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三只:爹地请〕〔沐云安萧承逸小说〕〔庶女皇后:暴君,〕〔沐云安萧承逸最新〕〔这个总裁,我要了〕〔萧承逸〕〔纨绔弃少〕〔慕枫夏冰璇〕〔郑怀辰白锦瑟小说〕〔杨风叶梦妍小说〕〔医鸣惊人:残王独〕〔杨风叶梦妍免费阅〕〔龙临异世〕〔杨风与叶梦妍杨盼〕〔崛起香港1949〕〔护国战神杨风叶梦〕〔战神归来杨风最新〕〔镇龙棺〕〔龙临异世〕〔龙隐宁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恋爱综艺吃瓜 第65章 吵架
    回来后, 江姜盘腿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双手环抱膝盖,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划过。

    听到开门声, 她回神,看向门口。

    她定下心神问:“阿池,你回来了?办的怎么样?”

    池慎沉默走进来, 面上没有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江姜心蓦地一沉。

    “你去找我哥了?”他声音依旧懒懒的, 是他一贯的语调, 只是隐隐带着几分凉意。

    江姜睫毛微动,直直和他对视,“嗯。”

    果然, 她后面回想时就在想他哥会不会直接告诉他, 他哥看着也不是那么简单。“他说什么了?”

    池慎盯着她的眼睛, 唇角扯扯,凉凉道:“说让我做自己的事啊。”

    江姜看他的反应,眉微微蹙起, “阿池”

    池慎沉默了一会儿, 深呼吸压下翻腾的情绪, “下次做什么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江姜眉皱的更紧了, “我想帮你。”

    池慎扯扯唇角, “可我不需要。”

    两人一站一坐隔着一段距离对视着, 气氛渐渐凝滞。

    江姜尽力平复心绪, 耐下心来解释:“阿池, 我希望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更何况那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为什么要你来妥协?你真以为你哥他——”

    “停。”池慎皱眉打断她的话,情绪开始收不住了,他深吸了口气,“宝贝,我不想谈这个了。”

    江姜唇紧抿了一下,“谈,有什么今天就说清楚,你想说什么直说。”

    池慎盯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我们家的情况你了解多少?我把我的秘密告诉你是信任你,可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去找我哥?”

    他本来压抑的情绪这么一说全部翻涌了出来,只是下意识的还在极力克制着,“我们家的平衡就这样被打破了,你家里看不起我,我给出解决办法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我这些年克制自己,缓和家里的气氛,我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他眼睛泛红,整个人都紧绷着。

    江姜胸膛起伏不定,她眼眶慢慢红了,抓着抱枕朝他摔过去。

    池慎不躲不闪,任由抱枕砸在脸上。

    江姜赤脚站起,她冷嘲一声,“做的努力?呵,可笑,你所做的就是忍让吗?池慎,你就是个懦夫,你活该被你哥牵着鼻子走!你就抱着你那愧疚一辈子给你哥当陪衬去吧!”

    池慎额角青筋蹦起,胸膛上下起伏,他深吸了几口气,一脚踹飞脚边的抱枕,声音冰冷道:“我们先冷静一下吧。”

    他说完大步往出走,江姜盯着他的背影,看着门合上,她深吸了口气,站了几秒,她猛地踹了脚沙发。

    “艹你妈的恋爱!”

    她在原地站了一阵,穿上鞋拎上自己的包包摔门而去。

    到了车库,看着一排豪车,她又想起来,这都是他的车。她出去给尤柔打了个电话。

    尤柔听到不对劲,丢下工作一路飞驰,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她缩到了十几分钟。

    江姜开了车门进去,重重带上车门。

    尤柔抖了一下,看她冷着一张脸的样子,小心翼翼问:“糯糯,你们吵架了?”

    认识她这些年,以前她脾气就不小,但自从出国留学,她已经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火了。

    江姜沉默了两秒,冷笑了一声,“我特么脑子抽了才想谈恋爱。”

    她深呼吸了几下,“柔柔,去拳击场。先不要和我说话,我怕克制不住脾气,让我冷静下。”

    尤柔眨眨眼睛,拍拍她的肩膀,默默开车。她瞬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这都飙脏话了。

    “对了,不要去cs俱乐部。”

    尤柔扭头,“why?”

    “他开的。”

    尤柔眼睛瞪了一下,不可置信,她又默默发动车子。

    到了拳击场,干倒了三个教练,江姜终于平静下来些。

    她擦擦汗灌了一瓶水,尤柔过来坐在她旁边。她靠近抱住江姜的胳膊,柔声问:“糯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江姜沉默了一会儿,都给她讲了。

    尤柔震惊到不行。

    江姜又灌了口水,吩咐她,“保密。”

    尤柔点点头,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还在乎,要不然她根本不会专门告诉她保密。都气成这样了还帮对方保守秘密,啧,爱情啊。

    “糯糯,说实话,你们俩这也闹得太凶了点吧?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感情刚开始就闹这么大矛盾,尤柔有些忧虑。

    江姜摇头,“不知道。柔柔,是我太过分了吗?”这会儿冷静下来,她慢慢开始反思。

    尤柔有些惊讶,不容易啊,大小姐居然开始反思自己了。

    江姜瞟她一眼,“你那是什么眼神,这么些年了,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尤柔耸耸肩,“你想听真话吗?”

    “难不成我还听假话?”

    尤柔叹了口气,“我觉得吧,你去找他哥确实有点突然,他肯定被震惊到了。你知道,这是他的心结,这就相当于硬把他一把从里面扯出来,他可能一时难以接受。”

    江姜蹙眉,“可我是为他好啊?”

    尤柔歪歪头,“那你爸妈不让你考军校呢?不让你玩极限呢?虽然例子不太恰当,但他们不也说为你好吗?”

    江姜沉思了两秒,“所以真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不该去找他哥?”

    “不,如果想解决问题,肯定要有个人把他拽出来啊,他只是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而已。糯糯,我问你,你为什么会生气?”

    江姜蹙眉思索,“刚开始是我觉得我是为了他,但他反而发脾气,现在想想这有我的问题。后面,好像就是因为他的态度生气,我当时太气了,说话也过了”

    “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江姜摇头。

    尤柔摊手,“所以嘛,吵架通常吵到最后就跑偏了,吵起来口不择言,然后更气。那你现在要怎么办?要去找他吗?”

    找他,江姜想了想,太没面子了吧

    再说还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反应

    “等过几天吧。”

    池慎出了别墅,开车直奔蒋贤家。

    蒋贤一开门见他冷着脸,有点懵,“池哥?”

    池慎寒着脸进去,直奔他家活动室。他活动拳头照着沙袋没戴拳套就开打。

    蒋贤见他一言不发疯了似的拳击有点懵,他呆站着看了半晌,摸出手机拉了个小板凳坐下玩手机,隔一阵儿看他一眼。

    见他终于停下了,蒋贤站起来,递了条毛巾给他。

    池慎擦擦汗,熟门熟路的往他家室内酒吧走。灯没开,小酒吧光线昏暗。蒋贤见他在冰箱里取水,他摸到开关正要开,池慎看了他一眼。

    从小长大的兄弟,一个眼神就知道怎么了,他只好放下手,在他旁边坐下。

    这几年,很少见他发火了,蒋贤理所当然的猜测:“和江姜吵架了?”这个一说他突然心一个咯噔,想到了什么。

    果然,池慎沉声道:“她去找我哥了。”

    蒋贤庆幸他没开灯,“然后呢?”

    “我没控制住,发火了。”

    “然后呢?”

    “我说我们冷静下。”

    蒋贤顿了下问,“所以你俩这是冷战还是分手?”要是分手他罪过就大了,肯定是他和江姜说的话才

    池慎没有犹豫的回答,“当然是冷战,怎么可能分手?”

    蒋贤吊着的心放下来了,那就好。

    沉默了一阵,池慎灌了口水,问他:“贤子,我真的是个懦夫吗?”

    蒋贤瞪大了眼睛,“懦夫?我去,你俩咋吵的?这咋懦夫都出来了?有什么关联吗?”

    池慎又喝了口酒,重重放下酒杯,他语气有些低迷,“我就是想让我哥高兴一点。”

    蒋贤沉默了一下道:“说真的,池哥,我觉得你钻牛角尖了,你爸妈偏爱你,你想弥补我懂,但你为了让他舒服委屈自己,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你这人吧,别人都以为你没心没肺,其实你反倒是咱们这帮人里最重情义的。”蒋贤给自己也倒了杯酒。

    蒋贤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些年他也是两方揪着,一方面觉得何必为了个哥哥委屈自己,亲人又怎么样?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他自己没什么亲情缘,池哥重视亲情也没什么错。也就这样拖着,他想劝又不知道该不该多言。

    池慎又灌了一杯酒,他忽的低低笑了一声,“她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懦夫。”

    他声音低沉,透着股自嘲的凄凉,“我不愿意面对我崇拜的哥哥其实恨我,恨我夺走了一切,我做什么都无法弥补。我只是给自己找借口,试图用这种方式掩盖一切。”

    他默然盯着酒杯出神。

    他隐隐都知道,他甚至知道她那句‘你真以为你哥哥’的后半句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只是下意识的,他不想去想,不想知道,所以才会被踩到尾巴似的打断她,甚至冲她发火。

    那本日记,他其实知道是他哥故意让他看到的,他那么谨慎的人,怎么可能那么重要的东西被他看到?

    越想越愧疚,他低喃:“我和她吵架了,她一定很难过。”

    他这么想着赶紧给她拨去电话,手机响了一阵,无人接听。

    蒋贤眨眨眼睛,这就是所谓的吵架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池慎唰一下站起来,“我去找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