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二十一章 摆渡老儿
    “啊啾!”溪辞被束缚在潮湿温热的被子里,窗外一阵风吹进来,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她一个翻身,从床榻滚落到地,所幸被子足够厚实,一点也不觉得疼,一个瞬移便从被子里的束缚逃脱了出来。

    身上的衣服都馊了,她嫌弃的闻了闻身上的味,不由得自我嫌弃。

    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可穿的衣服,鬼的衣服也不适合活物穿,她走到门口看着那如屏障一般的结界,觉得解铃还得系铃人。

    她瞬移到了殿下的房门口,刚准备敲门,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是赤那。

    “我想找殿下。”溪辞笑眯眯地对赤那说道。

    赤那回头看向坐在案前的殿下,他对赤那点了点头,赤那才侧身让她进去,出去时还主动把门带上了。

    “殿下,给我点钱吧!”溪辞走到案前对他伸出了手。

    他看了看溪辞的掌心,挑眉道:“知道要走了,还不忘来结算工钱?”

    闻言,溪辞将衣袖扯到他面前,道:“你闻闻,都馊了。”

    他抬眸淡淡地睹了她一眼,思索了片刻后,放下手中的卷轴,起身后款款走到她跟前。

    溪辞看着他那副恶鬼面具,误以为对方想将自己揍一顿赶出去,怯生生地想后退,怎知殿下当她面一拂袖,两人瞬间置身在了一家鬼店铺之中。

    他负手而立,道:“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鬼店主十分热情地迎了出来:“仙子,请容我介绍一番,本店有上好的人皮衫,兽皮衣,还有纸服……”

    溪辞皱眉看了一圈,道:“我就想要普通的衣裳。”

    “我这有少量的极品缯服成衣,但价格比较昂贵,您看……”鬼店主比了个手势,暗示溪辞。

    溪辞将鬼店主的目光转移到站在一旁,双手抱胸百无聊赖的某位殿下身上,殿下瞥了溪辞一眼,点点头未做声,算是同意了。

    鬼店主见金主点头了,立马招呼道:“我这就拿来给您看看。”

    在鬼店主去拿成衣之时,溪辞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低声道:“其实,你可以给钱让我独自来的。”

    “我想,但我更怕你把天兵引到花楼来。”其实他是担心溪辞半路遇天兵,胜之不武被抓走,但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那种关心别人的话太久不说,现在想说都有些难以启齿。

    “哦,原来如此。”溪辞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看向了别处。

    “你爹的被困之地,我已知晓。”他忍不住补了这一句。

    虽然嘴上说着“我为什么要帮你”,但还是通过鬼兔子的记忆查找到了大概的位置。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坏!”她早就发现这是位口是心非的主,所以才会三番两次去叨扰他,脸皮厚一点,总有成的时候。

    “我只负责送你去,不负责替你救爹。”希望她不要总是过早的高兴。

    “哦,也还是需要谢谢殿下的帮忙,才有此突破,仅凭我自己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的。”她深知自己没什么本事,实在是惭愧,想起毫无进展的万灵堂,胸口一阵闷痛。

    “你上有凤阳,下有万灵堂,修为法力还是如此平庸,你平日里究竟在做什么?”他并非是在嘲讽,而是不解,许是带兵打仗惯了,见有如此背景却能力平庸,不禁怀疑对方不求上进。

    “嗯……大概每隔个一百年要下山去种菜放牧啊!”面对这样的质疑,她还是想了想,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

    “种菜放牧?”不由得眉宇郁结。

    “嗯,凡间战事连连,民不聊生,干旱饥荒和瘟疫汹涌而至,堂主可怜苍生多舛便请示了天君,但此事却一拖再拖,堂主无可奈何,一气之下让我们幻化为凡人的模样下山去行善,当作是历练。”溪辞耸耸肩,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这就是为什么万灵堂被屠,溪辞并没有把缉拿真凶的厚望寄予在九重天之上,而是宁愿摸黑也不愿留在天庭等结果。

    作为武系仙,她的时间全用在了济世行善上了,她最擅长的便是种花种菜和放牛,师兄师姐们便是行医施粥。

    说到这个,她便来了兴致,道:“我的虎蛟师姐,为了治凡人的痈肿,还割了自己的尾巴做药,后来大家都叫师姐‘没尾巴’,气得师姐给自己做了个假尾巴……”

    她说着说着,突然眸光暗了暗,道:“万灵堂被屠,没尾巴,真没了……”

    听到这个,他突然沉默了起来,碰巧鬼店主也拿着成衣出来,溪辞努力的扯出一抹笑,上前去看看样式。

    他就这样倚靠在一旁,看着溪辞强颜欢笑的侧脸,似乎在想些什么,不言不语。

    一袭淡墨色素纱裙罩身,绝美的脸上未施粉黛,不管怎么看都是个素净淡雅美人,让他看得有些微微失神。

    鬼店主敲着算盘走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继续欣赏美色的视线,道:“客官,这成衣确实比较昂贵,如果实在困难,可以抹个零头……”

    “不必。”他抬手变出一沓纸钱,数都不数地递给鬼店主。

    溪辞一蹦一跳的来到他面前,道:“殿下,好看吗?”

    “嗯,走吧。”说完他一步到溪辞的跟前,一挥衣袂两人就来到了忘川河畔的渡口。

    瞬移术与瞬移术之间果然是有差距的,来去间只需挥挥衣袖即可。

    突然来到这里,溪辞有些意外的左顾右盼道:“诶,我还没带上我的猪!”

    “你不能带它走,它属于这里。”他说话的声音非常轻,却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那怎么办?”溪辞顿时心里有些急了,武神的下辈子还没有着落,自己就这样抛下它,似有不妥。

    “不怎么办,红颜鬼如何存活于此,它就怎么留在那里。”滞留在鬼域的鬼魂千千万,不投胎也不会怎样,他如是说。

    “可是……”

    还未等溪辞纠结完,他便将溪辞扛上了摆渡小舟。

    摆渡老儿笑吟吟地看了看象征性挣扎的溪辞,迟疑了片刻后,对他亲切地问道:“殿下,可是要上那人间道?”

    他对着摆渡老儿微微颔首,道:“有劳摆渡神了。”

    他将溪辞放下后,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溪辞嘟着嘴委屈巴巴地望着他,而摆渡神却敛了敛无奈的笑,别过头去撑船,仿佛这样的画面他已经看过太多,习以为常。

    溪辞看着无法浮出水面,却在河底深处吐泡泡玩的幽魂野鬼,一脸狐疑地看向摆渡老儿,道:“爷爷,您每天都在这摆渡,可知这水里有多少野鬼?”

    “自然是投之不尽,驱之不竭。”摆渡老儿笑吟吟地回答道,看着她的目光仿佛似是故人。

    “那么多!”溪辞有些讶异地点了点头,如果真的被丢进来喂喂食野鬼,怕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只剩下半截白骨了。

    小舟在忘川河中心晃悠而行,空中架起了一道幽绿的极光,迎面阴风拂面,溪辞连打了好几个寒战,毛绒绒的狐狸耳朵耷拉了下来。

    面具下的他面带浅笑地望着她,这无意识的举动全映在摆渡老儿的眼里,摆渡老儿微微垂眸。

    随后渐行渐明,摆渡老儿轻声提醒道:“人间的入口到咯!”

    原本乖巧坐着的溪辞突然站了起来,兴奋地张望前方,好久都没有见过太阳了。

    她这一站起来,惊得小舟左晃右摆,眼看就要落入那忘川河,殿下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稳住。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如此的冒失?”他清冷地问道。

    见对方将自己拉入怀中,为了稳住自身,溪辞顺势抱住了他,道:“能。”

    旋之,小舟已然靠岸,殿下冷酷地将溪辞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像嫌弃什么东西似瞥了她一眼后,率先下了船。

    摆渡老儿见溪辞走得摇摇晃晃,便用船撑给她搭了把手。

    她下船后对着摆渡老儿深深鞠了一躬,她身后的殿下对着摆渡老儿微微颔首道谢。

    摆渡神笑吟吟地冲他们摆摆手,哼着小曲,用船撑一抵岸头,便准备返程。

    良久后,摆渡老儿回头看着他们两个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摇头叹道:“劫缘迂回,了却浮生,生死醒悟,愿情归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