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僵尸道长〕〔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见江山〕〔绝世小神医〕〔最强渔夫〕〔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绝世小神医〕〔抓不住的温柔〕〔帝国总裁坏透了〕〔穿书八零:空间娇〕〔李承乾小翠〕〔最强职业人〕〔花豹突击队〕〔诸天星图〕〔大道纪〕〔六指诡医〕〔至尊弃婿〕〔总裁老婆爱上我〕〔宠妃天下〕〔中医许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魔手记 第5章:人命债
    看店不要紧,但我还是多嘴问了一句:“那你干什么去?”

    三叔摇了摇手里的玻璃瓶,说:“干咱们这行,得有头有尾。小燕儿死的憋屈,满心怨气总得化解是不是?”

    “你看的书里面,这玩意儿得怎么化解?”

    我下意识的回答:“一般是送到寺庙道观之中,终日听经洗涤心灵,总能消散怨气的。极端一点的方法,会用三十六阳火烧灼,也能烧的干干净净,不过那样小燕儿死后也不得安宁。”

    三叔听我说的头头是道,说:“所以说,三叔得去一趟五台山,把这个瓶子交给那的法僧,所以说这段时间可回不来。”

    我愣愣的说:“可是,五台山距离这不过几个小时车程,用得着几天吗……”

    三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然后板着脸说:“小孩子刚入社会,得圆滑一点,三叔说要好几天,那就是好几天!你爷爷既然把你交给我,我总得负责把你教育好。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以后说话可得学着点!”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钥匙丢给我,说:“店铺后屋里有床,自己打扫一下。”

    “要用钱了,就在抽屉里拿,别乱花就行,小小年纪不能被物质给迷了双眼!”

    “还有,记住我的话!有人买花圈寿衣,就让他滚蛋!有人登门求助,你就一概不理!半夜里记得把破魂灯放下来!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什么叫破魂灯!”

    他哼哼唧唧的转身离开,然后找到花白胡子老头,伸手指了指我,应该是要老周送我回去。

    我看着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小燕儿的尸体搬下来,然后在树上泼上汽油,只见火苗升起,很快烧成一团灰烬。

    我知道,明年这个时候,烧焦的老树其实还会生根发芽的。毕竟这阴气极重,而且树下的根系根本就没烧到。

    但新发芽的柳树想要再成气候,就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

    有村民推着二轮车过来,把小燕儿的尸体用白布盖起来,准备推下山。这时候那个花白胡子老汉才客客气气的跟我说:“小兄弟,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转头看去,发现三叔早就不见了踪影,不由心中暗骂。这老家伙估计早就想找个人给看店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当天晚上就抓我的差,自己却跑去逍遥自在。

    当下我就跟花白胡子老汉说:“那就麻烦周伯伯了。”

    说起来这一天过的倒是挺充实的,早上的时候还在老家,下午的时候就见了一具差点诈尸的僵尸。

    这要是换成一般人,指不定得吓得半夜睡不着觉。但我小时候在爷爷那看过很多书,对这类事情基本上早就免疫了。

    不要说小燕儿还没诈尸,就算真有僵尸蹦跶过来,我估计也会脸不红心不跳,还得跟人家打个招呼。

    我回到店里的时候太阳早就落山了,我打开门后,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发现三万块钱还好好的躺在包裹里面,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然后我才找来拖布和抹布,把后屋好好的给打扫了一下。

    说起来后屋挺干净的,地一拖,桌子床一擦,再找一床新被子,基本上自己的小窝就齐活了。

    等我安顿好之后已经深夜了,想到三叔说的破魂灯还没开,于是又蹦起来找到开关,连续试了好几下,外面的屋檐下才亮起了一盏红色的灯光。

    爷爷的书里面记载,破魂灯是驱鬼用的,有点像是现代的灯语,破魂灯一亮,就像是普通人家把门给关上了,谢绝访问的意思。

    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了,现在基本上没人用,若不是我看的书多,估计连什么叫破魂灯都不知道。

    打开破魂灯,我就把铺子反锁,一个人回屋睡觉。

    说起来我活了十八年,连学校宿舍都没住过,没想到第一次在外住宿,竟然是一个专门卖花圈寿衣的白事店。

    我没有认床的习惯,再加上白天奔波了一整天,所以当天晚上睡的很香。第二天六点多的时候,我就精神百倍的醒了过来。

    不过醒来后才想起自己已经不在家复习了,也不用再背英语单词了。

    想到这,我还有点黯然,没有考上大学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有机会重考。

    虽然不用复习,但我依旧保持了良好的作息习惯。反正也睡不着,就准备打开店门,先打扫一下卫生。

    虽说三叔没跟我谈报酬,但好歹也是给他看店的,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总不会少吧?

    谁成想刚刚打开卷帘门,就发现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他满脸堆笑,凑过来说;“小哥儿,小哥儿,何老师在吗?”

    我这位便宜三叔姓何,但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但我谨记着三叔昨晚交代的话,就客客气气的说;“您好,三叔出门了,这几天店里不做生意。”

    那胖子舔着脸挤进来,笑眯眯的说:“原来是何老师的侄子,难怪龙马精神,一表人才。”

    “是这样的,我家出了点事,要何老师帮帮忙,规矩我们懂,这点辛苦费,麻烦您啦……”

    他一边说,一边从公包里掏出了两捆百元大钞,白条上还有银行留下的印记。

    我暗暗震惊,这位便宜三叔在省城是没少捞钱啊!随随便便一个顾客,出手就是两万!

    但我仍然很坚定的拒绝了胖子,甚至连碰都不去碰那两万块钱,只说三叔不在,我做不了主,更不敢坏了规矩。

    那胖子神色暗淡,然后把钱收起来,弯着腰退了回去,临走的时候还非得留下一张名片,说三叔回来了一定要给他打电话。

    这胖子的到来就像是开启了某个信号,接下来的客人络绎不绝。有的开着豪车进门,二话不说就塞给我几万块钱的红包,要我给三叔打电话。

    也有的气度不凡,随手就送来一件古玩,或者名画。

    最不济的也是一对小情侣,眉宇之间满是黑气。看他们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却已经背上了人命债。

    没错,在我们眼里,打胎也是人命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