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爱总裁:娇妻宠〕〔小青铜你别怂〕〔夜夜贪欢:神秘老〕〔那夜,我做了〕〔修真高手混都市〕〔最强亡灵系统〕〔霍爷的小野猫〕〔霍爷的小野猫奶凶〕〔重生八零养狼崽〕〔宋北云〕〔女神的上门豪婿〕〔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斩月〕〔梦回大明春〕〔神医佳婿〕〔我的小人国〕〔最豪赘婿〕〔竹兰周书仁〕〔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绿茶妖仙的自我修养 第二十七章 郳国太师
    郳国由于常年干旱,他们的君主——郳煜王,在数次求雨祭祀礼无果后,出言不逊,辱骂天神不作为,随后频生噩梦,时常出现精神恍惚的状态,朝堂之事逐渐显得力不从心。

    虽然郳煜王被噩梦扰得精神不振,但身体比较硬朗,所幸并无大碍。

    然而,郳国前后经历过三次改立太子,现任太子由于担心自己会重蹈其他几位王子的覆辙被换掉,决意借父王噩梦不散为由,栽赃其他几位王子行巫蛊术,巩固自己的唯一性。

    在前期就看出端倪的六皇子颜墨,将此事告知了自己最信任的老师沉舟,在沉舟的建议下,颜墨暗中让人在陛下去往太子宫殿的驰道上埋藏木偶人,诅咒陛下,将巫蛊的祸水故意转而引到太子身上。

    这件事因为没有明确的证据指向太子,却让郳煜王对太子有了新的想法。

    太子表面上泰然自若,心里却是又慌又恼,于是计划诛杀六皇子颜墨,得知消息的沉舟在当日,借寻得神医可治梦魇之名,秘密特邀郳煜王到颜墨府上详谈。

    结果,不知情的太子带着麾下士兵,将颜墨的内务府团团包围,在沉舟与颜墨一唱一和的挑唆下,郳煜王误认为太子要谋反,随后向护卫军发出求救信号,派兵镇压。

    太子兵败逃亡,后来遭到通缉以后被逼自杀,太子的母妃被废为庶人,其他人流放充军。

    该次事件后,沉舟被封一等太师,郳国也逐渐风调雨顺,无需在大肆祭拜雨神。

    郳煜王之后的身体突然每况愈下,神志清醒时,在太师的举荐下,郳煜王改立六皇子颜墨为太子,郳煜王一年后因病而龙御归天,颜墨顺利登基。

    此时,登基了两年的颜墨坐在殿内,看着手中的一份份奏折,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短暂的太平时期,朝臣们总喜欢提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来体现自己的重要性,有的确实需要留心,有的久而久之看起来就像个弱智。

    他正想与太师分享,抬头看了看四周,没见到想见到的人,眉头微蹙地看向一旁研墨寺人:“太师呢?”

    “回陛下,太师刚走。”寺人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天色已晚,一般太师都不会留宫内过夜。

    突然想起半个时辰前太师才告退,扭头就忘了。

    他撇撇嘴,突然耍起了小性子:“这些奏折又臭又长,越看越令人生厌。”

    寺人没有多言,退到了一边,只见王上突然起身跨过案台,向外边走去。

    寺人见状,连忙拾起地上的履,俯身追上:“陛下,您的金履!”

    颜墨站在宫殿门口,仰望着天空悬挂的那轮如玉盘一般的圆月,夜色怡人,吹吹风能让人头脑清醒许多。

    想起太师,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满足的笑,得此人如得天下,或许……他就是自己的天下。

    这时,有寺人来报:“陛下,曲国传来回函,应了百花节之约,曲国使团明日便会启程,承诺会在百花节前三日到达本国境内。”

    “如此甚好。”此等大事,明日定要与太师再次商榷。

    他欣慰一笑,天要开始凉了,得收了曲国才能安心过冬。

    一袭金纹黑袍罩身,半截鎏金脸子掩面,贵气高华,这便是郳国的太师——沉舟,当朝第一重臣,王都的镇城之宝。

    他款款从宫内走出,坐上辇车回府,猜想赤那应该也回到了。

    回到太师府,赤那一众人已经在厅堂等候多时,见到沉舟回来众人齐齐恭迎。

    从两排人中穿过,他直径走到主位坐下,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

    “殿下……”

    此称呼一出,沉舟眼梢微挑,对方立马意识到自己喊错了,忙捂嘴,缩了缩身体。

    “太师。”赤那站出来,对着沉舟抱拳,开始汇报今日在外头的所见所闻。

    沉舟听完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王上已经允诺各国使团,愿派贤士随访授业,过些日子,除了赤那,你们都跟着去。”

    众人得令:“遵命!”

    随后众人都开始退下,回去做准备,只有赤那留了下来。

    “有事?”沉舟淡淡地瞥了一眼,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赤那将门窗全都关上,随手又布下了结界,才放心的回到他面前。

    “殿下,属下今日在闹市似乎见到了……应该在姑逢山的溪辞妖仙,与上代魔族太子在一起。”赤那,双手抱拳,有些迟疑的说道。

    闻言,沉舟放下了唇边的茶盏,冷冷质问:“确定?”

    赤那思索了片刻,答道:“属下很确定自己见到了薄情,但他身边的女子是位与溪辞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凡人,属下认为应该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沉舟起身与赤那擦肩而过,将门打开,负手而立:“明日细细查看再报。”

    说罢,他挥挥衣袖扬长而去,留下赤那在凡间,自己回了鬼域。

    溪辞背着银两,趁着夜色攀上栅栏,抱着柱子向下小心翼翼的移动,企图逃离这家店,然后用手里的银子买辆马车逃回姑逢山。

    薄情似乎有要事急需处理,不得不离开,带着她又不方便,于是叮嘱了本店的掌柜和店小二要看着溪辞,不能让她离开房门半步,所以她不得已翻马廊爬柱子离开。

    她顺着光洁的柱子上滑下来,并没有如预想的那般跌在地上,而是掉进一辆马车内。

    拍了拍身上的灰定睛一看,那车上好几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姑娘,梨花带雨间用错愕的神情凝视着从天而降的自己。

    “我是……来错地方了吗?”溪辞愣愣的问道。

    突然一个面露凶相的男子伸头进来,把溪辞吓了一跳,他眸中带着惊艳之光:“天助我也!看来今晚定能得个好价钱,一夜暴富!”

    溪辞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从自己刚摔出一个洞的顶部爬出去,凶相男子眼疾手快的拽住她的脚踝,将她往下扯。

    凶相男子停下马车,扑向溪辞,拿出一把刀妄图架在她脖子上,期间溪辞尝试闪躲,无奈这刀无眼,伤到了旁边无辜的女子,所幸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想来是无良恶徒,原本拳脚功夫还算到家的溪辞顿时不敢妄动,生怕对方再伤人,凶相男子不知从哪里扯出一段绳索将溪辞绑了起来。

    好不容易从薄情手中逃出来,又落入别人的手中,如此背运旁溪辞哭笑不得,究竟做错了什么,得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艰辛。

    马车行了一段路,终于停了下来,凶相男子将马车内的姑娘一个个拽下马车。

    溪辞抬头看了看与鬼域花楼无异的莺歌楼,突然有些想念沉舟那个奸商,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遇到长得那么英俊的掌柜了。

    站在门口顽强抵抗的她,欲哭无泪的被推了进去,莺歌楼的老鸨早早等候在了门口,只为看看这次送来的姑娘姿色如何。

    为了不被看上,溪辞故意扮了个鬼脸,然后手脚抽筋的瘫坐在地。

    姿态是挺丑,但一眼就被看穿了,老鸨不屑地瞥了一眼演技拙略的溪辞,对凶相男子说道:“这个我也要了,性子应该挺顽劣的,便宜点。”

    “这样的绝世美人,你上哪找?你不要我问别家去!”凶相男子说着就要把溪辞拽走。

    老鸨急忙将他拦下,不清不愿的塞了一两锭金子给他道:“拿去拿去,把你的脏手从她身上拿来,这是我的了!”

    说罢,她没收了溪辞今日从质库所得的十锭银子,溪辞灵机一动,大喊:“我拿我的钱,赎自己不行吗?”

    “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我的!”老鸨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霸道无耻的女人,溪辞震惊的望着她,上下牙磨得“咯噔”响。

    这是溪辞第一次被人抢着要,她激动得快喊着爹爹哭出来了,毕竟这种情形被抢不是什么好事。

    老鸨安排了几个干瘦的打杂姑娘把捆绑得完好的她,狠狠地梳洗了一番,身上几乎差点褪掉一层皮才送回房间。

    才刚梳洗完毕,溪辞还未缓过神,老鸨便领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大爷进房,并绘声绘色的介绍:“这是新来的姑娘,是个雏,王大人只管放心,只是钱……”

    大爷一见溪辞,两眼放光道:“钱不是问题,但今日之事……”

    “王大人放心,嘴严着呢!”老鸨笑得花枝乱颤的回答道。

    说着他将钱袋甩给老鸨,老鸨迫不及待的打开来,居然是两锭金子,与方才自己给到贩子的一个价钱,看来明日得抬抬价了。

    说罢,老鸨就退了出去,随带将门关上,只留下他们二人。

    溪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学着红颜鬼们的姿态:“大爷,谈心吗?”

    “春宵一刻值千金,直接点吧!”大爷便开始脱衣服。

    溪辞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这跟在花楼不一样啊!

    她趁对方沉浸在脱衣服一件事上时,操起桌上的酒壶用力的往他头上砸去。

    不曾想他居然眼疾手快的挡了下来,一脸油腻道:“我就喜欢性子烈的,这样才有意思!”

    “原来如此!”溪辞了然。

    大爷衣服褪得差不多了,便向溪辞伸出了魔爪,溪辞将他的手往背后一扭,按在桌上钳制住。

    随后对着大爷膝盖后面的腿窝猛踢两脚,大爷条件反射的跪下之时,下巴撞在了桌上,满口鲜血的昏了过去。

    溪辞走到门口,将门栓插好后,用大爷自己的腰带,将大爷双手反绑好后,又扯下一布条把对方的嘴缠上,随后走到床前躺了下去。

    躺在床上的她,实在是没力气逃跑了,今日已经疲惫不堪,明日再做计划罢,这般想着,翻过身去睡着了。

    睡梦中,她再次见到繁花似锦而又静谧的湖边,依旧看见湖面倒映着那个不是她却又似她的女子。

    溪辞看到她垂着头哭泣,眼底流露出来的绝望,让溪辞的心生生疼。

    突然觉得面颊有些湿润,她抬手一抚,发现自己竟然在哭……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将溪辞从睡梦中惊醒。

    她坐起来后伸了个懒腰,地上满口鲜血的大爷正惊恐的望着她。

    溪辞这才想到了什么,连忙给大爷解绑:“不好意思,我睡忘了!”

    对凡人抱有歉意,是为仙多年的习惯,堂主一直教导大家一定要记得人族的娇弱,不能以强欺弱,要习惯原谅人族与生俱来的劣根,正如习惯神族因无所不能,而附带的自以为是。

    松绑了的大爷满口鲜血说不出话来,只是像看怪物一般后退连连,溪辞无奈的起身把门打开。

    老鸨一进门见到满口鲜血的大爷,怒了,二话不说抬手就甩了溪辞一耳光:“你这贱人,居然跟这样对待王大人!”

    “是他自己说喜欢性子烈的!”顾不得第一次被打的屈辱,第一时间她只想为自己辩解。

    老鸨不想再听她解释,而是先安抚这位王大人离开。

    走之前老鸨对着一起砸门的两个打手使了个眼色,他们意会的走进了溪辞的房间,将门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