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五章 大战酸与
    景山之南的大泽上方,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法阵,正在试图打开大泽之中的封印。

    施术者身着黑斗篷,正在操控着一切,他额头是大颗大颗的汗珠,以他的修为用来解此封印,甚是吃力。

    这时,大泽之中似乎有什么破碎了,法阵逐渐消失,一个状如蛇,有四翼,六目,三足的妖怪飞了出来,发出可怕的叫声。

    施术者沉声道:“酸与,好久不见。”

    那妖怪闻声,看了那施术者一眼,异常激动,仰天长啸后,便往天界飞去……

    天宫如此之大,容纳万神还有余,这一段路她折了又折,转来转去绕得头晕,而且这一路上空荡得很,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继续前行。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溪辞不由得警觉起来。

    奇怪的鸣叫声越来越近,她立马背靠墙而立,左右查看。

    一只巨型怪鸟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中,它每发出叫声便会导致天兵出现幻听,它一张嘴便吐出瘴气。

    天兵列阵,万箭齐发,巨型怪鸟翅膀一扇动,那些箭便无法逆风而行。

    武神炎雾挥动刀刃向那怪鸟砍去,依旧因那翅膀扇动的风太大无法靠近。

    眼看瘴气在这天宫不断扩散,后撤速度缓慢的仙娥已经被瘴气毒晕。

    见状,溪辞瞬移到了宫殿顶上,隔空取出一根笛子,自顾自的吹了起来。

    只见笛声一起,天兵天将便出现了无力的症状,那巨鸟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就趁现在,溪辞收起笛子,一把夺过武神的刀,瞬移至巨鸟头顶,正准备下手时,巨鸟回复了神志,开始挣扎,溪辞一个没站稳从巨鸟头上摔了下来。

    武神驾云接住了跌落的溪辞,腾云驾雾之术她还未习得,毕竟是新晋妖仙,堂主还没来得及教她怎么上天便去了,但短距离的瞬移她却用得很溜。

    “放我下来!”

    闻言,武神便立马将她放在安全的地方,她脚一沾地便又瞬移到了另外一座神邸房顶,眉头紧锁。

    她一吹笛便是所有人都会被催眠,感到浑身无力,但是她也什么都做不了,一旦停止吹笛,又控制不住那只巨鸟,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练了个很废的技能。

    催眠曲与瞬移术,是她的强项,也是堂主专门传授于她的主要技能,催眠曲用来争取逃跑时间,瞬移术直接逃跑。

    万灵堂是在大战之后所建,万灵堂收的大部分都是灵兽,就是为天界培育骁勇的战兽,以防第六次之战的爆发,万灵堂被屠是天界的一大损失。

    溪辞修的便是武仙,她出生于第五次大战以后的太平六界,这是第一次实战。

    瞬移术与巨鸟动的频率有冲突,需要做好计算,否则闪现过去刚好被一翅膀拍飞,那就尴尬了。

    瘴气已经蔓延到房顶,许多天兵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在晕倒的边缘徘徊着。

    她突然想到有个人一直没出现,便转头对武神喊道:“战神呢?”

    武神捂着鼻子摇摇头,随后大喊道:“已经禀报天君了!”

    禀报天君?不应该是直接把天君拽过来解决吗?

    “溪辞仙子!”桃花突然捂着口鼻一边往这来一边喊她。

    “闭嘴,回去!”都这种时候了,还跑来寻自己,轻重缓急不分的笨仙娥,溪辞没好气的对她呵斥道。

    桃花委屈巴巴的仰头望着她,心里犹豫得很,因为是天君交代的事,一定要监视她的一举一动,谁知道这事又跟她有没有关系呢?

    眼看瘴气逼近,见桃花原地还在犹豫,溪辞有些气不过的瞬移到她身边,将她带到远一些的地方,道:“我知道你要监视我,一会儿再继续,现在不行!”

    说罢,一个瞬移再次消失,桃花急得直跺脚,道:“可是我也很担心你……”

    一支箭或是一个体积大的东西都不足以抵抗强风,那如果是几支箭捆在一起呢?

    溪辞看了看那比小拇指还细的箭,立马改变主意,从几名天兵手中夺了几根矛,撕下自己的袖子将其捆在了一起,由于过重不方便远程投掷。

    她拍了拍武神,道:“你力气大,我一会儿送你到最近的位置,你直接对着它的眼睛来!”

    “好!”武神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溪辞手一搭在武神胳膊上,便一同瞬移到了离巨鸟最近的半空中。

    武神一甩胳膊便掷出那捆矛,刺中了巨鸟的一只眼,但还有五只眼无碍。

    溪辞放下武神便只身瞬移到插在巨鸟眼睛上的矛,将天界的云雾凝聚在手,持着两把云雾铸成的云剑将一侧的另外两只眼划伤。

    云剑软绵绵,造成的伤害太小,如果是在雪天可用冰雪铸剑,效果巨佳。

    但她已经尽力了,用万物铸剑会消耗她大量的法力,但这是携带兵器最便捷的方式,随用随铸,因为不想背着刀剑到处走,便习了此术。

    见那巨鸟仅有一侧的眼睛,天兵们便想乘胜追击,可无奈还是无法近身。

    武神驾云与之周旋,溪辞坐在某座神邸房顶上调息,以便继续。

    周围气流涌动愈加的异常,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喊:“战神,是战神,战神来了!”

    她皱着眉头,缓缓起身,看着那与巨鸟缠斗的战神,稍稍松了一口气。

    战神一来,所有天兵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的兴奋,完全没有留意到方才英勇奋战,受了伤,此刻正坐在地上无人关心的武神。

    溪辞瞬移到了他身边,淡淡道:“你还好吧?”

    武神先是一愣,随后抬头笑道:“没事,一点小伤不足挂齿,你看,战神来了!”

    溪辞无奈的笑了笑,将他扶起道:“看到了。”

    战神与那巨鸟周旋了片刻,摸清楚了对方的弱点,便化身为巨型金龙鱼,围着巨鸟开始重点打击。

    与此同时,溪辞正在地上画法阵,武神歪着头道:“这是什么?”

    “净化阵。”淡淡道。

    “呃……你的法阵画得是不是过于潦草了些?”横竖都不觉得那是一个法阵,圆形不是圆形,方形不是方形,说不上来是个什么东西。

    溪辞白了他一眼后,默念口诀,周围的瘴气便涌向这个法阵,法阵犹如无底洞,不断吸食瘴气。

    武神顿时对她刮目相看,画法阵这种事在天界已经很少见到了,都是直接施术,因为费时又得记很多繁琐的法阵,一不小心画错了可能会有奇怪的事发生。

    遇到棘手的问题,用法阵解决是最好的选择,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战神一刀下去,斩断了巨鸟的一只翅膀,横着再来一刀,直接开了那巨鸟的喉,顿时黑血四溅。

    武神的第一反应是站到溪辞面前,用后背替她挡下那飞溅过来的黑血。

    “嘶~啊!”那黑色的血灼伤了武神的后背,他忍不住皱眉。

    见状,溪辞双手结印,施术做了个无形的盾,随后将盾变大,大喊道:“都到我身后来!”

    于是,所有天兵都聚集到了溪辞身后,她看到战神似乎也被巨鸟的血灼伤了。

    此时巨鸟已经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还企图做最后的挣扎,被严重灼伤的战神也很倔犟的与其僵持。

    她思索了片刻,对武神道:“一会儿,我带你过去,你就去把你家战神拉回来,我去给它致命一击!”

    “不行,太危险了,我自己去!”武神立马反对道。

    “它都快死了,还危险个啥?”

    说罢,她拉着武神一块瞬移到战神身边,将战神往武神怀里推,同时夺过了战神手里的剑,战神顿时一怔,诧异地望着一脸英气的她,一眨眼,不见了。

    溪辞瞬移到了巨鸟的上方,以降落的方式给予致命一击,并割下其头颅。

    正当她想要瞬移以躲避巨鸟喷溅的黑血时,出乎意料的是没有黑血喷溅出来,巨鸟的被割得平整的脖颈宛若无底黑洞,突然飞出了无数魑魅魍魉,溪辞顿时傻眼了。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面前,将她抱住,是武神!

    她这才回过神来,带着武神一同瞬移到安全的地方。

    武神松开她后,咧嘴一笑,对着她吐出了大口的鲜血,他的背后插着半个头已经进入他身,还剧烈扭动的魍魉,似乎快要穿透他的肚子。

    溪辞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武神反手抓住那比男子胳膊还粗的魍魉,跟他痛苦的叫喊声一起,被用力一拨,甩到了地上,他随即抬手施术将其化做灰烬。

    随后,他便虚弱的跪倒在溪辞面前,嘴角依旧带着无邪的笑意,望着一脸惊恐的她。

    因为太过于惊恐,一时之间动不了,她艰难的抬起手,甩了自己一耳光才恢复自如。

    她连忙跪下来扶着武神坐起来,泛红的眼眶蕴着泪,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我就说……危险吧……我是武神……有经验……你一辅助……不要逞能……还好……你没事……不然……万灵堂……就绝后了……我既将你……带入天界……水落石出之前……必护你周全……”鲜血涌上了喉咙,让他有些窒息,但他始终没有真的去责怪她,每一个字都蕴着关心。

    武神的这番话,让溪辞含在眼里的泪终于舍得落下了,虽说是才认识的神官,但对方却愿意舍命救她,傻得令她动容,不知如何是好。

    “哎……我这……英雄救美……真是……一点都不……”他话音未落,化成了金光闪闪的粉尘,随着涌动的仙气逐渐消散。

    她看着突然空荡的对面,地上只剩下他那染着自己血迹的手帕。

    溪辞捡起那张帕子,怔怔地看着帕子,那已经盛不下泪水的眼眶只能任由它肆意落下。

    她扭头看向那源源不断从巨鸟遗体涌出的魑魅魍魉,无力感包围着她,修行千年,原来自己弱小得需要用别人的牺牲来换取生机。

    弱者注定与哀愁为伴,因为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

    “仙子!”桃花一脸焦急地向她跑来。

    溪辞闻声扭头看了她一眼,没来得及开口,胸口莫名地刺痛起来,她捂着胸口大口喘气。

    突然脑海里浮现出可怕的画面,一个诡异的血色法阵将万灵堂覆盖了起来,所有同门都无处可逃,敲打着结界,堂主还在施术,似乎做着最后的抵抗。

    “这是什么……糟了……”

    “秋野!”

    她看到,义父惊恐地奔向自己奔来,准确的说是向爹爹奔来,因为义父对着自己喊了秋野……

    溪辞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她晕倒在了地上,手里紧紧攥着武神那染上自己血迹的手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