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重生最强女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十二章 花楼轶事
    “小狐狸,这边两坛秋露白!”

    “小狐狸,我的琴备好了吗?”

    “小狐狸,荷花蕊、寒潭香各来四坛。”

    “小狐狸……”

    …………

    左边刚上好酒,右边便要去备琴,这几夜瞬移术将溪辞移得头晕恶心,却也磨练了这一技能,用得比从前要顺畅许多。

    魂星一出来,花楼便开始正式开张,楼下的赌坊也比傍晚前热闹,鬼域漫长的夜晚来临,所有鬼怪纷纷出来狂欢,好不热闹。

    悠扬琴声阵阵,溪辞也适应了鬼域的生活方式,忙碌中也有乐,与红颜鬼们打成一片后,听着她们从其他鬼怪那得来的故事,有唏嘘有悲愤,这里便是七大苦存在的意义。

    花楼走马廊的一处,有一眉目清兮,妆霓彩衣的红颜鬼独自坐在那喝着闷酒赏魂星,似乎夜夜如此。

    夜晚快要过去时,她也醉倒在地,嘴里反复嚼着溪辞不曾听过的名字:姒履癸。

    溪辞将她拖拽回房,安置在阴棺内,虽说鬼不识温度不惧寒冷,但溪辞还是习惯性的给她盖上被褥。

    房内是一地被撕得粉碎的缯帛,如此喜好只令溪辞好生心疼,缯帛乃凡间昂贵物品,这般糟蹋可不好。

    “姒履癸,是你对不起我……”她闭着眼,微蹙的眉头蕴着痛心疾首的哀怨,似乎有诉不尽的苦。

    溪辞伸出手指抚了抚她紧皱的眉头,见她逐渐平静后才收回手。

    末了,溪辞退出房间带上门时,仰头看了看刻着“妺喜”的门牌,想着长夜终于要过去了,便转身去了厅堂。

    鬼客们散得差不多了,只留下喝得七扭八歪的红颜鬼们互相调侃。

    溪辞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默默地一饮而尽,顿时一阵舒爽。

    “妺喜又醉倒了?”一红颜鬼调笑的问道。

    溪辞点点头,道:“嗯,我已经把她送回房了。”

    “切,我要是殿下就绝对不会收留她在此。”一红颜鬼愤愤然,个别红颜鬼也认同地点头。

    此举引起了溪辞的兴趣,她往前凑了凑,道:“这是为何?是否有典故?”

    “她脑子有病,刚好遇见了跟她一样病得不轻的姒履癸,两人在活着的时候恶事做尽,后来被姒履癸冷落后便伙同外人灭夏,劣迹斑斑着实可怕!”红颜鬼一脸鄙夷地说道,若不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根本不可能与她和平相处。

    “那都是口口相传毫无根据的污蔑,你可有亲眼见到她的所作所为?”另一红颜鬼觉得她说得太过武断,平日相处并不觉得她如传说中的那般浪荡。

    作为吃瓜群众的溪辞,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的听着她们为另一个红颜鬼的事争论不休。

    这时,有位看起来年长一些的红颜鬼拉了拉溪辞,招呼她一起收拾没了鬼客的桌。

    溪辞有些依依不舍地起身,却迟迟没有挪动步伐,听故事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见状,那红颜鬼将溪辞拉到一旁,低声道:“妺喜其实只是一介俘虏,为了宗族的生存,像牲口一样被献到了敌国,此后流传出来的许多事迹不过是被后人丑化了罢,究竟事实如何仅有她自己知晓,我们旁观者也就听听罢。”

    溪辞领会地点点头,看那群红颜鬼愈争辩愈来劲,无奈地笑了笑,便开始扫撒。

    窗外的魂星散得差不多了,溪辞打了个呵欠回头看了看已然整洁如初的厅堂,心满意足地想回房休息。

    她一转身刚想关门,便看到了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妺喜,把溪辞吓得差点去见阎王。

    “这几夜,多谢你。”妺喜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必客气!”溪辞干笑地客套道。

    妺喜淡淡地点了点头,转身飘了出门外,溪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自己受惊的心。

    溪辞将门关好,走在弯弯绕绕的长廊上,再次打起了呵欠。

    赤那手里抓着几只肥兔子向溪辞迎面而来,溪辞顿时眼前一亮,困意得以缓解。

    她伸手一拦,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饮血吃肉。”赤那淡淡道,他不是鬼,需进食。

    “兔兔如此可爱,可否让我一起加入你的行列?”溪辞挑眉问道。

    赤那静默了片刻,无奈地点了点头,继续前行,溪辞一脸欣喜地跟了上去。

    溪辞不喜血腥,所以赤那饮血毕,就去找了一些柴火,她便将抓了几只小鬼来点火,亲自烤起了兔子。

    那绿得瘆人的鬼火烤出来的兔子,味道着实一般,比起凤凰涅槃之火差远了,勉强饱腹罢了。

    赤那默默地啃着兔头,在他嘴里吃什么都是一个味,不似凡人那般挑嘴。

    “赤那,好像鬼并不似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恶劣呢。”

    “他们也曾是人,不过是憾事未了故徘徊不走,能可怕到哪去?不过是被凡人那天马行空的想象杜撰得可怕而已。”赤那淡淡地说道。

    溪辞了然地点点头,再递给赤那一只烤好的兔子,赤那将兔子头掰了下来,将兔子的肉身又还给了溪辞,道:“我吃这个就好。”

    她突然想到了妺喜,沉滞了片刻,道:“红颜鬼们似乎不喜那妺喜,对你家殿下收留她在花楼一事极为不解。”

    “殿下的决定,我不便妄议,但你在此处见到的每一个鬼,都曾是某位生者朝思暮想之人,其中的爱恨纠葛,剪不断理还乱,看看就好,切勿多管。”

    赤那的回答既官方又有理,溪辞没有辩驳的理由。

    她干巴巴地嚼着兔肉,周围阴风阵阵,她缩了缩脖子,突然又想起那茬,于是神色鬼鬼祟祟的问道:“你家殿下到底是干嘛的?这没别人,你偷偷告诉我,我一定守口如瓶!”

    “等你义父凤阳上神来了,你自己问他罢。”赤那如铜墙铁壁,嘴十分严实,即使是同吃一只兔的关系也不可。

    “我义父还不一定什么时候来呢……”她嘟了嘟嘴,喃喃自语道。

    赤那吃完最后一个兔头,拍了拍身子站起来,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你早点回去歇息,莫要乱跑。”

    潦草的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留下溪辞独自一狐在原地继续嚼着口感一般的烤兔肉,想着不要浪费,毕竟鬼域适合活物吃的东西太少了。

    回到房间,刚想关门躺上一躺,突然发现少了些什么。

    溪辞坐在床榻上,思索了片刻,才想起来,嗯……少了一只猪。

    她无奈起身,弯着腰,四处呼唤:“噜~噜噜噜……武神,噜~噜噜噜……武神?”

    未见此猪的踪影,想来又去哪里玩耍了罢,于是溪辞再次走出房间开始寻猪之行。

    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猪的踪影,无奈叹气,溪辞开始打退堂鼓想要回去歇息了。

    就在这时她无意间感觉到楼上有些许的异动,猜想是不是小猪跑上去了,便动身上楼。

    才刚上楼便感受到一阵阵寒意向自己袭来,溪辞缩了缩脖子,左右查看,有些眼熟。

    她往寒意最浓处走去,到了一房间门口,看到上门口的缺口便想起了这是那位殿下的房间。

    这时,门框莫名结了霜,溪辞内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她想推门,却发现门被冻住了。

    她退后了几步,助跑后将门踹开,映入眼帘的便是冰封景象,小猪被冻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唯独那位殿下周身火热,这般操作,他是想给自己降温吗?

    他蜷缩在罗汉塌上,面具落在了地上,肉身上布满了暗红色形如石蒜花绽放般的咒印,仿佛被生生烙上去的一样。

    溪辞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咒印看得她生疼,她犹豫了片刻,便施法冻住他,想给他降温,缓解疼痛。

    察觉到一阵清凉的他缓缓抬头,看到的是溪辞那张微微蹙眉十分认真的脸庞。

    他垂眸看到自己的冰冻术将溪辞的脚都冻上了,便收了收自己的术,任凭着溪辞施法给自己降温。

    房间里的霜慢慢地消融,小猪则恢复了自由,而他依旧全身火热。

    不知过了多久,溪辞法力即将耗尽,才见到他身上的咒印开始逐渐消散。

    法力耗尽后,溪辞瘫坐在地,仰望着他,气喘吁吁道:“你这是什么毛病,如此难缠!”

    原来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他羽睫微颤,眼底掠过一丝轻松,起身下榻俯视她,淡淡道:“因为太强,偶尔会失控。”

    他这是在炫耀吗?

    溪辞疲惫得顺势躺在了地上,忿忿道:“早知道就让你自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强者,强而自知,不顾弱者感受!”

    他捡起掉落在地的面具,轻笑道:“知道自己弱还不思进取,活该被强者碾压。”

    “所言差矣,无论强者弱者都分三六九等,只有更强没有最强,总归有弱者存在。”她开始为自己的弱做冠冕堂皇的辩驳。

    “借口。”他冷酷拆穿。

    “嘿,有你这样跟恩人说话的吗?”溪辞躺在地上指着他说道,实在是无力起身。

    见他欲要离开,溪辞故意抬脚想要绊倒他,无奈被他识破。

    溪辞刚把脚抬起,他假意没看到,不知轻重的一脚踩了上去,痛得溪辞发出了狐狸叫声。

    他瞥了溪辞一眼,冷哼一声戴好面具后便扬长而去,任由她躺在地上指责自己。

    忙了一夜本就疲惫不堪,现在又法力耗尽,溪辞实在是动弹无能,见他已然离开,于是她也放弃了挣扎继续躺在地上,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次在梦里,她没有见到秋野,而是回到了初入万灵堂的景象,凤阳上神牵着自己的手穿过云云众灵,直接入堂到正殿内,且无人敢阻拦或是多问。

    正殿内一位鸾姿凤态的白须老者正翘着腿在吃烤鸡腿子,再次见到他,亲切感油然而生,溪辞的内心也涌起了一丝丝的委屈,应该是想念在作祟罢。

    老者见到凤阳上神立马站了起来,抹抹嘴上的油,作揖道:“凤阳上神!”

    “万灵堂主,好久不见,瞧你这油光水滑的,想必日子过得十分悠然。”凤阳调笑的说道。

    万灵堂主依旧是呈俯首作揖状,道:“这都是托了上神的福,万年如一日的庇佑丹穴山。”

    “也对,既是托了我的福,那我便来讨一讨那回报不过分吧?”凤阳笑盈盈地问道。

    闻言,堂主侧目打量了一会儿现在凤阳身边的溪辞,大概猜到了他的用意。

    “这位就是几百年前我跟你提过的义女,溪辞。”凤阳一副在炫耀绝世珍宝的样子,脸上是抑制不住的自豪。

    溪辞与万灵堂主同时对着彼此作揖,当时是以示尊重,而现在她就不只是因为尊重。

    “往后的日子,我就只能拜托你们万灵堂帮忙多照拂照拂她了。”说是拜托,但语气却像是在命令。

    “那是自然,请上神放心。”堂主恭敬道。

    当时的溪辞从未想过原来义父在丹穴山居然能那么威风。

    凤阳转身对溪辞嘱咐道:“溪辞,在这里你只管修炼,闯了祸有义父帮你扛着,无需有过多的负担。”

    他这话是故意说给那堂主听的,在他的地盘闯祸,他的人,只有他才能追究。

    “谢谢,义父!”义父这番话,当时的她在心里乐开了花。

    凤阳欣慰地抚了抚溪辞的头,瞟了那堂主一眼后,转身化做一只巨鸟在上空盘旋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之后便是结识了同门的师兄师姐,那段日子苦中带甜,苦恼之时也乐得逍遥。

    一阵风沙掠过,画面一转,她便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堂主,她却生生地向他靠近,道:“堂主?”

    “溪辞,你一定要守住时幻镜,千万不能让时幻镜落入他人之手!”堂主背对着溪辞厉声嘱咐道。

    “溪辞定不负堂主所托!”溪辞抱拳驻步。

    堂主赞许地点了点头,他缓缓转过身来面对溪辞,却是全身皮开肉绽看不出本来面目。

    溪辞顿时大惊失色,猛然睁眼,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却被魂星环绕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