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顶枪王〕〔钱途〕〔江辰唐楚楚〕〔陆峰江晓燕〕〔龙帅江辰〕〔龙王医婿江辰〕〔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透视邪医混花都〕〔蚀骨宠婚:早安,〕〔霍爷的小野猫奶凶〕〔上门女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最豪赘婿〕〔凤无忧慕容毅〕〔柳浩天平步青云〕〔最强狂婿〕〔龙王医婿〕〔龙神丹帝〕〔仙尊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陛下因何造反 第76章 审判*.
    !

    当禁卫军冲进清涧城,控制城门和县衙县库时,清涧城中所有人家封门闭户,百姓们一个个瑟瑟发抖。

    当锦衣卫缇骑冲入士绅富户之家,抓人搜捕之时,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哭嚎声,城中百姓噤若寒蝉,生怕自家会沦为下一个。

    这年头,最令百姓们害怕的不是凶恶的官吏,而是乱兵,官吏顶多夺去他们财物,乱兵可是会要人命的。哪怕知道入城的是皇帝禁卫军,百姓们仍然感到害怕。

    不过很快,百姓们发现禁卫军并未对普通人家下手,很多人便壮着胆子躲在门后隔着门缝往外看,然后便看到了百年难遇的景象。

    那些高高在上的士绅老爷,还有那些仗势欺人的士绅家仆豪奴,纷纷被抓,在兵士们看押下从街上走过。

    最让百姓们惊奇的是,被抓的还有县里的官吏,三班衙役,六房书吏,甚至连县令县丞都被抓了起来。

    看着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老爷们,如今却沦为丧家犬,很多百姓顿时感到过瘾,恨不得弹冠相庆。当然,也有一些人如丧考妣,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生怕下一个被抓的就是自己。

    抓捕的人太多,县大牢根本关不下,许显纯便下令把城中属于士绅的几家宅院清空,里面人驱赶出去,用来关押犯人。

    锦衣卫们再次施展看家技能,对犯人进行严刑拷打,按照状纸逼问口供。一时间哭嚎声惨叫声响彻清涧城上空。什么详细调查,什么比对口供,都不需要。在锦衣卫看来,没什么比鞭子刑具能更快得到口供的了。至于是不是有人冤屈?关他们屁事。陕北闹出这么大乱局,冤死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只用了短短三日,抓捕审讯工作便宣告完成。看着一摞摞的口供,朱由检宣布,在清涧城外召开审判大会,所有俘虏甚至全县百姓皆可参加。

    俘虏万余人,城中百姓也有三四万人,虽然城中百姓不可能全部参加,但光是俘虏人数也不少,为了避免出乱子,周遇吉曹变蛟率部下紧急布置,在城北搭起了高台,用篱笆圈起足以容纳数万人的场地,在高台四周设立箭楼,每个箭楼上站立十来个弓箭手,整个忠勇营被调动起来,守卫在高台四周。

    俘虏们早就被解除了武装,所有入场的百姓也都经过严格搜身检查,以防出现任何不测。

    是日,清涧城北人山人海,俘虏和城中百姓,加上禁卫军士兵,总人数有数万之多。而在全服武装的禁卫军威慑下,人群却没有任何骚动,所有百姓都期待的看着高台,等待着审判大会的开始。

    朱由检身穿龙袍,在禁卫的护卫下款步上了高台。

    “拜见陛下。”

    许显纯、曹变蛟、周遇吉等将带头跪下,齐声喊道。

    “拜见陛下。”

    高台四周禁卫将士跪了下来,齐声呐喊。

    “拜见陛下。”

    “拜见皇上。”

    俘虏们也纷纷跪下,乱糟糟的呼喊着。短短的数日,这些俘虏的心已经被彻底征服,已经认为皇帝是来帮他们的,他们的叩拜都发自内心。

    更多的百姓跟着跪下,有人跟着呼喊,有人用好奇的目光去看高台上的皇帝老子长什么样。

    一时间,全场数万人皆跪下,站着的只有朱由检一人,场上一片肃然。哪怕受惯了跪拜,朱由检也有些心情激荡,深感责任重大。

    “都平身吧。”朱由检沉声说道,然后端坐在最高处案几之后。

    许显纯、曹变蛟、周遇吉等站起身来,禁卫军士兵们齐刷刷站起,然后是乱糟糟的俘虏和百姓们。

    “皇帝挺年轻啊?”

    “是啊,看起来比俺家老大还小上几岁。”

    距离高台近的百姓低声议论着,俘虏们则满是期待,等待着审判的开始,那将是他们报仇雪恨的时候。

    朱由检自然不会做审判这样的事,在他的下首摆放着两个矮几,锦衣卫指挥使许显纯还有一个九品官员端坐在矮几后。九品官名叫谢举,是清涧县教谕,也是整个清涧县官吏中硕果仅存没被抓捕者,今天由他和许显纯负责审判之事。

    说是审判,其实审讯工作已经由锦衣卫完成,被抓捕的犯人皆已录下口供,今天只是对他们进行宣判。

    很快第一个罪犯被拉了上来,正是举人薛正,台下顿时响起乱纷纷的叫骂声。

    “犯人薛正,薛家沟人士,万历三十六年举人,当过一任吉水县教谕,然该犯不知皇恩浩荡,利用举人身份勾结官府,欺压良善,二十余年来,共强行霸占百姓田地四千五百余亩,唆使奴仆打死打伤百姓二十多人。

    薛家沟乡民薛二苟首告,薛正利用乡绅身份,勾结粮长乡老,把薛家沟一村空田赋税加在他一户身上,县吏登门索税,严刑追索,逼得他卖掉二十亩田地纳税,薛正趁机低价收田。薛正,你认罪否?”

    薛正灰白着脸,低头道:“认罪。”

    事到如今,哪里还由得不认,而且这件事也是有目共睹。

    “李家堡乡民李柱子李三楞等首告,天启元年,薛正因田地边界和他们产生纠纷,唆使家奴大打出手,殴死殴伤多人,李柱子之父李老憨,李三楞之父李大奈皆被当场打死,告到县衙后,薛正反而反咬一口,勾结县吏使得李柱子李三楞等人下狱,关押多日后,其家人把田地卖给薛举方才被放出来,此事,薛正你认罪否?”

    “马家堡马老六举报,天启五年八月,薛举看中其妹马桂花,派人送聘礼欲纳为九房小妾,马老六不允,薛举派家奴强行把马桂花抢去,马桂花入薛家不到一月,莫名死去,尸体被送回马家,马老六告薛正强抢民女杀人罪,薛正,你认否?”

    一桩桩一件件罪名从谢举口中说出,薛正,这个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乡绅举人,做过的一件件恶事展现在几万人面前。

    曾被欺负过的百姓流着泪怒骂着,其他百姓也沸腾怒吼了起来。

    “薛正,犯下抢掠杀人奸淫数罪,罪大恶极,依照大明律,着革除举人功名,斩立决!”

    许显纯站了起来,代表皇帝对薛正进行最后的宣判。

    两个锦衣卫拖着薛正来到台边,刽子手高举着锋利的鬼头刀砍了下去,鲜血狂喷,人头滚落台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