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纨绔子弟楚风〕〔上门佳婿江志文〕〔陆峰江晓燕〕〔驱魔王妃〕〔邪师〕〔第一刺客女婿修罗〕〔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赵旭李晴晴〕〔赵旭〕〔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四章 于前不识
    四周白纱曼曼,房门外仙气缭绕,外头有几棵正开得烂漫的桃花树,回头便看到高高挂着首匾额上写着“桃花苑”。

    这时一仙娥小跑的来到溪辞跟前,道:“仙子,桃花是本府邸的仙娥,方才被琐事缠身,姗姗来迟,望仙子海涵!”

    听闻将入住此处的是一位妖仙,在天界妖仙虽仙阶不低,却不太遭待见,除却天生妖性难改,还粗鄙难伺候,生怕自己的姗姗来迟会被责怪,她有些担忧地埋着头。

    “无妨。”溪辞摆摆手,淡淡道,此刻的她仅想着要如何再遇花簇帝君,得重新闻闻味。

    桃花仙娥闻言,怯生生地抬头,没想到这位妖仙竟生得如此美艳,不自觉看得失了神。

    仙雾有微微异动,桃花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倩影:“堇禾上神!”

    桃花仙娥对着门口行了一个礼,随后退到了一旁。

    来人是一位肤白胜雪,青丝如绢的美人,她望着溪辞的目光中似乎隐隐藏着一丝殷切。

    溪辞没有说话,只是懵懂地打量着她,不知来者何意。

    “溪辞……仙子,不知这天宫住得还习惯否?”许久后她才唤出那个熟记于心的名字,觉得不太妥当便改口加了个称谓。

    “还好,只不过这桃花比不上我姑逢山的紫藤花开得繁,不知上神找我何事?”溪辞见对方并无恶意,莞尔道。

    想起那片紫藤花,她难掩笑意,道:“姑逢山的紫藤花海确实很美……”

    话音未落,见溪辞一脸狐疑的望着自己,堇禾有些尴尬地干笑道:“溪辞仙子在这天宫如果缺什么,可私下告知于我,这天宫我很熟。”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溪辞微微眯了眯眼,看不透这神仙是何用意,思索片刻,莞尔地:“那小仙恭敬不如从命,就有劳上神照拂了!”

    堇禾上神看着她,不自觉地伸出手,却又停在了半空中,敛了敛想要抚摸她面庞的冲动。

    她眉宇间印着所向披靡的自信,刻着不落世俗的真诚,让堇禾上神倍感欣慰,她有好好的长大,柔声道:“你爹爹……一定很疼爱你吧?”

    “那是自然,我爹爹说了,我就是他的心头肉,比他的命还重要!”提起秋野,溪辞满脸的自豪,而下一秒却是藏不住的担忧。

    堇禾上神捏着自己的手,和煦地望着高自己半个头的溪辞,柔颤颤道:“还未听你提起过你的母亲呢……”

    “我爹爹说我是他一狐所生,唤他娘亲亦可,但爹爹叫顺口了便懒得改!”溪辞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闻言,桃花仙娥忍不住“噗呲”了一声,这是她第一次听闻狐狸竟可自攻自受,独自生子,只觉好笑。

    堇禾上神僵了僵,有些不悦的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待命的桃花仙娥,仙娥便立马低下头,不敢做声。

    “大概是喜女儿的命,一见到你便觉得很是有眼缘,我每日都会来这九重天,如有需要便可私下来寻我。”堇禾上神最后还是忍不住握了握她的手,她手上那几只银镯子碰撞声清脆悦耳,并不聒噪。

    那只手,当初在自己的手心,粉粉嫩嫩仅有拇指那么大,如今这般修长好看,她爱不释手的又抚了抚。

    溪辞只觉得堇禾上神有些过份亲昵,心生疑虑的抽回了手,作揖道:“那溪辞在此先谢过堇禾上神了!”

    忽然觉得,堇禾上神是如此生分的称呼,却不得已而为之,她点点头,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

    她不可在此处久留,也不可明目张胆的与溪辞交好,一切都只是偷偷为之,不敢声张。

    “桃花,你对这位上神了解多少?”见堇禾上神已然走远,溪辞淡淡问道。

    突然被冷不丁的问话,桃花抬眸望着这位与平常妖仙不一样的美人,莞尔道:“这位堇禾上神是花界帝后,据说真身乃紫藤花,是花界最美的紫藤花。”

    “哦?”难怪她对姑逢山的紫藤花海感兴趣,想来是天性,女人花都热衷于比美,但重点是这位上神是花界帝后。

    她顿时心生一计,或许可以通过堇禾上神接近花簇帝君。

    想到这里,她顿时心情大好,笑着望向桃花,伸出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你也是我见过,最美的桃花!”

    桃花微微脸红的低下了头,道:“仙子过誉了。”

    她摸了摸肚子,歪着头道:“桃花,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

    “仙子是饿了么?请在此处等候片刻,桃花去去就来!”见对方并不是难缠的主,桃花非常愿意听从她的差遣。

    不一会儿,桌面上摆满了各类菜品,但口味清淡得很,她勉为其难的吃了几口。

    “你……要不一起吃?”见桃花站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溪辞有些过意不去的问道。

    “可以吗?”桃花可爱的眨巴眨巴眼问道。

    “有何不可?”她莞尔道。

    闻言,桃花一蹦一跳的来到桌前,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不由得抬头望向溪辞,怯生生道:“仙子?”

    “嗯?”溪辞用筷子戳着那块没什么油水的肉丝。

    “我觉得仙子与往常的妖仙甚是不同。”桃花鼓起勇气的说道。

    “哪不同?”她略带笑意的抬眸。

    “没什么架子。”服侍过好几位妖仙,这是桃花见过最平易近仙娥的妖仙。

    溪辞笑而不语,她可是在万灵堂受过高等教育的,虽说也时常过着吃喝玩乐的日子,如若太过于清心寡欲,妖生就太无趣了。

    她看了看这一桌的菜,没多少荤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寡淡,怪不得我爹爹说在天界谋职与受罪无异。”

    “仙子,此言差矣,天神的职责是守平衡护生灵,此乃好生之德,谈享福,俗了。”桃花说得很认真。

    溪辞看着一脸天真烂漫的桃花,心生羡慕。

    遥想当年,她初到万灵堂修行之时,也是如此,但她出山历练几载春秋后,便不再相信有如此纯粹的博爱之人,她更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那些口口声声说着以苍生为念的神,在她看来只不过是生而为神,职责所在罢了。

    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她唯一能坚守的善良。

    她摸了摸桃花的头,嫣然一笑:“勿忘初心,愿你此生无悔入天界。”

    言毕,她起身舒展了舒展筋骨,突然想起万灵堂那诡异的景象,或许天界的书籍会有相关的记载。

    于是,她莞尔道:“桃花,这天宫可有藏书阁之类的地方?”

    “有天书阁,但您是客,入不得。”桃花往嘴里送了一大口菜,有些许含糊的回答道。

    “哦~”她意味深长地望着外边的桃花树,静默片刻后:“我想四处逛逛。”

    “桃花给您指路!”桃花立马起身。

    “不必了,我想独处一会儿,晚点回来。”生怕桃花硬要跟着,她一转身化做凌落的花瓣消失在了桃花的视线中。

    桃花顿时傻眼了,天君让自己好好监视这位妖仙的一举一动,她突然消失,自己该如何向天君交代。

    她急得挠头,顾不得满嘴油的追了出去……

    那抹黑色的倩影突然闪现在桃花苑门口,停留了几秒,似乎见有谁要从苑内出来,立马又瞬移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先是快步走着,桃花苑里追出一位仙娥,对着远处的她大喊道:“仙子,等等我,我给你带路!”

    闻言,那抹倩影顿了顿,随后一溜烟跑没影了,仙娥无奈的跺了跺脚,继续朝她消失的方向跑去。

    这一幕,都被不远处的战神南修看在眼里,他嘴角噙着玩味的笑意。

    如此美貌的妖仙并不多见,居然还是出自万灵堂,甚是有趣。

    “战神,这位妖仙看起来不像是等闲之辈,您看要不要……”身穿古铜色盔甲的天将正色地问道。

    “不过是个一万来岁的新晋妖仙,成不了气候。”他淡淡地说道。

    “可是……”

    “天君自有安排,我们只做我们该做的罢。”他眉宇间透露着不怒自威之神,不可忤逆之意。

    “是,殿下!”天将连忙抱拳道。

    “走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完成,我的时间可耽误不得。”他并不会将一介女仙放在心上,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一样,风月之事在他眼里不过是漫长岁月中的调味药剂,一切还以大局为重。

    “好的,殿下!”

    说罢,转身离开,跟在一旁的天将走出了六亲不认之步伐,能跟着战神在他看来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战神高高束起的发髻使他看起来傲气凛然,嘴角总噙着一抹似笑非笑之意。

    若不是生得英俊,看起来甚是欠揍,之后的某一日溪辞对他便是这番评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