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我是神豪我怕谁2〕〔至尊箭神〕〔我们的幸福时光〕〔都市游龙〕〔臣服宋绾陆薄川〕〔暗局:非常官途〕〔宋绾陆薄川小说〕〔绝色妖妃:魔君滚〕〔校园修真高手〕〔斗神天下〕〔从巨人开始的无限〕〔狂战弃婿〕〔此情惟你独钟〕〔无敌从拳法大成开〕〔狂爸归来〕〔超级女婿赵旭〕〔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网游之剧毒〕〔薄情首席的失声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陛下因何造反 第52章 忠犬*.
    !

    乾清宫,朱由检坐在锦榻上,御案上摆放着众多奏疏。即便不再事必躬亲,把处置普通事情权力下放给内阁和司礼监,但每日仍然有太多事务,案几上的奏疏仿佛永远也处理不完。

    大部分奏疏都堆放在一边,面前只剩下两封,分别来自卢象升和许显存。

    两个人奏疏中说的同一件事,但奏报的角度却完全不同。

    对平定福王叛乱的经过,卢象升只是轻描淡写提了几句,重点描述了沿途所见。

    “京畿境内,百姓虽贫困气色尚可,耕田采樵井然有序,自卫辉府以南,所见百姓皆衣衫褴褛,十来岁孩童赤身田间不在少数,路边流民时常遇见,三五一伙数十人一群,眼神呆滞如行尸走肉,沿途乞讨,虽遇到大军亦不畏惧。很多流民为了口吃的,受到福王府人蛊惑竟然敢袭击队伍。福王府内,雕栏画柱,锦衣豪奴,金银如山,陈粮腐朽,丝竹声中,宛如人间天堂,而一府之隔,百姓则宛如在地狱......”

    卢象升没有提出自己任何观点,可全部的感情心思都在平淡的描述中,朱由检连看数遍,掩卷叹息道:“末世之相矣!”

    “皇爷莫要太过忧虑,卢大人所述可能夸张了一些......”一旁侍候的曹化淳连忙劝慰道。

    朱由检没有理会曹化淳的安慰,而是又把许显存的奏疏放在眼前去看。虽然没有出过宫,更没有出过北京城,但朱由检知道卢象升所说并不夸张,甚至描述的并不是最惨,因为他在画面中看到过更惨的,比卢象升奏疏中描述惨无数倍。

    许显存奏疏的风格和卢象升完全不同,通篇在说平叛的经过,以及自己在平叛中的重要表现,重点提到了自己搜查福王府搜的福王藏的玉玺龙袍经过,以及审问福王府众人得到的福王要造反的口供。最后提到了从福王府搜到的福王和其他藩王联系的书信,怀疑周王潞王他们也参与了福王谋反,申请对周王潞王等河南境内藩王进行追查!奏疏的最后,附上了查抄福王府所获的钱财数目。

    “许显存的奏疏你看到了吧,有什么想说的?”用手指轻轻敲打着奏疏,朱由检淡淡的道。

    “老奴看过了,”曹化淳恭敬的回道,“据老奴所派的东厂密探禀报,许显存做事还算细心,也没有胡乱伸手,再加上卢象升派人监督约束,查抄福王府过程中,并无多少贪墨现象。”

    “可就搜出了不到两百万两现银吗?这怎么可能?”朱由检有些不信。

    曹化淳微笑道:“陛下,东厂密探还听到了卢象升和其属下的话,也许能释陛下之疑。”

    当下便把卢象升和李彦直所说的话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朱由检听了后微微点头,看来自己的胃口是被查抄魏忠贤撑大了,也是,一个没有权利的藩王,光是搜刮欺压百姓能弄到这么多钱财已经不少了,还不知道多少河南百姓被福王弄得倾家荡产!

    “陛下,朝堂上很多官员已经有异议了,说审查藩王应该由河南按察使负责,锦衣卫不应该越俎代庖。”曹化淳道。

    朱由检冷冷一笑:“那是普通的案件,现在涉及到谋反,自然是要动用厂卫!等明天在朝堂上公布福王谋反的铁证,凉他们再也无话可说。”

    这帮文官,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们怎么想?还不是觊觎福王留下的庞大财富!若是让你们负责查案,这庞大的财富能有一成到朕手里就不错了!

    “陛下,锦衣卫屡次参与大案,许显存又曾训练过那三百武进士,和禁卫军关系颇深,他权势是否大了些?老奴怕他以后尾大不掉。”曹化淳轻轻提醒道。

    朱由检扭过头去,微微瞥了曹化淳一眼,心中清楚曹化淳这是嫉妒许显存被重用了。东厂和锦衣卫向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是看锦衣卫如火如荼,曹化淳这东厂提督有些坐不住了。

    “知道历任东厂提督下场吗?”朱由检淡淡问道。

    曹化淳心中一震,忙跪倒地上:“陛下赎罪,是老奴多嘴了。”

    历任东厂提督,不管是王振、汪直,还是尚铭、刘瑾,乃至冯保、王安、魏忠贤,下场好的没有几个!

    “你是信邸出来的老人儿,这宫里的太监朕最信任的就是你,”朱由检继续道,“所以朕让你提督东厂,为的是替朕监控锦衣卫,监控天下,而许显存不过是摆在明面的一把刀罢了,他再权势大罢掉他也不过是朕的一句话。

    所以你没必要和他争风头,只需要替朕监视好他便是。东厂和锦衣卫,没必要都在明面上。朕希望你能善始善终,不要走魏忠贤老路。”

    “陛下的话老奴记住了,老奴不敢妄想。”曹化淳磕了个头,站了起来。

    朱由检点点头,不再多说。对曹化淳,他还是很放心的,不过再放心也得时常敲打。

    “对卢象升和许显存这两个人,你怎么看?”朱由检问道。

    曹化淳犹豫道:“老奴恐怕说不好......”

    “让你说就说!”朱由检没好气道。

    “这两人不太好比,性格做事风格完全不同。”

    曹化淳想了想,继续道:“卢象升就如崖上劲松,根深挺直高高在上,俯视大地,他是有大志向的人,心中装有百姓,应该是要做名臣!”

    “而许显存,仿如崖下地上生的藤蔓,一心向往上攀爬,毫无风骨不计名声,一心想着出人头地。这种人为了做事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心中也没有善恶!”

    朱由检差异的看着曹化淳,没想到这厮分析的还挺深刻的。不过想想曹化淳打小进宫,在内书房读书,后来才进的信王府,论读书论学问,恐怕自己这个皇帝都比不上他,能有如此见识也可以想象。

    “那你自己呢?”朱由检笑着问道。

    “老奴就是一条狗,对陛下忠心不二,陛下让老奴干啥老奴就干啥,让老奴咬谁就咬谁。”曹化淳笑呵呵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