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纨绔子弟楚风〕〔上门佳婿江志文〕〔陆峰江晓燕〕〔驱魔王妃〕〔邪师〕〔第一刺客女婿修罗〕〔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赵旭李晴晴〕〔赵旭〕〔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一章 酒后忆往
    月色凄冷,小酌几杯后,微醺之意将她拉入那段悠然的回忆中……

    黑色长发被金色丝带随意的系在身后,随风扬起的发丝看似有些许的凌乱,实则美矣,腰间挂着一只香囊,上面绣着个“秋”。

    其主人乃玄狐妖君——秋野,俊美如少年般稚嫩的脸上堆满了期待,忍不住开口道:“辞儿,如何?”

    春风拂过,紫藤花飘落在少女的那对玄色尖白的狐狸耳上,紫藤花海与她清艳的面庞相衬,双瞳剪水,靡颜腻理,狐中绝色。

    她双耳微微一颤,抖掉了花瓣,缓缓端起碗,喝了一口汤,砸吧砸吧嘴道:“咸了。”

    从溪辞长牙开始,他便教溪辞吃生肉,但无奈溪辞闻不得血腥味,口味随了她母亲,得吃熟食,而且还得调味。

    通常妖,要活到上千岁才算成年,而且狐妖成年后可自由切换性别,可男可女。

    她顿时眉头微蹙,似乎在心底酝酿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辞儿,怎么了?是不是又吃坏肚子了?”秋野担心的起身问道。

    由于不擅长料理之事,秋野让溪辞肚子疼了好几回,每一次他都会心疼得直落泪。

    “爹爹,我想去丹穴山。”溪辞眸中涔涔水光顿时泛起阵阵涟漪,她深知爹爹最吃她这一套。

    一听到丹穴山,秋野立马就猜到定是凤阳对溪辞说了些什么。

    前几日溪辞也有提过想离开姑逢山出去看看,但他以外边危险为由,连哄带骗的婉拒了。

    “丹,丹穴山有什么好的?一群笨鸟甚是无趣……辞儿,改日爹爹带你去抓獙獙玩,都一样带着翅膀呢!”

    此时的秋野有些心虚,獙獙确实没有鸟儿有趣,而且还有点凶,上次出现在家门口附近,突发干旱,差点把自家周围的这一片紫藤花海干死。

    “可惜……獙獙不会飞,笨鸟却先飞了。”凤阳抱着一坛子酒调笑的向他们父女俩走来。

    “义父!”溪辞看到来人,笑魇如花,挪了挪桌上的炊具。

    看到始作俑者的到来,秋野顿时沉下了脸,闷闷不乐道:“你又来做甚?”

    “送酒!”凤阳将酒放在桌面,熟练的找出三只玉酒碗,笑盈盈地斟上酒。

    “好香啊!这是哪的酒?”溪辞端起酒碗闻了闻,知道来历,却还假意问道。

    “青丘的桃花酒。”凤阳对着溪辞眨了眨眼,莞尔一笑,他是来做溪辞助攻者的。

    凤阳有跟溪辞提过好几次青丘国,据说那里住着一干神狐,让她好生好奇。

    “切~拿神狐的酒给妖狐喝,你还挺会借花献佛。”秋野抖着腿调侃道,有些不乐意自己的好友与神狐打交道。

    但事实上,凤阳经常从青丘顺东西出来给他们父女俩。

    “义父,我最近学了个变身术!”溪辞将话题岔开,为后边的话题做铺垫。

    “哦?”凤阳佯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由于此术是秋野亲自传授,听到溪辞提起,他感到非常的自豪,说明女儿喜欢自己教的东西,才会拿出来展示。

    只见少女左手做兰指状,双眼微阖,嘴里默念着口诀,一道淡粉色的光芒凝聚在指尖,化成千丝万缕的光线缠绕着她全身,光线一点一点的渗入全身。

    光线消失后,少女的头上也随之少了一只狐狸耳朵,变成了独耳,其他的并无变化。

    这一幕令秋野主动看向凤阳,提前做好准备的凤阳与之面面相觑,随即非常给面子的鼓起了掌。

    “好!真不愧是吾儿,学得真快,可谓是前途无量!”

    “溪辞果然很有天赋,此变身术一出,我都认不出本尊了。”

    两位老父亲的彩虹屁拍得那叫一个顺溜。

    溪辞佯装出狐疑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自己的左耳不见了。

    于是,她再试了一次,这次是右耳不见了,左耳回来了。

    她给凤阳使了个眼色后,假意惊慌道:“爹爹,你看!”

    “辞儿,莫急,爹爹帮你变回来!”毫不知情的秋野,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半空中划了个紫色的光圈。

    凤阳的手指在桌子底下暗暗发力,阻碍秋野施法恢复溪辞的耳朵。

    溪辞再次摸了摸头,依旧是独耳,心中窃喜,却还是佯装出委屈巴巴的样子望着秋野,想以此让他意识到自己真的需要去丹穴山修行。

    秋野挠了挠头,一脸疑惑的看了看溪辞,又扭头一脸嗔怒地看向了凤阳。

    心虚的凤阳目光有些许的回避,但见秋野似乎已经怀疑上了自己,立马转向溪辞,莞尔道:“这变身术啊,隐藏兽耳属初级法术,多加练习即可,莫要心急!”

    溪辞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凤阳再次开口道:“溪辞,你想不想学习更高深的法术?”

    “想!”溪辞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想不想结识新友一同修炼?”凤阳有继续问道。

    “等等,你又想做甚?”秋野一听就知道凤阳在打什么算盘,立马阻止道。

    见秋野不悦,凤阳没再继续说下去,对着溪辞无奈的耸肩,摊手。

    原本坐在秋野对面的溪辞挪了个位置,坐到了秋野一侧,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袖,道:“爹爹,义父也是一番好意,你莫要置气了。”

    秋野瞥了凤阳一眼,道:“你可知近几年有多少荒野小妖与那凡间的俗人欲上吾姑逢山?”

    言下之意是:吾儿生得如此美艳,若离开了吾的视线,吾怎可放心?

    凤阳看了看溪辞,大概知道了秋野想表达的意思,无奈道:“那还不是因为你把上山砍柴的樵夫给劫了来,不然一介凡人也不可能随便进入此结界见到溪辞。”

    溪辞虽从出生至今未曾离开过姑逢山,但秋野先前抓过一个给自己授人间美食烹饪秘法的樵夫,下山前秋野好心赠予美玉,以求樵夫对山上的所见所闻保密。

    谁知,那樵夫下山后便大肆宣扬在山上见到了仙女,引得凡间的达官贵族跃跃欲见,想上山一睹仙女的芳容。

    甚至还有人花大价钱让樵夫描述仙女的模样,请画师根据描述来作画。

    此画一出,在凡间以美貌魅惑世人求存的小妖们待不住了,不相信这世间能有如此美貌的女子,也想上山一辨真假。

    在凡人眼中,生得灵气美艳的,一般都是仙女,而妖必然生得丑陋龌蹉,如果有妖生得好看,那便会被杜撰成是披了人皮画上去的美貌。

    于是,秋野每日除了要给溪辞洗手作羹汤,还要外出布幻景以混淆视听,并加固结界,防止家园被入侵,扰了他们父女的清净。

    说起这个樵夫,秋野便气不打一处来,后悔当初自己宅心仁厚,竟将对方平安送下山,其实就应该找个地方吃了便罢。

    “也罢,反正见都见了,人也放走了那么多年,错已铸成,你若担心,那正好,溪辞随我回丹穴山上万灵堂修行,修驻颜长生御身术。”凤阳振振有词的说道。

    虽然凤阳说得很有道理,但秋野依旧不舍,毕竟这孩子是他从巴掌大的肉团团养成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着实不舍啊!

    “是呀,爹爹,女儿也想出山去看看,待女儿修炼有成,爹爹也会轻松一些,不必整日担心女儿的安危,到时就换女儿来保护爹爹,岂不是妙哉?”

    溪辞与凤阳这一唱一和的,仿佛他们才是亲父女。

    “吾堂堂玄狐妖君让自家孩儿来保护,岂不是让众妖笑掉大牙?”

    虽然溪辞的孝心让秋野万分的感动,但归根究底,她就是想出姑逢山。

    但这孩子越长越大,拦得住一时,貌似拦不住一世,世间诱惑何其多,现在还有凤阳帮忙铺路,而且上他丹穴山的万灵堂修炼,随时有个照应,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若自己一再阻拦,强行让她继续留在姑逢山,那些频频上山的凡夫俗子若生事端,溪辞又毫无抵御能力,那便为时已晚了。

    想到这里,秋野不由得摇头叹气,扭头望向溪辞,沉滞了片刻,道:“辞儿,你当真想去万灵堂求学?”

    溪辞看了看凤阳,对着秋野用力地点了点头,那双蓝眸清澈明朗。

    “那好,你可答应我三件事?”

    见秋野松口,溪辞连忙点头道:“爹爹您说便是。”

    秋野瞥了凤阳一眼,正色道:“第一,行事低调,不可轻易与同窗深交;第二,遇险就逃,切不可与之周旋;第三,莫要以妇人之仁去做判断,一切以己为重,你可做得到?”

    不可深交因为凡事都需有所保留,面对危情不硬碰硬有生机才有翻盘的可能,不可盲目用善心去做决定,如此一来才能降低自身陷入险境的可能,溪辞的性子随自己有些许的顽皮,这让秋野操碎了心。

    “溪辞能做到爹爹说的这些!”溪辞信誓旦旦地承允道。

    秋野望向凤阳,一脸严肃道:“凤阳,我们之间已相识万年,吾的性子你最清楚,吾要你发誓,在丹穴山替吾,护吾儿无恙,否则一同陪葬,你可做得到?”

    “有何不可?”凤阳一挑眉,竖起三根手指开始发誓,道:“我,丹穴山凤阳上神,在此发誓,必定护溪辞周全,如有差池,元神俱灭,永世不入轮回!”

    这六百年来,凤阳早已视溪辞为己出,就算秋野没让他起誓,他也必定不会置溪辞于危难而不顾。

    秋野复杂的目光对视上神情和煦的凤阳,沉滞了片刻,秋野突然扑入凤阳的怀中抽泣哀嚎道:“啊啊啊~如吾儿有恙,吾定不饶你!”

    “放心,你儿,便是我儿,我定不负你嘱托。”凤阳安抚道,还给溪辞使了个得逞的眼色。

    这时,画面突然一转,周围起了雾,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了她自己。

    “爹爹?义父?”

    她开始在迷雾里试图寻找他们,但是看不清楚前方,也找不到来路,她心急如焚却又不知所措。。

    “辞儿,莫要害怕……”

    “爹爹,你在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溪辞依旧在原地打转。

    “辞儿,爹爹在……”

    秋野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将她独自留在了迷雾之中。

    迷雾散去,溪辞出现在了繁花似锦而又静谧的湖边,湖面倒印着的倩影是她,却又不像她。

    溪辞鬼使神差地向湖里的自己伸出了手,湖里的自己也伸出了手……

    此景逐渐模糊,仿佛那如镜的湖面被蜻蜓点过后,泛起一圈圈涟漪……

    清脆的银铃声忽然一阵一阵响起,将不知何时入梦的她唤醒。

    许是起风了,溪辞微微睁眼,走到窗台边,看着那凌落纷扰的紫藤花瓣,面露惘然之色,

    如果那日没有这一举动,安心陪着爹爹在姑逢山,一同抓那又凶又无趣的獙獙逗弄罢,或许后边的苦都无需吃。

    如果可以,她愿意放弃现在的修为换回爹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