说实话,“不疼。”终归是要爬的,还不如不让他知道, 白白担心。

    池慎不信她的话, 抬手揽住她的肩让她靠的舒服点儿, 语气肯定的低声道:“说谎。”

    被他拆穿,江姜不说话了。

    池慎另一只手握住她有些凉的手,语气不容置疑:“等会儿路好走了,我背你。”

    “你觉得路会好走吗?”江姜完全不觉得这破山头上面的路就修好了。

    “算了,咱们赶紧走吧,看路线估计再有二十分钟就到了。”江江说着推开他想要起身。

    一抬头。

    对面石头上三个人齐刷刷两手支着下巴盯着他们——

    三双眼睛瞪得像六只灯泡。

    江姜:“”

    池慎早就看到了,余光也不撇给他们一下,淡定揽着江姜的肩往外走。

    ……

    确实没再走太久,一座看着很有年代感白墙灰瓦的道观出现在众人眼前。

    出乎意料,这道观没有想象中那么小,但比起那些有名的庙宇倒也不算大。

    一路走进,观里清扫的很干净。院中植着两颗粗壮的参天古树,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在地上打下细碎的金光。

    许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一位花白发束着,身穿灰色道袍的老人迎出。

    见到他们一群打扮奇奇怪怪,与这神圣氛围丝毫不搭的人,道长也未露一丝惊讶。

    池慎其实不信神佛,但能和她求取一个符包,他又想信了。

    他拉着江姜的手迎上前,克制着一贯散漫的语气道:“道长,我们想求个有利姻缘的符包。”只是习惯俨然,他语气还是带着丝懒懒的味道。

    道长并未介意,和善的示意他和江姜跟来。

    江姜回头对他们三人道:“我们马上回来。”

    这时一个眉目清秀的青衫小道士出来,“我带三位先逛逛。”

    艾比一串英文叽里呱啦热情问:“你好,你会说英文吗?你这身衣服真好看,可以给我穿一套吗,我可以买下来!”

    小道士一脸茫然,从秋无奈,只好充当翻译。

    小道士活了二十年,没见过他们这样的,清澈的眼眸中一片好奇,他感激的看向从秋,微微红着脸颊道:“多谢姑娘。”

    从秋活二十六年,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么个称呼,她眉梢微挑,并未纠正。

    她瞟了一眼像古代书童一般的少年,心下感叹,很久没见过这么干净的人了,果然只有这种远离世俗的地方才能滋养出这么纯粹的灵魂。

    江姜和池慎跟着道长进了侧面一小殿,殿里供着的江姜目测像是月老。

    道长回身道:“二位稍等。”道长说完便向后面走去。

    江姜打量这朴素的小殿,她撇见案台上放着一只签桶。

    她晃晃池慎的手问,“阿池,你求过签吗?”

    池慎摇头,他心里有点想法,以前不信的东西,现在忽的有点想试试,“我去求一支?”

    江姜点头,她正是此意,她自己曾口放狂言,她江某人不跪神佛,不跪天地,虽然现在觉着有点中二,但她还是觉得不要破自己的狂言了吧。

    池慎倒没那么多讲究,没像江姜想的那样不愿跪下。他直接拿过签桶就跪在蒲团上了,只是没有叩拜,两手抱着开始摇。

    江姜在一边看着他,他直直跪着,半垂着眸盯着手中的签桶。明明是跪着,但他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张狂劲,明明脸上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但就是无端的给人一种散漫的狂劲。

    “啪嗒——”

    一支签砸在地上。

    江姜捡起,她唇角露出笑意,“上上签。”

    池慎接过签桃花眼中也露出笑。

    江姜拿起案台上的签书开始翻,翻到第五十七张,她停下。

    池慎也靠过来看。

    江姜轻声念:“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她念完抬头看向池慎,池慎脸上掩不住的喜悦,“看来我们很配啊。”

    虽说他们俩都不怎么信这些东西,但签文意义好还是让他们心情更好了。

    池慎心中重复了一句,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他默默将这句话记在心底。

    江姜继续低声念注解。

    “君仰头一看,见凤凰于飞,齐飞于天空,由鸣声中,和鸣锵锵见之。犹如视君之今,必能得良缘,如一对翱翔空中之凤凰,似瑟琴之和鸣,君也必能与伴侣,永合和鸣,白头偕老。”

    她念完后合上签书,心里有些震动,仰头看他。池慎凝视着她黑色的眼眸,心情同样激荡,他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慢慢靠近。

    “咳咳——”

    略有些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动作。

    江姜赶紧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她面色淡淡,心里却一阵尴尬。

    池慎也面无表情,心里也是尴尬。

    道长将两张符纸递给他们一人一张,“此符随身携带有助姻缘,对健康也所益处。”

    道长说完还是忍不住提点:“年轻人情难自禁老道理解,只是这庙堂殿宇还是克制一下为好。”

    江姜和池慎更尴尬了,鬼知道刚刚怎么回事?

    道长看到江姜手上的签书转了话题,“两位求到哪一签?”

    江姜将书递过,“五十七签。”

    道长接过书,并未打开,心下了然,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会情难自禁了,果真天定良缘。

    他慈祥笑笑,“二位生来不凡,皆乃大运格之人。此段姻缘乃上代之福所延,今后勿论何事,携手同心必能长久圆满。”

    今日卜卦时他便测得今日有贵人前来,果然来的五人,皆生具富贵,想到这儿他心下暗叹,他测得他那小弟子命有一劫,便是今日。

    三人走出偏殿,寻着声音走到隔壁院中,年轻小道士正在讲解:“此乃灵官殿,供奉道教护法镇山神——王灵官”

    他说着,从秋用英文翻译给那妮娜和艾比听。

    道长看到脸颊泛红的小弟子,又看向黑皮银发的从秋,心底暗叹。

    见他们出来,妮娜精神了,问池慎:“你不是说可以做提升美貌的法事吗?快告诉道长给我做一个!”

    江姜撇池慎一眼,微微挑眉,看你怎么收场?

    池慎神色不改,淡定的对道长说:“道长,我朋友想做个除厄祛晦的法事。”

    江姜:“?”

    从秋也震惊了,双眸微微张大。

    只是这会儿妮娜和艾比注意力都在池慎和道长身上,没注意到她俩人的反应。

    艾比激动举手:“我,我也要做!再变帅一点我岂不是可以荣升国际名模?”

    池慎淡定传话:“道长,他也要做。”

    妮娜大方道:“池慎,你告诉道长,钱不是问题,我要威力最大的!”

    她说完感叹:“中国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家!”

    池慎一本正经的传话:“道长,她说她最近太倒霉了,做个清除霉运最强的。”

    他还特意补充:“她说钱不是问题。”

    艾比赶紧道:“我,我也是。”

    池慎继续传话:“他说他也有很多钱。”

    道长懂了,笑容温和,“二位且随我来。”

    果真是贵客,看来这下山的路可以修一修了。

    他们三人进去了,江姜和从秋憋了半天的笑憋不住了,江姜笑着轻锤了他一下,“真有你的。”

    池慎挑眉,一脸求表扬,“怎么样?可以吧?”

    江姜点着下巴歪头上下瞧他:“可以。”

    “看来以后我不能随便信你的话了。”

    池慎:“!”

    从秋调笑的附和,“这面不改色厉害了。”

    池慎:“”

    他是不是给自己挖坑了?

    青衫小道士一脸懵看着他们,看向从秋时,他眼睛微微泛着亮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