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纨绔子弟楚风〕〔上门佳婿江志文〕〔陆峰江晓燕〕〔驱魔王妃〕〔邪师〕〔第一刺客女婿修罗〕〔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赵旭李晴晴〕〔赵旭〕〔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九章 鬼域寻猪
    “天界武神?”他微微蹙眉。

    “是的,属下查看了一番,地府命簿上记载着他是因力不胜任,在围剿酸与中牺牲的,如今已经历完第一世轮回,明日便要过那奈何桥,开始第二轮的转世。”赤那语气略显沉重地说道,似乎对此颇有感触。

    他思索了片刻,想来应该是她在天界的情郎罢,道:“随她吧。”

    见殿下允了,赤那对着他抱拳后便转身退下,打算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那小丫头。

    此时的溪辞正坐在床边望着那轮被黑云盖住的红月,蜷着身子忆淡饭茶粗,举目叹多舛。

    每当沉静下来,脑海里回荡的全是万灵堂凄惨悲壮的画面,那血腥味似乎还能闻到。

    “咚咚咚”地敲门声将她从那段沉重地记忆中拉了回来。

    她连忙上前将门打开,赤那站在门口对她憨笑道:“我已经帮你打听到了,明日他将过那奈何桥,想必这时应该还在忘川河畔等摆渡罢。”

    “太好了!”果然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溪辞开心的跺了跺脚。

    “明日一早,我便领你去见那奈何桥见一见,今日早点歇息罢。”既然殿下同意了,他就可以放心的带她去。

    “这里终日昏暗,如何分得清白昼与黑夜?”溪辞看了看外边的天,拉住欲要离开的赤那问道。

    赤那指着天空那一闪一闪似萤火的光点,道:“夜晚便有魂星伴月,白昼仅有一轮红月且万里无云。”

    “魂星?”溪辞走到窗边,看着在空中游动如萤火的点点星光,一脸狐疑。

    “魂星,便是那无法入轮回的亡魂幻化而成,无处可去,只能永远停留在此,在漫漫长夜里陪伴着同样孤寂的月。”赤那看着那轮从黑云后探出头的月,淡淡地说道。

    那如河流一般成群结队的魂星,追逐着散落在每个角落的月光,夜比昼明,在宁静中增添了些许的热闹。

    想着那当中一定有自己的师兄师姐罢,无处可去只能留在这里,看着一个个往奈何桥而去的魂,来回几遭,陌生又熟悉,那种难以言喻的苦向谁诉?

    赤那透过她的侧颜,隐隐感受到了她的惆怅,陪她看了一会儿夜空,随后也默默退下了。

    无论是神还是魔,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刻,这鬼域从不缺热闹,能来此处的魂都背负着一身的怨与念,恨与憾,无奈皆已是过往。

    虽然不知道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从她眼里,赤那看到了克制与佯装出来的不以为然,想来还是个一万来岁的幼狐,经历多了应该就会看淡许多。

    空中的魂星慢慢散了去,这应该就是清晨时分,溪辞跟着赤那来到了奈何桥边。

    看着一列列排着队领孟婆汤喝的鬼魂,那支离破碎的身体令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溪辞踮着脚四处张望,茫茫鬼海,要如何寻那一魂呢?

    赤那指了指远处赶着一群猪过来的鬼差道:“在那边。”

    上百头猪在鬼差大哥的驱赶下,正往此处汹涌奔来。

    武神的第一世正好结束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短暂的畜牲命格着实令人唏嘘。

    “那么多!”她没见过武神的猪样,一时之间没办法从那么多只里分辨出来,手忙脚乱地迎了上去。

    溪辞快速地把所有一月大的猪都抱起来查看一番,皱着眉叨念道:“炎雾?不对。”

    放下,再抱起一只:“武神,是你吗?不喜笑,不对。”

    …………

    一旁的赤那有些尴尬地走到鬼差身边,塞给他一沓纸钱道:“殿下的客人。”

    鬼差将纸钱收好,道:“让她快点!”

    溪辞问询了不下二十只小猪,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就在她快要放弃时,一只粉色的小猪怯生生的走到她脚边,仰头望着她,似乎在笑。

    溪辞与它对视了一会儿,挠了挠头在想自己刚才有见过它吗?

    随后她蹲下身,注视着这只猪,试探性地问道:“武神炎雾,是你吗?”

    小猪没有回答,而是用鼻子轻轻地蹭了蹭她的手,怎么看都像是在对她笑。

    但是这只小猪看起来起码有两个月大,就在她疑惑之时,鬼差道:“那只猪一个月大便长得如此膘肥体壮,真是罕见。”

    鬼差的那句话提醒了溪辞,战神说过武神的第一世便是因为当下流行吃烤乳猪恰好它又长得过于膘肥才被宰杀的,所以眼前的这只猪应该就是武神了。

    她将手放在了那只猪的头上,施法感知它的前世,她在那只猪前世里看到了自己,也就是说它在成为猪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便是自己。

    溪辞兴奋地捧着那颗眉清目秀的猪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

    “既然见到了,那就随我回去吧!”赤那走到她身边道。

    溪辞犹豫地抬头望向赤那,又看了看那颗猪头,有些不舍。

    大脑里回荡起战神在命格运簿上看到武神炎雾未来的遭遇:

    她看着那只猪,喃喃自语道:“炎雾呀,天界不值得……”

    那只猪无邪地望着她,不知有没有听懂她的话,但那无辜的眼神让她顿生恻隐之心。

    其实这只猪并不记得她,仅仅是出于好感而接近罢了。

    踌躇许久,并没有要放开那只猪的意思,似乎做着什么重要的决定。

    她羽睫微颤,缓缓抬眸,咬了咬牙,道:“赤那,我要食言了……”

    “什么?”

    还没等赤那反应过来,溪辞抱起猪瞬移到不远处,随后一溜烟跑没了影,完全没有给他阻止自己的机会。

    见状,鬼差大哥立马拽住赤那,大喊道:“抢猪啦!有活物抢死猪啦!”

    赤那立马捂住那鬼差的嘴,沉声道:“如果你不想得罪殿下,就闭嘴,否则我不介意让你死个彻底。”

    鬼差立马闭上了嘴,可怜巴巴地望着赤那,赤那也很无奈,这跟他预期的不一样。

    “我先回去请示殿下再给你答复。”说罢,他一个转身也消失了。

    留下鬼差在原地哀嚎道:“这这这,少了一只猪,我可怎么交代啊?!哎呀!”

    赤那先是回到溪辞住的厢房,见她没有回来又出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溪辞。

    这鬼域地界辽阔,小小的妖仙有意偷躲起来,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于是他连忙回去向殿下汇报此事。

    赤那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与案前人交代。

    末了,他低头抱拳道:“是属下失职,还请殿下责罚。”

    案前人静默片刻,放下手中的卷轴,缓缓起身。

    他拂了拂衣袖,双手背后的与赤那擦肩而去,脸上亦戴着恶鬼面具,看不出任何情绪。

    赤那想跟随其后,他摆了摆手,赤那只好俯身驻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