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小郎中 第七十五章中医不是糟粕
    男生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时代在改变,社会在高速发展。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应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没有过硬的理论知识支撑的中医,自然是比不上科学而又严谨的西医的。毫无疑问,中医就是医学界的糟粕,注定要被时代淘汰。”

    “如果要说西医和中医的关系,那我个人认为应当是精华与糟粕的关系。两者现在虽然处于共存状态,但糟粕始终是糟粕,终究会被时间给剔除,只有真正的精华,才能够存留下来的,受益百姓。”

    “恩。”赵秋砚点了点头,挥手示意男生坐下。

    如同之前一样,她并没有说学生答的对还是错,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陆陆续续的,赵秋砚又点了三、四名学生,男女都有。

    他们的说法不尽相同,但是看法都很一致。

    那就是——中医是伪科学,是没有实证理论的装神弄鬼,是医学界的糟粕,是江湖郎中骗钱的伎俩。

    反正,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中医无用论。

    他们是临床系的学生,将来主要学的就是西医,这是未来他们指望着混饭吃的活计。

    现在赵秋砚当场问他们对中医和西医这两者间的关系有什么看法,他们还能有什么看法?

    西医是未来吃饭的事业,他们自然是极其看好的!

    至于中医,他们不了解。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贬低中医,去衬托西医。

    陈墨皱眉,听着那些同学说的话,越听越不舒服。

    他学的比较驳杂,但整体来说,是比较偏向中医的。

    抛开师门传承的玄阳诀还有配套针法不谈,那草方药剂,行针刺穴,还有从小背的各种古代医经,都是属于中医的范畴。

    可现在中医竟然被贬低到这种程度,陈墨听了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

    五千年的文化传承,中医能够流传到今天,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现在却被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郎不屑的认为是糟粕,是垃圾。

    想到这里,陈墨再不能忍,霍然站了起来。

    “老师,我反对他们所有人的观点。”

    陈墨的声音不大,但中气十足,一下子就传遍整个教室。

    赵秋砚转头去看那个擅自起身的人影,同时心里不免有些欣慰。

    中医传承几千年,虽然如今并非主流,但谁能够说其全部是糟粕,没有精华?

    只是当她定睛在陈墨身上的时候,那股欣慰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怒气,怨气。

    “是你!”

    赵秋砚目光如刀的盯着陈墨。

    陈墨淡定的点头,“赵秋砚老师,你好。”

    赵秋砚想起昨天饭馆里的事情就来气,当下语调就冷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墨。耳东陈,墨水的墨。”

    陈墨不卑不吭的态度让赵秋砚满腔怒火没法发泄,况且现在还在课堂上,她更不能因此失态。

    于是她强压下怒火,转到正题道:“你刚刚说,你反对他们所有人的观点,那我倒要问问你,你有什么高见?”

    “高见倒是没有,只是有点个人见解,不吐不快。”

    陈墨没有在意赵秋砚那骤然变冷的态度,正色道:“中医诞生于原始社会,春秋战国时期中医理论已基本形成。中医中药在华夏古老的大地上已经运用了几千年的历史,经过几千年的临床实践,证实了中医中药无论是在治病上、在防病上,还是在养生上,都是确凿有效可行的。”

    “刚才发言的几个同学,你们说中医毫无用处,是糟粕,甚至是装神弄鬼的骗人伎俩。那我想问问你们,在西医未传入华夏之前,我们的祖祖辈辈都用什么方法来治疗疾病?”

    陈墨的目光扫过刚刚那几个发言的学生,但凡接触到他目光的,都不敢与其对视。

    “是中医中药!”

    陈墨自己说出了答案,“我们的先辈,用的是中医中药来治疗疾病,依靠中医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现在时代在进步,西医发展极快,中医没落是不可辨驳的事实。但是,中医传承千年,博大精深,千年来受益亿万万子孙,岂是一句迷信,一句糟粕可以抹杀的!”

    “中医不是糟粕,更不是迷信,而是我华夏数千年传承留下来的伟大遗产!”

    最后这一句话,陈墨说得抑扬顿挫,掷地有声,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在不知觉中被带动了情绪。

    “啪啪!”

    有人突然鼓掌,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一块石子,很快就起了连锁反应。

    “啪啪啪啪!”

    整个阶梯教室,两百多号人齐齐鼓掌。那掌声雷动,如同潮水,哗啦啦的一阵又一阵。

    刚刚那几个发言的同学,只觉得脸蛋被陈墨几番话打的啪啪作响,羞愧不已,在人群中再不敢冒头。

    赵秋砚看着教室角落那个面色不变,在掌声中镇定自若的少年,久久无言。

    她是赞同陈墨的观点的,可是这样的结果,和她所期望的,有很大偏差。

    临江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在国内不说顶尖,但绝对是数一数二,排得上名号的。

    赵秋砚身为医学院教授,对当今医学界的局势看得很是清楚明白。

    她今天之所以会提这个话题,主要是想知道这帮新生到底对中医与西医了解多少,做个简易测试。

    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对中医有如此偏颇的想法。

    原本,她是想让同学们各抒己见,完毕之后,她再统一做个总结,消除他们对中医的误解。

    可是现在不用了。

    因为这个总结,陈墨已经帮她完成了,并且效果貌似比她预料的还要好。

    在认出陈墨就是昨天那个夺走了她初吻的奇葩之后,赵秋砚就有心想要给他难看。

    只要他说的话有一点点毛病,赵秋砚都一定会紧揪着不放,让他在两百多名学生面前丢丑。

    可是出乎她预料的是,陈墨几番话下来,不仅让她挑不出刺,更是讲得慷慨激昂,振奋人心,让教室里的同学自发的献出了雷鸣般掌声。

    这个结果,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经历过这次,即使之前有些许恩怨,但赵秋砚还是不免对陈墨高看了两眼。

    “赵秋砚老师,我可以坐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