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诛道灭〕〔萧承逸沐云安〕〔沐云安萧承逸小说〕〔强吻娇妻:神秘总〕〔萌宝三只:爹地请〕〔庶女皇后:暴君,〕〔沐云安萧承逸最新〕〔这个总裁,我要了〕〔萧承逸〕〔纨绔弃少〕〔慕枫夏冰璇〕〔郑怀辰白锦瑟小说〕〔杨风叶梦妍小说〕〔医鸣惊人:残王独〕〔杨风叶梦妍免费阅〕〔龙临异世〕〔杨风与叶梦妍杨盼〕〔崛起香港1949〕〔护国战神杨风叶梦〕〔战神归来杨风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第60章 睡一张床
    “你洗澡的时候我可以在下面等。”池慎跟着她走到里面, 给出解决办法。

    他用毛巾又擦了几下头发,随手丢到沙发上。

    江姜目光落在他还在滴水的头发上,“你不去吹一下?在我的记忆里你洗完澡头发永远都在滴水。”

    池慎坐回沙发上, 无所谓道:“懒得吹, 让它自然风干吧, 我头发短,一会儿就干了。”他说完又有点后悔, 话转了个弯,冲她眨眼,“这海边风有点大啊,可能会感冒, 我亲爱的女朋友, 愿不愿意帮我吹?”

    江姜定定看了他几秒, 想到这么久以来,她好像什么也没做过,答应了, “好啊, 我亲爱的男朋友, 看在你送我一个软件的份上, 走吧。”

    卫生间空间很大,两人站在里面也很空旷,江姜举着电吹风给他吹。池慎直挺挺站着,心里甜的冒泡, 微垂着眼温柔盯着她看。

    江姜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盯的耳尖泛红, 她掩饰的拍他一下, “你低点, 我够不到, 手困。”

    池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蹲下些,“你不早点说。”他说着手在她胳膊上轻捏。

    江姜挥开他的手,“不准动手动脚。”

    池慎膝盖弯着刚好与她的脸平行,他忽然凑过去快速在她唇上轻触一下。他双眸亮闪闪的彰显着得意:“那动嘴!”

    江姜唇角微不可察的上扬,她轻哼一声,抓着他头发的手稍微用力了点,“小心我把你拔成秃头。”

    池慎趁她不备用又凑过去亲一下,他得逞的坏笑,“好啊,这头头发拔光可以亲几下?”

    江姜被他偷袭两次,不干了。她将电吹风直接塞他怀里,“自己吹!”

    池慎看着她的背影愉悦的哼起歌自己吹,他第一次觉得吹头发也没那么烦?

    池慎出来的时候候补的管家已经带着服务生乘船过来,正将菜一碟碟摆在阳台的桌上。

    江姜靠着玻璃围栏在一旁看着,池慎简单整理了一下浴袍出来,黑皮肤小姐向他道了声好,问他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她这么一问池慎想起来了,“你们浴室玻璃墙是不是装反了?为什么外面可以看到里面?”

    黑皮肤管家很熟练的回答:“池先生,浴室玻璃是那样的设计,为了给客人更惊喜的感觉。您不喜欢这个设计,我们可以送来几扇屏风。”

    这回答流利官方的一看就是说过了无数次。

    池慎扯扯唇角,如果是关系到了那一步的情侣,确实挺惊喜。可惜了,早知道就不订这里了,等晚点再订。

    “不用了。”江姜拒绝了这个提议,又对池慎道:“别麻烦了,你下去等就行,我很快。”

    晚餐准备的很丰盛,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一应具全。最特别的是,全部都是情侣款。

    在他们离开后江姜捏起叉子指指放着两只鸽子的盘子,“你猜这个叫什么名字?”

    菜是道红烧乳鸽,但她这么一问,明显不是这个名字,他没去过情侣餐厅但也听说过一些,“live and die tother?”(同生共死)

    江姜晃晃叉子,“no,不过你还是蛮懂的,这个是比翼双飞,fly side by side!”

    池慎摸着下巴点点头,“还是我取的名字更形象一点,这个呢?”池慎指指两颗心形牛排,“heart to heart?”

    江姜摇头,叉起一块牛排放自己碟子里,她边切边和他分享刚刚的事,“管家说这是为中国人定制的菜名,特意用的成语,这么听着好像还挺贴心的,我只听了两道菜名介绍是不是有点不给面子?”

    “也许管家心里感谢你不用白费嘴皮了?”

    江姜被逗笑,“也许吧。”

    两人安静用餐,耳边只有海浪的声音,太阳开始缓缓西斜。

    池慎也有些感慨,“我们还真是与海有不解之缘,第一次去海里深潜,住海边的玻璃屋,第二次漂洋过海住帐篷,现在变成海上用餐,直接住在海中。咱们什么时候能换个地方约会?”

    江姜也露出笑意,她抬起头来,“下次咱们去瑞士玩跳伞吧,换成山上约会,怎么样?”

    池慎正在切牛排的手顿住,他抬头,看到她兴高采烈的样子,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宝贝,你这么喜欢跳伞啊?”

    江姜察觉到他的迟疑,“你不喜欢跳伞吗?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在山下等我。”

    池慎眸光微暗,他轻松道:“怎么会,我和你一起玩,只是我很久没玩了,有点紧张。”

    江姜重新露出笑容,眸光亮亮的,“放心,我很擅长,到时候我们可以玩双人跳伞,之前都是和教练一起,现在我证也考下来了,我们俩单独玩。”

    池慎眼睫微动,“好啊,那什么时候去?”

    “暂时不行,”江姜纠结了一下,决定告诉他,“明天退房后我要去趟英国,我得先和我爸妈商量一下玩极限的事情。”还有你的事情。

    后面半句她没说。

    “你要走?”池慎皱眉,瞬间没了胃口。

    江姜见他不高兴了,她解释道:“我先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可以放心玩了,我爸妈他们也想让我回去一趟。”

    “可我们才约会了一天。”池慎还是不高兴,整个人都有些低迷。

    看他不开心,江姜妥协了,“那我们再在这里玩两天怎么样?”

    “五天。”池慎开始讨价还价。

    “最多三天,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玩的,我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了。”江姜之前来这里除了没住这家酒店已经玩遍了。从秋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她跟着疯玩了一个月。

    “行吧。”见她坚持,池慎只好同意了,但他怎么想还是有点舍不得,“宝贝,要不我跟你去英国吧。”

    江姜愣了一秒,“还是算了,你等我到时候回国吧。”

    池慎大概猜到了什么事情,他知道,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你和你爸妈住,我可以住在其它地方,等你事情解决了我们再走。”

    江姜思索了一下,“也行,那咱们明天就走吧。”心里压着块石头,她也没办法放松的玩。

    晚上,江姜在浴室里洗澡,池慎一个人在底下那层呆着。想到白天她看到的,江姜这个澡洗的很不安心,虽然她相信池慎不会上来,但还是洗的惊心动魄。

    池慎确实没有上去,他一个人躺在巨大的水床中央,看着这个深蓝色的海底世界,夜晚了,海底很黑,他只能看到被玻璃房里灯光照亮的周围一片。

    四周很亮,但却看不到远方,被浓稠的黑暗包裹着,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寂静的一根针掉落都清晰可闻。

    池慎双手搭在脑后侧头盯着外面,心里乱糟糟一片。他感觉自己好自私,如果不知道便罢了,但他明明知道她家里人不同意,却还是让她一个人面对。

    他在这里卑劣的假装不知,躲在她身后等她解决。

    她还那么傻乎乎的瞒着他,不想告诉他,傻傻的想保护他的尊严

    呵。

    他自嘲的低笑一声。

    活成这个样子,可真失败。

    他四肢张开任自己没入水床中,放空脑中的所有想法。

    江姜穿着浴袍下来,见他瘫在水床上,她站在楼梯上唤他一声,“走吧,阿池,上去了。”

    池慎收敛情绪,唇角缓缓勾起笑容,重新变回那个漫不经心的池慎。

    在这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海上,只有这座孤零零的,亮着灯的玻璃屋,不用担心被人窥探,江姜也懒得拉四周的帘子了,直接到床上坐下。

    床很柔软,坐上之后软软下陷,江姜看着逐渐朝这边走来的高大身影,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词——‘新婚燕尔’

    她唰的移开视线,垂眸不再看他,不自在的撩开被子钻进去在最边上躺下。

    她在被子下的手僵硬的理了理有些散开的浴袍,直挺挺躺着不动了。

    池慎本来还有点别扭,看到她躺那么远,翻个身能直接滚下去,他突然有点想笑。

    “你还能再往边点吗?”

    江姜被他戳中,沉默了一秒,恼羞成怒,她坐起来,往中间挪了点,靠着靠枕唇角勾起,“要不你去睡沙发吧?我不喜欢和别人共享一张床。”

    池慎挑眉,动作迅速的撩开被子钻进来,“床好软,不早了,咱们睡吧。”他说完关了灯。

    房间瞬间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江姜被他无赖的样子打败了,在黑暗中翻个白眼,缩回去躺下。

    黑暗中知道有另一个人躺在身边的感觉很奇妙,尤其这个人还是你喜欢的人,即便你们中间隔着两个人的距离。

    当视觉不再发挥作用,听觉和嗅觉变得异常明显。

    他的呼吸犹如在耳边,鼻尖亦是沐浴露清幽的香味,海盐的味道,不知道来自她身上,还是他身上。

    江姜心脏砰砰跳动,整个人都紧绷着。

    奈何昨晚没休息好,绷着绷着她就失去了意识,沉入梦中。

    池慎听到旁边的呼吸声变得有节奏,知道她睡着了,他轻轻探出手按开了床头的小夜灯。

    借着幽黄的灯光,他侧头看她,她的侧脸也很美,鼻梁高高的,也不至于过刚,刚刚好的高度,嘴唇的形状也很美,整个侧脸的弧度都是他喜欢的。

    见到她第一眼,他就发现竟然有人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偏偏她还留着一头墨绿色的长发,衣服也是和他匹配的黑色。以他一贯的风格,他不会和一个女生坐的很近,他一定会自己单独坐在一张沙发上。

    但那时候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他坐在了她旁边。原来有些事,从刚开始便悄然注定。

    这段时间过的太奇妙了,梦幻的不真实,甚至此刻看着她的脸他都感觉到恍惚,好像突然一下之间,什么都不一样了,突然便多了很多很多东西。就连这段时间经历的开心失落难受痛苦惊喜种种情感都那么的飘渺。

    他稍微坐起来些,向她那边挪了挪,手撑着头侧身盯着她,隔着一人远的盯着她发呆。

    似乎越这样看,此刻的幸福便更真实长久一些。

    江姜沉在梦中,她梦到她从飞机上跳下,身上白色的纱裙飘扬,像仙女一般落在一个七彩的冲浪板上,然后她徒手撕裂裙摆,抓着白纱开始冲浪,挑战十米高的巨浪。海浪打过来,她成功了,浪散了,她依旧抓着湿透的白纱稳稳站立着,一切都很美好,她缓缓扬起笑容。

    一条大白鲨突然冲出,长着大嘴,亮着森白的牙扑来——

    江姜唰的睁开眼睛。

    心脏急速跳动。

    下一秒,她感受了直勾勾的视线。

    她僵了几秒,理智才回来,心脏跳的还有点快,“你干嘛?”

    池慎有点懵,他正看的出神,她突然睁开眼睛,吓得他一下懵住了。

    这会儿回过神,他有点尴尬自己的痴汉行为,“我没干嘛呀。”

    “我正打算下床倒杯水。”他做戏的准备下去。

    江姜扯住他的胳膊,“躺下,别装了。你大半夜不睡觉盯着我看干嘛?”也许是刚征服了海浪还面迎了鲨鱼,她这会脑子有点懵,害羞已跑到了天边还没回来。

    池慎顿了下乖乖躺回来,他开始转移话题,“你怎么突然醒了?做噩梦了?”

    说到噩梦,江姜成功被带跑,她长呼了口气,还有些心悸,“梦到我冲完浪正高兴,一只鲨鱼嘴大张着突然冲出来。”

    她自我调侃,“幸好没睡下面,要是醒了之后睁眼就是只鲨鱼,我可能会突发心脏病。”

    “也许下一秒我就冲出来大战鲨鱼了,可惜你醒了。”

    江姜没接话,绕回了刚刚的话题,“你这么晚干嘛不睡?”

    池慎眼睛眨眨,快速想出了理由,“失眠了。”

    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一下有点不适应这海上,宝贝,我可以抱着你睡吗?我有点没安全感”

    对上江姜的眼神,他声音弱了下来,“或者你抱着我睡?”

    江姜懒得理他,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池慎手摸过来,结果直接摸在了江姜臀上。

    他吓得赶紧收回来。

    江姜呆住,反应过来怒了,“池慎,你大半夜有病是不是!你给我滚远!”

    池慎看她两秒,委屈巴巴向下挪,头缩进被子里。

    江姜简直被他气死,盯着蒙在被子下那个人型生物,她胸腔起伏,咬咬牙重重躺下翻了个身背对他。

    池慎探出头来,小声叫,“宝贝~”

    叫了两声见她不理,他继续小声叫,“糯糯,糯糯公主?”

    “女王?女王陛下?”

    “亲爱的?honey?甜心?”

    江姜翻了个白眼,翻过身踹他一脚,“闭嘴!睡觉!”

    池慎不要脸的继续问,“宝贝你还生气吗?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拉着你的手睡觉觉。”

    睡觉觉?

    江姜被恶心到了,“池慎,你抽什么风?正常点ok?”

    池慎就喜欢逗她,见她这样她越发上瘾了,“宝贝,可以牵着你的手手睡觉吗?”

    江姜:拳头硬了。

    她咬牙切齿:“你再作你给我滚下去!”

    池慎眨巴下眼睛,“那手?”他试探着拉住她的手。

    江姜抽了一下,没抽出来,她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池慎拉着她的手,得逞的悄悄勾起唇角,他手探出关掉小夜灯,闭上眼睛。

    手中这只手温度不高,并非那样温暖的手,甚至带着微微的凉意,可是他握着,却觉得暖暖的,心也暖暖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