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随身领取升级礼包〕〔富婿奶爸〕〔巨富奶爸〕〔钻石宠婚:妻色似〕〔阴阳通灵师〕〔绝命手游〕〔重生之都市仙王〕〔空间灵泉:农女巧〕〔都市之妖孽公子〕〔归朝〕〔抗战之最强战神〕〔天上有棵爱情树〕〔白姐〕〔千亿盛宠:老婆,〕〔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大佬的唯爱娇妻〕〔巨星从业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十四章 天官轶事
    云雾绕顶,金鹤盘旋在大殿之上,却病恹恹一语不鸣,显得有些阴沉。

    殿内,天君一手持着折子,一手扶额,默默叹气。

    这时有一老者入殿,对着天君躬身行礼后道:“天君,司命星君已亲自到凡间寻战神,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还请天君不要太过担忧。”

    “那妖仙的下落呢?”天君抬眸,冷冽地问道。

    “已下派需将功补过的神官到鬼域去追查了。”老者躬身答道。

    闻言,天君点点头,缓缓起身,淡淡道:“朕距离羽化已时日不多,辅佐战神登天君之位,就有劳紫微星君费心了。”

    “天君……”听到天君的这番话,紫微星君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内心感概万千只觉无奈。

    “天地始于混沌,万物轮回生生不息,朕也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爱卿不必为朕感到惋惜。”他掌管天界几十万年,卸任归于虚无只是时间的问题。

    只是担心南修难以担此重任,如果他还在的话……天君在脑海里突然忆起长子,那个被自己亲手行刑诛杀的前任战神。

    他跪在行刑台上,最后望着自己时,眼底那难以置信的绝望,天君至今都忘不了。

    自他神魂俱灭后,痛失爱子的天后也自毁元神跟着去了。

    现在,他只有南修这一个儿子了,如果他再出意外,那天君之位还有谁能担?

    “万灵堂之事,就只在明面上随便查查就好,千万不要深究。”万灵堂被屠,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算没有战神被妖仙诓下凡间之事,他也会让她顶罪的,也顺道替花界帝君帝后除了后患,这样一来花界就欠天界一份情,他再借这份情让花界效忠战神。

    “臣,遵旨。”紫微星君眉头微蹙道。

    天君身体有些虚弱的晃了晃,为了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他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捂着头。

    察觉到天君有异的紫微星君,款款上前去扶了扶天君,道:“天君,臣定不负嘱托,必会誓死拥护战神登位。”

    “一切就有劳爱卿了。”天君缓缓落座,向紫微星君投去感激的目光。

    紫微星君对着天君躬身作揖后,后退几步便转身走出了大殿。

    他踏出大殿的那一刻,由弯着腰的老翁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笔挺青年。

    他轻车熟路地绕过几座宫殿,精准地来到了六司府。

    “司命还没回来吗?”紫微星君一进门就坐在了司命星君的桌子上。

    “还没。”回答的人是度厄星君,他正懒洋洋喝着茶。

    “才刚出发,哪有那么快?”上生星君蹙眉道。

    “诶?不是昨天就去了吗?”司禄星君挠了挠头,不假思索的问道。

    “嘘!”延寿星君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益算星君笑而不语,给紫微星君倒了一杯茶。

    “天君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紫微星君挑眉问道。

    五星君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沉默地点了点头,作为管理世间一切人、妖、灵、神、仙等生灵的天官,这种事当然第一个知道。

    “知道了,还那么怠慢,不怕误事?”紫微星君放下茶盏调侃道。

    上生星君别过头去,有些不悦道:“南修殿下历劫没几回,升得倒挺快。”

    一旁的延寿星君用手戳了戳上生星君,让他别多嘴。

    紫微星君莞尔道:“知道你们不满这个天君候选人,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人选,先将就将就吧!”

    “这种事怎么将就?”司禄星君嘟囔道。

    “如果他在就好了……”益算星君有些惋惜的说道。

    这个他,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谁,只是他的名讳不便再天界提起罢。

    “那分明就是陷害,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上生星君想起这事就忿忿不平。

    “好了,往事随风不再提,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辅佐南修殿下。”紫微星君打了个圆场,让他们不要再纠结不可逆的事实。

    延寿星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是。”

    “司命回来了,就让他来找我一趟。”紫微星君拍了拍延寿星君的肩膀。

    延寿星君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头,宛如一个工具人。

    看着紫微星君远走的背影,司禄星君撇嘴低声道:“他是不是站在南修殿下那边了?”

    “不是,是站在天君那边。”度厄星君低声道。

    “他毕竟跟了天君那么多年,就算天君错了,他也没办法。”益算星君无奈的摇摇头。

    “好想大殿下,想他,想他,想他……”度厄星君垂眸道。

    “你是想看大殿下带兵拉练的壮观场面吧?”上生星君轻笑道。

    “那才是真正的战神,你不想看吗?”度厄星君冷哼道。

    “想!但是……他不在了……”上生星君顿时苦着脸,笑不出来了。

    这时,司禄星君捧着一本命格运簿,眉头逐渐郁结,道:“有猪在逆天改命?!”

    “什么?”延寿星君猛然抬眸,这可不是小事。

    “你们看,这只猪迟迟没有去投胎做马,后边的安排就进行不下去了!”司禄星君将命格运簿摆在桌上给他们看。

    “想必是阎王那边有什么要事,所以耽误了吧?”益算星君摸着下巴猜测道,这种延迟投胎的事以前也发生过,只是不常见。

    “嗯……再等几日看看吧!”上生星君若有所思的建议道。

    “那就……再等等看?”司禄星君有些迟疑的问道。

    “等吧等吧,不差这一时!”度厄星君摆摆手道。

    “哦!”司禄星君乖巧地将此命格运簿放了回去。

    大家才刚刚安静下来忙着手头上的事,一个穿着喜庆的男子笑吟吟地走了进来,道:“我来取名簿,男女各两百份,准备好了吗?”

    “柴道煌,你来得也太勤了吧?”上生星君不由得抱怨道。

    “就是,前些日子刚给过你,现在又来!”司禄星君连忙附和道。

    “有是有,但年纪都还太小,等他们大一些罢。”延寿星君有些无奈地笑道。

    “嗐,姻缘这种事,就得从娃娃抓起,人生苦短需及时相爱!”月老朗声笑道。

    度厄星君翻了翻名簿,道:“没有两百,五十要不要?”

    “给我罢!”月老连忙接过度厄星君手上的命簿,道:“我那还有一些没牵上的,我再翻出来跟这些新的配一配,那我先走了,过几日再来!”

    “您别过几日了,过几年吧!”延寿星君连忙说道,实在是没那么多出生的。

    月老笑着冲他们挥挥手,捧着名簿用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了六司府。

    “我这一天天忙得,都没时间让他也给我牵条红线。”上生星君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闭嘴,忙你的吧!”度厄星君无情的说道。

    月老欢天喜地的捧着名簿回到姻缘府,嘴里哼着小曲。

    他步伐轻快的来到姻缘殿,空中悬浮着无数泛着红光和蓝光的名字。

    他左右看了看,将名簿往空中一抛,名簿里的名字全部自己跑了出来,排成两列。

    抬手间,变出一壶酒,这种时候就得有酒才能有灵感,牵出来的姻缘才美妙。

    “王小牛,嗯……王小牛怎么是女的?哎呀,我牵错了……算了,女就女吧。”月老一副将错就错的样子,放弃了变更王小牛的姻缘。

    “樊月如原来是男的呀,我怎么看错成女的了?果然喝酒误事……算了,就让他继续跟苏忱罢,拆散这种事太残忍,不适合。”

    …………

    月老独自一仙在殿内,一边喝酒一边自言自语的牵着红线,由男划到女便是男追女,由女牵到男便是女遇男,相遇的顺序便是由月老这样来定的。

    偶尔有疏漏,没酿成大错,天君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末了,他在掌心变出一个被他藏了很久的名字,喃喃自语道:“沉舟殿下,你活着的时候我都没有给你好好的牵过线,实在是惭愧呀……”

    回想自己当时明明看到沉舟殿下与云瑶上仙在一起,想着天作之合无需牵线,没想到造化弄人,云瑶上仙最后与南修殿下结为夫妇。

    之后,南修殿下为了不让自己与云瑶上仙的事遭天界非议,便胁迫月老给牵线,月老咬牙给他和云瑶上仙牵上了红线。

    回想往事,月老喝得有些高了,摇摇晃晃的走到众多未牵线的名字前,不小心被自己给绊倒了。

    倒下的过程中不小心扯下一根红线紧攥在手,而那只手里也刚好握着“沉舟”这个名字。

    在哪里倒下,便在哪里睡一会儿,月老便呼呼睡了过去。

    那根红线与“沉舟”这个名字,在月老的手里停留太久,便自动连接在了一起,入了结缘簿。

    待月老醒来后,忘了这一茬,起身后又继续忙碌起来。

    理理红线,将过世之人的名字划掉,重新牵线,如若太多的话,他也就偷懒作罢,不重新牵线了,一世一双人也挺好,有些亡者确实值得被生者守候一辈子。

    被月老无意中扯下红线的主人,已经遇到了在天界被认定的已故之神。

    鬼域,溪辞抱着一只酒坛子,鬼鬼祟祟的来到忘川河畔,装了半坛子忘川河水。

    她得意地起身,准备打道回府时,突然有人推了她一把,她本能地松开怀里坛子,舞动四肢求平衡。

    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腰带,往回一拉,将她甩在了地上。

    溪辞捂着屁股,看清楚来人后,愠怒道:“你干嘛呀?!”

    “那你又是在干嘛?”恶鬼面具后的眸子冰冷地凝视着她。

    “要你管!”溪辞拍了拍屁股站起来,走到河畔一看,坛子飘远了,顿时生气地瞪着他。

    “想将忘川水掺在酒里,好让红颜鬼们喝了忘情,然后入轮回这种事,我劝你不要做。”他的语气里,很是确定溪辞的目的。

    “你不要血口喷狐啊!”溪辞心虚的否认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回去。”他寒声道。

    溪辞耷拉着耳朵,嘟着嘴一脸不悦的往回走,他就款款地跟在溪辞身后,似乎在监督着她。

    她走着走着,突然驻步,回头道:“你为什么要收留她们?”

    他淡淡地看着她,一语不发。

    “为了不值得的人,将自己永远的困在这里……值得吗?”溪辞咬着下唇,低头自语道。

    “你为了那只猪,如此折腾,值得吗?”他突然开口问道。

    “他救过我!”

    她乃玄狐妖君之女,凤阳上神唯一的义女,万灵堂唯一幸存者,姑逢山与丹穴山未来的继承者,有恩不报,传出去还怎么混?

    “这世间,不仅仅只有过命的交情才值得赴汤蹈火,有些事,也不存在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她羽睫微颤,忧愁中带着些许茫然的直视他。

    “那你愿不愿意,下次沐浴时带上我?我那天还没看清楚就被你按了罪名,我觉得我有点亏。”她十分认真的问道。

    “你现在,转身,往前走,不许回头,否则我打断你的狐狸腿。”他沉声道。

    “我要跟我义父告你的状。”忍不住回头威胁。

    “可以。”冷漠。

    “你真的不愿意吗?”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往前走。”咬牙忍气。

    “要不把你的名字告诉我罢,我嘴很严实的。”她比划了一个缝住嘴巴的动作。

    “一!”忍耐是一种美德。

    “你叫一?”她挑了挑眉,有些笑盈盈的问道。

    “二!”濒临爆发。

    “卧槽,你在数数?上限是多少?”她顿时警觉了起来。

    “三!”他似乎做好了什么准备。

    “哇呀!”溪辞一个瞬移术立马从他眼前消失。

    他的世界终于清静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想念凤阳,希望他能快点把这只麻烦的小狐狸拎走。

    甩了甩衣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回走之时,他听到了周围的异动,眼角余光扫视周围,面具下的他察觉到了熟悉的仙气,有天兵在附近。

    一路上收拾了好一些,又有,看来天界是盯上这妖仙了。

    正好,他们想动的,他就偏要护着,他们那么在意,说明这妖仙一定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想到这里,面具下的他,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