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序章
    鹤群在九重天宫上方鸣歌盘旋,金光熠熠,如此盛况定是有仙飞升。

    大殿之上,天君坐在高高的龙椅上,俯视众仙家,鸾姿凤态,神色祥和,却也威严肃穆。

    远处一抹人影正往此处缓缓走来,渐行渐近,阵阵花香随着那人一同进殿。

    此人肤白胜雪,眉眼如一汪秋水,青丝如绢,笑靥如花。

    “花界堇禾历劫归来,特意前来拜见天君!”那人俯首作揖,恭敬有礼,姱容修态。

    “堇禾仙子历劫归来且晋升为上神之身,辛苦了!”天君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到一旁坐下。

    堇禾上神正准备移步时,大殿之外顿时一阵吵嚷,引得众仙家频频伸头向外探望。

    两位驻守在外边的天兵被抛进了大殿中央,天君不由得皱眉起身。

    只见一身金边玄袍的俊美男子堂而皇之地登门入殿,张望了一圈将目光停在了堇禾上神的身上。

    似是旁若无人,道:“倩儿,你要不要随我回姑逢山?”

    堇禾上神顿时微微蹙眉,颔首道:“凡间姻缘皆露水,你我缘分已尽,就此别过吧!”

    众仙家一听到姑逢山便知晓此人身份,他乃姑逢山玄狐妖君——秋野,是堇禾上神在凡间历劫时的夫君。

    “可吾儿需要娘亲!”他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厉声道。

    他的这句话引来一阵骚乱,堇禾上神下凡历劫时只是一介羸弱凡女,因造化弄人,与妖成亲便罢了,没想到居然还遗留下个孩子。

    自古人妖殊途,因物种不同,他们结合后生下来的可是不人不妖之物,有违常理。

    闻言,她别过头去,不语,正巧与自己的女儿锦年仙子对视上,顿时面露羞愧之色。

    锦年仙子抿嘴不悦,在她看来与妖沾上关系实在晦气,不知母亲在凡间怎么会被妖孽蛊惑,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

    在凡间,堇禾上神不曾有天界的记忆,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是由凡间的她自行选择的。

    与妖结合并非此刻的她本意,她也并未想过那妖君在她殒身飞升后,还追到了天界。

    这份深情在她看来全是负担,因她在天界已有夫君与孩儿,与妖续缘绝无可能。

    天君不由得叹了口气,走到他跟前,双手背在身后,语重心长道:“秋野妖君,本君深知你此刻的心情,但你贸然跑到天庭如此大闹可不好,会伤了天界与妖界的和气。”

    “吾管这些做甚?吾儿在家中嗷嗷待哺又谁来可怜?”秋野撸起衣袖,双手插腰,振振有词道。

    “荒蛮妖君,不讲道理,吾妻与你的缘份在凡间已然决绝,你难不成还想将她掳走?”

    花界帝君——花簇,从大殿之外冲了进来,一手插腰一手指着秋野,不由得愠怒道。

    在凡间发生的事,就应该在凡间了结,这妖君追上门来,分明是不把天界放在眼里,更不要说把他这原配夫君放在眼里了。

    一听到妖君跑到天界来的消息,花簇帝君便连忙往大殿赶来,如果这妖君真把妻子掳走了,他脸面何在?

    听到此番呵斥,秋野顿时愣了一下,眯着眼打量这个头上插着一簇小花且略显女态的帝君,又看了看一脸诧异的堇禾上神,鄙夷道:“你在天界就嫁了这货?”

    堇禾上神的目光微微回避,没有作答,在花界帝君可是最高统治者,尤其是她曾经还只是个花界婢女,翻身当帝后可是多少仙子梦寐以求的事。

    虽然她也不喜欢自己的夫君这副模样,确实略显女态,不符合她的审美。

    “你这荒蛮妖君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这货?吾乃花界的帝君!她是吾的帝后!有何不对?”花簇帝君指尖微微翘起的指着秋野,一脸怒气。

    秋野眉头紧皱,沉滞了片刻,顿时恍然,现在自己是妥妥的第三者啊!

    在周围人眼里,他这是不要脸的小三登门入室,且强行逼宫求上位。

    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与堇禾在凡间时是如何的恩爱。

    没曾想她在人间殒身后,飞升成为上神便可以如此轻易的忘却了他们之间的情,她忘了,断了,可他还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但此时的局势确实如此,秋野的目光还带有些许期待的看向堇禾,她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别过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顷刻间,他明白了,有些事果然是强求不来的,尤其是自己身处在不属于自己的地盘上,没有谁会帮着自己说话。

    秋野失落地低下了头,似是往日点滴涌入,许久后沉声道:“果然,仙家无情,乃称之最,今日算是领教了……只怪吾自作多情,以为还能再续前缘……”

    “罢了,只可怜吾儿还在襁褓之中嗷嗷啼哭便无母……”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无比想念当初那个在他怀里嬉笑的凡妻倩儿。

    他再次看了看堇禾,道:“你确实不是吾的倩儿,她不似你这般薄情寡义,告辞!”

    说罢,他化作一阵风沙离开了天界……

    姑逢山,秋野的万年好友——凤阳,一只冒着讨妖厌的仙气的凤凰正帮他哄着孩儿入眠。

    “凤阳,吾真的太讨厌天界那帮没心没肺的家伙了……”秋野进门后便止不住的抱怨道。

    “嘘!”凤阳猛然转头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秋野小心翼翼的将头凑近襁褓里的婴孩,看那婴孩呼吸均匀,一切安好,他神色也逐渐柔和。

    婴孩那毛绒绒的狐狸耳微微颤动了一下,秋野脸上顿时扬起了溺爱的笑意。

    凤阳将睡着了的婴孩轻手轻脚地放进了小摇床里,转身将他拉出房间,给自己和他倒了一杯酒,轻声道:“我也不喜欢他们,所以十几万年都没上去过了。”

    虽说凤阳也同样是上神,但因为觉得天庭的那帮神仙太过于假惺惺,于是自动断绝来往,隐于其他几界打混游玩。

    见秋野情绪低落不语,凤阳作为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长辈兼好友,忍不住想要说几句老人言。

    “之前就提醒过你,莫要与凡人产生感情,凡人的寿命太短,就算没遇到下凡历劫的,他们也会因为殒身而到奈何桥上去领孟婆汤喝,依旧免不了忘情这一遭,这就是规则。”

    所以说人妖殊途,妖的寿命太长了,长得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好生孤独无趣,总想着到各界去寻欢作乐,惹些麻烦来丰富自己的妖生。

    见秋野还是低头不语,凤阳给秋野续上了一杯酒,并拍了拍他的肩,望他能放宽心,别再多想。

    “凤阳,吾儿是半妖,那她的寿命又是如何计算的呢?”秋野冷不丁的问道。

    这是他此刻最关心的问题,他的孩儿究竟是像凡人那般短命还是像妖一样长寿?

    凤阳将头往那婴孩的房间探了探,沉滞片刻后,缓缓道:“参半,得靠修行取得长生之道。”

    秋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修!”

    “来丹穴山吧!”凤阳撩动发丝,轻声道。

    丹穴山乃凤凰一族的领地,山上遍布着许多在妖魔神仙眼里仅仅是装饰物而在人间鬼域却十分稀罕的黄金及美玉。

    听到凤阳的提议,秋野不由得蹙眉道:“你是想将吾儿占为己有吗?想要孩子自己生去!别想打吾儿主意!”

    说罢,他呈大字状的挡在房间门口,企图隔绝任何生物进入房间接近他的孩儿。

    丹穴山是个好地方,但在那里生活的不是精灵就是神仙,让妖去那里生活,是去当教材吗?

    秋野怀疑,是不是凤阳这几日帮自己照顾孩子,照顾上瘾了,想占为己有,否则怎会想出这样的馊主意。

    “秋野,你这就错怪我了,我是想让她到丹穴山的万灵堂去跟神兽们一齐修行。”凤阳有些哭笑不得地解释道。

    认识了几万年,凤阳发现一向贪玩不着调的秋野居然会那么护着他的狐狸崽子,终于有了当爹的样子,甚感欣慰。

    “万灵堂?跟神兽一齐修行?你把吾儿当什么了?宠物吗?”

    不提还好,凤阳这一提,秋野更气了,他堂堂妖界玄狐妖君,虽不是妖界霸主,但也不是什么跑龙套的小啰啰,让自己的孩儿与神兽一同修行,莫不是想让自己的孩儿与神兽一齐当神仙的宠物或者坐骑?

    他在脑海里想象了一遍自家孩儿讨神仙们欢喜的画面,顿时对凤阳面露敌意。

    凤阳从腰间掏出一把折扇敲了秋野的头,道:“秋野啊秋野,世人都说狐狸精,你怎这般愚钝?”

    “世人谈论得是‘狐狸精’,不是‘狐狸,精’!”前者是骂人,后者略带褒义,秋野摸了摸被打的额头,不服气的诡辩道。

    凤阳给他倒了一杯酒,并喂到了他嘴边,秋野倒也不拒绝,浅浅品了一口。

    凤阳放下酒杯,轻笑道:“我过去也不过是众多神鸟中的一员,还不是飞升做了上神?自古人与妖都能修炼成仙,仙如果有机缘便可再晋升为神,你不想她成神,那做个逍遥散仙便罢,总比在你这姑逢山当个小小半妖来得要好!”

    “当妖有当妖的好处,当神仙位列仙班,有了仙职,就得日日跟天君汇报公务,但凡出了点岔子,就好比前些日子的风神,一不留神,风刮大了些,把凡人的茅草屋给掀了,就要受罚,本君可不想吾儿到天界去遭罪!”

    在秋野看来,当妖可以理直气壮的犯错,因为做了好事也没谁会记得,反而干了坏事大家也都觉得正常,无所谓好坏,只图活得自在。

    而且因为方才在天庭的那一幕让他着实心凉,不想再让他的孩儿与那薄凉的母亲相遇。

    “秋野啊秋野,我知道你不舍得你家娃娃,但你这样将她囚于此处当成宝来护着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面对凤阳的劝说,秋野不为所动的别过头去。

    僵持不下,凤阳的折扇敲打着自己的手心,还在想着说服秋野的法子。

    作为那孩子的义父,实在不忍心让那孩子一辈子碌碌无为的生活在这姑逢山,然后像个凡人一样生老病死,这世间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不去见识一番,着实可惜。

    “诶,有了!我们让她自己选!”

    凤阳“啪”的一声将折扇甩开,身子微微向秋野倾,挑了挑眉轻笑道。

    “牙都没有的小娃娃选什么选?去去去!”秋野一脸嫌弃的摆手佯装出一副驱赶状。

    “我又没说现在选,我敢跟你打赌,她以后定会想要随我去丹穴山修行!”凤阳略带挑逗意味冲他说道。

    “你少蛊惑她,滚滚滚,现在就给我滚!”秋野二话不说,嗔怒地将凤阳往屋外赶。

    凤阳根本没把他的不满当一回事,依旧是一脸笑意,兴许是两人太熟了,毕竟是万年相伴,生死相护的神妖好友。

    凤阳转身化作一只五彩斑斓的巨鸟,在上空转了一圈,停在半空中,开口道:“我明日再来!”

    “滚!”秋野毫不犹豫的扭头把门关上,巨鸟发出了阵阵笑声后飞远了。

    秋野走到小摇床边,俯身笑面盈盈地看着那沉睡的婴孩,静默片刻便伸手抚了抚婴孩的脸,那是张与人一样五官分明的面孔,不似刚出生的狐狸那般毛脸尖嘴。

    “溪辞,你放心,爹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那是倩儿在病逝前给女儿起的名字,言如流溪,利口巧辞,抵御这世间质疑她存在的蜚短流长。

    他将婴孩轻轻抱起,在额间落下一吻,目光略显惆怅地望向窗外,紫藤花随风飘落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