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六章 梦境内外
    “辞儿……”

    她在迷雾里不断顺着呼唤自己的声音寻找秋野的身影。

    “爹爹?!”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折了又折,返了又返,兜兜转转。

    内心由一开始的焦急转变为烦躁:“爹爹,你到底在哪?!”

    哎,她也是个有脾气的小狐狸,次次都只闻其声不见其父,莫不是在利用她的担忧来戏弄她?

    是梦神干的,还是魇神干的?她愠怒地挑了挑眉,扫视缥缈地四周。

    沉滞了片刻后传来一阵抽抽搭搭的哭声:“嘤嘤嘤,辞儿好凶,嘤嘤嘤,辞儿是不喜欢为父了么?吾好伤心……”

    原来,爹爹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还能精准回应,这是爹爹本爹吗?如此一来是不是意味着他一切安好啊?!

    溪辞先是一阵大喜,但无奈担忧胜喜:“爹爹,你在哪?”

    “吾也不知这是何处……这洞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爹爹,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既然不知道身在何处,那就从事件入手。

    “吾也不知,吾只不过是想去与那关你禁闭的老头理论一番,才刚路过那大殿便出不去了,那血阵凶残得很,用上百的生灵作为祭品……对了,你义父如何了?”秋野委屈巴巴的说到一半,才想起凤阳上神。

    一想到那日,凤阳用凤凰真身拼死护住自己才免受那血阵的虐杀,内心愧疚阵阵。

    也是他将那残余的凤凰神力注入自己体内,有凤凰之力护体,自己才能安然无恙的被囚禁在这洞狱内。

    想要给溪辞托梦,还只能碰运气,等她意识薄弱时才能托些残梦。

    只不过这次溪辞是因为完全昏厥才能如此顺畅的在梦里相会。

    “正受那涅槃之苦,还需些时日……”义父此情形只能等,而爹爹虽说已然确认安好,但也只是暂时的。

    如果能知道始作俑者是谁便能分析出爹爹的大概方位,现时依旧是无解之局,无力感油然而生。

    听到溪辞的回答,他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了一半。

    “辞儿,你可是遇到难缠之事了?”秋野隐隐觉得溪辞的语气有些不对,而且此次能如此顺畅地在梦中相会,让他心有疑虑。

    闻言,溪辞抿了抿嘴,回想方才发生的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一言难尽……”

    见溪辞不想说,他也没有继续追问,想来突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她也需要些时间消化这些变故罢。

    “爹爹,你可认识那凶手?”静默片刻后,她突然问道。

    “吾亦不知……那厮似魔似神,包裹得比那粽子还严实,想来能与其抗衡的,那就只能是神族的……”秋野分析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会儿,随后语气严肃道:“辞儿,操纵如此毒辣的血祭法阵之人必然是冲着天界而来的,你……”

    溪辞还未听完秋野的话,只觉周围莫名地缥缈了许多,声音远得完全听不清他最后嘱托了个啥。

    她焦急地往声音渐远的方向追赶,然而不禁没追上,自己还越离越远……

    溪辞猛然睁开眼,坐了起来,喘着气,仿佛她方才真的下床奔跑过一般,低头一看,手里还紧紧的攥那张帕子。

    “仙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桃花立马飞过来抱住了她,捏着她的肩膀剧烈地晃动起来。

    “呕唔!”肚子空空的她被晃得一阵反胃,对着桃花干呕了起来。

    桃花连忙停手,担忧地拍了拍她的背,道:“仙子,你怎么了?难道是……有喜了?”

    “是啊,被你摇出喜来了。”溪辞好气又好笑地回答道。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我睡了多久?”

    “十日有余,我还以为仙子再也醒不过来了呢……天君交代我定要尽心守着你,直至你化作枯骨入那六道轮回!”桃花抹了抹泛红的双眼,略带哭腔的说道。

    “辛苦你了。”溪辞略带歉意的摸了摸她的头,没想到天族还挺有情有义的,不似爹爹他们说得那般龌蹉。

    “不辛苦哒,堇禾上神每日都有来照看你,然后让我去歇息一会儿再继续!”桃花笑盈盈地说道,但她并没有告诉溪辞堇禾上神叮嘱她不要将自己来过这里的事说出去。

    “堇禾上神?”溪辞微微蹙眉,自己与她并不算熟识,她为何对自己如此上心?

    “嗯嗯,她还特意嘱咐我,每日都要准备好膳食,说狐狸最喜吃鸡鼠兔鱼,担心你哪天突然醒过来肚子饿……啊,刚炖好的鸡汤,我这就去盛一碗热乎的汤给你,等我哈!”说着,桃花自顾自的往外边跑去,留下一脸狐疑的溪辞。

    她挠了挠头,将手中的帕子收好,正准备下床稍稍走动走动舒展筋骨,便看见一个淡紫色的身影往自己的方向徐徐而来,是堇禾上神。

    “溪辞?!”堇禾上神看到苏醒的溪辞顿时眉头微微舒展,却又刻意地敛了敛。

    溪辞下床给堇禾上神作揖道:“堇禾上神。”

    “看到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她迎上前,扶着溪辞坐回床上,她不经意流露的熟络让自己有些抵触。

    “这段时间承蒙上神的照拂,小仙已无大碍。”溪辞依旧恭敬的说道,但心里对此上神依旧心生疑虑,因为她似乎对狐很了解,身为帝后却对仅有一面之缘的小小妖仙如此入微,甚是奇怪。

    堇禾上神欲言又止地望着与自己十分生分地溪辞,嘴角勾起一抹无奈。

    溪辞穿着单薄的里衣,她捻了捻被子,很自然地与上神保持了一些距离。

    这时,桃花端着一大碗鸡汤满面春风地走进来,看到床边的堇禾上神,开心道:“堇禾上神!”

    堇禾上神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桃花将那碗鸡汤端到溪辞面前时,堇禾上神试探性地问道:“需要我喂你吗?”

    “不必了。”溪辞连忙从桃花手里接过那碗鸡汤,头也不抬地喝起来,鸡骨头也都嚼碎了咽下。

    桃花发现堇禾上神一直盯着溪辞看,以为她也想喝,便恭敬道:“桃花给上神也盛一碗吧!”

    “不必了。”堇禾摆摆手道,她并不是想喝,只是想多看看她,毕竟她与她不可能相认。

    溪辞一饮而尽将碗还给了桃花后,突然想起了自己晕倒前那巨鸟的尸体还在不断传送出魑魅魍魉,不知现在如何了,她有些担忧的开口道:“对了,那巨鸟如何了?”

    桃花看了看堇禾上神,正色道:“那巨鸟据说名为酸与,妖界异兽,原被封印在景山之南的大泽之中,不知被谁放了出来,现已被战神封印,一切安好,仙子不必挂念。”

    没想到那日身负重伤的战神还能将此诡异妖兽封印,看来战神不是谁都能当的。

    她想起那日为自己牺牲的武神,眸光暗了暗,嘴角噙着一丝苦涩,她初来九重天便欠了一条命,甚是愧疚。

    “那日你助战神有功,天君嘱咐待你醒来有赏。”见溪辞垂着头,堇禾上神便特意说了件与她息息相关的好事。

    有赏?能赏些什么呢?

    修为灵力吗?

    还是可以让那牺牲的武神重生?

    重生!

    她猛然抬头问道:“我何时可以去见天君?”

    堇禾上神想了想,莞尔:“你若想,现在就可以。”

    溪辞麻溜地下了床,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堇禾上神看到又好此处都破了,眉眼间流露出不易察觉的心疼。

    她抬手变出了一套准备了好久的淡墨色素纱衫,走到溪辞面前道:“既然要去见天君,定不能失了礼数,你穿这个去吧。”

    溪辞看了看自己破了好几处的玄色锦衣,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过堇禾上神手中的衣服,道:“多谢上神!”

    她穿上堇禾上神赠予的衣衫,桃花看着她赞不绝口。

    溪辞为武系仙,平日衣着装扮偏向男儿风,虽美却缺少了些女子该有的娇柔,堇禾上神赠予的衣衫为正统的女儿装,溪辞穿着它不仅素雅大方,且温婉可人。

    堇禾满意地看着她,拿起梳子给她简单地梳理了一番,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与溪辞,面露欣慰之色。

    一旁的桃花,隐隐觉得溪辞与上神眉宇间略有几分相似,或许长得美的人都很相似罢,不是花却比花美,着实羡慕。

    为了不被众神察觉自己所做之事,堇禾上神先行一步到达大殿,并未与溪辞同行。

    大殿之上,溪辞自动过滤掉周围的私语声,对着天君作揖道:“万灵堂溪辞,拜见天君。”

    “溪辞仙子,你的身体如何?”知晓她才刚醒便来见自己,天君不由得关心地问道。

    “小仙的身体已无大碍,天君费心了。”溪辞正色回应道。

    闻言,天君欣慰地点了点头,莞尔道:“溪辞仙子,此次天界遭遇妖兽酸与的突袭,你助战神有功,可有什么想要的奖赏?”

    溪辞神色有些犹豫地望着天君,迟迟没有开口。

    “仙子可是有什么顾虑?”天君见她欲言又止,忍不住问道。

    “天君,武神炎雾因我而遭遇不测,小仙想知道那武神可还有希望重返天界?”溪辞保持着作揖的姿势,微微低着头。

    天君思索了片刻后,和煦道:“武神炎雾遭此劫难实属天命,想要重返天界需经六道生死轮回再次飞升才可。”

    天君的意思很明显是告诉溪辞,武神需要重新投胎,经历六道轮回生死后才有再次飞升的可能。

    在天神眼里能挂掉,说明能力也不过如此,过程不重要,挂掉的结果不可逆,劫难可助天神层层淘汰掉能力一般的神官,所以并不是成神便能高枕无忧。

    知晓天君意思的溪辞没有多言,仅是行了个礼后便匆匆退下了。

    临走前望了一眼堇禾上神,堇禾上神则是看向了别处,此举使溪辞有些失望,她对自己的好原来只是假象,果然求人不如求己。

    见溪辞似乎没有如偿如愿,堇禾眼底掠过一丝遗憾,却也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如当年秋野跑到天界寻自己时一样胆怯,生怕被其拖累,所有的愧疚与自己的帝后之位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溪辞有些失望地回到了桃花苑,坐在门口发呆。

    桃花迎了出来,见她有些失落,便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仙子?”

    “桃花,如果你因故需重新飞升才能重返天庭,天界的神官都不帮你,你会作何感想?”她淡淡地问道。

    “嗯……也许会有些失望吧,希望南斗六星君能念念旧情,让桃花少吃些苦……”桃花歪着头说道。

    “南斗六星君?”溪辞听到了一个耳熟的称谓,却又想不起对方是做什么的。

    “嗯,南斗六星君掌管世间一切人、妖、灵、神、仙等生灵,每每有天神历劫必然会去拜访南斗六星君,求轻虐,但由于六星君只听令于南极长生大帝玉清真王,所以交情一般的话基本无可能被特殊照拂。”桃花撅着嘴说道,可见她与南斗六星君也没啥特殊交情。

    正当溪辞又陷入沉思时,一双华丽的战靴出现在她眼前,她顺着靴子往上看,那人生得剑眉星目俊朗得很,正对着她莞尔一笑。

    桃花立马蹦了起来,红着脸道:“南修殿下!”

    溪辞微微蹙眉,睹了一眼满脸娇羞的桃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称呼来人,之前听武神及天兵们均称他为战神,桃花却叫他南修殿下,莫不是连个称呼还分男女?

    溪辞晕乎乎地起身作揖道:“小仙见过南修殿下。”

    “溪辞仙子,不必多礼。”南修伸出手轻扶起她。

    回想起那日英气逼人的她,再看看今日温婉可人的她,战神眼底闪过一丝惊艳,继续道:“听闻仙子初醒,我便来看望,顺道感谢那日仙子的鼎力相助。”

    战神的道谢并没有使她感到欣慰,她抿了抿嘴道:“没什么好谢的,我……牺牲了你们的一名武神……”

    “天命不可逆,还请仙子不要放在心上。”战神莞尔道。

    “不知战……南修殿下与那南斗六星君交情如何?”她突然想到眼前人为天君之子,如此身份应该可以跟六星君讨些好处。

    “仙子有何事需寻那南斗六星君?”

    “殿下方才说天命不可逆,但那武神对我有救命之恩,倘若小仙只是想向六星君了解武神入六道后的安排,不知是否方便?”溪辞作揖以示谦逊。

    “仙子有如此好生之德,我又怎能拒绝呢?”

    闻言,溪辞猛然抬头,与他笑盈盈地目光对视上,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傲气凛然的战神比那慈眉善目地天君好说话多了。

    “谢殿下!”

    “那……走吧!”南修向她伸出了修长的大手,莞尔一笑,春风拂面令人心醉。

    顷刻间,溪辞终于明白这天界的女子为何各个都如此仰慕战神。

    原来这世间除了爹爹与义父,还有这等谦谦如玉的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