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大隋〕〔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剑走偏锋〕〔终焉之诸天〕〔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薄司寒慕晚晚重生〕〔独裁之剑〕〔娱乐一夏〕〔诸天开局长生药〕〔我得丹田有手机〕〔百倍修炼系统瞬间〕〔极品反派道子〕〔神庭大佬重生记〕〔爱你,来日方长〕〔医锦还厢〕〔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陛下因何造反 第28章 雷子和阿镇
    涿州城东,距城一里有座城隍庙,每月十五日会有庙会,十里八乡的村民云集于此,很是热闹。

    十一月初八,并非庙会时间,各处道路上仍然有不少行人,正在往城隍庙赶,皆是年轻力壮的汉子。

    “阿镇,等等我,等等我。”

    乡道上,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呼叫着,快步跑着。

    “嗨,我说阿镇,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好不容易追上,年轻男子累的气喘吁吁,扶着腰骂道。

    被骂的叫阿镇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男子,面相憨厚,又黑又壮又高。年轻男子个子已经不低了,他却比年轻男子高了差不多半头。

    “俺没听见。”阿镇憨笑了一下,也不还嘴。

    “帮我提一下包裹。”年轻男子把背上的包裹取下,一把扔给了阿镇。

    阿镇提着硕大的包裹,如同提着一根羽毛一样,忍不住问道:“雷子,你不是给张举人家帮闲吗?这是去干嘛?”

    叫雷子的年轻人笑呵呵道:“你去干嘛我便去干嘛。”

    阿镇不信道:“俺可是要去应募士兵,去打仗的,你怎么可能和俺一样?”

    雷子笑道:“就兴你去不兴我去吗?我可是打听过了,这次可是皇帝亲自派人来募兵,进去便是皇帝的亲军,据说饷银是其他军队的两倍,而且还分地,这样好的条件,傻子才不去呢!”

    阿镇摇了摇头:“俺还是不信,你在张举人家里做事,只是帮着记记账催催租子,每年工钱二十多两银子,不比当兵打仗强?俺是吃不饱肚子没了活路,才不得不去当兵。”

    雷子抬头看了看他,撇了撇嘴道:“再好也是给人家当下人,去当兵说不定能当个将军,以后便会飞黄腾达,儿子孙子都不用愁。”

    阿镇挠了挠后脑勺:“俺是没想那么多,只要能吃饱肚子就行。不过你在张举人家里做事真的挺好的,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雷子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反正你以后也会知道的。我不是不想继续呆在张举人家,是在他家做不下去了,他娶得第七房小妾老是勾引我,我一时间没把持的住......”

    阿镇眨巴眨巴眼睛:“是那个叫翠红的吗,俺给张举人打短工的时候见过,长得可水灵了,张举人知道了?”

    雷子摇摇头:“现在没知道也快了,你不知道那女人简直要疯了,大白天的就敢拽我去林子里,府里已经有了流言,我再不跑,别说我了,便是她都得没命。”

    阿镇摇了摇头:“你又不是没银子,干嘛不正儿八经娶个媳妇,整天搞东搞西。”

    雷子怒道:“我长得俊朗怨我了,又不是我主动的?”

    阿镇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雷子絮絮叨叨的,说自己长得好是多么无奈,五岁的时候那些无聊的女人便摸他小弟弟,十岁的时候,村里的大姑娘小姑娘整天都围着他转,十五岁的时候,镇里的那些**人便给他抛媚眼丢手绢。

    阿镇直听要掩上耳朵,太他娘的气人了,活了快三十岁,连女人手还没摸过......

    说话间时间过得便快,不知不觉便看到了城隍庙,就见城隍庙外已经聚集了很多壮丁,估计都是想当兵的。

    “阿镇,快点,别晚了招满了。”雷子见状很是心急,拉着阿镇便往人群里挤,惹得叫骂声一片。

    “怎么还不开始啊,都到了晌午了。”有人心急的道。

    正在这时,一队人马从涿州城开出,很快来到了城隍庙,两个官员在大群差役们的簇拥保护下登上了庙前戏台,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再拥挤。

    “那个当官的长得好俊啊,就是穿绯色官袍的那个,比雷子你还俊。”阿镇定睛往戏台看去,突然对雷子道。

    “怎么可能?”雷子不信的道,抬头望戏台看了一会儿,便不再说话了。

    被阿镇说穿绯袍长得俊的正是卢象升,另一个官员穿青色官袍,却是涿州知州黄炯。

    “年兄请。”

    “年兄先请。”

    卢象升和黄炯推让了一番,并排坐在戏台上面。

    两个人都是天启二年进士,是同年,所以卢象升募兵第一站便来到了涿州。对卢象升这个同年的到来,黄炯表现非常殷切,因为他知道,卢象升已经进入了皇帝眼中,现在是替皇帝募兵,他日必然青云直上。

    所以,在第一时间,黄炯便派出州里的差役,把募兵的布告贴到了每一处村落,然后推开公务,亲自陪同卢象升来到募兵现场。

    当然,黄炯热情的原因不止是和卢象升的同年之情,因为募兵对涿州也非常有好处。

    最近这些年,冬天冷夏天旱,朝廷的赋税越来越重,百姓们的日子并不好过,据说陕西那边已经有流民闹事杀官造反。涿州离北京城近,土地被权贵兼并严重,大部分的农民都是雇农,稍一遇到天灾便会妻离子散。而卢象升来募兵,把州里青壮募走,减小了百姓们闹事危险,募兵有饷银,而且听卢象升说饷银很高,如此他们留在涿州的家眷靠着饷银也能活下去,自己这个知州也更好当一些。

    所以,对黄炯来说,希望卢象升募兵募的越多越好。

    卢象升也知道黄炯的心思,却没有许诺募兵数量,而是说根据报名情况决定。

    二人坐在高台上,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卢象升点了点头,差役敲响了安放在台上的大鼓,台下顿时静了下来,所有青壮都抬头看着戏台。

    一个州里的吏便拿着一张书走到前台,高声向台下聚集的青壮讲述募兵的事情。

    天子亲军,双倍饷银,顿顿饱饭,表现好的赏赐田地还能升官甚至做将军,虽然早知道这些条件,台下的青壮们还是激动的张大了嘴巴。

    “建斗兄,真的会给他们田地吗?”趁着吏讲话的功夫,黄炯低声问道。

    卢象升点点头:“当然,光是清除阉党就得到了数万亩田地,再加上周围的皇庄,陛下手中有的是田地。”

    “陛下可真舍得啊,看来这新军前途光明,这些百姓算是赶上了好日子。”黄炯叹道。

    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卢象升淡淡道:“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