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宝鉴〕〔良跃农门〕〔鲜嫩小娇妻:大叔〕〔皇叔甜宠:毒妃是〕〔梅时雨〕〔重生1990〕〔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天降神婿〕〔麻衣神婿〕〔婚礼现场嫁给捡垃〕〔陈黄皮〕〔海贼之苟到大将〕〔师娘,我真是正人〕〔李秋穿越唐朝〕〔大佬重生马甲掉了〕〔重生扒了我的小马〕〔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十七章 一个新的称呼
    “苟公子,还有一件事要告知于你,本店将要尝试性,将你的书册,外销到周边县城,假若是反响好的话,那咱们赚的还会更多”

    是你更多吧,苟烨心想。咧嘴笑道“有胡老板帮我,我想不发财都难啊。”

    胡老板拱拱手,叹了口气言道“奈何小店,印刷数量有限,不然我将公子的书销往京城又有何难,其间,路途也过于遥远,胡某思来想去还是够不上成本。”

    胡老板这番话倒是点醒了苟烨,京城,天子脚下,天下名利皆聚于此的地方,在那里岂不是更赚钱,想想门口的场景,再想想未来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样子,苟烨已经开始萌生了去京城开书肆的想法。

    待到中午,胡老板盛宴款待了苟烨二人,一顿寒暄,一顿互捧臭脚,看得芸娘好生不自在,看了看满嘴油腻的胡老板,心想生意人都是这般虚伪吗?愿我以后的苟烨哥哥,不要变成这般模样。

    这一次当苟烨与芸娘告别胡老板,来到书肆门口,却未见有人潮涌动的景象,门口的书迷齐刷刷的站在那里,见苟烨出门,大家很是整齐的向他作辑,就听得大家齐声道“苟大侠”

    方才一会功夫,苟烨便有了一个新的称呼,这一次大家不再如同疯子一般,相反,就如同商量过,见了苟烨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这一刻苟烨就像他们的掌门,门前书迷皆是他的门徒。

    待苟烨走出街尾,就听得身后又是齐声一片“恭送苟大侠。”

    苟大侠,哈哈哈,想不到我苟烨也竟然成了大侠,于是乎不由自主的哼唱起来。

    “射雕引弓塞外奔驰,笑傲此生无厌倦,天苍苍,野茫茫,万般变化,身经百劫也在心间,恩义两难断……”

    多日未见顾公子,心里还有些想念他了,于是苟烨便与芸娘一起去找顾申,走了不一会功夫,二人抬眼便看到,甚为气派的红门上,写着的四个大字,荆国公府。

    与电视里演的一样,大户人家都是由下人通报后,得主人同意后才能进去的,不多时就见顾申拉门而出“哈哈,苟烨兄,这些日子,你可让我好等啊。你再不来,我都想要去寻你了,来来来,快随我进府。”

    荆国公的府邸果然不同一般,就见得那青砖铺面,就跟一块砖扣的一样,侧处有门,上下有灯,应该是管事处这般地方,值得注意的是进门正对面,一宽大石屏,上面端端正正的印刻着两个大字“公心”

    见院内景色,芸娘都看傻了,从小到大也没进过这么大的宅子啊,这地住多少人啊。苟烨的内心也感慨万千,这公爵府就是不同,今日瞧见,才觉得比电视里的还要气派。

    顾申带二人走入正堂,现下过正午,还未有人来及此处。若说这庭院内已经够让芸娘惊讶了,这厅堂才更让人感为震撼,进门处就瞧见两排固定的长崎,正面处亦有的两座。地面上都是用兽皮而制的地毯,踏上去非常柔软;房梁上的雕玲异常讲究,加之色彩斑斓看起来异常精致。最为显眼的是墙壁上挂着的一把宝剑,剑鞘是镀金的,就连剑柄都嵌着一颗颗夺目的宝石。

    苟烨甚至都有些怀疑顾申所说,这哪里像是一个落魄公爵家的样子,顾申似乎也是看出了一些苟烨眼中的疑虑,“苟烨兄,你莫要觉得我家里装点的还算奢华,这一切都是当今是圣上的安排,这公爵府是圣上所赐,这就是圣上的脸面,当然装的会看起来奢华一些了,若是有一天我父不在了,这府邸等一切东西,都是要归还朝廷的。”

    苟烨点了点头,这般想来顾申还是挺可怜的,老子没了那天也就等于一无所有了,怪不得他要与我合作,这是在给自己准备后路啊,就这点来说,倒也是有些眼光。

    苟烨芸娘与顾申许久未见,聊得很是开心,尤其是听芸娘说到今日书迷管苟烨叫“苟大侠”的事情,直接笑的顾申合不拢嘴,连连拱手,一口一个“苟大侠”的叫着。

    本来很是愉悦的气氛,忽被走进的一人打断了,就见得他满面肃容,虽未有怒容,却一副威严之像,尤是那深黑色的双眸,是那种看你一眼就后背发凉的感觉,而他自身所散发的气场从进到屋内便压抑住所有得人。

    顾申赶紧起身行礼,毕恭毕敬的说道“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这就是顾申的父亲顾渊?荆国公,杀伐战场的老将军,果然与众不同,苟烨二人赶紧起身行礼,这也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苟烨第一次向他人行礼。

    “父亲,这便是我与你先前提过的,苟烨,这是他的至交芸娘。”

    顾渊先上下打量了苟烨一番,继而闷声说道“听顾申所说你颇为有才,可是真的?”

    苟烨想来若是回答不是,反倒让这荆国公觉得自己虚伪,不若坦荡一点,应声答到“是的!”

    顾渊严厉之色稍作收缓接着问道“你如此这般年纪,不思考取公名,而着于眼市井之中,贪图蝇头小利,何才之有?”

    看来这荆国公,不太瞧得起商人啊,也是,古代商人地位低下,国公身居朝堂多年,自然是对商人不屑与之,苟烨轻笑一声答道“我刚与顾申公子,进得府内就见石屏之上写着公心二字,小的斗胆试问国公,何为公心?”

    向来都是顾渊问什么别人答什么,这倒是头第一次被反问的,虽略有惊讶,可脸色并无不悦,他走于正座前看着壁上的宝剑言道“浴血战场,保家卫国,是为公心,救天下计,某万民福,是为公心,替皇分忧,解朝堂之难,亦是为公心。”

    顾申在一旁早已是惊出一身冷汗,他万没想到苟烨会与家父如此对谈,可奇怪的是家父并未表现出不悦之色。

    苟烨很是洒脱,丝毫没有被荆国公的气势震慑到,他高声言道“荆国公,所言句句在理,可小的认为,天下之民皆有公心,常言道,齐家,治国,安天下,试问这天下之中能有多少人有国公一般治国,安天下的能耐,又有多少人终其一生,博取到一份功名,寻常百姓,养家糊口,安身立命已非易事,难道这些人就没有公心吗?他们不愿做冻馁街头的乞丐,他们亦不愿做那舍家在外的流民,无数的百姓,为自己的国家,为这大明,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无论是工,农或是商,皆是大明子民,这万千子民汇聚而成的力量,难道就不是公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