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纨绔子弟楚风〕〔上门佳婿江志文〕〔陆峰江晓燕〕〔驱魔王妃〕〔邪师〕〔第一刺客女婿修罗〕〔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赵旭李晴晴〕〔赵旭〕〔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三章 初入天界
    穿过淡淡仙雾而入殿,她一脸泰然自若地走到大殿中央,惊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若是平时有那么一小妖来到天庭,必定是要被嗤之以鼻的,就算修得高仙阶也亦是如此。

    但那身玄衣与神姿,让众神颇有印象,仅记得不好惹,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是谁,毕竟天界之外,不好惹的对象可不少。

    武神拉着不熟悉天规天礼的溪辞,对天君抱拳道:“启禀天君,臣去到万灵堂为时已晚,堂主与各弟子均已元神俱灭,仅见到为同门收尸的弟子——溪辞妖仙,我便将她带回天庭听候天君您的发落。”

    溪辞听到武神那忱长的汇报,不由得翻白眼,大抵知道天君会问什么了。

    无非就是,你为何会幸存?

    你是否知道真凶?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或者是怀疑自己……

    天君一脸关怀的倾了倾身子,和煦道:“哦?溪辞妖仙,发生如此丧心病狂,且令人悲痛之事,你定受惊了吧?可否需要在天庭稍加休息几日?”

    闻言,溪辞惊得猛然抬头愣愣地望着天君,她居然也有押错题的一天。

    见溪辞没有作答,天君以为她是害羞了,便笑道:“我们天界一向以苍生为念,以守护万灵为初心,你不必拘束!”

    溪辞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回应道:“回天君,小仙一切安好,只想早点回去寻我爹爹。”暗示对方自己真的有急事。

    “哦?你爹爹怎么了?”天君和蔼的问道。

    “万灵堂被屠,我义父为丹穴山凤阳上神,庇佑丹穴山万灵已有数万年,猜想是为抵御行凶者才会受重创,现不得不受涅槃之苦,我爹爹也在这场劫难中下落不明。”溪辞作揖回答道,虽性子随秋野那般随心所欲,但最基本的礼还是懂的。

    “你爹爹……是哪位仙君?”听到凤阳上神的名讳,天君微微蹙眉,凤阳如果是这名小仙的义父,她爹爹莫非是那位?

    天君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堇禾上神处瞥,意味深长,堇禾上神也略微感觉到了什么,目光灼灼地望着那妖仙。

    一提到爹爹,她站直了身体,朗声道:“家父乃姑逢山玄狐妖君——秋野!”

    那种熟悉感,果不其然是旧识,众神恍然,不自觉的忆起那次来天庭寻堇禾上神未遂愿后,只要有神官下九重天巧遇妖君,都会被洗劫一番,再打晕丢进凡间猪笼行浸水礼,俗称浸猪笼。

    虽神官们可不眠不食,元神也不易俱灭,但也经不起他这番折腾,每每想治他,但无奈他在妖界威望不小,不好下手,怕伤了两界的和气。

    尤其是那与他形影不离的凤阳上神,明明是丹穴山的神,却日日出现在姑逢山,陪着这狐狸胡闹,动不得妖君只能原谅妖君的任性,用妖性如此来说服自己。

    知晓堇禾上神与玄狐妖君那段情的神官,顿时都意味深长的望着那妖仙,由于不愿得罪花界帝君,便都没有吱声,仅是安静的吃瓜。

    天君了然,思索片刻,随即莞尔道:“原来如此,本君与你爹爹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旧识,他有难,本君也不会袖手旁观。”

    听到玄狐妖君的名讳,堇禾顿时忆起了那片紫藤花海与木屋,这是她历劫时最美好的回忆,只是妖神殊途,着实不舍花界帝后之位。

    堇禾怔怔地望着她的侧脸,她身为凡人撒手人寰时,那婴孩才刚巴掌大,现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妖仙了,她自知有愧于她,众目睽睽之下却什么都做不了。

    锦年仙子似是看穿了母亲的心事,略显不悦地盯着溪辞的侧颜。

    溪辞察觉到天君神色的异样,便扭头看向右侧,她并没有注意到堇禾上神,而是与锦年仙子那不友好的眸光对视上,这让她有些不明所以。

    “武神炎雾!”天君朗声道。

    “末将在!”天将抱拳,俯身回应。

    原来这天将叫炎雾,溪辞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很不习惯天界这种交付形式。

    在妖界,可没那么啰嗦,没那么多规矩,免除繁琐虚礼,想做什么去就是了。

    “万灵堂被屠一案,本君就交给你全权追查,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末将定不辱使命,请天君放心!”

    言罢,天君看向溪辞,道:“溪辞妖仙,我们天界必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的,你如若不嫌弃,可暂住在这天宫,待武神查明真相,顺便再帮你寻回爹爹,你看如何?”

    这时,锦年仙子走了出来,对着天君作揖道:“天君,万灵堂遭此祸事,确实令众神唏嘘悲愤,但溪辞妖仙作为幸存者着实可疑,贸然收留在天界,似有不妥!”

    堇禾上神看着锦年仙子,嘴唇微微抖动,目光诧异,似乎想将她拉回来,却又什么都没有做。

    “正是因为可疑,才更需要收留在天界细细观察!”武神微微扬起下颌,振振有词道。

    溪辞顿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这两个愣头青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拆穿自己老板的用意,天界都是一群什么傻白甜?

    只见天君扶额汗颜,都说人艰不拆,故意只字不提自己是否对此妖仙存疑,想假借收留之意哄骗那妖仙留宿于此,以便查验此妖仙是否与屠门有关,却被下属自爆用意,这一届的神仙带不动,带不动!

    溪辞挑了挑眉,果然如爹爹说的那般诳语连连,还是装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先离开为上策。

    她刚想开口回绝,突然有神官报道:“战神南修到!”

    闻声回头,便看到身着金甲,剑眉星目的俊朗男子昂首阔步进殿,男子瞥了溪辞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艳,上前道:“天君!”

    “战神来得正好,丹穴山万灵堂被屠门,你可有听闻?”天君的语调变得更加亲和。

    战神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道:“恕儿臣消息闭塞,这才知晓此事。”

    “无碍,此事由你来负责查明,武神负责听从你的调遣,你可否担此重任?”

    “儿臣定不负众望!”战神二话不说便抱拳应允。

    “末将定会全权配合战神查明真相,还万灵堂一个公道!”武神连忙跟着抱拳附和道。

    战神的那句“儿臣”令溪辞了然,不由得挑眉轻笑。

    真不愧是亲生的,一来就立马把主导位置换成了自己的儿子,虽说武神有些愣头青,但看到这一幕溪辞还是有些为他在心里抱不平。

    这时,战神用眼神暗示天君还未介绍身边的玄衣女子,天君先是一时没意会,反应过来后,干咳了几声道:“咳咳,这位是玄狐妖君之女,也亦是万灵堂唯一幸存的弟子——溪辞妖仙。”

    天君话音刚落,战神便转身对着溪辞俯身抱拳,算是打了个招呼,

    见天君没有再追问自己是否愿意暂住在天宫,溪辞便假装无此事,与武神一同退下了。

    走到殿外,溪辞回头看了看殿内,小声问道:“你们天界果真是啰嗦,几句话的事,偏偏说了那么久。”

    “仙子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天君心怀万物生灵,自然是事事都需反复斟酌,怎说是啰嗦呢?”武神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说道。

    溪辞不屑的笑了笑,道:“呵呵,送我回去吧!”

    “天君说了,你可以暂住在天宫,待战神查明真相再走也不迟。”武神有些固执地望着她。

    正当她想说些什么时,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子与她擦肩而过,一阵淡然的香气扑鼻而来。

    溪辞顿时整个人僵住了,那个味道与万灵堂殿内的那股花香竟有些许的相似。

    她猛然回头看着那个背影,沉声问道:“他是谁?”

    “花界帝君——花簇,怎么了?”武神察觉到她神色的不对,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若暂住在天界,是否有机会遇到他?”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花簇的背影,那股花香非常相似,但还不能完全确定,堂主教过自己,万事都得有把握才能行事,否则会打草惊蛇,事倍功半。

    溪辞这一问,令武神有些意外,他看了看花簇已然入殿的方向,暗想莫不是溪辞看上了那花簇帝君,才愿意留宿在天界?

    “应该有吧……”他有些担忧地注视着她。

    溪辞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肩,莞尔道:“给我安排一间坐北朝南的厢房呗!”

    她这一笑,如沐春风,令武神不由得微微失神。

    没想到,暂住天宫还那么麻烦,既要验仙阶还得等候厢房的分配。

    武神拿着牌子走到溪辞面前,晃了晃手里的牌子,笑道:“桃花苑,我这就领你去!”

    “桃花苑?种了不少桃花吧?”这名字起得一听便知晓来由。

    “仙子果然冰雪聪明!”武神笑得一脸明媚,与先前在万灵堂判若两人。

    “……”神官场的尬吹可真是张口就来。

    溪辞跟在武神身后,一路上左看看右望望,试图记住大致的路线,遭遇不测时也能有个退路。

    而武神为了避免冷场,也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宣传天界神族的雅量与博爱。

    但,这个话题才刚开始,远远的便看到有两位仙子在彼此推搡,有一位看起来甚是眼熟。

    武神有些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溪辞,道:“偶尔也会有这种肉搏的切磋,切磋……”

    “这种揪头发的切磋,看得我头皮有点疼呢。”由推搡到拽头发,招数变化得有点快,溪辞“嘶嘶”的看着这两位的切磋,看得头皮都疼,疼得双下巴都出来了。

    “你个没脸没皮的,离战神远点!”

    “你不就是个武神的女儿么,有什么好神气的?”

    “武神的女儿又如何?我爹当年参与大战,立过汗马功劳,而且我是战神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不许他纳你做妾!”

    “我堂堂花界帝姬会去做妾?哈,应该是你退下来做妾!”

    …………

    从她们争吵的内容里来看,不过就是抢夺有妇之夫的无聊戏码。

    她们提到的战神,大概就是刚才在大殿上见到的那位,溪辞回忆了一下对方的长相,长得是不错,但还不至于到这种被抢得不可开交的地步。

    兴许是爹爹和义父这种级别的容貌看习惯了,再看别人便觉得平平无奇罢。

    武神无奈的看着这一幕,回头道:“要不……我们一人拉一个?”

    “呵!”溪辞轻笑的瞥了他一眼,一把抽出他的佩刀和匕首,徐徐上前,道:“不要打了啦,你们不要打了,你们这样打,是打不死的!”

    随后,她将刀和匕首递到她们面前:“来,选一个,先到先得。”

    见她们愣愣的看着自己,迟迟没有动,溪辞轻笑道:“干掉对方,优胜者就可以独占那个男人哦!?怎么?不会用么?还是说……你们其实也没有那么爱那个男人?”

    在妖界,没有什么是真刀真枪干一架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便是假惺惺。

    见溪辞没有阻拦她们,还在火上浇油,推波助澜,武神急忙夺回溪辞手上的利器,一把拽过她,先是对着两位仙子致歉道:“锦年上仙,云瑶上仙,实在是不好意思,末将这就带她离开!”

    他扭头对溪辞道:“我现在就送你到桃花苑!”

    两位仙子面面相觑后,看着武神拉着溪辞离开的背影,又是一阵静默。

    “她……是谁?”战神的正室问道。

    “我同母异父的妹妹。”锦年眼神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鸷。

    那么多年来,母亲虽闭口不谈有关他们玄狐父女之事,但锦年知道,其实母亲在心里是挂念着那个孩子的。

    “我觉得,她刚说的话,甚是有理……我应该杀了你。”

    “你敢吗?”她依旧是趾高气昂的姿态。

    “我不敢,但天有不测风云,神也有旦夕祸福……”说罢,她冷冷地瞪了锦年一眼,理了理衣襟,发髻凌乱地扭头离开了。

    她的这番话让锦年着实打了个寒战:“云瑶,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